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77,秘密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包住,不過是想有間床,有個住的地方,或許就是住在王勃農村的家中,卻哪裡想得到是住在城裡面!不僅住在城裡面,而且還是住城裡面的這種「高端大氣上檔次」的「豪宅」! 「上班在城裡,吃飯在城裡,現在連...

李中華酒足飯飽,懷著舒暢無比的心情離開了米粉店。±,和解明芳一樣,離開之前,李中華對女兒李翠也是千叮萬囑,要她乾乾好,莫偷懶,有什麼不對的地方讓王吉昌和曾凡玉該打就打,該罵就罵,只管給我整,不要有任何的心理負擔。

李中華這話當然是好聽的場面話,關永祥也曾對王吉昌兩口子說過「只管打,只管罵」的話,王勃有理由相信,關永祥說這話的「可信度」和「真誠度」可比李中華嘴裡的要高多了。但是對於關萍而來,這卻是一種可悲的「可信」和「真誠」!

新來的李翠和解英一樣,被王勃安排到了書房。那裡有兩張架子床共四個床鋪,先到一天的解英住了一個下鋪,還剩三個鋪位。王勃讓李翠任選,李翠毫不猶粵磽獾囊桓魷縷獺?吹攪腳把兩個下鋪佔了,王勃只有在心裡為後來的員工們默哀了。

這就是先來後到,手快有手慢無!連睡張床都有先後之分,有不同的待遇,就更別提其他。人有時候比其他人只慢了一步,那他真的有可能一輩子處處都比人家慢。這種感覺,王勃前世在很多方面都深有體會。比如前世畢業後上班,就是因為他比一些同事晚進了一兩年,以後,不論他如何努力的追趕,跟早一兩年上班的那些人比,差距卻是越來越遠,到最後是拍馬都難及了,即便他的學歷比人家高,學校比人家好,abc也比人家說得溜,但在已經是他上司的對方面前,有時候也不得不強顏歡笑,說些違心的奉承話。

李翠剛進門的時候,如同最初的關萍和昨天的解英,從小就在農村長大的她瞬間被租房內的「奢華」和「大氣」給震得目瞪口呆,不知所措!她最初以為的包住,不過是想有間床,有個住的地方,或許就是住在王勃農村的家中,卻哪裡想得到是住在城裡面!不僅住在城裡面,而且還是住城裡面的這種「高端大氣上檔次」的「豪宅」!

「上班在城裡,吃飯在城裡,現在連住都住在城裡,莫非,自己以後就成城裡人了?」被震得渾渾噩噩的李翠有一種難以置信的不真實感。

關萍和李翠這兩個老同學,好朋友相見,他鄉遇故知,白天忙著上班時還沒什麼時間交流,現在下班回到租屋,自然而然的膩在了一起,嘰嘰喳喳你一句我一句的說著姐妹之間的知心話,體己話,看得王勃眼熱不已。

但是王勃通過觀察,卻發現在這兩姐妹熱情親密的表面下,卻隱藏著一絲絲難以被人察覺的不自然。兩人雖然好似無話不談的樣子,可聽在王勃的耳中,卻也不過是一般的相互問候,李翠在光漢當學徒怎麼樣啦,關萍在米粉店上班感覺如何啦,辛不辛苦啦,諸如此類的。而且細心的王勃還發覺,對於李翠發自內心的高興,歡喜,關萍的臉上儘管一直帶著笑,但這笑容給王勃的感覺卻多少覺得有些是強顏歡笑,似乎對於李翠這個好姐妹的到來,關萍並非是真心的感到高興,至少沒李翠那麼歡天喜地。

這一發現倒是讓王勃有些不解了。因為通過這麼多天的相處,他看得出來關萍絕不是一個自私自利之人,這從前幾天田芯過來后關萍主動把自己的室讓出來給田芯睡就看得出來。而且平時家中的清潔,關萍常常都是趁田芯洗澡期間就打掃乾淨了,讓田芯非常不好意思,提出要和她輪流做家中的清潔,不許和她搶。

既然關萍不是一個自私自利的人,跟周圍所有人的相處也十分的融洽,那麼,她又為何對好友李翠的到來感到有些不是很高興?莫非,這兩個看似要好的兩姐妹之間發生過一些他不了解的齟齬?

對此,王勃是相當的好奇。他發現自己越是跟這些個女生們相處,便越來越多的沾染了女人愛八卦的天性。

「或者,我本質上就是一個愛八卦的男人?」王勃捫心自問。

王勃覺得自己有必要深入的了解自己員工的思想狀況,「防微杜漸」,「防患於未然」。於是,趁李翠去浴室洗澡期間,王勃向關萍招了招手,讓她進自己的室一下。

通常情況下,王勃的房間,除了他邀請,關萍和田芯是不會主動進去的。即使進去,也會敲門,因為王勃只要一進門,通常就會將門關起來。他這個人獨處的時候是比較喜歡安靜的環境的,周圍如果太過吵雜,他很容易分心走神。

