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138,「英雄所見略同」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 「媽,只學到一些,大致上曉得咋個冒。但是有些東西,比如臊子,老湯都還不曉得咋個弄。」 「老湯好簡單嘛,就是棒子骨加點花椒,老薑和鹽就行了。臊子我看也不是很複雜。但是王吉昌冒的米粉味...

求收藏,求推薦!

————————————————————————————

姜梅一下班,謝絕了王勃一家,尤其是王吉昌熱情的「宵了夜多嘛」的挽留,匆匆騎車朝家中趕。↗,但是米粉店下班晚,等快趕慢趕趕回家的時候已經是七點半,天都開始麻麻黑了。

「梅梅,今天咋個樣,一切都還順利哇?」張小軍興匆匆的迎了上去,緊接著便眼前一亮,圍著姜梅轉了兩圈,嘴巴「嘖嘖」個不停,「耶,衣服褲兒都換了嗦?不過你別說,梅梅,這怪模怪樣的衣服穿在你的身上,還多好看的得哇!不錯不錯!好!以後咱們的『姜姐米粉』開張了,也按著這個樣子整1張小軍拍著手,大聲的叫著好。

沒了姜梅這個大市場之花給張小軍的水平鴨鋪子「站台」,他今天的生意立竿見影的掉了一大截,儘管比平時遲了一個小時收攤,但仍舊還有四五隻殺好的水平鴨沒賣出去。不過張小軍渾不在意,最近一段時間,特別是今天姜梅一走,他的整個心思就完全已經不在殺鴨子上了。

「嗯1姜梅點了點頭,「勃兒給辦了入店手續,還簽了用工合同。」

「啥子,還簽合同?就開個米粉店,又不是開公司辦廠,還簽合同?王吉昌這狗日的名堂倒還多哈!那你把合同拿個我看一哈1張小軍吃驚的問,隨即就對姜梅口中的「用工合同」感興趣起來。

姜梅從一個紅色的包中掏出合同遞給張小軍,張小軍瞟了幾眼,也沒細看,因為很多條款都是文縐縐的,他也看不太懂。

「好!以後咱們的『姜姐米粉』開張了,也按照這上面的來整1張小軍折起姜梅的用工合同,拍了拍,再次大聲的叫起好來。他再一次對自己的智慧感到佩服不已,覺得跟在王吉昌後面「有樣學樣」這部棋實在是精妙,走對了。

難道不是么?

當初他和姜梅結婚那會兒多難過?為了湊齊娶姜梅這漂亮山妹子的彩禮錢,他媽謝德翠把自家存了一二十年的兩千塊錢花乾淨不說,還求爹爹告奶奶,借了一屁股的債,這才湊齊了六千塊錢的巨款,交給了姜梅那六親不認只認錢的父親。那時的他,一天鼻膿口水,造孽兮兮的,簡直比王吉昌這二不掛五的二貨都還要慘!

然後,張家院子的張繼發李桂蘭兩口子最先開始賣水平鴨,很快就賺了錢。張小軍立刻覺得自己鹹魚翻身的機會到了,於是開始讓他媽謝德翠和姜梅有事沒事去李桂蘭的屋頭串門子,偷學技術。兩人也幸不辱命,沒要到一個星期,如何宰殺水平鴨就被他從頭到尾學了個乾淨。幾天之後,他便也開始學著張繼發,堂而皇之的在大市場賣起水平鴨來。

現在,在親眼看到以前那個他連甩兩眼都覺得丟人現眼的土貨王吉昌因為在城裡開了個米粉店在一月之間由蟲變龍,飛黃騰達,當起了張小軍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城裡人,張小軍完全給驚呆了,然後就是可無可遏制的羨慕跟嫉妒!一個聲音很快在他的心中響了起來:

既然王吉昌那土貨可以,老子也能,也行,也可以的!

見自己的老婆成功打入了敵營,張小軍十分的高興,禁不住就開始向姜梅打聽起敵情來,諸如那米粉是如何冒的,需要弄些什麼作料。

姜梅很不想干這種偷雞摸狗的事,特別是今天見識了王勃一家即將開張的旗艦店后,她對張小軍要開的米粉店完全沒有信心。

「米粉我看了王伯伯他們冒了,其實也簡單,就是用開水把干米粉泡十幾二十分鐘,泡軟,泡脹,然後用冷水透,之後再把泡在冷水中的米粉抓起來放在撈籬子裡面在開水裡面冒幾秒鐘就可以裝碗了。米粉的調料,我也看了,一共也沒多少,有花椒面,調味鹽,醬油,味精,雞精,和熟油辣椒這六門。哦還有臊子和老湯。最後就是在舀了臊子的碗頭加點蔥花跟碎芫荽。但是小軍——」姜梅正準備把旗艦店的事告訴張小軍,聽就張小軍「哈哈哈」的大笑起來:

