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137,有緣無分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稚嫩的「娃娃臉」,一遍又一遍的提醒著她彼此之間的那道永遠也無法跨越的鴻溝,她才強行壓抑著心中的衝動把已經在嘴邊打了幾次轉的那個「好」字給吞了下去。田芯咬著牙,做出一副無比生氣的樣子,說: 「你...

有個詞叫「衝動」,還有個詞叫「後悔」,這兩個詞經常連在一起,意思是衝動之下說出的話,或者做出的事,到時候很容易後悔。○

但王勃在說出讓田芯嫁給自己的話后,卻一點也沒有後悔的感覺,因為此時的他並非現在的他,裝在十七歲驅殼中的,是一個幾多波折,飽經滄桑,做人做得特失敗的一個三十多歲的孤獨的靈魂!三十幾歲的離異男,能夠找一個二十幾歲的,性格也好,性情也好,都能跟自己契合的,甚至很多方面能夠互補的如花似玉的黃花大閨女,他還有什麼不滿足的?

王勃十分的滿足,所以他脫口而出,無怨無悔!

而且,最重要的是跟關萍一樣,田芯對自己的好感,他並非毫無感覺。實際上,自從那次裝醉在廁所佔了田芯的便宜后,他就感到田芯對自己不太一樣了。抬杠還是抬杠,打鬧還是打鬧,甩臉色還是一貫的朝自己甩臉色,但敏感的王勃卻明白那多多少少只是她在人前不得不演的戲,當跟自己獨處的時候,田芯便溫柔了很多,對於自己的動手動腳,也不像以前那麼排斥了。王勃能過清楚的感受著彼此的這種不同於外人,近似於戀人之間的親近和親密。

正因為他明白了對方的心意,知道田芯的心頭是有自己的,所以剛才才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借勢說出讓對方嫁給自己的話。

然而,他雖然是一個三十幾歲老男人的靈魂,但在田芯的眼裡,卻是一個十七歲的「幼稚」的高中生!所以,王勃剛才的那番話,田芯聽起來雖然很「驚喜」,但更多的卻是「驚嚇」!

「你,你在亂說什麼呀1田芯一把捂住王勃的口,緊張的看了看房門口,見室門牢牢的關著,這才鬆了口氣。但她還是不敢大意,死死的盯著王勃的臉,繼續說道,「王勃,你再沒大沒小的亂說?你再亂說,你信不信我明天就從米粉店辭職?」

田芯的反應把王勃嚇了一跳,有些不太明白這女人的反應為何會如此的激烈。

「別啊,芯姐!我認錯!我道歉!但是我卻不想收回剛才的話。芯姐,我真的很喜歡你。我也感覺得出來,你對我也有好感,對不對?既然咱們相互喜歡,為什麼不能結婚?哦,你是不是擔心我的年齡?這個你不用擔心,咱們可以先辦酒,過幾年等我有了二十二歲的時候再去民政局領證。結婚證不過是一個形式,只要咱兩真心相愛,那張紙算個狗屁?」延續著剛才延續下來的那股情緒,王勃深情並茂的繼續道,不過為了不過分刺激田芯,說話的聲音倒是小了不少。

田芯見王勃目光灼灼的看著自己,而且態度異常的認真跟嚴肅,一點也不像玩笑,田芯就感到自己的心弦一顫。特別是在聽到王勃說他不在乎那什麼結婚證的那一刻,她差點就鬼使神差的同意了,只是眼前的這張稚嫩的「娃娃臉」,一遍又一遍的提醒著她彼此之間的那道永遠也無法跨越的鴻溝,她才強行壓抑著心中的衝動把已經在嘴邊打了幾次轉的那個「好」字給吞了下去。田芯咬著牙,做出一副無比生氣的樣子,說:

「你又在說啥子傻話?!先不說我喜不喜歡你,哪怕有萬分之一的可能我喜歡上了你,你覺得我和你可能嗎?你多大?我又多大?我比你整整大了七歲吶,王勃!等你可以結婚的時候我都快三十歲了!你覺得,那個時候你還會喜歡我這個老女人?

「還有,哪怕你我都不在乎彼此之間的年齡,但是你父母喃?我父母喃?他們能不在乎?你讓他們的臉面朝哪裡放?想被周圍的人笑話死嗎?」

王勃心頭很想告訴田芯,不是她比自己大了七歲,而是自己比他大了九歲!五年之後,不是她成為了「老女人」,而是自己現在就已經是「老男人」了!不是她占自己的便宜,而是自己佔了她的便宜!從認識她的那天開始,一直都占著吶!

