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100,響鼓不用重鎚(第一更)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但是以王勃的個性,他還是希望「曾嫂米粉」端出來的每一碗東西,面也少,米粉也好,能都盡善盡美。可是王勃用餘光一看自己的小舅,一張飽經風霜,又黑又黃的臉上,是一種無比緊張跟期待的表情,這表情,讓王勃感到...

第一更,求收藏,求推薦!

————————————————————————————————

王勃的小舅只用了三天時間,就做出了賣相甚好,跟農貿市場上那些攤販沒什麼兩樣的水面和抄手皮子。↗,王勃當即叫解英用他小舅給他提供的抄手皮子包了十來個抄手,扔到沸水鍋里煮起,接著又扔了一把水面進去。

幾分鐘后,一碗抄手和水面端在了王勃的面前。王勃毫不客氣的拿起筷子,開始了試吃。

此時的曾凡嵩,心頭無比緊張的看著自己的外甥。在將成品拿過來之前,他已經在家裡跟他從王勃店裡拿回來的樣品反覆對比了數次,無論是從外觀,還是從口感這兩個方面,他已經看不出有什麼差別了之後,他才敢將最終的成品拿給自己的外甥品嘗。

不顧曾凡嵩也很清楚,他一輩子都沒玩過什麼格,也沒吃過什麼好東西,他這張嘴嘗起來好的東西對於好吃的人來說不一定就覺得好。比如,現在的妻子鍾曉敏,幾乎就已經吃不下家裡做的飯菜了。

王勃先吃了兩個清湯的抄手,再吃了兩筷子紅湯臊子面,用心品嘗,仔細體會兩者之間的差異。很快,王勃就發現自己小舅做的小面跟外面的供貨商比,無論是賣相還是口感,都已經差七不差八,至少他這張嘴巴是嘗不出什麼區別來了。但是小舅做的抄手皮,雖然賣相上跟外面的已經不差,但口感上面似乎還差點爽滑的感覺。

王勃這個人,外表上看起來有些大而化之,好像對什麼都不太講究,但是本質上他卻是個精益求精,對生活的各個方面都要求甚高的人。他的不講究,是對別人不講究,是一種禮貌跟寬容;但一旦事情落到自己的頭上,他就會想法設法的做到盡善盡美。

比如,前世的王勃有幾次在自己的家中請客,從頭天晚上起他就在研究第二天要準備幾個菜,每個菜的主料和配料需要買哪些,家裡的作料齊不齊全,需不需要補充,他都會提前想個一清二楚,然後一五一十的列出清單,第二天早上去超市或農貿市場照方子抓藥。而且他端上桌子用來宴請賓客的菜,都是他最拿手,最擅長的招牌菜。如果有什麼菜他自己都不滿意,他就絕不會拿出來招待客人。

而一旦他去對方家中做客,人家問他想吃啥子,他通常就會說無所謂,隨便弄點啥子能填飽肚子就行了,他沒什麼講究。

但實際上,他卻是個很講究的人!只是不想麻煩人家,讓別人覺得自己是一個難伺候的傢伙!

他現在開店,雖然不是招待親朋好友,但是以王勃的個性,他還是希望「曾嫂米粉」端出來的每一碗東西,面也少,米粉也好,能都盡善盡美。可是王勃用餘光一看自己的小舅,一張飽經風霜,又黑又黃的臉上,是一種無比緊張跟期待的表情,這表情,讓王勃感到十分的心痛和不忍。

一邊是心中的堅持,一邊是難能可貴的親情,該如何選擇?

前世的王勃,恐怕就是要鐵面無私,堅持心中的正義和道德了;這一世,他只是稍微過了一下這念頭,就讓其隨風而逝。

王勃的臉上浮現了讓人安心的滿意的表情,他停下手中的筷子,對曾凡嵩道:「小舅,你做的水面已經很不錯了,完全可以拿到店裡來賣。抄手皮子的外觀,摸起來的質感也跟農貿市場裡面的老太婆搞出來的差不多,就是在爽滑度上稍稍差了那麼一點點。不過也不存在,只有我這個好吃狗才有這麼挑剔,一般的食客哪裡吃得出來?從明天起,你就給店裡供貨吧。每天到底應該供多少,你和小舅母商量著辦,店裡每天水面和抄手皮子的用量,她最清楚。至於價格,同樣比照市場價執行,該多少就算多少。你覺得怎麼樣,小舅?」

