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132,峰迴路轉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墨綠色的啤酒瓶,開始給他倒酒。 王勃擰不過自己的舅舅,只得坐下,雙手端著杯子,一邊接著曾凡佑的摻酒,一邊說:「你說些啥子喲,舅舅!應該甥娃子給你倒的。但是你又不喝,那就只有給你撒煙了。老漢兒,...

三千二百字大章節求收藏,求推薦!

———————————————————————————————

「我看你還是少東想西想,吃了不長!好好的種地為好!咱這輩子就是當農二哥的命,不要想啥子鯉魚跳龍門的事!王哥,勃兒,你們看起啥子整啥子哈,莫客氣1沉默了半響的曾凡佑開始發言,臉上的表情從最初的滿懷希望,到中途的略顯失望,但很快就接受了「無奈的現實」變得坦然起來。▲∴,

王勃的二舅,或者說他的幾個舅舅,除了三舅曾凡夢,基本上都是隨遇而安的老實人性子,對好生活當然也追求,但是心頭也很明白自己有多大的斤兩,一輩子都是盡著本分,勤勞踏實,埋頭苦幹。

曾凡佑很快接受了現實,但出了大血的解明芳一時半會兒卻哪裡甘心?一副心有不甘,而又可憐兮兮的樣子,望著大吃大喝,吃得滿嘴流油的王吉昌說:「王哥,生意真的就那麼難做啊?你們的新店不是要開張了嗎?那麼漂亮的新店,就是那『李嫂米粉』開張,恐怕也競爭不贏你們吧?」

「這個囔個曉得喃?唉,你別提裝修,提裝修我就來氣!我說簡單裝修一下吧就開業,可是你們這個外甥硬是要啥子精裝修。現在倒好,把屋頭的錢全部扯乾淨了不說,還到處借錢,欠了一屁兒的賬!就是這樣,連桌子板凳都還沒錢買!也不曉得啥子時候才買得回來,好久才能開業喲!一天不開業,一天的租金就是幾大十,哪裡遭得住嘛1王吉昌繼續唉聲嘆氣的倒苦水。

聽話聽音,王吉昌說的這番話解明芳哪能聽不明白王吉昌的意思:

米粉店現在很老火,生意很不好做,現在一家人都還欠起賬在!

王吉昌把這些苦水一倒,解明芳原本還想問自己能不能去米粉店上班的事,現在便再也說不出口。而像弟曾凡嵩那樣去賣水面,現在王吉昌這個大靠山都靠不上了,賣水面的念頭自然也就煙消雲散。

解明芳完全傻了眼,如果今天晚上的檯子沒辦這麼好,這麼豐盛倒也罷了,可問題是為了能夠像鍾曉敏一樣脫了「農皮」當上班族拿高工資,一向心緊,平日連豬肉都很少割來吃的她這一次可是出了大血,專門拿著存摺去鎮上的信用社取了三百個大洋出來,一口氣花了個乾乾淨淨!

那可是整整三百元吶!自己兩口子要種好久的菜才賣得出來喲!

一想到這裡,解明芳的心頭就像被刀子捅了一的滴血不已!

今天晚上的這頓飯,王勃基本上很少開腔,只是一邊聽長輩們之間的擺談,一邊自顧自的大快朵頤。前面王吉昌,鍾曉敏的「叫苦喊窮」以及後面二舅的坦然以對和二舅母的心有不甘他都看在眼裡。這個時候,他便覺得自己應該站出來說句話了,不然,整個一晚上,他那強顏歡笑的二舅母恐怕就要食不知味了。

「二舅,二舅母,目前來說,生意確實不像前兩年那麼好做了。就像小舅母說的,現在的人都精明得很,一看你賺點錢,立馬就想來分一杯羹。」王勃剛說了個開場白,他就發現自己那二舅母的臉上,連僅剩一點的強顏歡笑也不見了,完全成了一副苦瓜臉。

「不過,對於賣米粉這門生意,我多少還是有些信心的。」說到這裡,王勃故意停頓了一下,喝了口杯中的啤酒,朝對面的解明芳瞅去,卻見剛才還面若死灰的解明芳立刻便精彩起來。解明芳用倒拐子戳了下她旁邊的曾凡佑,喊道:

「嗨,你快給勃兒倒酒!木起爪子喃木起?光曉得一個人吃嗦?」解明芳啐了自己丈夫一口,而後立馬站了起來用筷子夾了一坨豌豆mer清燒的肥腸送到王勃的碗里,嘴裡說道,「勃兒,來吃坨肥腸。你二舅舅知道你喜歡吃肥腸,今天一大早特意去農貿市場買的,可新鮮了1

王勃哪裡敢讓自己的舅舅為自己倒酒,急忙說:「舅舅,我自己來自己來!你吃你的。」而後又沖對面的解明芳說,「謝謝二舅母!哈哈,還是舅舅和舅母懂我,我啥子都不好,就好一口豬大腸1

「你坐倒起喲,勃兒。我來給你倒。你舅舅這麼多年來還沒給你倒過酒,說來也有愧!今天晚上你一定要喝好,吃好,聽到沒有?」王勃的二舅曾凡佑站了起來,一把將站了起來的王勃按回了板凳,拿起墨綠色的啤酒瓶,開始給他倒酒。