「勃兒,你找我有什麼事嗎?」關萍來到王勃的室,順手帶上了房門。王勃愛關門的習慣這段時間她早就注意到了。

「沒事兒,順便聊聊,坐吧,萍姐。」王勃招呼關萍坐下,「你老同學李翠過來了,你這下有伴了三?」

「當然。呵呵,總算有了一個伴了。」關萍笑著回答。

「這麼說,我跟芯姐都不算你的伴?你這話好打擊人哦1王勃做出一副受傷的表情。

「不是的!你別誤會,勃兒。你和芯姐都很好的。只是……只是我跟李翠從小學一直到初中都是同學,我們……我們認識很久了嘛。」關萍急著解釋。

「那就是說,衣不如新,人不如舊哦?」王勃繼續開著玩笑,活躍現場的氣氛。

「哪裡!你知道我並非那個意思嘛1關萍有些著急了,一副想解釋又解釋不清的模樣。

「真不是那個意思?」

「真不是1

「真覺得我好?」

「嗯1關萍小雞啄米一般的點頭。

「那好,如果我要你在我和李翠之間做出一個選擇,那你選誰?」王勃盯著關萍的臉問。這個問題相當殘忍,無論關萍選誰,都會把自己陷入某種道義的困境。聰明的做法就是不選,打馬虎眼兒過去。

可是關萍是個老實孩子,人與人之間的勾心鬥角她還沒學會,這就註定了她會跳進王勃給她挖好的坑中。

王勃以為關萍至少會翻著眼睛考慮一會兒,但出乎他意料的是關萍幾乎在王勃剛把這話一說完,就毫不猶豫的抬頭,盯著王勃的眼睛,無比真摯,無比誠懇的說:「我相信你,勃兒。」

關萍回答的速度讓王勃吃驚,而且,她並沒說選擇誰,而是說她相信他。那麼這句話反過來的意思就是她不太相信李翠了。

雖然沒直接說選擇誰,但其實已經做出了明確的選擇。

她和李翠之間到底發生過什麼?

王勃越來越好奇了。

「萍姐,我會對得起你這份信任的。」王勃看著關萍,肯定的點了點頭,猶豫著要不要把心中的疑惑說出來。

王勃猶豫了片刻,決定先換個話題。

「萍姐,你還記不記得兩年前你和李翠來陳琨家裡借住的日子?」

這問題明顯讓關萍一愣,有些不明白王勃為什麼提起這個,但她還是下意識的點點頭,說:「咋不記得啊?那個時候你好像才讀初二吧?當時比我也高不了好多。現在可比我高多了。」

「是讀初二。萍姐,你不知道,當時我看你和李翠一起幫陳琨家弄豬草,熬那又臟又臭的油潲水,我覺得你倆好厲害,要是我,就干不下那活,太臟太臭了。」

「呵呵,那不是閑著也是閑著嘛。幹完活后洗一洗就乾淨了。」

「反正我是幹不了了。那個時候,陳伯伯和鄒娘看你倆幹活勤快,還想讓你倆留下來幫他們家呢。萍姐,我一直好奇,你和李翠為啥當時不留下來呢?」王勃看著關萍,裝作什麼也不知道的問。

「我,我家裡有點事。」關萍目光躲閃,開始說謊了。

「哦,是嘛?有事幹完了也可以再來嘛。陳琨一直說他很希望你和李翠能過來幫他們家呢。」王勃也不戳破關萍的謊言,繼續道,他倒是想看看關萍如何把這慌給圓下去。

關萍顯然圓不下去,因為她根本就不想圓,不想欺騙王勃。而真實的理由又實在難以啟齒,所以,她乾脆不說話了,低著頭,用手指攪著連衣裙腰上的細帶。

「萍姐,是不是你不想在陳琨家幹活?」王勃看著低下頭的女孩,試探著問。

關萍沉默了一陣,然後點頭。

「萍姐,你剛才說可以信任我,那你願意告訴我你為什麼不願意幫陳琨家嗎?」王勃又道。這個時候,他感到自己也有些緊張了,同時又充滿期待。因為他知道關萍離開的真正原因。他之所以一再的在關萍面前提起這一話題,就是想看看關萍對他的信任究竟能夠達到什麼程度。

關萍還是沉默,仍舊低著頭,不說話。

看著沉默不言的關萍,王勃感到自己真是殘忍。他和現在的關萍,是相當的不平等的。他有年齡的優勢,有社會閱歷的優勢,更有關萍所不知道的信息優勢,他將所有的優勢聚集到了一起,去測試一個女孩兒對自己的信任,看她是否會對自己說謊。前世的他,可是連女朋友跟妻子的手機都不會碰一下的人。他感到自己有些「墮落」了。

就在王勃準備放棄讓他覺得殘忍的「測謊行動」,沉默了半響的關萍忽然開口:「我最初是有留在陳伯家幫他們家餵豬的,但是後來……後來發生了一件事……」關萍開始小聲的回憶起來,向王勃保無保留的揭開了自己塵封已久的傷疤。

——————————————————————

感謝「雷神之組」和「涉水候」兩位朋友的打賞!

還是干吼一聲:沒收藏的求收藏,有推薦票的求推薦票!/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