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88,驚喜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面對關萍的一雙白大腿時內心那無比的煎熬與衝動。 「陳琨呀陳琨,我和你不過是半斤的八兩,跟你這禽獸相比,老子也高尚不到哪兒去。mlgb的,為啥想當個聖人就怎麼難呢?」 —————————...

白天收賬,利用上午、下午的閑暇時間看看數理化,做幾道習題找感覺。△,王勃發現,雖然重生后自己的記憶力跟理解力和前世相比「半斤的八兩」,沒啥兩樣;但是看問題的角度,卻有了很大的不同。

王勃現在看這些公式,定理,各種習題,王勃不再像當時老師灌輸的那般是哪樣就是哪樣,只進行簡簡單單的記憶跟理解,他會更多的去關注這些公式,定理背後的推導,如何得來的,包括其相應的推論,延展極其應用。這條公式,這條定理,到底有啥用?能解決啥實際的問題?這都是他感興趣的點。

而在做練習的時候,王勃也經常轉換角色,不在把自己看成是一個「被考」的人;而是更多的站在出題者的角度上想:這狗日的彎彎繞,繞彎彎,繞了半天到底想考些啥子東東?

這麼角度一轉換,如同一扇被戳爛了的窗戶,很多東西一下就豁然開朗起來。凡是一眼就能看穿出題者意圖,看出對方打算考察的知識點,這些題目,王勃也懶得做了,直接換下一題,直到他看不穿出題者意圖的題目,才有興趣花些心思研究一下。但也不會抓耳撓腮的窮思苦索,他會直接翻參考答案,看對方的底牌。因為有些出題者實在是變態,為了考倒學生,怎麼怪怎麼出,怎麼難怎麼整,不繞七八個彎子你是搞不清楚這些變態的最終目的的。

比如奧數題,各科的競賽題,在王勃的眼裡,基本上就全是變態搞出來的。做這些題目真能訓練人的思維,提高一個人的邏輯分析能力,大局觀的掌控能力嗎?

怎麼可能!

不僅不可能,最有可能的是把人越整越傻,越弄越腦殘,直接給搞廢了。中國學生一直是歷年各科奧賽的奪冠大戶,但追蹤這些奧賽冠軍,幾乎鮮有成年後在學術上有過人成就的,絕大多數都成了傷仲永,泯然眾人矣。以王勃現在的觀點看來,這些奪金拿銀,腦瓜子聰明無比的奧賽學生,不過是老師,學校,教育局等等一系列人物、機構和相關組織的犧牲品罷了。這些人物,機構,組織領了獎金,得了榮譽,長了職位,但卻把一個個原本可能有巨大成就的高智商的天才們的智商過度透支,變成一個個的解題機器,最終給扼殺掉。

王勃的時間寶貴得很,哪裡有時間去和變態躲貓貓,捉迷藏?直接掀桌子看底牌吧。

經過一段時間的這種和出題人的鬥智斗勇,王勃驚喜的發現,自己解題的速度不僅快了不少,準確度也大有提高,只要看穿了出題者的意圖,除非是他的記憶有錯,那解起題來跟標準答案一比,最終結果基本上**不離十。

「看來,成為『學霸』也並非遙不可及嘛1這天,王勃又一次成功解出了兩道數學大題后,把圓珠筆一扔,無不自得的自言自語了一句。

除了收賬和看書做題,王勃最大的愛好便是逗一逗關萍,田芯這兩個小媳婦,大姑娘,佔佔嘴巴上的便宜,在李翠,解英等人的起鬨下,經常將兩人鬧成一個大紅臉。每當這時,關萍的反應基本上是「忍氣吞聲」,「逆來順受」;而田芯,則會「橫眉冷對」,威脅著要向王勃的父母告狀,讓王吉昌來醫治這膽大包天,葷素不忌的「壞胚色鬼」。

但田芯嘴上威脅了無數次,最終卻只是把威脅停在了嘴上,沒有進一步的變成行動。

王勃也因此見好就收,沒讓「嘴角便宜」升級成「手腳便宜」,這當然不是他改了性子,從「花和尚」變成了「素和尚」,主要是因為店裡還有一位「老佛爺」跟一位「老太爺」壓著,讓王勃不敢過度造次,以免引起不可預測的後果。

店裡不成,租房裡當然就放鬆了很多。但他最多也就佔佔手腳上的便宜,實質上的動作到目前為止卻是一個也沒來得及做。不是不想做,而是沒機會做。

最初,王勃是想找個機會將關萍或者田芯給「辦了」的;但是隨著李翠跟解英一進來,人一多,嘴一雜,這事情就變得有些不好辦了。

而且,四女分睡兩屋,田芯和關萍這兩人就如同「公不離婆,秤不離砣」,好得如膠似漆,走哪兒都是一對,根本就沒落單的機會讓他去摸。王勃這皮嫩心老,三十多歲,浴,火旺盛的「老男人」整日面對一屋子的鶯鶯燕燕,白胳膊白大腿,前凸后翹,看得見吃不著,好幾個晚上都想奮不顧身的豁出去霸王硬上弓,又或者偷一件田芯或者關萍的貼身衣物包在管子上自我「疏導」一番。但最終還是被他用堅強無比的意志給克制住了。

