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101,曾水面(第二更)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最重要的,鍾曉敏卻是囑咐丈夫叫他立刻去找王勃,就說自家已經想好,準備破釜沉舟的全力去做這個事情。既然這主意是外甥出的,現在自家堵上一切,打算完全照著他的主意去干,莫非他還能把這生意讓其他幾個舅舅進來分...

王勃的小舅並未讓他「再等兩天」,實際上只讓他等了一天,第二天就把他重新製作的抄手皮給王勃送了些樣品過來。◎,王勃當即叫人包了十幾個煮了一碗,才入口了一個,王勃就忍不住大聲叫好。

「好!就是要的這個維滑,這細嫩,比張大娘的抄手皮都還要好吃!小舅,你真行!從明天開始,張大娘那裡我就把她推了,從今以後,水面和抄手皮就由你來給米粉店供貨吧。」

王勃的肯定和讚許讓曾凡嵩的臉上露出了滿足的笑容。他用手摳了摳光光的腦門,憨厚的笑著道:「還是你說得不錯,勃兒。昨天一回家,我就做了幾個對比試驗,使用了不同的雞蛋配比,撲面的時候又特意增加了些澱粉。昨晚我自己煮了幾碗嘗了下,好像是要好吃一些。」

「小舅,我給你出個主意:除了我這裡,你還可以去農貿市場上寫個小攤子,學張大娘和單大娘一樣賣水面和抄手皮。你的東西比她們的好,只要堅持一段時間,積累人氣,不愁沒有生意。對了,你還可以在攤子上掛個招牌,上面就寫:『曾嫂米粉』特供的水面和抄手皮!我保證不出半月,就能讓你的生意火起來1

搞其他買賣,王勃沒什麼經驗,不敢亂指點,但是搞跟小吃相關的東西,以「曾嫂米粉」目前在四方的地位,讓小舅沾沾自己的光,搭個便車賺到錢,他還是很有信心的。

至於在這過程中被他這個「餿主意」殃及的前供貨商張大娘和單大娘,王勃就只有在心頭對兩人說句「愛莫能助」了。肥水不流外人田,何況是前世把他像自己孩子一樣看待的小舅。而且優勝劣汰,市場競爭就這麼殘酷,絲毫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什麼同情心就更不消說了。

曾凡嵩的眼睛一亮,覺得外甥的這主意不錯,但是他這輩子都在田裡種地,從沒做過生意,對於走出農田出來闖蕩始終有種畏懼感。而且,他還面臨一個很實際的問題,那就是每天給店裡供貨這件事就消耗了他大量的時間,要是還出來擺攤,那家裡的幾畝地誰去種?何況現在的他還種著王勃家的幾畝地呢。

曾凡嵩把實際的困難給王勃擺了擺,王勃還以為是啥子大不了的事讓小舅瞻前顧後,原來是自己的小舅捨不得田裡的那幾檸當即就說道:

「舅舅,我問你一個簡單的問題,你種一年的地能夠賺多少錢?一年除干打盡,算上能得到的糧食,能落下三千塊錢不?」

曾凡嵩想了想,搖頭。「有點懸火。」

當農民種田其實落不到什麼現錢,有的只是糧食。想要得到錢,就只有賣糧食,或者搞點經濟作物,比如種菜。但是以建國后國家重工抑農,壓制農民補貼工人的政策,或者叫國策,糧食價格長期處於一種極其低廉的水平,加上不菲的農業稅,當農民真的是要好苦有好苦。這也是為什麼長期以來農民都極其羨慕居民的根本原因。

