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142,二次登門(第二更)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喝在嘴裡差別都不是很大,就如同他喝各種牌子的白酒,都品不出什麼味道,他不好這一口。現階段的他,愛喝的還是有味道的各種飲料和甜的奶製品,沒味道的東西他不愛喝。但黎明德前世加今生,是有史以來第一次主動給他...

三千字大章求收藏,求推薦票!推薦票好少,大家幫忙投兩票啊!謝謝了!

————————————————————————————————

午下班后,吃了晚飯,回家洗了個澡,王勃就騎著自行車朝他大姑所在的家屬區騎去,準備去請王吉鳳一家人明天過來參加旗艦店的開業典禮。

王勃來的時候,王吉鳳和黎明德正坐在客廳看電視,她表姐黎君華則在自己的室內換衣服,打算出門。今天晚上她的幾個高中同學喊唱卡拉ok,一向愛玩的黎君華當然不會錯過,換了衣服后就準備出門。

王吉鳳和黎明德對王勃的來到頗感意外。當王勃如同往常一樣恭敬了叫了聲「大姑」和「黎姑爺」后,兩人明顯愣了一下,而後反應過來的兩人便熱情了起來,讓王勃到客廳就坐,一邊叫他吃茶几上的西瓜和葡萄,一邊問他吃飯沒有,沒有的話王吉鳳馬上就去廚房給他熱飯。

「大姑,姑爺,不用了,我是吃了飯過來的,現在飽得很。呵呵,不過就是有點口乾,正好可以吃塊西瓜解渴1王勃向王吉鳳和黎明德兩人道。說完,就毫不客氣的用水果刀切了一塊西瓜,拿在手裡開始啃起來。

王勃其實根本就不口乾,在來的路上他買了一個娃娃頭冰淇淋吃,早解渴了。這麼說,不過是讓氣氛顯得自然一些。

「那就你吃嘛!多吃點哈,吃了又切1王吉鳳笑著對王勃說。

「我曉得,大姑!你不用管我,我不客氣1王勃一副自來熟的模樣,大口大口的啃著手裡的西瓜。

王吉鳳最初看見王勃的時候還有些尷尬,見王勃不僅不生分,反而比以前來她家時更為隨意,莫名的,她心頭便落了口氣。

「口乾嗦,勃兒?那你喝不喝茶嘛?我這裡有一個朋友送的龍井茶,你要喝的話我給你泡一杯?」一旁的黎明德也笑著道。

「那感情好,姑爺!龍井我還沒喝過,正好嘗嘗味道1王勃朝黎明德點了點頭,應道,言語中充滿了「受寵若驚」的味道。

王勃其實不愛喝茶,不管是龍井也好,鐵觀音也好,兩塊錢一包的也好,或者兩百塊兩千塊一包也好,喝在嘴裡差別都不是很大,就如同他喝各種牌子的白酒,都品不出什麼味道,他不好這一口。現階段的他,愛喝的還是有味道的各種飲料和甜的奶製品,沒味道的東西他不愛喝。但黎明德前世加今生,是有史以來第一次主動給他泡茶,這不是一般人能夠「享受」的,至少他老漢兒就從未享受過這種待遇,對王勃來說也只能「卻之不恭」了。

「那好,我給你泡一杯。」於是,黎明德起身去給王勃泡茶。

當手裡的西瓜被他啃了一大半的時候,王勃把剩下的小半西瓜放在前面的茶几上,用紙揩了揩嘴巴,開始向兩人道明自己的來意:

「大姑,姑爺!明天中午你們下了班后和姐姐一起來米粉店吃個便飯嘛。我新整的那個米粉店裝修得也差不多了,準備明天開業。」

王勃的米粉店距離王吉鳳所住的小區極近,騎車也就幾分鐘的路程,他們一家人每天下班,如果不特意繞路的話,都會從米粉店路過,所以,對新店的裝修進程很是熟悉。幾天前,看到新店的裝修結束,一家人私下還在議論什麼時候開業,開業的時候自己那個被自己得罪了的弟弟會不會請自己一家人。然後,王勃就過來請了。

「那,要得嘛!我和你姐明天都有空。就是不曉得你姑爺有沒有空。」王吉鳳猶豫了下,就同意了下來。

「你都有空,我咋個沒得空喃?上次吉昌的老店開業我就缺席,這次他們的新店開張,除非天塌下來,否則哪怕事情再多,我也要給推咯1黎明德端著給王勃泡的龍井茶,笑著走了過來。

「你一天,正事沒得,球事倒是不少1王吉鳳笑著洗涮了自己丈夫一句。

「謝謝姑爺1王勃稍微欠身,從黎明德的手裡接過用瓷杯泡的茶水。他發現了一個細節,前世他來黎明德家無數次,茶水當然也喝了無數次,但用的都是一次性紙杯,這次倒還第一次用上瓷杯了。於是,王勃端起瓷杯,揭開蓋子,放在鼻端聞了聞,然後裝模作樣的露出一副陶醉的表情。

