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76,解英和李翠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找一份吃香喝辣的好工作。 因為一連白乾了三個月,起早摸黑,沒賺到一分錢不說,現在還出爾反爾的還要倒收錢,李翠也和他老子一樣憤憤不平,不想再呆下去,第二天收拾好東西趕一早回四方的班車回了家。

會計田芯算正式入了王勃的伙,開始了她在「曾嫂米粉」端盤子的生涯。↗,雖然以前是家裡的「嬌小姐」,很少干這些粗活,但由於她的肯學,肯干,拉得下臉面,兩三天後,也慢慢的適應了米粉店內的節奏,變得跟關萍,鍾曉敏這些人沒什麼兩樣。

田芯過來的第三天上午,王勃的二舅母解明芳領著她的侄女解英並帶著一罐蜂蜜來到了店裡。王勃只是在三四歲的時候見過解英一次,從那之後就再也沒有跟她見過面。後來他也時不時的聽三舅母等人嘴裡提起過「解英」這個名字,但是對王勃來說,這也僅僅就是一個名字,代表著三舅母娘家的一個親戚而已。在他的印象中,他已經回憶不起解英的任何面目了。

王勃一家人熱情的迎接了解英並歡迎了她的加盟,特別是母親,一邊從解英的手中接過那罐作為上門禮的蜂蜜,一邊喜形於色的念叨著「哎呀呀,過來就過來嘛,還提啥子東西!打空手就行了嘛1之類的客氣話。母親發自內心的高興王勃十分的能夠理解,因為多年來,都是自家給大姑一家以及其他的親戚提各種各樣的「好東西」,其他人給自家提蜂蜜這種對農村人來說絕對算得上「高檔品」的情況幾乎沒有。趁母親熱情的拉著解英的手跟她說話的當口,站在一邊的王勃就開始暗暗的打量起謝英來。

跟關萍和田芯比起來,解英的身高不算高,王勃估摸著應該沒超過一米六,最多一米五八,一米五九的樣子,比母親曾凡玉要高點,和鍾曉敏差不多。

解英的皮膚微黑,五官也只能說端正,漂亮,標緻這些詞用在解英的身上以王勃的審美來看,他覺得是不太合適的。不過這也沒什麼關係,米粉店找的是服務員,不是迎賓小姐。關萍和田芯兩人能被王勃搜羅進來只能說因緣際會,他運氣好罷了。他也沒奢望過所有的員工都能有關萍和田芯二女的相貌跟身段,這顯然是很不現實的一件事。

初來的解英顯得有些靦腆,話也不多。母親曾凡玉在說過幾句表示歡迎的場面話后就把解英交給了自己的兒子,叮囑王勃好好給他英姐講解一番店裡的待遇和相關制度。

二舅母解明芳顯然已經給自己的侄女說過了米粉店的種種好處,所以,當王勃跟解英說起米粉店的工資及福利待遇時,解英並沒任何疑問,只是不停的點頭,口中說著「好」,「行」,「可以」之類的肯定詞,並多次表示說她會遵守店裡的規矩,好好的干,絕不會偷奸耍滑。

二舅母解明芳在母親的挽留下吃了午飯不久就離開了。走之前當著王勃一家人的面照例又叮囑了她侄女一番,讓她好好的學,好好的干,莫要辜負了她「王伯伯」和「曾娘」的一片好意。

解英就這樣留了下來,米粉店又增加了一名員工。

這次王勃還沒開口,小舅母鍾曉敏就主動說把自己的工作服拿給解英先穿兩天,等她的工作服做出來后再還給她。解英當即表示感謝。看了兩人的表現后,王勃就覺得自己或許真應該把「新員工穿老員工的工作服」寫進店規。

在解英正式上班之前,王勃照例給她上了半個小時的「理論課」。這次,他講得中規中矩,嚴格的扮演著老師的角色,既沒有嬉皮笑臉,當然更不會動手動腳了。在一邊看著王勃上課的田芯後來趁沒人的時候就向王勃表示了自己的「抗議」,說他「偏心」——對他親戚就規規矩矩,對她這個外人就沒個正形,敷衍了事。

「那要不我再給你補上一次課?這次保證好好的上,不說怪話1王勃嬉皮笑臉的看著田芯說。

「免了!敬謝不敏1田芯橫了王勃一眼,「人不能在同一坑裡面摔兩次1

解英來米粉店后的第二天,兩個讓王勃一家都沒想到的人出現在了店門口,李翠以及她老子李中華。

李翠和李中華算是不速之客,但對於熱情好客的王勃一家來說,二人還是受到了他們熱情的歡迎和招待。

中午吃飯期間,李中華算是表明了來意,說李翠在光漢學理髮也沒學個名堂,學徒期間,不僅分文沒有,還得倒貼住宿費,而且即使學出來,自己開理髮店的話本錢也要好大一坨,還不曉得在哪裡找門面,與其如此,還如此讓她來幫王吉昌。

實際上,李中華原打算王吉昌來自家拜訪后的第二天就去光漢找女兒李翠,讓她不要學啥子理髮了,快點去王吉昌的米粉店上班。450一個月,還包吃,這麼好的工作,哪裡去找喲。

但是第二天李中華還沒出發,關萍的老漢兒關永祥就來找他,抱怨說米粉店的工資根本就不是他說的450元一個月,只有300元!李中華不信,說昨天王吉昌親自給他說的實習期間300塊錢,轉正之後450,包三頓伙食,怎麼會一下子少了150?