「總有一天,老子要把……」四仰八叉,擎天一柱的王勃仰面躺在寬大的席夢思上,心中惡狠狠的意,淫道。他又一次「無限理解」並「無限同情」自己的鄰居,狐朋狗友陳琨當初面對關萍的一雙白大腿時內心那無比的煎熬與衝動。

「陳琨呀陳琨,我和你不過是半斤的八兩,跟你這禽獸相比,老子也高尚不到哪兒去。mlgb的,為啥想當個聖人就怎麼難呢?」

————————————————————————————————

今天是七月31日,七月份的最後一天。

從今天早上一上班開始,王勃就發現店裡的幾個員工有點「不太對勁」。她們不僅如同吃了興奮劑從早上一開始就保持著一種過度興奮,過度熱情的狀態,而且時不時的在王勃面前說些莫名其妙的話,比如「時間過得好快呀,一晃就月底了」,「鍾娘,你上得有沒有一個月的班喲?」諸如此類的。

王勃一開始還沒太在意,直到收錢的時候聽見一個食客抱怨他都工作三年了,嗇家子老闆都沒給他漲過一次工資時,這才恍然大悟:

敢情這幫女將是在想月底工資的事啊!

當初招人的時候,王勃只給她們說一個月的薪酬是多少,有些什麼福利,但並沒有具體說哪一天發工資,是否要干滿一個月才能領工資。幾個女將心中期望月底能領到工資,但又不好直接開口,於是就只有拐彎抹角的提醒王勃這個管錢的管家。

儘管進店時間最長的小舅母鍾曉敏到今天為止也只工作了21天,工作時間最短的李翠這個月只上了7天的班,但王勃並不准備推遲她們的工資,他打算就在今天為店裡的幾個員工開工資。前世的他也當過幾年的打工仔,最討厭,最反感的事就是公司不能按時的發工資。

但王勃並不想過早的透露自己的想法,他打算在下班的時候給她們一個驚喜。

王勃裝傻充楞,對幾女的提醒視而不見。隨著時間的逐漸過去,王勃就發現有些員工臉上的表情慢慢的從早上的興奮,到中午就變得有些焦躁,直到下午五點也沒聽這家人有誰提起發工資的事,她們就開始「絕望」了。

最想拿工資的肯定是小舅母鍾曉敏,因為她的工作時間最長,有21天。按照實習期300/月的標準,她可以領210元!但鑒於她自己和王勃一家的親戚關係,她雖然最想,卻又是最不好意思開口的。

第二個想拿工資的則是田芯。她從豬鬃廠辭職的時候只領了140元的工資。這段時間買個人的洗漱用品,化妝品,以及偶爾買些零嘴,140元到今天只剩下了幾塊錢。要是店裡不開工資,她都不知道過幾天該怎麼辦。雖然店裡包吃包住,不愁吃不愁喝的,但田芯的開銷一直比較大,用錢也不太省,不然,她工作了三四年也不會到現在連一分錢都沒存下了。但是到今天她只上了11天的班,連半個月都不到。現在就去找王勃那小色鬼要工資,她實在有些開不了那個口。

解英,李翠對發工資的期望不是很大。一是因為兩人來得最晚,到今天為止解英上了8天班,李翠上了7天;二來出身農村的她們本身就非常的節儉,平時很少有用錢的地方。況且,兩人來上班的時候身上就帶有七八十塊錢,暫時還不缺錢。當然,最主要的是前面的幾個先來的「前輩「都沒發言,她們哪好意思開口!

五個員工中,對發工資最沒期望的絕對是關萍了。關萍對於王勃一家,始終有一種深深的感恩心態,有一種被救贖的心理。她經常想,如果不是王勃一家,她現在還呆在那偏遠的山村,每天干著永遠也干不完的家務活和農活,吃著沒多少油水的初茶淡飯,時不時被想起來的父母罵上一頓出氣。至於錢?關萍已經有兩年沒見過人民幣的樣子了。如果可以,她寧願永遠呆在米粉店,和時不時對她噓寒問暖,每天吃飯都會給她夾菜的曾娘和王勃呆在一起,哪怕分文不取!而在米粉店這短短的半個月中,無論是衣食住行,還是周圍人對自己的關心,對關萍來說,就感覺如同是在天堂一般!

七點,米粉店下班,曾凡玉提起菜籃,準備去最近的園林市場割幾斤豬肉回來炒回鍋肉和青椒肉絲。王勃拉住欲走的母親,清了清嗓子,張嘴說道:

「啊哈,今天是本月的最後一天,也是『曾嫂米粉』開工資的日子。大家現在到我這裡來領個人的工資哈1

英國人有句諺語是怎麼說的來著?人生如果缺乏驚喜,那該是多麼的乏味啊!

————————————————————————————

感謝神奇的神奇77,wangxiny,tintingh,嘉樂食品,雷神之組五位朋友的打賞!/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