只有再過幾年,等農業稅取消,農民沒有了「上糧」的壓力,開始選擇更多的種植經濟作物,農民的日子才會慢慢的有所好轉。

但是總體上而言,在家務農,除非搞「土地兼并」進行大規模工廠化種植,否則像小舅這種傳統農民一家兩三畝,三五田的小作坊經營,始終比不上外出打工或者做個什麼小買賣。

「那好,小舅,我就算你一年可以種出三千塊錢的糧食和蔬菜出來,一年365天,你一天才掙多少錢?八塊二毛,十塊錢都不到!而現在,光是你每天給我提供水面和抄手皮子,你賺的都不止八塊二,兩個,甚至三個八塊二都有了!如果你能去農貿市場寫個鋪子,一旦生意走上正軌,一天又是兩三個八塊二進賬了。你說說,這能不比你種田安逸和舒服?你伺候田裡的那幾畝地,一年到頭累死累活,未老先衰不說,錢又看不到啥子!何必嘛!你現在可以問一下我老漢兒,看他還願不願意回家去種田1王勃繼續給曾凡嵩算賬,分析棄農經商的好處。

曾凡嵩還沒最後下定決心,站在一邊聽兩舅甥擺談的鐘曉敏早已被王勃口中的那幾個「八塊二」刺激得心跳加快,雙目泛紅,忍不住用手一敲丈夫的腦袋,道:

「曾凡嵩,你個榆木腦殼,就聽勃兒的!挖泥巴有啥子挖頭嘛!你挖了一輩子的泥巴,也沒見你挖個金娃娃出來1

王勃的老漢兒王吉昌也在旁聽兩人的聊天,他聽繼子提到了自己,就插話道:「種田?現在打死我也不切種!泥巴裡頭有黃金老子也不想切挖!挖了一輩子,挖傷了1

王勃絕對相信這是他老漢兒的肺腑之言!

王勃見小舅似乎還有些猶豫,也不想過於逼迫,讓當了一輩子農民的小舅一下子轉變觀念也太快了點。等他給自己當兩天供貨商,嘗到了甜頭,他自然而然就會改變觀念的。

小舅老實,但並不迂腐。

曾凡嵩回家后,沒過兩天,就又進城來找王勃,扭扭妮妮的說他考慮了兩天,決定聽從外甥的建議,去農貿市場寫個鋪子,開始賣水面和抄手皮。

讓曾凡嵩下定決心的有兩個原因。

第一個當然是直接的經濟利益。兩天的供貨商一當下來,曾凡嵩震驚的發現除了本錢,他的純利潤竟然超過了二十塊錢!一天二十,一個月就是六百!一年下來就是七千二!這直接把他,小舅母鍾曉敏以及外婆給震得張目結舌,有點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第二個原因就是老大曾凡恕,老二曾凡佑,以及老三曾凡夢這三個哥哥都知道了他在給姐姐供貨的事。曾凡夢因為經常去外面打工,倒並不太在乎這件事;但另外兩兄弟,特別是兩兄弟的老婆晁仲慧和解明芳開始吃味了。每天一忙完農活,就會到小叔子的家中來串門,拐彎抹角的問他一天能賺多少錢,還問他水面和抄手皮咋弄,被曾凡嵩支支吾吾的含混了過去。

曾凡嵩把這事跟妻子鍾曉敏一擺,鍾曉敏立刻意識到自己的那兩個嫂嫂恐怕眼紅了。她很擔心兩個嫂嫂因為眼紅也跑來弄水面和抄手皮,於是一方面千叮萬囑自己的丈夫不要透露自家賺了多少錢;另一方面千萬別讓兩個嫂嫂把做水面和抄手皮的技術給偷了去。以後在家裡麵的時候一定要先把門鎖好,別像以前人家直接推門就進來了。

但最重要的,鍾曉敏卻是囑咐丈夫叫他立刻去找王勃,就說自家已經想好,準備破釜沉舟的全力去做這個事情。既然這主意是外甥出的,現在自家堵上一切,打算完全照著他的主意去干,莫非他還能把這生意讓其他幾個舅舅進來分杯羹?