關永祥冷哼一聲,說不信就算了。他自己可以去打聽。

關永祥一臉受騙上當的模樣,走了。李中華也開始猶豫起來,想著還要不要讓女兒去米粉店上班。300塊錢他覺得其實已經很不錯了,而且人家還包三頓伙食,但是關永祥的話卻讓李中華覺得王吉昌這個人有些出爾反爾,不太可信。

讓李中華下定決心的是李翠的一個電話,在電話中,李翠對他說理髮店的師傅要找他們這些學徒娃兒一人交三百塊錢,不然就不教了。李中華當場就火了,說不教就不教,誰tm稀罕,讓李翠回家,老子重新給你找一份吃香喝辣的好工作。

因為一連白乾了三個月,起早摸黑,沒賺到一分錢不說,現在還出爾反爾的還要倒收錢,李翠也和他老子一樣憤憤不平,不想再呆下去,第二天收拾好東西趕一早回四方的班車回了家。

工作沒了,未來的理髮店也沒戲了,這時,李中華想起了前段時間王吉昌說他米粉店缺少人手,儘管心頭對王吉昌的「出爾反爾」仍舊有些疙瘩,他還是把這件事告訴了李翠,讓李翠自己做決定。

一聽說有三百塊錢的工資,還包三頓伙食,而且自己的好友關萍也在米粉店上班后,李翠興奮得直接跳了起來,恨不得當天就去米粉店上班。這麼幾個月都是靠從家裡拿錢開銷,可把李翠苦慘了。她早就受夠了沒錢的日子,別說有三大三百,兩百塊錢她都會去干。

一看到李中華和李翠,王吉昌和曾凡玉心頭其實已經明白這兩人今天過來到底是有何貴幹。現在聽李中華直接提了出來,兩人當即表示歡迎,席間,也就把米粉店的工資待遇向李翠說了說。

「啥子,450元一個月的工資?還包吃包住?不是……不是只有300塊錢嗎?」李中華不可思議的聽著王吉昌嘴裡的福利待遇,一張大嘴張成了鵝蛋。

「哪個跟你說的300?我一直都給你說的是450好不好?300是實習時候的工資,轉正了就是450。」王吉昌沖李中華道。

「是關永祥告訴我的1李中華叫道,然後,就是一臉怒色的叫罵,「狗日的龜兒子,敢騙老子!害老子娃娃差點戳脫這麼好的工作,看老子回去不弄你1

「哈哈哈哈……」王勃一家三口一聽,當場哈哈大笑起來。

「李哥,我們是騙關萍他老漢兒的呢。關萍她老漢兒如何對待關萍,我想你也應該清楚。關萍在這裡上班,她掙的錢,他老漢兒肯定會給她一分不剩的收走。於是,勃兒就想了個辦法,直接對她老漢說關萍一個月只有200塊錢的工資,轉了正也只有300。」笑過之後,曾凡玉開始給李中華解釋。

這時,李中華才意識到桌子上還坐著關萍,頓時就尷尬起來,作為長輩的他也無法跟晚輩道歉,只有訥訥的說:「礙…這個關萍,你放心,我不會跟你老漢兒講的。如果他過來打聽李翠的工資,我也會說是300。這個你就放心好了。」然後,李中華就起身給身邊王吉昌的酒杯倒滿酒,又給自己滿上,一臉愧疚的道,「吉昌,我是誤會你了,我不該聽關永祥的話。這杯酒算是哥哥給你道歉。」說完,端起手裡的啤酒杯,仰頭一乾二淨。

關萍今天也是第一次聽到原來自己的工資不是300,而是450!她知道田芯的工資是450,比她多了150,但也覺得這是田芯應得的,因為田芯學歷比她高,年齡比她大,各方面的能力都比她強,而且她來米粉店之前還在一個廠礦里當會計坐辦公室,王勃一家給田芯更高的工資這也無可厚非,她也覺得天經地義,並不嫉妒。

可是她錯了,原來她的工資跟田芯一樣,都是450!原來這多出來的150是王勃為了她故意向她老漢兒隱瞞的!一時之間,關萍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只是感到自己的鼻頭一陣發酸,眼眶濕潤,很想大哭一常

——————————————————————————

感謝青衫客1,書友1intingh四位朋友的打賞!/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