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143,黎明德的好奇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王勃外還能有誰? 「看啥子看?」王吉鳳不太懂黎明德的意思。 「你的外侄王勃啊!華華說得的確不錯,你這個外侄今天的表現還真是讓我有些刮目相看吶!你說,一個高一的學生娃娃,咋個就這麼成熟?...

冰天雪地,赤身luo體,三百六十度前空翻跪求收藏和推薦票!

————————————————————————————————

「吉鳳,你怎麼看?」黎明德朝王勃離開的防盜門瞟了一眼,朝坐在對面沙發的王吉鳳問道。,

這是黎明德大半年來第一次見到妻子弟弟的這個繼子。上次看到王勃時候,還是去年家裡請春酒。在過去的兩個月中,女兒黎君華時不時的就在黎明德的面前感嘆說她小舅的兒子變化可真大,成熟,穩重,不怯生,跟以前相比,完全是判若兩人。在黎明德的印象中,小舅子王吉昌的這個繼子除了給他一個十分老實,規矩,有禮貌,而且據說成績也不錯的印象外,並無其他特別的印象。正如他老家的那些農村親戚的孩子,木訥,寡言,而且膽校他能夠感受到對方在自己家時的那種雖然興奮,卻要拚命壓抑和剋制自己天性的矛盾心理。

上一次王勃和他老漢兒王吉昌來家裡借錢時黎明德沒在家,所以也沒機會見識女兒口中「變化巨大」的這個外侄究竟有好「成熟」,多「穩重」;第二次他和妻子去王吉昌的店裡坐了坐,原本打算順便見見這個讓小舅子鹹魚翻身的外侄到底有何變化,可惜對方出去了,黎明德再次撲了個空。

所以,對於女兒口中這個「了不起「的表弟,黎明德一直是只聞其名,不見其身。原本對於王勃他還並不太放在心上,以為女兒少見多怪,誇大其詞,但隨著「曾臊米粉」的名氣在四方越來越大,連他的不少同事每天的早飯都定點去「曾嫂米粉」吃后,特別是他親眼見到那個即將開張,豪華氣派,卻又有些「怪模怪樣」的旗艦店從無到有的時候,他對於小舅子這個繼子的興趣一下子就變得濃厚起來。小舅子是什麼德行,他家屋頭有啥子背景黎明德一清二楚。能夠在短短的兩個月間就能開創出如此大的一番局面出來,除了女兒嘴裡的那個「了不起」的表弟,王吉昌的繼子王勃外還能有誰?

「看啥子看?」王吉鳳不太懂黎明德的意思。

「你的外侄王勃啊!華華說得的確不錯,你這個外侄今天的表現還真是讓我有些刮目相看吶!你說,一個高一的學生娃娃,咋個就這麼成熟?言談舉止,剛才和你我之間的交流應對,哪裡像個學生娃兒?」黎明德捏了捏颳得光溜溜的下巴,臉上是一副疑惑的神情。

「我倒是不覺得1王吉鳳拿起被王勃切了只剩一小塊的西瓜,自顧自的啃起來,邊啃邊說,「有錢了嘛,肯定不一樣了1

「這不是有錢沒錢的問題!我的那些同事跟領導的娃娃你又不是沒見過,哪個有王勃今天這樣得體的?除了喊一聲『黎叔』,『王娘』,簡單的打聲招呼外,誰還主動跟你我聊天啊?聊天的時候這娃娃也是不卑不亢,態度自如,就像華華說的一樣,和以前相比,完全就像變了一個人樣!吉鳳,你說你弟娃兒屋頭今年是不是有啥子變故?」黎明德歪著脖子問,除了變故,他實在想不出一個十來歲的娃娃,何以大半年沒見怎麼就「性情大變」,判若兩人?

「你想多了吧?不就是話多一點嘛?變主動一點了嘛?咋個跑你們兩爺子嘴裡就成了『判若兩人』了?我完全不覺得1王吉鳳對著黎明德說道。她和王勃見面的次數要遠遠多於黎明德。每次送菜送米送宰殺好的雞鴨王吉昌都會叫王勃給他大姑送去,讓他在王吉鳳一家人面前露露臉,刷刷存在感,以便增加姐姐一家對繼子的好感,這時,王吉鳳就會趁機和王勃擺談兩句。

「唉,算了,跟你沒有共同語言,說不清楚!我回屋睡覺去了。」黎明德說了半天,覺得跟自己這個只有高小水平的妻子交流起來實在是費力,完全就是問道於盲,大感沒趣,打了個哈欠,起身回室了。

————————————————————————————————

王勃跟在黎君華的後面出了門,下了樓梯,就準備去騎他的那輛賽車。

「我們坐三輪兒切,金三角那地方魚龍混雜,晚上又沒得守車子的得,你這車很容易被偷。」黎君華瞟了眼王勃跟她那輛一模一樣的山地車,說。

「要得,姐。那我就把車子放在這裡,唱完再回來齲」王勃爽快的道。

四方目前的計程車少得很,基本上都是用腳蹬的人力三輪兒。兩人在家屬區的門口等了一分鐘,馬上對面就有一輛黃包車經過,黎君華叫了一聲「三輪兒」,黃包車聽到后,龍頭一打,直接橫切著騎了過來。

