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117,禮物,自來熟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坐!哎呀,打空手來就行了嘛,還提啥子東西嘛!真是的1李桂蘭腰上系著圍裙,顯然正在廚房裡忙碌,一邊從王吉昌的手中接過水蜜桃箱子,一邊一臉燦爛的說著客氣話。 話不多的張繼發則簡單的招呼了三人一聲,...

王勃騎著他的雙鏈盤七變速山地車在四方的大街上轉悠,想著給張靜買一個什麼生日禮物才好。,他自己雖然是張靜的「老師」,張繼發兩口子也是想感謝一下他才請他吃飯,按理說他直接打空手去吃飯也沒人會說他什麼。可是明天不僅僅是人家請自己吃飯,還是張靜的生日。他不知道張靜明天過生倒也罷了,既然他使詐從張靜的嘴裡詐出了真相,他這個「勃哥」還裝聾作啞的空著手,不表示一下的話,那就實在是太過意不去了。

而且從內心深處講,他也非常喜歡張靜這個漂亮,乖巧的小姑娘,他也想給小姑娘一個驚喜,為她十五歲這一天增加一抹值得回憶的亮色。

但是到底送個什麼東西才好呢?

首先,禮物肯定不能太過寒酸,至少要像模像樣。現在整個隊上恐怕都知道他家在四方開米粉店,「發了財」,已經「脫離群眾」,邁入了「有錢人」的行列。如果禮物太過寒酸,勢必會招人閑話。農村裡面這些沒事的婆婆大娘聚在一起,一天到晚最愛的就是東家長西家短的說人閑話,更愛搬弄是非。特別是張小軍他媽謝德翠這個大喇叭,要是他家這次送的禮物太過寒酸,要不了兩天,肯定會被她傳得四鄰皆知。

禮物不能寒酸,但肯定也不能太貴。這不是他捨不得,而是為了旗艦店的裝修,米粉店這段時間可謂是花錢如流水,基本上是出來一千用一千,根本沒多少結餘。有時候因為付出不材料錢,還會停工幾天,等米粉店這頭現金奶牛擠了奶,出了錢,才能打電話給建材市場的供貨商叫人家送貨。這段時間為了省錢,連每天的伙食王勃一家都不得不開始縮水,從以前的兩葷一素一湯,變成了現在的一葷一素一湯。而且這一葷,也基本上是什麼回鍋肉,鹽煎肉,魚香肉絲之類的家常菜。以前經常吃的雞鴨魚兔和滷菜在這一個月中是很少買來吃了,基本上一個星期才能吃上一回。

連自家的伙食都開始剋扣了,王勃當然不可能去打腫臉充胖子的為了一些虛名去冒充大款。

沒那必要!

那到底買個什麼禮物才能既顯誠意又不會讓自己覺得肉疼呢?

思來想去,王勃還是覺得沒必要搞啥子標新立異的東西了。還是乾脆整點實際的東西。另外一個原則仍舊是討好李桂蘭和張繼發兩口子,不如討好他們的女兒張靜。

於是,王勃騎車去了郵電大樓附近的大華商場,一個目前四方最高檔百貨商店,直奔文具專賣區,挑了一支精緻小巧銀色的英雄鋼筆。鋼筆被裝在一個墊著金色絲絨的木盒子裡面,看起來非常高檔。當然價格也不便宜,68個大洋!相當于田芯四天半的工資。

儘管重生快兩個月了,但是王勃對於1999年的物價還是很不習慣,很多時候不得不換算成手下員工的日均工資,才能對這些幾塊,幾十塊的價錢有個具體的把握。

68元的鋼筆放在十幾年後就相當於月薪三千的打工仔花450元買的東西,對於月薪五千的人來說就等於花去了七百多塊錢!

不低了!

王勃之所以選鋼筆,是因為這東西耐用,愛惜得好用個三五年沒什麼問題。張靜以後每天握著他送的鋼筆,就會想到這是「勃哥」送自己的生日禮物,進而「睹物思人」,聯想到他這個人,且會記憶很久。如果送的是吃的,當天吃了,很快就忘了。

不得不說,在送張靜禮物的這件事上,王勃是很費了一番思量的。

因為大華商場沒有包裝服務,所以,買到了鋼筆的王勃又找了家鮮花店弄了個彩紙包裝。彩紙包裝禮物在國外很流行,國內不怎麼流行,至少目前的四方會這樣弄的不多。

鋼筆算是王勃自己送給張靜的生日禮物。他又去水果市場買了一箱水蜜桃,到時候讓自己的父母拎著上門。這水蜜桃又大又紅,一看就多汁多水,價格當然也是跟口味成正比,好幾十悶!反正換成是前世的王勃,即使是工作后的他,也是捨不得買這種高檔貨的!

