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124,張小軍的野望(二更)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兩個誘人的小妹兒流口水,一邊在心頭大聲的咒罵王吉昌這龜兒子好運氣,好福氣! 第二天,張小軍便讓自己的母親謝德翠出馬,親自去王吉昌的米粉店探探虛實。而謝德翠也不負他兒的眾望,通過跟王吉昌兩口子的...

第二更,求收藏和推薦!

——————————————————————————————

就在李桂蘭和張繼發兩口子關門閉戶,黑燈瞎火的抱在一起嘿咻做運動的時候,離他們不遠的,張小軍的屋頭,卻正發生著一場激烈的爭吵。,

「姜梅,我咋個給你說了這麼多,你怎麼老是不聽喃?你長的是豬腦殼還是狗腦殼?」張小軍用手戳著姜梅的額頭,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咄咄逼人的道。

姜梅不敢還手,只有硬挺著,但嘴裡還是反駁道:「小軍,咱們水平鴨賣得好好的,一天雖然賺得不多,但也有個五六十的收入,一個月一千多,很不錯了。不一定非要去賣米粉啊?」

「一個月一千多你就滿足了?那你曉不曉得王吉昌老狗日的一個月賺多少?」張小軍叫道。

「王伯伯不是說沒賺多少錢得嘛1姜梅小聲的道。

「這話你也信?你豬啊!沒賺多少錢,他能請得起幾個員工?沒賺錢,他不到一個月就能擴大店面?沒賺多少錢,那兩口子能搬到城裡去住?他說沒賺多少你也信?你真的是個不得不扣的瓜娃子1張小軍一連幾個反問,又急又氣的說。

「可,可是米粉咱也沒賣過呀?萬一虧本了咋辦嘛!咱兩這兩年起早摸黑,好不容易存點錢,要萬一折了,多不划算。小軍,咱兩就老老實實的賣水平鴨,王伯伯他們賺再多的錢,咱也不羨慕,好不?」姜梅看著張小軍,祈求道。

但張小軍聽了姜梅的勸說后卻將眉毛一提,極為不忿的道:「好?好個鎚子好!米粉我現在是冒不來,所以我才喊你去王吉昌的米粉店上班!你在那裡上個十幾二十天的班,天天看他們冒,看他們咋個弄,未變你還學不會嗎?就是一頭豬都學會了!

「等你學會了之後,咱們也學王吉昌那狗日的,馬上也在四方開一家!他不是叫『曾嫂米粉』嘛?到時候老子也用你的姓掛個招牌,就叫『姜姐米粉』!跟王吉昌唱對台戲!看是吃他的『曾嫂米粉』的人多還是吃咱們『姜姐米粉』的人多!

「媽的,老子以前還不曉得賣米粉這麼有搞頭!早曉得也去賣米粉算了。嘿嘿,不過現在也不晚,有王吉昌那狗日的在前面探路,咱們後面學起來也更輕鬆,還不得走彎路。

「姜梅,我給你講,這米粉我是賣定了!你也不要再勸我了。你明天就切好好的給我上班,用心的給我學,給我打聽。等你把技術學到手,咱們馬上就在四方開一家米粉店,懶得賣這些老鴨子,又tmd的累人,又還找不到啥子錢!

「嘿嘿,到時候,咱兩也學王吉昌,請幾個漂亮的小妹兒來活干,咱兩就當甩手掌柜,只管收賬。然後也去城裡租套房子,當城裡人1張小軍「嘿嘿」一笑,暢想著未來美好的生活,特別是一想到手底下也會有一兩個像「曾嫂米粉」店裡面的年輕漂亮的小妹兒供自己使喚,張小軍忍不住就是一陣激動,哈喇子都快流出來了。

實際上,張小軍打王吉昌米粉店的主意不是一天兩天了。從上個月王勃騎自行來找張繼發兩口子的第二天,他就偷偷去王吉昌的米粉店外看了一眼。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當時那種人山人海排著隊吃米粉的場景當場就將張小軍給「嚇壞了」,好一陣子才回過神來,然後,便是在心頭羨慕嫉妒恨的大罵一通,嘴巴里吐些「爛泥巴都能上牆了」,「王吉昌這老狗也有春天了」之類的酸水。

雖然當天的所見所聞讓張小軍感到震撼,但實際上對於王吉昌能賺多少錢並沒什麼概念,他心頭也就羨慕、嫉妒了一陣,順便說幾句「日,媽倒娘」的話也就過了。

直到不久后聽說王吉昌兩口子把隔壁一家一百多個平方的中餐館盤了下來,而且沒過幾天,又聽說這兩口子在煙廠小區租了房子,當城裡人了,張小軍這才驚醒過來,再一次「震驚」!

這第二次震驚,就不像第一次那樣假震驚,而是正兒八經的震驚了!

震驚之後的當天下午,張小軍立馬就從「曾嫂米粉」的門前過了一趟,一看之下,果然隔壁的「紅紅中餐館」已經改換門庭,變成了「曾嫂米粉」。幾個女服務員像穿花一樣在兩家店面穿來穿去。特別是其中的兩個年輕小妹,那模樣,那身材,給張小軍留下了極其深刻的印象,當場就讓他挺了。「扛著槍」的張小軍一邊望著兩個誘人的小妹兒流口水,一邊在心頭大聲的咒罵王吉昌這龜兒子好運氣,好福氣!

