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119,打聽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了一次酒,張小軍就試探著問王吉昌:「王伯伯,我看你把原來的『紅紅中餐館』都盤了下來,現在正在裝修。好傢夥,你們那裝修我可是見所未見,全四方都少有的哇!看起來太霸道,太上檔次了。王伯伯,你們這樣搞,肯定...

十二點半,張靜的生日宴開席,一共坐了三桌,男人一桌,女人一桌,娃娃們一桌。☆→,

作為這次被張繼發兩口子重點照顧的對象,一開始,張繼發和李桂蘭力邀王勃去做男人們坐的那個主桌。但王勃無論跟自己的老漢兒,亦或者張靜的老漢兒,以及跟他平輩的張小軍,張老二等人都無共同語言——共同語言有倒是有,比如女人,講幾句葷段子,但以他的年齡和目前扮演的角色,肯定是不合適的。於是,為了中午這頓飯不至於太悶,太過拘束,他拒絕了兩口子的好意,主動降寂靜等幾個小朋友坐在一起。

王勃最想挨著坐的其實是張小軍的老婆姜梅。他最初也打算挨著幾個婆婆大娘坐,但還沒開口,張靜就過來拉他,讓他跟她一桌,王勃不好說不,也就只有遺憾的跟著去了。

不過也好,張靜雖然不能跟姜梅這個藍回鎮所有男人都想搞的年輕shao婦比風情和成熟,但勝在更年輕,更活潑,其身上洋溢出來的那種逼人的青春氣息則是姜梅這個已婚shu女不能比的。作為一個生理年齡17歲,心理年齡33歲的男性,跟台w李敖這種年紀越大,越好**的老傢伙不同,王勃的欣賞水平在年齡段上沒李敖那麼苛刻,從十五六歲的**到三十五六,三十七八歲的shu婦,都在他「欣賞」的範圍之類。處於這一年齡段的女生或者女人,王勃都能從其身上找到可以欣賞的美點,都是他的菜。

當前,前提得對方是個美女,而且是他標準之內的美女,比如,修長的手指,一嘴潔白整齊的牙齒,等等。

落座之後,王勃開始觀察中午的伙食。冷盤有白砍雞,涼拌紅油豬耳朵,一個油炸花生米;熱菜有水煮魚,青豆mer紅燒鴨子,紅燒肥腸,粉蒸肉,海帶燉豬腳;兩個滷菜,分別是油淋鵝跟燒臘鴨子;最後便是幾個炒菜,回鍋肉,麻婆豆腐,豌豆尖炒肉絲。基本上全是葷菜,沒什麼素菜!

我喜歡!

王勃大致掃了一眼,就感到中午這頓伙食確實不錯,對得起他買的那箱子水蜜桃。

在四方比較正式的請客吃飯,哪怕是再窮的家庭,通常都會弄一大桌子吃的。王勃不知道這種略顯鋪張浪費的風氣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反正到他能夠記事起,不管是走人福還是自家待客,伙食總是很豐盛。他覺得這恐怕跟蜀人好吃,又會弄吃不無關係。而且,不論是他母親改嫁前呆過的光漢還是現在所待的四方,按照他老子王吉昌的說法,都是蜀省的「上五縣」,總體經濟條件排全蜀前列的縣市。所謂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從小生活在好吃之地,王勃想不好吃都難了。

王勃的這一桌,最大的就是他,其次是張靜,然後就是張靜的兩個表妹和一個表弟,以及更小的張小軍的娃兒張科,張老二的娃娃張強。王勃跟張靜的共同語言坦白說都不是很多,就別提比張靜還小的五六歲,十一二歲的小屁孩了。所以,吃飯的時候除了和張靜東一句西一句的聊天外,他的大部分注意力,都集中在旁邊的兩桌成年人那裡。

幾個男人所在的主桌,在坐的除了李桂蘭的幾個兄弟和妹夫,剩下的張繼發,張小軍,張老二,也就是張宇,都是生意人,當然現在需要加上「大生意人」王吉昌。以前,人家是看不起他,不帶他玩兒,現在,王吉昌被張繼發當成上賓放在了上把位,一開始他還有點不習慣,但幾杯馬尿下去后,也就既來之則安之,變得渾然自如了。

