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150,吸星大法3(3/10)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用一種得意的眼神瞧著周圍的眾人,得了便宜還賣乖的說:「呵呵,這遊戲的規矩就是可以投降的嘛,是不是?你們也可以投降的嘛,對不對?」 「老子們排的是頭幾個,投個屁的降!這次就饒了你華華,下不為例1...

黎君華「被逼無奈」,只好嘗試著去撕。

「勃勃,你吹吹氣,像剛才貞女一樣。」黎君華讓王勃吹氣。

「勃勃,你把嘴嘟起來,讓紙條另一端翹起來。」黎君華又讓王勃嘟嘴。

可是,因為這縷餐巾紙被董貞和王勃含在嘴裡有相當一段時間了,兩人的唾液加上呼吸帶上的水汽,餐巾紙本就吸水,這小紙條早就變潮濕了,軟噠噠的搭在王勃的嘴唇上,無論是他吹氣也好,還是嘟嘴也好,餐巾紙都沒什麼變化,除非嘴對嘴的打ber,否則根本無法下嘴。

「哈哈哈……」眾人看著黎君華端著王勃的頭比劃過來比劃過去,抓耳撓腮,一副想下口又不敢下口的模樣,大笑。平時的黎君華都是很淑女的,她的這些死黨們想看她「失態」的機會可不多。

幾經嘗試,各種辦法都用盡了,仍然沒想到好辦法的黎君華就有些泄氣了,除非像剛才王勃那樣嘟著個「喇叭嘴」使用「吸星**」去吸。

但是像自己表弟那樣嘟個喇叭嘴去吸,黎君華是不會考慮的,因為那樣子太難看,太有失她美女形象了。

而就在黎君華懊惱著是不是要放棄的時候,坐在黎君華旁邊的王勃卻是有點「穩不起」了。他感到褲襠中央的小王勃此刻正有些蠢蠢欲動,劍拔弩張的趨勢。

這是王勃第一次跟他的表姐這麼親近過,特別是前幾次黎君華面貼面的張開小嘴想去咬他嘴裡的小紙片時,王勃能夠清晰的,如同放大鏡一般的看到黎君華的整個五官和面部所有的輪廓:平直細密的眉頭;清亮有神的眼睛;鼻子挺而直,就像黎君華直來直往的性格;嘴唇厚度適中,既不太薄,也不太厚;嘴裡的一口皓齒潔白而細密,泛著瓷器一樣的光澤。

整個面部的肌膚。細膩,水嫩,彷彿剛剝的雞蛋般毫無瑕疵。而這種毫無瑕疵的肌膚,完全是渾然天成,並非靠化妝品的補救。

實際上,據王勃的觀察,自己這個表姐是最不愛用化妝品的女人,口紅,眉筆,脂粉之類的。王勃從黎君華13歲看到她36歲,就沒見她用過一次。

不僅不喜歡用化妝品,首飾之類的也少見,王勃從沒見過自己的表姐穿過耳環,戴過項鏈,身上唯一可稱得上飾物的,大概就是她左手腕上那個精緻小巧,用黃褐色牛皮環著的手錶了。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大概可以用這麼一句詩詞來形容王勃的表姐黎君華。

王勃心中本就對自己這個沒有任何血緣關係的表姐存有某種不可告人的念想。或者說「邪念」。這種念想,貫穿了他前世整個少年時代和青年時代,直到他去雙慶上了大學,進入了一片更大的天地。被一種更繁華的風景迷亂了雙眼,表姐的印象才慢慢的被其他的身影所取代。

但也並非消失無蹤,只是暫時被王勃壓在了內心最深,最不願意被人看見的隱秘角落。

現在。看著表姐的這張精緻秀美的臉龐,聞著她身上傳過來的如蘭似麝的體香,感受著她呼吸時噴過來的讓人迷亂的氣息。王勃這個年輕軀殼所包裹的那個「蒼老」乾渴的靈魂,如同死灰復燃,彷彿火山爆發,被壓抑的念想,被倫理道德克制的y望,頓時蠢蠢欲動,讓他很有一種將眼前的女人抱著狂啃一通,繼而按翻在地的衝動!

「姐,我認輸1口乾舌燥的王勃將嘴裡的餐巾紙吐出,拿起桌上的酒杯,仰頭而盡,試圖用冰冷的啤酒澆滅體內漸漲的y火。

「啊,勃勃,你賴皮!幫你姐!剛才我傳紙時你咋不認輸喃?」董貞揚起拳頭就朝王勃的背上捶來。

其他人也開始一同鼓噪,批判起王勃的「假公濟私」起來。

黎君華卻抿嘴而笑,雙手搭在王勃的肩膀上,半抱著他,以示親密,同時用一種得意的眼神瞧著周圍的眾人,得了便宜還賣乖的說:「呵呵,這遊戲的規矩就是可以投降的嘛,是不是?你們也可以投降的嘛,對不對?」