第二天,張小軍便讓自己的母親謝德翠出馬,親自去王吉昌的米粉店探探虛實。而謝德翠也不負他兒的眾望,通過跟王吉昌兩口子的一番擺談,不僅打聽清楚了這兩口子的發家史,而且還趁機去這兩口子在煙廠小區的屋頭耍了一會兒。

結果,自然就像劉姥姥進大觀園,這謝德翠謝姥姥當即就被滿屋的電器和傢具震得七葷八素的,分不清方向。

謝德翠回家之後,立刻添油加醋的把白天的所見所聞告訴了張小軍,讓原本就對王吉昌米粉店覬覦不已的他更是心癢難耐,恨不得馬上就騎摩托車去城裡找房子開店!

從那之後,張小軍再賣起水平鴨來便沒了以前的激情。騎摩托車從城裡回到農村后,也沒了往日的威風。他覺得自己再怎麼威風,再如何瑟,也沒王吉昌那龜兒子威風!那龜兒子現在鹹魚翻身,都成了半個城裡人了,農村的破房子都不屑於住了,偶爾想起了才回農村住一晚上「度度假」,這tm才威風,才夠瑟呢!

看到了他和王吉昌目前的差距,張小軍覺得自己應該「知恥而後勇」,如同當初賣水平鴨一樣迎頭趕上。

於是,最近的一個星期,張小軍一門心思所想的,便是如何學王吉昌一樣開米粉店賺大錢。他並不覺得冒米粉有多難,道理很簡單,連王吉昌這種貨色的人都能夠學會的東西再難能難到哪兒去?王吉昌這文盲都學得會,難道連初中都上過兩年的他會學不會?

才怪!

但是,儘管張小軍自信能夠學會冒米粉,但是隔行如隔山,他自己畢竟從沒幹過這行,對此也完全沒什麼頭緒。所以他需要對這個行業先了解一番。

從哪裡了解?當然是從王吉昌狗日的那裡去了解了。張小軍本人並沒吃過「曾嫂米粉」,他放不下自己的身段上門去吃,但他老婆姜梅和母親謝德翠吃過,回來說味道確實巴適,霸道,比四方其他賣米粉的好吃多了,難怪不講生意好得批爆!

但是如果直接去問王吉昌兩口子如何冒米粉的,這兩口子是文盲,但卻不莽,肯定是不會告訴張小軍的,不論派他媽去打聽還是派他老婆去打聽,人家肯定秘而不宣,不會說。

那如何把冒米粉的技術套到手呢?張小軍翻來覆去的想了幾個晚上,突然想起了前天晚上四方電視台放的一部香港片警匪片裡面演的一個情節:一個警察如何被上司派去黑幫當底,取得黑老大的信任,然後馬上反插一刀,一舉將黑幫一網打盡的故事。

「好1張小軍當即大叫一聲,從床上彈了起來。然後把已經睡著了的妻子叫起來,眉飛色舞的把自己的想法里啪啦的告訴了昏昏沉沉,還沒完全清醒過來的姜梅。

姜梅聽懂了張小軍的意思,當場表示反對,她不好直接說不願意去當什麼底,只是說現在的水平鴨賣得好好的,沒必要轉行;其次就是隔行如隔山,人家能賺錢,自己去干並一定能夠賺到錢。

但張小軍已經對王吉昌一下子的飛黃騰達紅眼到了極點,完全沉浸在了「城裡人」跟「使喚漂亮小妹兒」的美好想象中難以自拔,姜梅的話他哪裡聽得進去,反而搬出各種大道理來說服姜梅,讓她舍小家為大家,別拉不下臉,先混入「敵營」把技術偷到手再說!

最後,見還是無法妻子,張小軍把臉一馬,抬出了兒子張科,直接質問姜梅還想不想要張科好了?想不想給他創造一個好的生活環境,讓自己的兒子贏在起跑線上?

姜梅無奈,只有點頭。

於是,便有了今天張靜過生薑梅敬酒的那一齣戲。

最初,張小軍還以為王吉昌會找借口和理由推脫一番,他也沒指望王吉昌能當場同意,不過是先把話頭提出來,熱熱場,等過兩天自己再在城裡找家好的館子擺一桌,請王吉昌吃頓酒,把事情搞定。

卻不想事情順利得出乎了張小軍的意料。自己讓姜梅灌了王吉昌幾杯馬尿,這狗日的就遭不住了,當場便同意姜梅去上班!張小軍當時就想:

王吉昌啊王吉昌,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你狗日的也就這點出息!以後被老子學了技術也怪不到老子了!

張小軍對自己老婆的魅力,以及她對外面那些認為「家花不如野花香」的男人的吸引力,他還是一清二楚,心知肚明的。只要不吃虧,讓外面那些男人看得見摸不著,而自家卻賺取了好處,在張小軍看來沒什麼不妥。

———————————————————————————————

大家覺得老瞎這本小書不錯的話,一定要熬收藏喲!有推薦的別忘投點推薦票,謝謝了哈!/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