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87,收銀機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他就用曾凡玉十幾年前結婚時陪奩的一個皮箱子,裝上幾套兩人的時令衣服,然後又用一個蛇皮口袋裝了兩床棉絮和一個四件套,用麻繩一起捆在後座,高高興興的朝煙廠小區的新家奔去。害得曾凡玉當天沒了司機,只有步行...

給王吉昌承諾為他在城裡找套房子后的第二天,利用閑暇時間,王勃就騎車在四方的各大居民小區又逛了一圈。≧,因為前頭租房時跑過一次,這次算是輕車熟路。前後加起來沒用到兩個小時,王勃就為父母找了一個同樣是三室兩廳,同樣是除了空調外家電齊全,「高端」、「大氣」,「上檔次」的房子。

這套租房位於四方的南門上,在四方捲煙廠的家屬區內,是一個煙廠小頭目的房子。跟王勃遇到的第一個房東差不多,人家有了更好更大的新房,舊房子就打算租出來收租金。討價還價后最後以月租200,押一付三的條件成交。

簽了合同的當天下午,王勃就領王吉昌和曾凡玉來到了他們在城裡的新家。王吉昌看著這套無論是面積,還是裝修,傢具家電的齊全度都不亞於繼子所住的那套后,一張老臉,當即笑得樂開了花,嘴裡不停的誇讚著王勃的孝順。

曾凡玉則沒多大的喜色,倒是一臉的憂心匆匆,連忙問王勃花了好多錢。當得知一個月要「兩大兩百」的時候,就開始埋怨王勃找的房子太好,太貴,而且是三室兩廳,她和王吉昌兩老口哪裡住得下嘛。

王勃就說現在的房子大多都是三室兩廳,兩室一廳的不好找。不過房子大點也好,親戚朋友來了也有住的地方。比如,王勃就提議說可以把外婆接到城裡來耍幾天,讓外婆這個一輩子沒出過農村的老農民也進城見識見識,玩玩洋格。

曾凡玉一聽,覺得也對,以後來個親戚,想留人家在家中過夜,房間少了也不好整。王勃一家,包括王吉昌,都是屬於那種熱情好客,「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的窮大方的類型。每次有客人上門,弄一桌好吃的就不說了,如果對方是長輩,通常還要挽留對方在家裡歇上一兩個晚上。

如果不是曾凡玉提醒鋪蓋被子都還在農村的家裡,王吉昌當天恐怕就要當城裡人了。但是他的耐心也沒超過第二天。第二天一早,他就用曾凡玉十幾年前結婚時陪奩的一個皮箱子,裝上幾套兩人的時令衣服,然後又用一個蛇皮口袋裝了兩床棉絮和一個四件套,用麻繩一起捆在後座,高高興興的朝煙廠小區的新家奔去。害得曾凡玉當天沒了司機,只有步行一兩里去大件路邊攔從光漢到四方的公共汽車。

在王勃的幫助下,從那天起,歡天喜地的王吉昌就開始過起了城裡人的日子。而王勃,則在心頭默默的計算這「雞公窩屎頭節硬」的繼父到底能夠堅持多久。他的期限是不超過七天。

————————————————————————————————

時間一天天過去,「曾嫂米粉」的生意是一日好甚一日,幾乎每天都有新的食客到來,而這些新的食客吃過後,勢必把「曾嫂米粉」的味道,老闆娘離奇的創業故事,服務員奇怪的著裝,乃至裡面有兩個美女服務員這些見聞當成茶餘飯後的八卦給傳播出去。四方是個不大的縣城,現在也沒網路,人們全都無聊,除了打牌打麻將,剩下的就是「東家長、西家短」了。

新來的解英和李翠,在經過一段時間的磨合乃至店內眾人的提點后,迅速的進入角色。之後隨著合滋粉,抄手等新項目的增加,無論新員工還是老員工,又進入了一個相對緊張和忙碌的時期。每天光是包抄手,就佔去了眾人大部分的閑余時間。

當然,這裡面的「眾人」並不包括王勃。

曾凡玉和王吉昌見米粉店基本上走上了正軌,店中的人手也有這麼多了之後,就提出讓王勃安心學習,別在米粉店幫忙了。在過了一段大魚大肉,衣食無憂的日子后,王吉昌的「思想境界」也有所提高。他現在最大的一個希望就是自己的繼子能夠考個好點的大學,最好是名牌大學,來為他增光添彩,光宗耀祖,增加一份顯擺的道具。

先別說王勃一個人呆著家中埋首苦讀他還埋不埋得下來,即使埋得下,王勃也不會吃飽了沒事幹一天到晚的去看書做作業。書再好看也沒人好看。抱本書,孤零零,瓜兮兮的呆在家中,哪有在米粉店跟幾個青春年少,有材有貌的大姑娘,小媳婦打情罵俏,鬥嘴開玩笑有意思?他傻了不成?

