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103,俗人與文盲(第二更)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還真是有道理。但我就更不能讓你坐窗子邊上了。我可答應了你媽,要讓你完好無損回家的。」說完,同樣給了王勃一個洋洋自得的表情。 王勃這算明白了什麼叫「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雖然他也想靠窗,但總不至...

沒收藏的童鞋一定不要忘了收藏喲!

————————————————————————————

上車后,王勃找了個中間的位子坐下,他坐到了窗邊,將過道留給田芯。…,

「你這人才自私喲!一來就把靠窗的位子給佔了。」田芯白了一眼王勃,說。

「芯姐,你這算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如果是坐飛機,我肯定把靠窗的位子讓給你。但是坐所有陸地上的交通,我就要對你說no。你知道大巴車一旦發生車禍,哪個位子的生存幾率最大不?」王勃說。

田芯哪裡懂這個,於是好奇的問:「哪個地方?」

「最危險的一是前面,如果大巴車的前面發生碰撞,跟司機離得越緊,越倒霉。二是車尾,道理是一樣,一旦發生嚴重追尾,後面的人也容易嗝屁!第三,就是靠窗的位子,無論是側撞還是側翻,坐在窗邊的人都容易遭殃!這下,你該曉得我的苦心了吧?」王勃得意洋洋的在田芯面前賣弄著他前世在網上看到的知識。

田芯想了想,覺得事實還真有可能如此,心中對於王勃的「關心」便多少有了些甜蜜。可是還沒出發,這傢伙的嘴裡就開始車禍不車禍的,這也太不吉利了。田芯拉著王勃的一隻胳膊,一把將其扯到靠過道的位子,道:

「你說得還真是有道理。但我就更不能讓你坐窗子邊上了。我可答應了你媽,要讓你完好無損回家的。」說完,同樣給了王勃一個洋洋自得的表情。

王勃這算明白了什麼叫「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雖然他也想靠窗,但總不至於跟一個美女計較,只有口頭「感謝」田芯的關心。

落了座,王勃從雙肩包中掏出一瓶可樂遞給田芯。「芯姐,喝水不?」

「我不喝1田芯搖了搖頭,「要坐一個多小時的車呢,在車上還是少喝水,不然想上廁所的時候很麻煩。我勸你還是少喝。」田芯開始給王勃講述坐長途車的經驗和常識,儘管她唯一的長途經驗,也就是從四方去省城這一兩個小時。

前世的王勃,因為當外貿業務員的緣故,不只北上廣深等國內的大城市,就是歐洲,北美也去過多次。特別是歐洲的幾個國家,什麼法蘭西,英吉利,德意志,義大利,老毛子俄羅斯,更是因為參展以及公司在歐洲有個辦事處的關係每年都會去個一兩次,一呆就是一兩月。尤其是法國的巴黎,德國法蘭克福這兩個地方,王勃對當地的公交系統可謂了如指掌。田芯在他面前給他講坐車經驗,那真的是關公面前耍大刀了!

但王勃的臉上還是一副「受教」的模樣,嘴裡說著「姜就是老的辣」之類的「恭維」,隨即把可樂瓶放入書包,改拿了一袋鹵鴨掌遞到田芯的面前。他背上的雙肩包,除了兩人的牙刷跟毛巾,基本上全是吃的。

「芯姐,這東西不脹尿,也不脹屎,吃不?」

「你——還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我不吃1田芯本來還想吃的,但這傢伙又是尿又是屎,她哪裡還有胃口?

「我本來就屬狗嘛,哪裡會吐象牙?要能吐象牙,我就直接賣象牙發財得了,哪裡會辛辛苦苦的賣米粉?」王勃嘴裡反駁,一點也不在乎田芯的心境被他的污言穢語所破壞,戴上一隻薄膜手套,拿起一隻鹵鴨掌就朝嘴裡塞,美滋滋的大快朵頤起來。

從四方發往成市的班車是滾動發車,大致裝滿一車人就走,留下一部分空座路上慢慢撿人。當然,如果客流實在不多,到點后也不會一直等人,還是會開車的。

今天的客流不多也不少,王勃和田芯上車后等了十來分鐘,班車就出發了。

四方是個縣級市,屬於德市這個地級市管轄。德市和蜀省內的省會成市,以及另外一個棉市,算是蜀西平原內經濟最發達的三個市。成德綿這三市,算是天府之國的核心地區,除開棉市的部分區縣,全部位於蜀西大平原內,可謂是一馬平川。

王勃所在的德市比鄰省會成市。去成市,先後需要經過德市的光市,新市,然後就到了成市。直線距離不遠,也就五六十公里,但是大巴車走走停停,一路不停的撿人下人,現在也沒幾年後的高速,所以從四方城南的客運中心到成市的城北客運中心,快的時候也要九十分鐘,稍微慢點,大概就要兩個小時了。

