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105,盛名之下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這店的位置太過黃金,它就是不做回頭客,完全做流動客的一鎚子買賣,一天下來都夠它活了。」龍抄手火爆的生意讓王勃都眼紅不已,「不過,這對咱們來說也算是好事。它的味道不行,咱們的味道好,等哪天咱們的『曾嫂米...

求推薦,求收藏!

————————————————————————————————

在肯德基跟在麥當勞差不多,還是由田芯佔位,王勃排隊點餐。…≦,這次,王勃只買了兩個甜筒冰淇淋。

大概是剛才王勃的一番解說讓自己開了竅,這次來到肯德基,田芯便有意識的開始注意起肯德基的裝修風格和布局起來。什麼色調,桌椅的擺放,牆上的裝飾及提示語,以及肯德基服務員的分工,田芯都主動的進行觀察和思考。

而王勃,在對肯德基的里裡外外包括廁所也轉了一圈之後,又拿出他的本子開始寫寫畫畫。此時的他開始無比的懷念起後世的蘋果手機來。如果他現在有「蘋果」在手,「啪啪啪」的拍攝一通,哪裡需要他辛辛苦苦的用文字去描述和記錄?

當王勃和田芯結束了在肯德基的「借鑒行為」時已經是中午的十二點。

「芯姐,中午了,咱們去吃點什麼填填肚兒喃?」站在肯德基的門口,王勃問田芯。

「隨便找個地方簡單的吃點吧。吃完后還要找裝修公司呢。」田芯說。

「要得。聽說成市的鐘水餃,龍抄手不錯,算是成市的特色小吃,咱們去嘗嘗味道?」前世的王勃曾被他表姐黎君華領著吃過一次龍抄手,但是早就忘了什麼嘻也想藉此機會去嘗嘗這傳說中的龍抄手到底有多好吃,自家的「曾抄手」與之相比看看差距到底在什麼地方。

「好埃不過你知道龍抄手在什麼地方嗎?」田芯問。

「嘴巴底下不就是路嗎?」王勃反問。

向路人一打聽,原來就在中山廣場附近就有一家龍抄手,這下連車都不用坐了。兩人步行了不到十分鐘,就來到了龍抄手在春熙路的分店。

入店,找位置,點餐,七八分鐘后,兩碗紅油抄手就被王勃端了過來。

「開整,芯姐,咱們來嘗嘗這傳說中的龍抄手到底有好龍1王勃拿起筷子,夾起一個抄手就朝嘴裡的扔,一嚼一吞,最直觀的感覺就出來了:

還真沒自家的「曾抄手」好吃,也就是名氣大,但盛名之下卻其實難副!難怪當初跟黎君華吃過一回後記不住味道。

田芯也拿起筷子開吃。待她吃完一個之後,王勃就開口問:「芯姐,這龍抄手怎麼樣?」

「太一般了。沒咱們的抄手好吃1田芯眉頭微皺,撇了撇嘴說。

「我也覺得很一般。你等著,芯姐,我再去買兩份它的麵食嘗嘗。」說著,王勃又起身去點了兩碗排骨麵。

「唉,狗屁龍抄手!這也是他最後一次賣老子的錢了1王勃扔掉筷子,碗里的排骨麵還剩了一大半。如果說龍抄手的抄手還勉勉強強,這裡的麵食就太過垃圾,對王勃這個饕餮來講簡直就有點難以入口。

「是不怎麼好吃1田芯也搖頭,「可是,為什麼龍抄手的味道不怎麼樣,它的生意還這麼火?」田芯望著店內熙熙攘攘的人流說道。

「名氣大,位置好唄!你沒聽見很多食客通話么?這些外省人就是沖著龍抄手的名氣來的。同時因為這店的位置太過黃金,它就是不做回頭客,完全做流動客的一鎚子買賣,一天下來都夠它活了。」龍抄手火爆的生意讓王勃都眼紅不已,「不過,這對咱們來說也算是好事。它的味道不行,咱們的味道好,等哪天咱們的『曾嫂米粉』也能在春熙路開分店的時候,到時候我會讓『龍抄手』變成『蟲抄手』1王勃豪情萬丈的道。

田芯也有些被王勃的情緒所感染,激動的說,「小勃,你說咱們有那麼一天么?在春熙路上開分店?」

「事在人為!我相信會有那麼一天的!而且並不太遠1王勃看著田芯,肯定的點了點頭。

王勃吃了一碗抄手,吃了半碗面,田芯卻是把一碗炒手和一碗面全部吃完了,吃完后直呼撐得慌。這讓王勃打算去另外一家成市的名小吃「鍾水餃」試吃的打算泡了湯。

為了給田芯消食,王勃就提議去逛春熙路。

「不逛了。咱們還是去找裝修公司吧。」田芯眼饞的望著春熙路兩邊鱗次櫛比的商店,搖了搖頭。雖然她很想去逛街,但王勃的父母同意自己跟著來是來辦事的,可不是遊山玩水。

「現在是人家的下班時間,去也找不到人。等兩點半之後再去吧。走,芯姐,我們也去逛逛這傳說中的春熙路。」王勃也不管田芯心中的想法,徑直帶頭朝前面一家名叫「班尼路」的專賣店走去。

