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127,互探(一更)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我愛你』,如果她喜歡我倒也罷了,如果不喜歡,那好糗哦,好沒面子哦1王勃道。 這也是他兩世為人以來第一次在其他人面前,而且還是一個女生面前談論自己的感情世界,對王勃來說也是一種前所未有的,很新奇...

冰天雪地,滿地打滾,赤身*體360度前空翻求收藏,求推薦!您的小指頭一動,就是瞎子黑暗中的一盞明燈!照亮我吧!

——————————————————————————————

在四方的城西,靠近大市場,體育館附近,有一條小河,叫金河。,金河不大,也就兩三米寬的樣子,嚴格的說應該叫溝,或者渠。金河的兩邊,幾年前被政府用石頭欄杆攔了起來,又種了很多楊柳。幾年過去后,楊柳長大,每到夏日的時候,柳樹成蔭,不久就成了四方人十分喜愛的一個納涼點。

沒過多久,有精明的商人看上了這處有風有水的風水寶地。於是電線被拉來了,桌子板凳被運來了,各種廚具灶具也被人搬了過來,一個小有規模的夜啤酒賣場自發的也就形成了。

王勃拉著關萍,直奔金河邊上的「夜啤酒一條河」,找了家人氣不錯的攤點坐了下來。

馬上有人上來熱情的招呼,王勃菜單也不看,直接點了一盤中份的辣子田螺,一盤鹵肚片配干辣椒碟,一份鹽水毛豆mer,還想再點,關萍搖了搖頭,說夠了。王勃也就沒再點,只是又叫了瓶冰的藍劍啤酒。

酒菜很快被服務員端了上來。王勃倒了兩杯酒,一人一杯,而後拿起一個塑料手套遞給關萍,自己也給左手戴了個塑料手套,右手拿著牙籤,開始吃起爆炒田螺來。

辣子田螺,鹵肚片沾干辣椒面,香辣鱔段,蒜蓉生蚝,還有毛豆mer,鹽水花生之類的,算是王勃喝夜啤酒時幾個經常愛點的下酒菜。

兩人靜靜的吃著,偶爾碰一下杯,抿一口小酒,話卻是不多,跟王勃以前和關萍等人吃飯時口若懸河,引經據典的「賣弄見識」完全像是換了個人般。

「勃兒,梁婭真是你喜歡的人?」過了一會兒,在跟王勃碰了次杯后關萍忽然開口。

王勃沒想到關萍會突然問自己這個,前世的他肯定會堅決否認,現在卻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可說的,況且在成市的時候他就告訴了田芯,想必關萍也是從田芯那裡聽說自己喜歡梁婭,於是就點了點頭。

「我是很喜歡她。」王勃坦誠的道。

「那梁婭知道嗎?」

「她不知道。我是……暗戀。」說到這裡,王勃的聲音便低了下去,腦殼也低了下去。即便是兩世為人,臉皮已經是越來越厚的他,但是一說到前世的戀愛史,王勃除了羞愧難當還是羞愧難當!十幾二十年的「浪漫戀愛史」,被自卑懦弱的他活活整成了一部心酸和眼淚齊飛的「悲情暗戀史」。

看著在自己和田芯面前一向威風凜凜,自信滿滿的王勃在提到梁婭時一副垂頭喪氣,彷彿斗敗了的公雞,關萍在感到好笑的同時也很想知道那個叫梁婭的女孩,到底有什麼魔力,能夠讓如此優秀的他變得如此的「頹喪」。

「為什麼不告訴她呢?」關萍輕聲的問,語氣中帶著一種心疼。

「這個……你知道,四中是省重點中學,學校是禁止戀愛的啦!而且我和她又不是一個班,也不是很方便。再說,我也不知道人家喜不喜歡我,對我有沒有感覺,冒冒失的跑上去說『我愛你』,如果她喜歡我倒也罷了,如果不喜歡,那好糗哦,好沒面子哦1王勃道。

這也是他兩世為人以來第一次在其他人面前,而且還是一個女生面前談論自己的感情世界,對王勃來說也是一種前所未有的,很新奇的體驗。

當然,也就是心底善良,關心他,把他像親弟弟一樣對待的關萍,換其他人,王勃肯定是不會吐露真言的。

「勃兒,你這麼優秀,我相信梁婭肯定會喜歡你的。」關萍鼓勵的道。

「唉!萍姐,也就你和我媽,我舅舅舅母他們把我當個寶。其實,我自己有多少斤兩我還是清楚的。如果是其他女生,我還是蠻有信心的;但是梁婭,我真沒什麼信心。上次她和她媽來店裡吃米粉時你也瞧見了,不說其他,光是看兩人的穿著打扮,就可以知道他們一家肯定也不是普通人。很有可能他老漢兒,或者他媽就是市裡頭當官的。當官人的思維跟我們這些平頭老百姓不一樣,人家看重的是門當戶對,是能夠在官場上相互幫襯,相互護持,共同進步的助力。」王勃對關萍說道,但更多的卻是「自言自語」,說給他自己聽的。

「可是,如果梁婭也喜歡你的話,難道她父母會反對?」關萍不解的問。在她的想象中,城裡人應該是「先進的」,「文明的」代表,是最應該支持自由戀愛的;只有她所在的農村才「愚昧」,「麻木」,不看感情,只看男家有沒有錢,彩禮給得「厚不厚」。

王勃聳了聳肩,一臉的苦笑:「可能會,可能不會,我哪裡知道?」

「但你就一直的默默的喜歡梁婭,不告訴她?」王勃臉上的苦笑讓關萍越發的心疼,這個總是一臉陽光,一臉燦爛的男孩,什麼時候像現在這樣愁眉苦臉過呀?