在王勃吃面和吃抄手的過程中,鍾曉敏心頭的緊張和擔心並不比自己的丈夫少多少。王勃的話一說完,她就拍著胸脯的大鬆了一口氣,一臉堆笑的說:「要得,勃兒。我會跟你小舅好好商量的,你就放心好了。」

王勃的小舅曾凡嵩聽了王勃的話后,懸在心頭的那口氣也掉下去不少。但很快,他就搖了搖頭,說:

「勃兒,小面我可以給你供,但是抄手,你既然說還差一點爽滑度,那我就再回去研究一下,等研究好了,完全跟外面的沒什麼區別了,我再跟你拿過來。我想可能是雞蛋用少了,或者撲面的時候澱粉沒用夠。今天一回去我就馬上去做實驗。至於價格,不可能跟外面一個價,每斤便宜三毛錢吧。如果你同意,我明天一早就給你拿,不同意,那就算了。」

有句諺語是怎麼說的來著?響鼓不用重鎚!王勃是這種類型,他母親,他小舅,他的幾個舅舅娘娘差不多都是這種性格的人。所以,從小到大,王勃的母親從未罵過王勃一句,連重話都很少說。因為他母親嘴裡的重話還沒出口,王勃就已經敏感的從曾凡玉臉上的表情和語氣中感受到了她的不滿、失望,生氣等等情緒,他自己也會變得垂頭喪氣,耷起腦袋來,嚴重一點時還會默默的落淚。所以,這種類型的人一般都異常的敏感,有時候也會很小氣,跟誰都能好好的相處,輕易絕不跟人吵架,然而一旦和誰吵了起來,幾個月,甚至幾年都會處於一種記仇的狀態中。跟那種上午吵下午和,今天吵架明天和好的人是兩種絕然不同的性格。

曾凡嵩的話無端的讓王勃生出了很多的感慨來。坦白講,小舅的話讓他很高興,覺得他沒看錯自己的小舅。但同時他又希望自己的小舅不要太過老實了,因為這個社會吃虧的總是老實人。現在的王勃,和重生之前的他已經有了不少的區別,比如,現在的他,就經常告誡自己讓自己有時候不要太過較真,太過理想化,水至清則無魚嘛。他同意讓曾凡嵩把在他眼裡「不合格」的產品上架,除了親情方面的考量,也有性格方面的某些轉變。重生后的他,某些方面變得更圓滑跟世故了。

「唉,小舅,你沒必要這麼較真,真的!至於價錢,你其實也沒必要跟你外甥客氣。你外甥不會讓自己吃虧的。」儘管知道他說服不了自己這個「倔強」的小舅,有些話王勃還是說出了口。

「你不用說了,勃兒。就照我剛才說的做吧。你這是拿來賣的,又不是自家吃,開不得玩笑。如果你不同意的話,那就算了。」

王勃的小舅仍舊大搖其頭,堅決不同意,讓一旁看著的鐘曉敏恨不得用一釘鎚狠狠的給自己丈夫一釘鎚!為了怕好事變壞事,讓自己榆木疙瘩的丈夫給攪黃了,鍾曉敏急忙站出來開腔:

「勃兒,你就按你舅舅說的辦嘛。讓你舅舅先提供水面,抄手皮子等他回家研究兩天後再給你供。價格也按照你舅舅說的來執行。你能夠把賣水面和抄手皮子的那兩個老婆子給推了,把這生意讓你舅舅做,我和你舅舅已經感激不盡了,哪裡能夠不知好歹,得寸進尺?」

鍾曉敏一開始對於丈夫不跟她商量一下就主動降價還略微有些不滿,但想到要是店裡突然不從那兩老婆子那裡拿貨,那兩老婆子為了不失去「曾嫂米粉」這個大客戶主動降價,到時候自己和丈夫又該怎麼說?與其到時候被動,還不如現在化被動為主動,自己先把價格降下來,這樣也好在外甥一家的心頭留個好的印象。

小舅和小舅母已經把話說到了這種份上,王勃也就只好點頭同意。小舅兩口子這麼會做人,以後找機會補償回去就行了。

「唉,我算是說不贏你們兩口子了。要得嘛,一切就按小舅說的辦。從明天開始,小舅先提供水面,抄手皮子過幾天再提供。」

——————————————————————————————

感謝身影,依舊落寞,西雲磨老沈兩位兄弟的傾情打賞!/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