王勃沒傻。於是,他對想讓他回家的父母說:「爸、媽,我回去倒是可以,但是我走了哪個來收賬?」

「要不,喊你小舅母幫忙收賬?」曾凡玉建議說。

「媽,這個東西不是一塊兩塊,而是每天一千多兩千!小舅母人再好,沒二心,但是每天兜里揣著一兩千的現錢,一天幾天還行,但是天長日久,你能保證小舅母不起點什麼二心?手指頭稍微松一松,就是幾十上百的出入!一個月就是百百子,千千子,你捨得?如果你捨得,那我沒話說1王勃心頭向小舅母鍾曉敏說了句「sorry」,為了打消父母「不切實際」的想法,不能不讓你躺槍了。

曾凡玉還沒開口,王吉昌馬上就跳了起來反對。

「不行!錢的事情,又不是殘的啥子,哪裡能開玩笑喲1

「那你說喊那個去算賬嘛?我又算不來賬1母親說。

「要不,喊曉敏來冒米粉,我去收錢要得不嘛?」王吉昌一臉希冀的看著曾凡玉和王勃。他覬覦收錢這個又輕鬆又可以貪點小錢的活路已經不是一兩天了。

「你不得行的,爸。一兩個人還好說,你沒看到,有時候人家來個七八個人,點個十幾二十碗的東西,你算得過來嗦?人家不可能讓你多算,可是一旦你少算一兩碗舍,人家肯定不會高聲你的。一次一兩碗,十次一二十碗,百次就是一兩百碗,三四百塊錢,你不心痛嗦?」王勃直接將王吉昌心頭的那點小心思給掐死在萌芽狀態。

「吉昌,算賬這個事情,就你那七個小學一年級的水平,哪裡得行嘛1曾凡玉也覺得王吉昌的提議不靠譜。

王勃的老子王吉昌為了教育王勃「好好學習,天天向上」,經常在他和母親面前自扁,說他當初讀書不得行,一連留了七次級,導致他讀了七個一年級。王勃以前是真相信他老子讀了七個一年級,稍微大點后就看出王吉昌是吹牛不打抄稿。

「我不切,勃兒又,那找哪個切喃?」王吉昌不高興的反問,跟著眼睛一亮,說,「要不喊小田去收錢?小田在豬鬃廠就是干會計的,每天過手百百子,千千子,米粉店這點錢,絕對沒問題。」

「嗤——」王勃一聲嗤笑,「老漢兒,你連小舅母都信不過,你信得過一個外人?」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說咋辦嘛?」見自己的提議再三被這對母子反對,王吉昌有些怒了。

「還是只有我來三!錢這個東西,就像老漢你說的,大意不得,還是讓我們自家人來收放心些。」

「你來收?你不讀書了嗦?而且就算現在你可以頂一兩個月,那開學后又咋辦喃?」王吉昌問。

「老漢兒你這個問題提得很好。現在我先頂一兩個月,等到開學的時候,咱們隔壁這家中餐館差不多也裝修好了。到時候咱們不要專門收賬的人員,咱們讓機器來收。」

「啥子?機器?機器還能收賬?我咋沒聽說過喃?」王吉昌一臉的不相信。

「那是你孤陋寡聞,老漢兒。收賬的機器叫收銀機,可以自動算賬,結賬,進行一天的總計,方便得很。到時候咱買兩台收銀機放在前台,讓田芯和關萍去收賬,每天晚上記一次賬,匯一下總就行了,又方便,收錢的人還不敢貪錢——機器把每筆錢都記得一清二楚呢。

「而且收銀機的方便還不只這點,到時候讓客人自己到前台去看圖片點餐,你冒好米粉后他自己去端,咱們現在點餐的服務員和端盤子的人員都可以省下來……」王勃開始給父母介紹他準備在旗艦店上的收銀機,但看王吉昌和曾凡玉兩人一臉木訥,如同聽天書一般的表情,他就知道自己剛才是「瞎子點燈白費蠟」了。

「算了,現在跟你們說再多你們也鬧不明白那收銀機是啥東東。四方前段時間不是在電視台附近開了家紅旗連鎖的超市嗎?你們哪天去看一下就曉得收銀機長啥樣了。」

百聞不如一見,還是讓王吉昌去見一下收銀機好了。

——————————————————————————

感謝嘉樂食品,部香魂聊,150901三位朋友的打賞!/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