此時,關萍突然想起來那次梁婭和她母親來店裡吃米粉時的情形,當時,王勃忽然就「不舒服」起來,還讓自己幫他收錢。當時的關萍還信以為真,以為他真不舒服,還勸他去醫院看一下。可現在想來,她一下就就明白了:想必是他因為突然見到了自己的心上人以及心上人的母親而方寸大亂,不知所措吧。

「應該會告訴她吧。單相思是一件很老火的事情。甜少苦多,經常自怨自艾的。不過我也有些猶豫,擔心萬一告訴了之後產生什麼不良的反應。我自己倒無所謂,可萬一因此而傷害到了她,我也不願意看到。唉,總之,說還是不說,到時候再說吧。」王勃搖了搖頭,頗為糾結的道。

他這輩子是鐵了心思要「逆天改命」,追一追前世他喜歡了整整三年的梁婭的。但正如他對關萍所言,這裡面又有很大的變數,最大的變數倒不是他對關萍說的梁婭父母的意見,而是梁婭看不看得上他。愛情這玩意兒很微妙,特別對現在還沒什麼金錢觀念,沒多少門戶之見的,單純的中學生來說,有時候完全就看來不來電,喜不喜歡,跟對方家裡有沒有錢,媽老漢兒是幹啥子的真沒多大的關係,這些是長大「成熟」之後,才會看重,考慮的。學生時代的愛情,更多的還處在精神方面的考量上。

但也就是精神上的東西,最讓人無法把握。萬一梁婭已經有了喜歡的男生,而且像他喜歡她一樣,非常的喜歡,痴迷對方,那他怎麼辦?挖牆腳?怎麼挖?這堵牆是泥巴牆還是鋼筋混泥土?一鋤頭下去,會不會把他的鋤頭給磕掉幾個缺口?目前來說,這些都是未知數。

況且,不管是前世今生,他都沒有挖牆腳的經驗。倒是以前交往過的兩三個女友,被不知道是誰的情敵揮起鋤頭給挖掉了。

如果梁婭單純的只是一個喜歡錢的女生,那事情倒也簡單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如果梁婭完全是個拜金女,那麼他除了對她的rou體感興趣外,對她身上的其他部分,則會興趣缺缺,他也不會像現在這樣糾結了。

「好啦,別只說我了。萍姐,你呢,你有沒有喜歡的人?」王勃不想在梁婭的事情上一直糾纏下去,於是轉移話題說。

「啊,我?沒,沒有!我才沒有呢1關萍見王勃問到了自己,連忙搖頭否認。這年代的女生,在這方面還十分的保守,不太愛跟人,特別是一個異性談論自己情感問題。

「我不信!你讀書的時候,難道就沒喜歡過誰?」王勃笑看著顯得有些慌亂的關萍問。

「初二的時候曾喜歡過隔壁班上的一位男生。」關萍小聲的說,但像怕是王勃有什麼誤會似的馬上又補充了一句,「不過跟你一樣,也只是暗戀。我和他之間,沒有任何來往的。」

「一直沒往來?初中畢業之後都沒往來?」這是王勃第二次聽關萍的暗戀史,上次裝醉的時候聽幾個女員工相猾遺憾的是關萍當時只說了個大概。既然現在她主動開啟了這個話題,王勃自然不介意多了解了解。

關萍搖頭:「沒!初中一畢業,大家就分道揚鑣,各奔東西了。」

「那你不後悔呀,萍姐?一直暗戀,都沒讓對方知道?」

「以前覺得有點遺憾。現在不覺得了。」

「那你現在還喜歡他不?」王勃盯著關萍的臉問。

關萍再次搖頭,很堅決的。「事情都過了這麼久,哪裡還喜歡吶1

「哦,也是哈!物是人非。」王勃頗為理解的點了點頭,「就像我讀初中那會,也是喜歡班上的一個女生喜歡得不行。但是上了高中,一見到梁婭,所有的喜歡就全轉移到了梁婭的身上。嘻嘻,萍姐,那你現在有沒有喜歡的人呢?」王勃忽然道。

「沒,沒呢1關萍有些猝不及防,臉一下子就紅了,但還是很快的搖了搖頭。

關萍的樣子讓王勃心有所悟。他也就不再說話了。

————————————————————————————————

下午還有一更,別走開哈!

感謝葉小風,狗尾巴草的春天,大中華聯邦,*絲1哥,行者善若水,飛神之夢,當寂寞如雪,元朝,等候自然九位朋友的傾情打賞!/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