「老子們排的是頭幾個,投個屁的降!這次就饒了你華華,下不為例1李靜大聲的嚷道。

「就是就是,不能輕易投降哈,又不是土八路!要血戰到底1薛濤也附和說。

「快點開始下一輪1

因為王勃喝了酒,下一輪傳紙就從他這裡開始,由他傳給黎君華,黎君華傳給薛濤,薛濤傳給李靜,到了李靜這裡的時候,差不多就遇到了剛才董貞和王勃同樣的問題。

李靜的下手是劉超,劉超使用剛才王勃使用過的「吸星**」在沒有跟李靜有任何肌膚接觸的情況下把餐巾紙吸到了自己的嘴裡,然後,便一臉興奮而又略帶緊張的等著董貞上來「撕咬」。既然今天晚上跟黎君華是「有緣無分」了,那佔佔董貞這個美女的便宜也是不錯的,劉超心裡想著。

董貞勉強試了兩下,每次隔劉超的那張充血的臉都還有十幾二十厘米的時候就放棄了。在董貞的眼裡,劉超和王勃不一樣,是一個成年男性,眾目睽睽之下和一個成年男性,即便很熟悉對方,董貞也會覺得難為情,所以做了兩下樣子,勉強應付了周圍一幫瞎鬧起鬨的觀眾后,她就打算喝酒投降了。

「投降1董貞一喊出投降,立刻去拿茶几上的酒杯。

但有人卻比她更快。

「貞姐,我來幫你喝1王勃一口把桌上的啤酒喝乾,酒杯朝下,笑嘻嘻的看著董貞說,「貞姐,這下你不會說我偏心了1

「這才對嘛!不虧是姐的好弟弟!姐哪天請你吃大餐!波1董貞攀著王勃的肩膀,用嘴唇輕輕的在他的臉上沾了一下,輕得如同蜻蜓點水。

王勃沒想到還有這種待遇,大笑,連忙說好,順便就要了董貞的電話,他也把自己的電話給了董貞!

兩個人「姐弟情深」的表演自然引來了眾人的圍攻,特別是主動充當幫手的王勃,更是炮轟的主要對象,嚴厲禁止他這種越俎代庖的行為。

劉超原本想著占董貞的便宜,卻沒想連氣氣都沒聞到兩口,而王勃不僅討了好賣了乖,還享受了董貞的一個香吻,心頭的嫉妒和憤恨就更加的強烈了。

王勃的行為引起了「公憤」,加上他年齡又最小,他身邊的兩個女人也把他當成未成年人來處理,比起其他人來說顧忌少了很多,於是在接下來的遊戲中,董貞和他,他和他表姐黎君華便成了所有人最主要的戲弄對象。投降是不被允許的,只有撕咬到底,以至於王勃和董貞,和他表姐黎君華之間的臉挨臉,鼻碰鼻便成了家常便飯,甚至偶爾還嘴親嘴。

而每當這時,便引得周圍的人哄堂大笑,各自心頭的「整人慾」和「窺陰癖」被不同程度的滿足了!

所有人都高興,除了劉超。當看到王勃和董貞,特別是他和他表姐耳鬢廝磨,唇齒相碰,黎君華一次又一次被起鬨的眾人搞成了個大紅臉,那副「含情脈脈」,那種「宜嬌宜嗔」的嬌俏模樣,劉超的內心就像被人插了把殺豬刀鮮血狂飆!

「那龜兒子的角色本是自己的啊1劉超心中狂吼,「自己要是和黎君華有了剛才的那種『肌膚之親』,自己再做點暗示性的動作,說不定就水到渠成了啊!tmd,今天晚上真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1

劉超在心頭捶胸頓足,腸子都悔青了。他之所以有上面的結論乃是源自於他自己的親身經歷。

高中的時候劉超曾和班上一個頗有姿色的女生好過一段時間。但他並沒有追對方,只是在陰差陽錯的情況下被班上的幾個男女生拉活扯當成玩笑湊成了一對,被用力的推著抱在了一起。

儘管只有短暫的一瞬,但卻讓劉超終身難忘。

從那以後,他發現自己對那個女生忽然就有了興趣和好感,而那頗有姿色的女生似乎從此也開始比較關注他了。不久之後,郎有情,妾有意的兩人自然而然的就走到了一起。

當然,學生之間的戀愛隨著畢業一到,絕大多數都會隨著各自際遇的不同而勞燕分飛。劉超和他的高中女友也不例外。高考的時候他考了個學金融的大專,他女友高考落榜,天各一方的兩人很快就沒了聯繫。

從自己的親身經歷上劉超悟出了一個男女相處之道,那就是兩個原本沒什麼感覺的人,只要有了身體方面的接觸,也很可能在「生物電」和「荷爾蒙」的作用下產生感覺的。他對黎君華超有感覺,黎君華卻對他毫無感覺,這是事實;黎君華有男朋友也是事實,但這些在劉超看來並非是完全不可更改的定論!男人花心,女人未嘗不花心;男人好色,女人同樣也好色,和黃兵處了好幾年對象的黎君華說不定早就對黃兵的rou體「心煩意亂」,沒了感覺,在心頭盼望著新人的「入侵」。要是此時自己能夠創造一個機會,跟黎君華產生一點超友誼的關係,是不是可能讓她心波蕩漾,心潮泛濫,有一種出軌般的緊張跟刺激?

劉超覺得自己有必要找機會試試!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