第二天上午,到了十一點鐘的樣子,王勃一家人就準備去赴宴去了。這算是一家人第一次在吃飯的高峰期集體走人,以前也沒過先例,所以王勃提前交代好了留守的五個員工,把工作重新做了分工,讓鍾曉敏代替王吉昌的角色去后廚冒粉,關萍替他收錢,剩下的三人則見機行事。

當老闆不可能一直衝殺在一線,他和父母遲早有一天會「退居二線」,動嘴不動手的,提前鍛煉一下手下員工隨機應變的能力也是一件好事。

當王勃一家提著禮物來到張靜家的時候已經是十一點半。一家人剛一踏進院子大門,就有人向張繼發和李桂蘭通風報信,於是,沒過幾秒鐘,王勃就看見李桂蘭兩口子喜笑顏看,風風火火的走上來迎接。

「王哥,曾姐,勃兒,你們來了!快進來坐!哎呀,打空手來就行了嘛,還提啥子東西嘛!真是的1李桂蘭腰上系著圍裙,顯然正在廚房裡忙碌,一邊從王吉昌的手中接過水蜜桃箱子,一邊一臉燦爛的說著客氣話。

話不多的張繼發則簡單的招呼了三人一聲,讓三人進堂屋去吃瓜子,吃水果,隨即從兜里摸著一包紅塔山,分別給王吉昌和曾凡玉撒了一支。

「也沒有買啥子東西!就買了點水果1王吉昌客氣的說道,面對發小跟婦女隊長突發的熱情,顯然還有些不太適應。

「李娘,張伯1王勃喊了聲李桂蘭和張繼發,「有沒有水,李娘?口有點干1

「啊,你口乾呀,勃兒?有有有!冰箱頭有維維豆奶,我切給你拿1李桂蘭忙不迭的說。

「給他拿啥子豆奶喲!讓他直接去喝井水1旁邊的王吉昌見王勃一來就要喝人家的豆奶,覺得有點不像話,開始呵斥。

「沒得事,王哥!今天太陽大,喝點冰豆奶正好降降溫!你等一哈兒,勃兒,我去給你拿哈1說著,李桂蘭就把手裡的水蜜桃箱子遞給張繼發,準備去給王勃開瓶維維豆奶。

「在冰箱頭嗦,李娘?那你不用麻煩了,我自己切拿!你和張伯該忙啥子忙啥子,不用招呼我們。」王勃直接將他老子的話忽略掉,自來熟的朝張繼發家中的堂屋走去。

四方農村有個習慣,都愛把電冰箱放在堂屋或者客廳中,有些還要在冰箱的頭頂搭上一張枕巾,給人一種愛惜得不得了的感覺,也不知道有啥子用處。對很多才富裕起來的農村人而言,電冰箱不單單是一個廚房電器,更是一個高檔的,可以用來顯擺的電器!

既然是用來顯擺,那就要堂堂正正的放在一個最顯眼地方,堂屋。

「那要得嘛!你自己去拿哈!冰箱裡面還有張靜買的汽水跟可樂。你想喝啥子就拿啥子喝嘛1李桂蘭看著王勃朝堂屋走去的背影,樂呵呵的提醒道。

「這鬼娃娃,一來就要喝飲料!一點都不講理1繼子的不懂事讓王吉昌有些不滿,嘴裡責備說,馬上又補充了一句,「在屋頭每天就都要喝幾大瓶1

「都到屋頭來了還講啥子理嘛!講理就見外了哈,王哥!再說娃娃家嘛,都愛這些,我們張靜也愛喝豆奶和汽水。」李桂蘭笑著道。王勃的「自來熟」不僅沒讓她感到突兀,反而放鬆了不少,心中更為歡喜。

王勃沒理會他老子的抱怨,直接來到堂屋。此時,堂屋內的沙發上已經坐了不少的人,有的在看電視,有的在剝瓜子聊天,王勃掃了眼,覺得大概是李桂蘭娘家的親戚,反正他一個都不認識。

他微笑著朝眾人點了點頭,算是招呼,然後就徑直來到冰箱前,拉開門,拿了一瓶維維豆奶,用嘴咬開瓶蓋,眾目睽睽之下,旁若無人的仰頭「咕嘟咕嘟」的喝了起來。

如果是以前的王勃,對面這種場合,他肯定會規規矩矩的坐在客廳里看電視,當個好兒童。哪怕他真的渴了,想喝水,至多也就來到水井邊用碗接上一碗井水來解渴,絕對不會像現在這樣「自來熟」的開冰箱拿「貴重」的飲料。他每次去他城裡的大姑家做客,通常就老老實實的坐在客廳,吃點瓜子水果什麼,從不亂走亂動。

只有到了外婆家,小舅家,他才會放鬆,才會亂動,自來熟的當成自己的家一樣,隨性而自由。

所以,在很小的時候,王勃那顆敏感破碎的心就明白了什麼時候可以自由點,什麼時候不能自由;什麼時候可以自來熟,什麼時候不能自來熟。自由跟自來熟都是需要一定的資本跟底氣的。不是對誰都可以自來熟的,也不是誰都可以自來熟。得分人,得看自己有沒有那份能夠自來熟的實力,不然就不僅不招人喜,反而會招人厭了。

前世的王勃,既無資本,又無底氣,在面對比自家更「上一等」的人時,為了不惹人厭,他就只有裝乖娃娃,做出一副十分懂事的樣子。

但實際上,這真不是他的本性。

——————————————————————————————

感謝風聲1991,大中華聯邦,凍青瓜,**絲1哥,相濡以沫吧幾位朋友的打賞!

特別鳴謝「西雲磨老沈」的厚賞!大家的支持,是我堅持下去的動力!多謝了!/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