王勃擰不過自己的舅舅,只得坐下,雙手端著杯子,一邊接著曾凡佑的摻酒,一邊說:「你說些啥子喲,舅舅!應該甥娃子給你倒的。但是你又不喝,那就只有給你撒煙了。老漢兒,把你的『佛蘭』拿出來,給二舅舅他們撒起1

「來,老二,老大,還有民富,我們還是把眼抽起1王勃的老漢兒從兜里摸出硬盒佛蘭,開始撒煙。撒煙算是王吉昌最近一兩個月來十分愛乾的事之一,特別是當以前的軟包「天下秀」變成了現在的硬包「佛蘭」后,王吉昌撒起煙來,那是一個昂首挺胸。

待自己的老子撒了一圈香煙,幾個「煙囪」點了火,開始冒煙,王勃又抿了一口酒,才對一桌發言的人不慌不忙的說道:

「這賣米粉,賣的可不是一個門面的好壞。你門面弄得再光鮮,再靚麗,味道不行,人家最多來吃一次,也就不來了。而一碗米粉要想真正的弄得好吃,讓人吃了還想再吃,可不是一時半會兒研究得透的。對面那什麼『李嫂米粉』,開就然讓他開嘛,我看他開得了好久1

「就是!讓他開!開不了兩個月我看就要垮敢!四方的米粉我也吃過不少家,但是味道能比上勃兒你們的,還真找不出來1其他人還沒開腔,解明芳便搶先說道。

解明芳一帶頭,大舅母晁仲慧和三舅母柳娟也開始附和起來,說那李嫂米粉「真是不要臉」,然後「絕對要垮敢」,完全變成了一場對對方的批鬥會。

等這場批鬥會開完,解明芳便找機會重新把話題集中到了王勃即將開張的旗艦店上,拐彎抹角的打聽他還需不需要人手的事。

有句話叫做「吃人嘴短,拿手手短」,如果沒吃二舅母這頓飯,王勃大可拿捏拿捏她這個心緊得有鹽有味的二舅母一番;但現在吃了人家精心準備的,連一般婚嫁的宴席都趕不上的大餐,再說什麼「不缺人手」,甚至「人浮於事」的話,他就開不了那口了。

不過,他現在反正也要招人,為旗艦店,以及「曾嫂米粉」第二家分店做人員儲備,招誰不是招,何況是自家的舅母?

而且,這二舅母雖然心緊,小心眼也有點不少,但本質卻並不壞,勤勞,踏實,肯吃苦,不然二舅一家的莊稼,不論是種菜還是種糧,怎麼可能在整個生產隊都首屈一指,無人能出其右?

完全是靠勤勞的汗水澆灌出來的!

還是那句話,只要把店裡的規矩興好,執行到位,有功則獎,有過必罰,無論是外人還是自己人,並沒有多大的區別。

而且在事業的起步階段,多一點知根知底的自己人看著,總不是什麼壞事。

於是,王勃就對他二舅母解明芳說,米粉店最近是需要招兩三個人進來,如果她和大舅母,三舅母感興趣的話,都可以進來試試。

當然,即使面對親戚,他還是要把米粉店「規矩嚴,罰款多,活路重」這種老調重彈一次,免得到時候罰錢的時候說自己這個外甥言之不預,背上六親不認的罵名。

王勃一鬆口,解明芳當即大喜,點頭說等農忙一過,就來上班。

而王勃的大舅母晁仲慧,則完全有一種被餡餅砸中的感覺。

昨天解明芳突然喊她明天晚上在她家吃飯時晁仲慧還感覺有些奇怪,心想明天是不是解明芳要做什麼事情。等晚上過來一看,看見了王勃一家人,這時她才恍然大悟:

感情人家主要請的是大姐一家,自己原來只是搭順風車跟著吃抹貨的。

而這麼多年從未請過客的解明芳為什麼突然大方起來,捨得出血,晁仲慧心頭也無比的清楚,無非就是想像鍾曉敏一樣去大姐的米粉店上班而已。因為她自己也抱有同樣的想法。當時,晁仲慧就想,等這段時間忙過之後,也好好的辦一頓檯子,請姐姐一家人回來吃一頓。

卻不想,請吃飯的事還沒開口,王勃就主動說讓她們幾個妯娌去店裡上班。這可是天大的喜事,這下連辦招待的錢都可以省了。晁仲慧當即就點頭,和解明芳一樣,說等農忙一過,就來上班。

只有三舅母柳娟還下不定決心。柳娟其實也想學鍾曉敏去城裡上班,不想呆在農村rua捏泥巴,但是她一走,家裡就沒人了。三舅舅去外省打工去了,家裡只剩下她跟表弟曾天。柳娟如果去打工,誰來照顧曾天,給他煮飯?

於是,柳娟就說她還拿不定主意,需要等王勃的三舅舅回來後跟他商量了之後再說。

——————————————————————————————

感謝等候自然,**絲1哥,大地ever,書友151103004515400,變翼惡魔的馬甲,西雲磨老沈,hzh0000,雷神之組,光明v聖v騎士九位兄弟的打賞!

繼續求收藏和推薦票!還有三江票!/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