開席后不久,張小軍站了起來,先給王吉昌眼前的杯子斟滿,又給自己的杯子倒滿。

「來,王伯伯,我敬你一杯。你隨意,我幹了。」說完后,張小軍一飲而荊

王吉昌從來不來自於酒桌上的挑戰,更何況是一個後輩的挑戰。張小軍一飲而盡,他自然也一口乾了。

張小軍帶了頭,張老二也不甘人後,也有樣學樣的向王吉昌敬酒,王吉昌來者不拒,同樣幹了。

幾輪之後,又敬了一次酒,張小軍就試探著問王吉昌:「王伯伯,我看你把原來的『紅紅中餐館』都盤了下來,現在正在裝修。好傢夥,你們那裝修我可是見所未見,全四方都少有的哇!看起來太霸道,太上檔次了。王伯伯,你們這樣搞,肯定花了不少的錢哇?」

「誰說不是啊!我本來想就那樣子就營業的,但我那娃娃嘛,一天東想西想,說要裝修一哈兒。裝修就裝修嘛,簡單的裝修一下也就夠了,他這鬼娃娃卻說要學那啥子肯德基,不搞就不搞,要搞就要大搞一場!你看嘛,搞得現在生意都做不成,而且拉一屁股的債1王吉昌搖頭晃腦的說道。

張小軍說搞不懂「肯德基」,「肯德鴨」的,他關心的也不是這點。

「哦,原來是勃兒想出來的嗦,難怪不講!王伯伯,要是我開一家米粉店有你那麼好的生意,跟你一樣,我肯定也不想去搞啥子裝修,直接開業賣錢多好!年輕人,就是不一樣哈,有文化,敢想敢拼。不像我們,人都老了,也沒啥子衝勁了。」張小軍說。

「軍娃,我這老傢伙都沒喊老,你老啥子喲老?!老窩子石差不多1張小軍在自己面前喊老,王吉昌覺得有些好笑。

「王伯伯,跟你比我當然不算老,但是在勃兒面前,我們就老了,張科過兩年都快讀幼兒園了。」張小軍辯解道,「對了,王伯伯,你們那『曾嫂米粉』,我看沒有一天不打擁堂。生意那麼好,你們現在一天恐怕要賺好幾百元咯?」張小軍問。

張小軍這麼一問,同桌的幾個男人都不由自主的豎起了耳朵。對於王吉昌這個米粉店到底一天能夠賺多少錢,每個人都無比的好奇。有說一百的,有說兩百的,又說三百五百的,但所有人都是猜測,沒有誰聽王吉昌一家人親自透露過。

對於這一問題,王吉昌早已排練過無數回,他不慌不忙的抿了一口酒,咬了一口油淋鵝的大腿肉,混合著吞了下肚,反手揩了一下嘴上的油,這才慢悠悠的說:「百百子元?哪裡有那麼多喲!要是有那麼多,我睡了都要笑醒1

「沒得百百子元?不可能吧,王伯伯?你一天就算賣四百碗,一碗賺八角錢,四八三十二,那也是三百二十元,那還不是百百子?」張小軍不信,其他人也不信。

「哪裡賣得到四百碗喲!而且一碗哪裡賺得到八角錢喲!小吃的利潤是可以對半扯,但那是其他賣米粉的,不是我們『曾嫂米粉!我們『曾嫂米粉』,從各種主料到輔料,用的全是最好的!比如花椒,我們只用茂文產的茂汶花椒!辣椒只用貴州的朝天椒,全是特級的!價格比其他人的高得多!別人能夠對半扯,我們能夠有三四成利潤就算不錯了。這還不算人工,水電氣和房租。這些東西一除,哪裡還剩得下啥子錢嘛1王吉昌開始在幾人面前訴苦,叫窮,打太極拳。

但在桌的幾人還是不信。原因很簡單,如果王吉昌兩口子沒賺到錢,他們會擴大規模?不僅擴大規模,而且還搞上檔次的裝修?現在兩口子連農村的房子都很少住了,搬到了城裡當起了城裡人!還說自己沒賺到什麼錢?

哄鬼呢!

沒掏出王吉昌真話的張小軍十分的不甘心,轉頭一望,見自己的老婆正端著飲料杯子喝飲料,於是一招手,大聲的喊道:

「姜梅,你咋個搞起在喲?快過來給王伯伯敬杯酒!光顧你自己吃,連酒都不曉得敬嗦?」

——————————————————————————————

感謝大中華聯邦,凍青瓜,相濡以沫吧,*ggq*四位朋友的打賞!

下周老瞎將每天兩更,五千至六千字,也算是加快進度,大家多捧場吧。

一如既往的求收藏和推薦!/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