但他張了張嘴,卻無法把心中所想給說出來,出口的卻成了另外的語言:「芯姐,不就是七歲嗎?我真不在乎!人家說女大三,抱金磚,我就當抱兩塊金磚好了1

「嗤——」王勃的話直接把田芯給逗笑了,「你還兩塊金磚?兩路口就有個敬老院,你直接去抱個十幾二十匹吧1田芯臉上的笑容也就只維持了一秒,她便又強迫自己嚴肅起來,繼續道,「你不在乎我在乎!我父母也在乎!我想王伯伯和曾娘也在乎的!小勃,今天我就當你喝了酒,說了酒話,以後這話不準再說,知道不?你如果再說今天這種話,我……你就別想再見到我了1說完,田芯就轉過身,開始朝王勃的室門口走。

王勃原本還想拉住田芯,懇求一番,或者說勸說開導一番,但是田芯最後的那句話卻讓他猶豫起來,幾秒鐘之後,他就看到田芯開門,毫不猶豫的出去,「砰」的一聲,室門重新被關上,屋內便只剩下他一個人了。

田芯離開之後,王勃坐在寫字檯前的滑滑椅上,愣了好久。直到半個小時后,才發出一聲無奈的嘆息。重生以來,他的性格發生了很大的轉變,加上事業方面的順風順水,讓王勃一直以為重生以後的他差不多是無所不能,區別只在於他願不願去干,只要他願意去干,除了做主席,當總理,其他的,靠著他那雙可以洞穿未來的雙眼,只要努力,孜孜以求,恐怕都有很大成功的可能。

但今天在田芯這件事上王勃卻明白了,重生非萬能,他可以改變很多事情,但卻有更多的事情是無法改變的。比如他和田芯之間七年的年齡差距,他就無法逆轉。他固然可以忽略掉他和田芯之間的齡差,但卻無法讓田芯脫下心頭的重負對此毫不在乎,更無法讓雙方的父母不care。沒結過婚倒也罷了,結過一次婚的他清楚得很,婚姻絕不是小說電影中的只作用在兩個人之間的風花雪月,情情愛愛;而是關係到兩個家庭的融合與和諧。如果得不到雙方父母的諒解和祝福,他和田芯兩個彼此再喜歡對方,也是走不長久的!

田芯「砰」的一聲將門拉上,她並未立刻回自己的室或者客廳,而是靠在門邊的牆上,仰望著頭。眼眶中有什麼東西在打轉,她知道自己一低頭肯定就會流出來。她不願意讓王勃看見她流淚的樣子,所以毫不猶豫的離開了;更不願意讓客廳中的幾個小女生看見,所以背靠牆的仰著頭。

「田芯,這錢我就不還你了。你就嫁給我吧。你等我兩年,高中一畢業咱們就結婚!好不好?」

「……芯姐,我真的很喜歡你。我也感覺得出來,你對我也有好感,對不對?既然咱們相互喜歡,為什麼不能結婚?哦,你是不是擔心我的年齡?這個你不用擔心,咱們可以先辦酒,過幾年等我有了二十二歲的時候再去民政局領證。結婚證不過是一個形式,只要咱兩真心相愛,那張紙算個狗屁?」

「……芯姐,不就是七歲嗎?我真不在乎!人家說女大三,抱金磚,我就當抱兩塊金磚好了1

王勃對她說過的話如同電影回放一般不停的在田芯的腦海中迴響,叩擊著她的心扉。她覺得自己應該比較堅強的,不應該被一個高中生嘴裡那些顯得極為幼稚的話所打動,但不知道為什麼,此時此刻的田芯,就是想流淚,想哭。

「你為啥不早出生個七八年啊?不,不要七八年,哪怕早出生個四年,我就大你個三歲,我也可以勇敢的去面對外面的那些流言蜚語,那些世俗的眼光,用我的真誠打動你的父母,得到他們的諒解!可偏偏我和你卻差了七歲!七年,等你大學畢業,我都已經三十齣頭了!不可能了呀!真的是不可能了呀1田芯搖著頭,在心中自言自語的說。

「小勃,芯姐能遇到你這麼優秀的男子是芯姐的幸運,但也是芯姐的不幸。你我雖有緣,但無份!芯姐配不上你!你還是去找你喜歡的梁婭吧,你們才是金童玉女,天造地設的一對!芯姐祝福你們1

默默的說完這句話后,田芯閉上雙眼,兩滴清淚從眼角溢出,順著無瑕的臉頰,輕輕的滑落了下去。

——————————————————————————————

感謝涉水侯,西雲磨老沈,羅城217,慢慢慢先生四位朋友的打賞!

恭喜「西雲磨老沈」成為俗人的第三位舵主!

舵主威武!/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