「哈哈哈——還真是隔行如隔山!我以為冒米粉有好難,原來不過如此嘛!就七八種調料。花椒,鹽,醬油,味精這些都可以買現成的,老湯一桶水丟兩根棒子骨進去就能熬出來。稍微麻煩點的看來主要就是炒臊子了!梅梅,你明天再去打聽下臊子怎麼炒的,等你一問到,咱們馬上就在四方開一家米粉店!隔行如隔山呀隔行如隔山,看來再高深的東西都是哄外行的!只要能夠捅破那層窗戶紙,老子啥子幹不成?」聽了姜梅的話后,張小軍興奮得直接就手舞足蹈起來。

這時,張小軍的母親謝德翠也從廚房中走了出來,看見自己兒子一副興高采烈的樣子,就知道媳婦今天肯定從王吉昌那裡淘到了不少好東西。謝德翠笑著問:

「梅梅,那冒米粉的技術難不難學?你學到了好多?」

姜梅本想對張小軍說旗艦店這件事的,見謝德翠出來了,她也就不說了。她知道她這個婆婆跟自己的丈夫一樣,對王吉昌米粉店的生意十分的眼紅,張小軍有現在這種狂熱,謝德翠的推波助瀾功不可沒。她可以勸自己的丈夫冷靜,卻不能明著澆謝德翠的冷水,於是姜梅只是說:

「媽,只學到一些,大致上曉得咋個冒。但是有些東西,比如臊子,老湯都還不曉得咋個弄。」

「老湯好簡單嘛,就是棒子骨加點花椒,老薑和鹽就行了。臊子我看也不是很複雜。但是王吉昌冒的米粉味道卻是很獨特,我感覺他應該加了不少的香料。梅梅,你想辦法給我打聽一下。」謝德翠滿不在乎的說,臉上馬上就變得自信滿滿起來,「只要曉得他臊子是咋個炒的,我也很快能夠冒出同樣味道的米粉出來1。

「哦1姜梅心頭為難,但在婆婆面前也只能點頭,「還有一件事我想跟你們說一下,就是在『曾嫂米粉』的對面,已經有人開了一家『李嫂米粉』了,招牌和裝修完全和王伯伯他們的米粉店一模一樣。我們要是也開一家,那——」

姜梅的話還沒說話,便被張小軍的一聲感嘆給打斷了。

「英雄所見略同!還真是英雄所見略同啊!看來,四方不只有我一個聰明人啊1張小軍用手拍了拍自己的大腿,感嘆了一聲,接著卻說,「不過對方可以想到模仿『曾嫂米粉』的形,但一時半會兒肯定無法模仿『曾嫂米粉』的味!咱們卻是近水樓台先得月,既要整得跟『曾嫂米粉』形似,而且味道還要以假亂真!

「不行,梅梅,既然競爭對手已經出現,那咱們的速度也要加快才行!你這幾天抓緊時間扭著王吉昌兩口子,務必要搞到臊子的炒法!我呢,明天休息一天,也不去賣鴨子了,就切四方找門面!門面一定,立馬開始裝修1張小軍大手一揮,給兩人安排了任務。

姜梅看在眼裡,急在心頭,她還有太多的話想對張小軍說,想讓其懸崖勒馬,回頭是岸,但一看在旁邊跟著張小軍一起鼓噪的婆婆謝德翠,她就只有將心頭的話暫時壓了下去,打算等睡覺的時候再向張小軍這頭倔驢吹吹枕邊風。

不過,看見這兩娘母興高采烈,容光煥發,一臉馬上就要發大財的表情和神情,姜梅就對自己的枕邊風沒了什麼信心。如果說在做生意之前,在大大小小的事情上張小軍多多少少還會聽一些自己的意見的話;那麼當他開始做生意后,隨著家裡的經濟條件越來越好,張小軍的脾氣和「眼界」也就日益見漲,越來越高。到現在,基本上已經是獨斷專行,除了他媽謝德翠的主意,完全聽不進任何人的勸說了。

——————————————————————————————

感謝西雲磨老沈,**絲1哥,涉水侯,大中華聯邦,羅城217,ぁ櫻花ぁ浪漫々,水霧月華七位朋友的傾情打賞!你們的支持,是我的動力!/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