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78,幫親不幫理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你得答應我別去找李翠,也別去問她任何事,行不?」 「嗯1王勃點頭。 「其實,李翠當時是故意出去,給陳琨留下機會的。」關萍淡淡的說道。 一瞬間,王勃終於明白為何關萍對李翠的到來沒...

和陳琨告訴王勃的差不多,關萍向王勃講述了她差一點被陳琨強,奸的經過。△↗,當然,基於女性的矜持,關萍講得沒陳琨那麼詳細,更沒陳琨那麼露骨,但大體的經過都差不多。

「陳琨那挨千刀的王八蛋,狗雜種,等他當兵復原回來,看老子不弄死他1聽完后,王勃適時的表達了自己的「義憤填膺」。

「千萬別,勃兒!這事情都過去那麼久了,再說,他也沒對我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你別去找他,好不好?」王勃的反應把關萍嚇了一跳,害怕他做出什麼衝動的事,趕緊勸阻。但關萍心中卻覺得異常的甜蜜,有一種被人關心,被人呵護的幸福感。她自己差點被陳琨強,奸的事她對誰都沒說,即使曾經最好的姐妹李翠,她也沒告訴。現在對王勃說了出來,這讓她有一種解脫般的輕鬆。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本質上是一種相互分享的關係,彼此之間相互分享的秘密越多,自然也就越親密。

「但這狗日的行為也太惡劣了。當時我不知道,我若知道,一定報派出所把這狗日的關進去吃牢飯1王勃繼續假打,表現自己的「憤憤不平」。如果關萍知道,王勃當時聽了陳琨繪聲繪色的講訴后說的第一句話是「咋不幹喃?房間里不是只有你們兩個人得嘛?你直接按上去三1,套用後世流行的一句話,恐怕得哭昏在廁所里。

「勃兒,我已經不恨陳琨了!真的!你別去找他行不行?就算萍姐求你?」王勃「激烈」的反應把關萍嚇壞了,萬分的擔心他出什麼事,楚楚可憐的哀求道。

「……唉!我答應你,萍姐。但這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是不會原諒這禽獸不……這比禽獸都還可恨的畜生的。」王勃一副咬牙切齒,卻又極不甘心的表情,「對了,李翠曉不曉得這事?」

關萍搖頭。

「啊,你怎麼不告訴她?讓她幫你去罵陳琨那豬狗不如的畜生一頓也好啊?」王勃有些不理解了。

關萍卻抬起頭,看著王勃的臉,鄭重無比的說,「勃兒,我告訴你為什麼我不告訴李翠,但你得答應我別去找李翠,也別去問她任何事,行不?」

「嗯1王勃點頭。

「其實,李翠當時是故意出去,給陳琨留下機會的。」關萍淡淡的說道。

一瞬間,王勃終於明白為何關萍對李翠的到來沒那麼上心了。

「李翠怎麼可以這樣?她可是你最好的朋友啊?她怎麼可以出賣你?」王勃臉露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但從內心來講,對於李翠的選擇,他還真是一點也不吃驚。因為中國社會向來就是一個幫親不幫理的人情社會。關萍是李翠的好朋友不假,但陳琨卻是李翠的親戚,她當時還借住在陳琨的家裡,她的胳膊不可能朝外拐。況且,當時的李翠大概也不會想到陳琨會霸王硬上弓吧。

「可能,她也沒料到陳琨會那樣吧。而且,她和陳琨畢竟是親戚……」關萍說。她想的,倒是跟王勃想的不謀而合了。「勃兒,事情已經過了這麼久了,我也幾乎快忘了這件事了。不論是陳琨還是李翠,我都希望不要因為我的關係讓你對他們有什麼不好的看法,你平時該怎麼和他們交往,就怎麼和他們交往,你答應我,好不好?」關萍看著王勃,祈求道。