「金三角。」黎君華坐上三輪兒,報了個地名,王勃也趁機跳了上去。人力三輪只有一排座位,不寬不窄,坐兩個成年人剛好。

現在是晚上九點左右,對於四方人來說夜生活才剛剛開始。街上亮著路燈,一路都可以看到出來散步納涼的市民,有大人,有小孩,也有沿街擺地攤想賺點錢的小攤小販,總之甚是熱鬧。

王勃和黎君華並排著坐在一起。一出了家門,黎君華的話就開始多了起來,不停的向王勃打聽著有關旗艦店的事情,諸如為什麼要這樣裝修啦?到底是誰出的注意啦?又是從哪兒買的裝修材料,哪兒找的施工隊啦?花了多少錢啦之類的問題。王勃的這個表姐最是喜歡追求各種潮流,成市的麥當勞和肯德基她都去吃過,旗艦店的招牌剛一掛出來,她就覺得十分的熟悉,然後就是極度的不可思議。

而隨著旗艦店的一天天成型,關於「曾嫂米粉」的話題在四方越傳越廣,以至於她的那些經常去「曾嫂米粉」吃飯的同事隔幾天就會出來報告一下「曾嫂米粉」新店的裝修進程,說些什麼」太漂亮了」,「太洋氣了」,「簡直跟麥當勞和肯德基有一拼」,「等『曾嫂米粉』的新店開張,以後天天去吃1之類的話。這更是讓黎君華心癢難耐,好奇不已。

可是,因為上次自己上門送錢卻被表弟婉拒,黎君華,包括他媽老漢兒都覺得被掃了面子,從此之後她也就不好意思去光顧小舅的生意,對於心頭無數的問題跟好奇,也只能堆積在心頭。

現在好了,表弟主動上門來請自己,黎君華算是找到了台階,心中的些許芥蒂也不翼而飛,正好可以好好問問裝在心頭多日的問題。

而對於黎君華的問題,除了在裝修價錢上虛報了百分之三四十及裝修款的來源上扯了慌外,王勃差不多是有問必答,毫不隱瞞。不過,他的嘴裡雖然是有問必答,一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的模樣,心頭卻有些「心不在焉」,「漫不經心」,近在咫尺的表姐,以及從表姐身上隨著夜風飄進鼻端的香味讓王勃心潮起伏,騷動不已,很難將注意力集中在聊天上。

前世的王勃,人生中有很多第一次,都是他這個城裡的,在他眼中如同仙女一樣的表姐給他的,比如第一次吃生日蛋糕,第一次吃奧利奧夾心餅乾,第一次吃「娃娃頭」和「甜筒」冰淇淋,第一次用的「英雄牌」裸尖鋼筆是他考上四中時表姐送的;第一次穿的純牛皮的涼皮鞋也是他考上大學后表姐送他的禮物,第一次唱卡拉ok,以及第一次坐人力三輪兒,都是黎君華領他這個啥也不懂的農村娃入的門,嘗的鮮。

一個人對自己第一次經歷的東西通常記憶猶新,很難忘,王勃上輩子和這輩子很諞淮蔚南胂蟾回憶都充滿了表姐黎君華的影子,雖然對黎君華來說可能就是隨口,隨手為之,對生活一向豐富多彩的她來說自己恐怕很難記得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但對才睜眼看世界的王勃而言卻是意義重大,特別是在王勃對大自己三歲的表姐還懷有某種不可告人的妄想和情思的前提下,每當想起這些曾經的情景,一道道暖流就會從他的心頭淌過,讓他感到無比的溫暖,在他青少年成長的那段漫長而又特別騷動的日子,陪他度過了一個又一個孤寂而寒冷的冬夜。

對此,王勃是深深的感謝他的這個城裡人表姐。某個意義上而言,沒有這無數個「第一次」帶給他的衝擊,心中沒有對錶姐懷有那種不可見人的念想,他大概對於考大學,改變自己「農二哥」身份命運的動力,大概會弱上許多。正是有了黎君華這個在王勃的心內深處被他自己褻瀆了無數次的「女神」在前面作為一種想象的標杆,在整個中學時代,資質平平的他才煥發出了驚人的毅力,戮力前行,孜孜不倦。

上次和表姐一起坐人力三輪是什麼時候呢?王勃一回憶,就發現這需要回溯到他的上輩子等他考上了大學之後,他和表姐的關係變得正常起來和稍微的親密起來才會發生的事。

這一世,他通過自己的努力,把這個「第一次」的時間提前了三年!

就在王勃漫不經心的回答著黎君華一個又一個的提問,享受著因和蹦在一起而帶來的滿足和愉悅,同時又不得不忍受著不能更進一步「接觸」的煎熬,就如同和田芯、關萍那樣打打鬧鬧,動手手腳那樣,金三角終於到了。

————————————————————————————————

感謝「見酒拎壺沖」兄弟的紅包,呵呵,今天晚上將就你這紅包買條草魚,買瓶啤酒,整個剁椒魚頭來犒勞一下自己!謝謝了喲!

另外感謝涉水侯,愛她就給她愛,亂談七世,書友151116151000336,可可菜包,伙夫黃小五,傷秋葉落,神勇小白菜,天譴坦克九位朋友的傾情打賞!一併謝謝你們!/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