王勃一邊吃著滷菜,偶爾抿一口可樂,同時不忘跟身邊的田芯拌拌嘴,一路倒也過得悠閑。以前,他無數次的坐車去成市,絕大部分都是孤零零的一個人。母親同樣的會在他的背包中塞滿吃的,但是一個人,再好吃的東西吃起來也有些寡然無味。所以王勃大部分時間都在閉目養神,一直到大巴車到站,售票員用喇叭將他叫醒,他才會睜開惺忪的睡眼,然後背起背包,從車下的行李艙中拖出拉杆箱,繼續上路。

汽車行駛到光漢的三星堆時,田芯實在是忍不住身邊滷菜傳出來的香氣,連薄膜手套也懶得戴了,直接從放在王勃腿間背包上的裝滷菜的塑料中拿起一隻鴨掌,就開始啃食起來。王勃一看,頓時樂不可支的揶揄:

「芯姐,這才到光漢喲!時間還早得很喲!萬一憋不住想上廁所恐怕很老火喲1

田芯話也不說,直接回了王勃兩個大大的白眼仁。她現在已經清楚,跟這個口無遮攔,庸俗透頂的傢伙在一起,你就不能客氣,誰客氣誰倒霉!

經過了一個小時零四十分鐘的搖擺,一路走走停停的大巴車終於到了成市的城北客運中心,一個中年女售票員操著一口四方話大喊:

「到站咯!到站咯!睡覺的該起來得咯!下車的時候到處檢查一哈兒,不要忘了你們的行李哈1

田芯和背著背包的王勃一起下了車,田芯故意落後一步,想看王勃的洋相,但出乎她意料的是這傢伙的臉上平靜得就像一口老井,臉上既沒有任何目瞪口呆的震驚表情,也沒有那種初見繁華后畏畏縮縮,不知所措的樣子,反而抬起步子就朝城北客運中心的候車大廳走去。

「哎哎哎,小勃,你朝哪裡走?走拐了走拐了!你走拐了,我們應該朝這個方向走1田芯一見王勃超過她跟著人流朝候車大廳走,大急,急忙大喊。

「那你說應該朝哪裡走,芯姐?」王勃停住腳步,來到田芯跟前,笑嘻嘻的看著她問。

「我們,我們應該……」田芯啞然,這時,她才發現她也不知道應該朝哪裡走!

田芯來過成市兩三次不假,但時間也比較長了,來的時候也是跟著父母來的,走馬觀花的在市中心逛了逛,對成市的其他地方完全不熟。

王勃說要她一起來成市找家裝修公司弄米粉店的裝修,然後跑跑建材市場看看建材,田芯最初的想法是到了成市后問問路人應該能找到,這不是什麼難事。

可當她和王勃一起下了車,看到來來往往的如織人流,以及周圍陌生的,連東南西北都無法分清的環境,她才發現事情沒她想的那麼簡單。

「我們,我們先找個公交站坐公交!對對對!先找公交站,然後再問裝修公司怎麼走,坐哪一路公交車。」田芯上次和父母來成都的時候就倒過不少次公交,對如何坐公交還是有一定的經驗。

看到田芯一臉茫然,毫無頭緒的表情,王勃便有些啞然失笑。也不多說,直接牽起田芯的手就朝候車大廳走,邊走邊說:

「芯姐,來成市之前我已經跟我一個經常來成市玩的同學把什麼東西都打聽清楚了。裝修公司在哪裡,建材市場在哪裡,如何坐車,我都打聽得一清二楚。你就跟我走吧。」

「啊,你知道如何坐車?那我們現在是去找裝修公司嗎?」情急間,田芯也沒太在意自己的手被王勃拉著,而且車站的人實在有點多,她也怕萬一自己沒注意,兩人被人流給衝散,那就大事不妙了。

「裝修公司不急著去找。咱們先找家麥當勞進去坐坐。」

「啊,麥當勞?現在才十點半吶?」田芯覷了眼左手腕的小手錶,吃驚的道。

「不是去吃飯,是去看看麥當勞是怎麼裝修的。咱們去借鑒借鑒。先去麥當勞,再去肯德基。芯姐,我現在來給你好好說說咱們曾嫂米粉『旗艦店』準備裝修的效果……」

去公交站的途中,王勃便開始向田芯詳細的介紹起他的裝修思路來。雖然從米粉店開張的第一天起,王勃就一直在考慮未來「旗艦店」的裝修事宜,但他也就自己一個人在心頭琢磨,並未向誰透露過。他父母包括現在店裡的幾個員工都知道隔壁的中餐館王勃準備重新裝修,但是裝修到什麼程度,裝修出來是一種什麼效果,卻無人清楚。

王勃不想說,因為自己的父母,小舅母,關萍,解英這些人都是沒什麼見識的「文盲」,說也白說,浪費口水而已。田芯雖然中專畢業,除了財務方面可能比他懂,其他的地方在王勃眼中看來也跟「文盲」差不多。

不過即使是文盲,也有純文盲和半文盲之分。他父母和小舅母是純文盲。關萍,解英這些人算是半文盲。田芯則是半文盲中的佼佼者,被他調教一段時間,還是有希望脫盲的。

——————————————————————

感謝「不吃白菜的烏鴉」的打賞!/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