「香!從來沒有聞過這麼香的茶!聞起來都這麼香,喝起來肯定更香了!」

「呵呵,這茶聞起來是香,但喝起來到不見得有多香了。龍井主要還是以色澤和回味悠長見長……」黎明德笑著道,開始向王勃普及一些茶的常識。王勃便做出一副受教狀,一邊點頭,一邊現出認真傾聽的神情。他不是二百五,更不是中山狼,一朝得志就猖狂的類型,即便不在乎黎明德現在在農業銀行的「官身」,但黎明德是他的長輩,就這一條,不論他以後多麼的有錢有勢,在長輩面前,都應該有個晚輩的樣子。

王勃一邊喝茶,一邊和黎明德,王吉鳳兩人閑聊著。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雙方聊天的時候都避開了即將開業的旗艦店,而主要集中在老店上,諸如生意好不好呀,忙不忙呀之類的。

正聊著的時候,王勃的表姐黎君華走了出來,長發披肩,一身潔白翠花連衣裙,除了手腕上戴著的一個白色的絲綢髮帶和一個銀色的精緻小手錶外,無耳環,無項鏈,沒有其他的任何裝飾,清新淡雅,清麗脫俗,直接將從未見過黎君華穿連衣裙的王勃的兩顆眼兒珠珠給看直了!

「王勃來了嗦?」黎君華昂著頭,用她一貫的語氣向王勃打了個招呼,用手揚了揚肩膀后的頭髮,烏黑柔順,帶著些許的潮氣,大概是才洗過澡的緣故。

「華華姐1王勃喊了聲黎君華,「你明天中午下班后就和黎姑爺,大姑一起來米粉店嘛,吃個便飯。我的旗艦店明天開張1

黎君華在室的時候實際上已經聽見了父母跟王勃的談話,知道了他這次的來意,於是便點了點頭,說:「行,到時候我和我媽老漢兒一起來1

黎君華一邊說,一邊朝門邊走,換了腳下的拖鞋,穿上一雙紫紅色的涼皮鞋,打開防盜門,正準備出去,忽然一回頭,沖王勃道:「王勃,你晚上有沒有事嘛?沒有的話一起去唱歌1

王勃一愣,對於黎君華突然的熱情有些措手不及,但他很快就反應過來,點了點頭,道:「要得啊!我正閑得無聊呢!大姑爺,黎姑爺,你們慢慢看電視哈,我跟姐出去耍哈兒1王勃對王吉鳳和黎明德說了聲,又從茶几上切了塊西瓜,把還剩半杯的茶喝了個掉底,這才起身大步的朝門口的黎君華走去。

上一世黎君華是什麼時候開始重視自己,不再將自己當成路人甲,路人乙看待的呢?王勃想了想,最後的印象停留在他考上大學的一刻。考上大學之後,他就發現表姐對自己的態度變化了很多,不僅開始主動的找自己聊天,偶爾還把自己帶入她的社交圈子。

王勃至今還記得十分清楚的一件事就是剛考上大學的那年,她圈子中的一個朋友過生,中途黎君華有事回了趟家,恰巧王勃那天在她家耍,也是像今天這樣,黎君華再次出門的時候便問王勃願不願意跟他出去耍。被自己表姐「冷落」了好多年的王勃當時完全有種被觀音菩薩眷顧的感覺,雖然心裡極其嚮往,嘴裡卻很小心的問他跟去好不好,黎君華就說沒啥子不好,都是些死黨,不存在。

因為那次王勃是中途加入,和黎君華趕到吃飯的地點時人家都快要散席了,他也只能吃點殘湯剩菜。但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王勃第一次被自己的表姐以表弟的形勢介紹給她的那些朋友,還說自己是個高材生,今年才考上c外,以後前途無量,要當翻譯官云云。表姐的那些朋友聽了后便適時的恭維王勃兩句,同時有人開始自嘲,說自己當初高中的時候就是耍得太多,不然現在也是某某大學的大學生了,哪能到現在還窩在四方這個爛塌塌?

原本,能夠跟表姐以及她朋友這種層次的人同坐一桌,王勃就覺得是受寵若即,無比榮幸的一件事,在聽了這衣著光鮮,儀態萬千,氣質出眾的城裡人的恭維,當時就讓他激也蛔瘧保坐都無法坐了,只覺得表姐對自己真好,真看得起自己,對黎君華一直懷著「不軌之心」、「覬覦已久」的他當場便萌生了一種士為知己者死的感覺。

多年過後,經歷了人生的起起伏伏,潮起潮落,當王勃真正的成熟長大,三觀開始變得正常后,他再次回首當初這個讓他「受寵若驚」的舊事,就自然明白了所謂的「看得起自己」,不過是他的一廂情願罷了,而他的「士為知己者死」,則更是一種笑話,用後世阿嬌的一句名言來說就是「toostupid,toona?ve,太傻太天真」!/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