前世的王勃,所穿的第一件由自己賺錢買的衣服就是「班尼路」的一件t恤,黃色的,前面有幾個英文字母,他現在都還記得。在他的整個大學時代和工作的前兩三年,他所穿的衣服基本上就在班尼路,高邦,佐丹路,以純,李寧這幾個牌子來回打轉。至於更高一級的耐克,阿迪,彪馬之類的,以他當時的收入來說就覺得他們的價格有點「咬人」,買當然也買得起,但王勃在購物上通常都比較理性,比較懂得量力而行,他也從不跟人攀比。

不過在1999年,班尼路、高邦之類的國內潮流品牌,也算不錯了,至少也算是一「牌子貨」。而且對前世這個時候的王勃而言,不論是高邦還是美邦,他連聽都沒聽過。

兩人在「班尼路」的專賣店挑挑揀揀,王勃試了三款t恤,最後買了兩件,一件黑色,一件白色,為自己整了個「黑白雙煞」。田芯也試了兩件,最後卻一件也沒買。

「怎麼,芯姐,沒看上喜歡的?」王勃問田芯,見她雖然將兩件t恤都還了回去,但目光卻還一直停留在一件她剛試過的鵝黃色的圓領t恤上。

「算了!以後大部分時間都在上班,沒多少穿衣服的機會。買了不穿,也算是浪費。」田芯搖頭,她其實倒是蠻想買一件的,但是看了看上面20的價簽,打折下來也要15塊,相當於她一天的工資了,她就只好放棄。

「我覺得這件鵝黃色的比較適合你。」王勃將田芯還回去的那件t恤又拿了回來,「買吧,芯姐!難得來一次成市,這次不買,四方又沒有班尼路的專賣店,下次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有機會了。要不,我送你?」王勃慫恿,誘惑田芯。

「誰要你一個學生娃娃送?1田芯臉色微紅,嗔怪的盯了王勃一眼,「買就買吧!不過先說好,要是下個月我生活費不夠了,我可要向你這個大款借一點。」

「要不現在就借你兩百?」王勃笑嘻嘻的看著田芯。

「誰現在就要借啊?到時候再說吧。」田芯嘴裡推拒,心頭卻是比較歡喜。

「誒,那個服務員,我這件黑色的t恤你再拿件女士的,型號就跟她一樣就行了。」王勃用手指了指身邊的田芯。

「啊,誰要你送,都說了不要你送了。再說,我又不喜歡黑色,就這件鵝黃色的就行了。」田芯見王勃又在叫服務員拿衣服,以為王勃堅持要送她t恤,趕忙叫祝

「嘿嘿,芯姐,我發現你還蠻愛自作多情的給!這件白色t恤我又不是給你買的,你激動個啥?」看著表錯了情的田芯,王勃「嘿嘿」的笑著。

「啊,不是送我的,那,那你是給誰買的?」王勃的話直接把田芯鬧了個大紅臉。

「關萍啊!人家每天晚上都給我煮荷包蛋吃,我總得表示表示吧?」王勃解釋說。

「哦——」田芯恍然,若有所思,很快又銀牙一咬,目光灼灼的看著王勃,「小勃,你剛才說的話還算數不?」

「啥話?」

「就是……就是送我這件t恤的事……」田芯揚了揚手裡的鵝黃色的t恤。

「你不是說你不要得嘛?真是搞不懂你們女人——」王勃一臉奸笑的看著田芯,還沒說完,就被田芯打斷。

「——要你管!你就說剛才你說的算不算數吧1田芯盯著王勃的臉,繼續問。

「我王勃是誰?男子漢大丈夫,說話一言九鼎!當然算數了1王勃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大聲的說道,但馬上聲音就小了起來,「不過你可別在解英和李翠的面前說我送你和關萍衣服來著。如果她們問,你就說關萍的這件是關萍托我幫她帶的。」

「你當我傻么?快付錢吧,大款!人家服務員都等你半天了。」田芯白了王勃一眼,臉上又恢復了自若的表情。

「就沒見過買班尼路的大款!愛馬仕還差不多1

「愛馬仕,那是什麼牌子?」

「鬼曉得是什麼牌子啊,我胡謅的……」

————————————————————————————————

感謝西雲磨老沈,吞天饕餮,孔明在世,大紫羅天,狗尾巴草的春天五位兄弟的打賞!/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