同時,為了平息幾個哥哥嫂嫂心頭的不滿跟嫉妒,鍾曉敏還建議丈夫乾脆把自家的地,連同王勃家的地都送給那三個哥哥,反正一旦他要去城裡開鋪子,他也沒那工夫種田了。讓他們一家多增加一兩畝地,想必幾個哥哥嫂嫂的嫉妒和怨恨會減輕不少。

這個社會,從來都是不患貧而患不均的。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對於自己的小舅能這麼快的轉變觀念,王勃很高興。曾凡嵩對自己的親外甥也沒什麼好隱瞞的,將兩個嫂嫂每天過來打探消息的事也順便告訴了王勃。

王勃當即讓小舅放心,說這水面和抄手皮以後都是他的獨家生意,他不會交給任何人。不僅如此,如果小舅能搞出米粉和合滋粉出來,他甚至可以把米粉和合滋粉也交給小舅來提供。

曾凡嵩聽自己的外甥這麼一說,阻礙他開鋪子的最後一個障礙便完全不見了,當即就說他下午就去四方的幾個農貿市場轉一轉,打探有沒有空餘或轉租的鋪子。

「對了,小舅。你如果幹起了水面生意,那給米粉店送菜的事你可能就沒時間去忙了。你乾脆把這事交給大舅,讓大舅來送。大舅的日子也不好過,咱們能幫襯就多幫襯一下。」

「好的,勃兒。我聽你的。今天一回家我就跟大哥說。」曾凡嵩點頭道。他給王勃送一次菜,就能有個三五幾塊的收入。錢雖然不多,也不是每天都有,但是積少成多,一年下來也有好幾百。而且很多時候外甥給錢的時候並不按照實際的價錢給,通常都給個整數,不讓自己找零。除此之外,每次過來,這外甥還高矮要給自己冒二兩米粉吃,甚至連吃帶拿,打一兩份的包回去,這又是三五兩塊。所以送菜這差事,要不是想到自己開鋪子後會忙不過來,曾凡嵩是很不想捨棄的。

「對了,小舅,找鋪子的話你最好去大市場那邊找。林園路市場這邊有那張老太婆和單老太婆跟你抵起,你的生意一開始不一定會很好。而且,我再給你出個主意:除了打出『曾嫂米粉』獨家供應商的牌子,你再從我這裡拿套工作服套在身上。我設計的這套工作服有多顯眼你也見識到了。這個活招牌一打出去,包你『曾水面』的名字一天之內傳遍整個市場!如果有人來問你跟『曾嫂米粉』有啥子關係,你就直接說『曾嫂米粉』就是我姐開的!到時候那還不人潮如織?不打得其他競爭對手丟盔棄甲?」王勃對自己的小舅道。

王勃想了想,最後還是有些於心不忍,決定還是給那張大娘和單大娘一條活路,畢竟大家也算緣分一場,在對小舅的利益沒多少影響的情況下『得饒人處且饒人』。要是小舅完全按照自己提供的這幾板斧砍出去,不消一個星期,恐怕整個林園路農貿市場的水面跟抄手皮生意,就要被自己的小舅給統治了。最近的一個月,據不少食客的反應,因為他「曾嫂米粉」的開張,四方很多米粉店的生意,特別有幾家離「曾嫂米粉」離得近的米粉店,那生意幾乎可以用一落千丈來形容。

「要得嘛,勃兒。我就去大市場那邊去看,不跟單大娘和張大娘打擂台了。至於鋪子的名字,你不說我還沒想到,那我就打『曾水面』的招牌?」

「就叫『曾水面』1王勃大手一揮,將曾凡嵩鋪子的名字給定了下來。

——————————————————————————

寫了三個月也沒幾個人看,收藏也渣得很,大家覺得瞎子的這本小說還堪入眼就收藏,推薦一下吧。

謝謝了喲!

另外:感謝紅吾,迷失之紫色天空,西雲磨老沈,陽光し,雷神之組幾位朋友的傾情贊助!/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