「唉,我答應你,萍姐。」王勃嘆了口氣,道。

這次,王勃的臉上沒有任何的作偽,他是真的被關萍的大度和無私,以及總是為他人考慮的寬廣的心胸給感染了。不記恨,甚至原諒曾經傷害過自己的人,一般人很難做到,王勃自己就做不到。他是那種有恩報恩,有仇報恩,恩怨分明的人。關萍能夠不計前嫌,不論是對陳琨,還是對曾經出賣過自己的好友李翠,都沒有怒目相向,恩斷義絕,這讓王勃在感到無限同情的同時又無限的欽佩。

因為經歷,閱歷,環境,教育的種種影響,王勃自問已經無法做一個傳統意義上的好人了,但是,對於那種傳統意義上的好人,他會打心底的尊敬。自己的母親曾凡玉絕對是好人中的代表,現在他又發現了一個關萍。王勃覺得老天爺還真是厚待他。

————————————————————————————————

「咚咚咚——」有人在室外敲門。

「請進。」王勃說了聲,然後他就看見洗了澡,穿著短褲和t恤的田芯探頭探腦的站在門口。

「王勃,你把關萍單獨喊到你屋頭幹啥子?門還關得邦緊。莫非你兩想幹啥子見不得人的事不成?」田芯一臉戲謔的看著兩人道。

「芯姐!你亂說什麼?勃兒找我說點事。哪有你說的那麼不堪?」田芯的話直接把關萍鬧了個大紅臉。

「我倒是想喲!但是也要人家關萍同意三!芯姐,要不我倆關起門來干一干那什麼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如何?你看,我的床這麼大,還有空調,幹起來絕對舒坦……」王勃一個反擊扔過去。重生后他最不怕的就是有女人跟他開這種成人玩笑。

「去死1田芯沒想到這傢伙很快將矛頭對準了自己,脫下腳上的拖鞋拿在手中就想朝王勃仍將過來,嚇得他趕緊躲到關萍的背後,嘴裡大呼「君子動口不動手」。

「你這小鬼,好的不學盡學壞的。你才多大?怎麼腦子裡盡想這些齷蹉下流的東西?」田芯紅著個臉,氣呼呼的用手裡的拖鞋指著王勃怒道

「很大1

「你說啥?」

「你問我『多大』,我說『很大』1站在關萍身後的王勃一臉的淫,笑。

「王勃——」這次田芯再不留手,一拖鞋朝王勃扔去。

「哎喲喲!救命!有人謀殺親夫了喲——」

「……」

下一刻,王勃的房間變成了一個臨時的戰常

「你放不放?」田芯躺在王勃的大床上,粉臉通紅,怒目而視的瞪著王勃。

「不放1王勃騎在田芯的身上,抓著田芯的一雙手,緊緊的壓在田芯的腦袋兩邊,粗聲粗氣的說。而他的目光,則死死的盯著女人那一雙已經顯露出來的精緻絕倫的耳朵。

「真不放?」田芯咬著牙問。

「真不放1王勃硬著脖子回答。

「我給你說,你待會兒別後悔。」

「那我放。但是有個條件,你起來后不能再打我1

「我不打你。」

「而且不能生我的氣。」

「我不生氣。」

「你得保證。」

「我保證不打你,也不生氣。」

「就當成今天什麼事都發生過?」

「你——覺——得——可——能——嗎?」田芯將字一個一個的從牙齒縫中擠出。

「呃!剛才那句話當我沒說過。芯姐,那我要鬆手了喲。記住剛才答應我的話,不能打我,也不能生我的氣,明白?那我數一二三就放你。一,二,——」三還沒來得數,壓在田芯身上的王勃就像彈簧一樣從田芯柔軟的身體上彈了起來,跑到了門口,一邊觀察田芯的反應,一邊做出隨時跑路的動作。

田芯緩緩的從床上坐起,揉了揉被王勃抓出了兩道紅痕的手腕,繼而站起,邁步朝門口走去。

王勃見田芯朝自己走來,立馬開始後退。剛退了一步,就聽田芯開口:「別一副沒出息的樣子。我不會像某些人,說話不算數。你跟我過來,我們有事跟你商量。」

——————————————————————

感謝aiwi,tintingh,**紅梅,3625fd四位朋友的打賞!

恭喜**紅梅成為本書的第一個舵主,昨天正好是老瞎的生日,雙喜臨門吶!/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