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73,理論課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1米65的關萍了。 第一天上班,照例有個新人培訓。王勃的父母,小舅母鍾曉敏,關萍都是王勃親自培訓出來的,所以,他算是店裡面的總培訓師。 前面幾個人的培訓,都是在實踐中進行,遇到一個問題...

抱歉,昨天晚上被人「拉壯侗,現在才放回家!

————————————————————————————

最終,王勃的三個計劃全部胎死腹中,不論是一親芳澤,還是摸摸搞搞,抑或是沾些口舌之利,一個都沒能實現。

他當然不是良心發現,也並非忽然轉了性,從肉食動物變成了草食動物,十六七歲的那層皮下仍舊是一個欲求不滿的三十幾歲老男人的心;而是田芯不知道發了什麼神經,忽然又不願意打地鋪了。兩姐妹最後你儂我儂,相互依偎著向客廳中還想著晚上好事的王勃說了句「goodnight」后,就一起進了關萍的小室,「劈啪」一聲,關上了門。

「莫非被關萍這小妮子給涮了?但是應該不會啊!關萍多老實的一個孩子呀,可沒這麼『陰險』1

「難道是自己漏了什麼馬腳,被田芯發現了一些端倪所以改變了主意?但自己並沒說漏嘴啊?連得意忘行都沒有!剛才跟這兩人聊天自己完全就是一乖乖虎,連黃色笑話都沒講。」

「……」

二女走後,呆若木雞的王勃抓耳撓腮的想了半天,也想不出田芯為何會改變主意,最後只有關了電視,回自己的大室睡覺去了。

第二天,利用田芯不在的一個間隙,王勃拉住關萍,問了那個他想了一個晚上都沒想明白的問題。關萍的回答卻讓他有些啼笑皆非,最後無奈的感嘆: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這tm真還是個真理!

原來,關萍說田芯最初是打算在客廳打地鋪的,但是考慮到自己初來乍到,連地皮都沒踩熱,就把這裡當成自己家一樣來擺整,有房不睡,卻要打地鋪,總覺得不太好。

聽關萍這麼一說,王勃就明白他昨晚裝乖乖虎裝過頭了。他的本意是不想讓田芯過早發現自己「色狼」的本質而提前對自己起了戒心;但在田芯看來王勃過度的「乖巧」和「彬彬有禮」卻在彼此間形成了一定的距離,讓初來乍到的田芯放不開。要是昨晚他不那麼乖,本性畢露的開幾個葷玩笑,跟兩女打成一片,搞不好田芯就把租房當成了自己家,想怎麼擺整就怎麼擺整了。

失策失策,真tm失策!

了解到事情的真相后王勃懊惱不已,內心直呼「聰明反被聰明誤」!

「不過,天成地久,好在時間還長,同一屋檐下,近水樓台,總有偷香機會的。」王勃在心頭安慰著自己。

今天算是田芯第一天來上班,按照「曾嫂米粉」的傳統,她需要借一件工作服來過度兩天。田芯身高1米67,是所有店裡四位女性中最高的一個,所以,能夠借她衣服穿的就只有身高1米65的關萍了。

第一天上班,照例有個新人培訓。王勃的父母,小舅母鍾曉敏,關萍都是王勃親自培訓出來的,所以,他算是店裡面的總培訓師。

前面幾個人的培訓,都是在實踐中進行,遇到一個問題,提出一個問題,然後再解決一個問題。通過實踐,讓員工迅速理解並掌握他定下的那幾條店規和操作條例。

從田芯開始,王勃打算新增加一個理論學習的階段。由他先給新員工上半個小時的「理論課」,然後再讓員工理論結合實踐,在實踐中學習和鞏固。

「……剛才說了按時上下班,現在說統一著裝。著裝是一個店面的活招牌,最能體現一個店面的精氣神。咱們『曾嫂米粉』的著裝由五部分構成:衣服,褲子,帽子,鞋子,還有胸前銘牌。前三項由公司提供,分冬秋兩季,每季兩套。鞋子不作統一安排,但是建議穿跟衣服褲子顏色配套的運動鞋。胸前銘牌現在暫時沒有,等旗艦店弄好之後再根據個人的職位進行配發。著裝就說到這裡,有疑問沒有?」王勃一臉嚴肅的看著坐在他面前,如同小學生一樣的田芯。

「有一個小疑問。」田芯像小學生一樣舉起右手。

「請講。」王老師發言。

「就是,就是那個服裝,需要交錢么?」田芯略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這個月她上了半個月的班就辭職了,到手的工資才140元。她還打算晚上的時候去超市買些個人用品,然後手裡再留些錢以備急用。如果工作服需要交錢的話,那她手頭就實在太緊了。

「如果你想交的話,我沒什麼意見1王勃聳了聳肩,露出培訓開始以來的第一個笑容。

「那就是不用交錢咯?呵呵,謝謝王老闆的慷慨1王勃的表情讓田芯大鬆了一口氣。她覺得自己不知道怎麼搞的,只要眼前的小屁孩一嚴肅,她就會莫名的有些緊張。自己可比這小屁孩大了六七歲啊,按他爸的說法,他都該叫自己「娘娘」了,「娘娘」怕「侄兒」,這倒有些奇怪了。

「怎麼?手頭緊?要不要我借點給你?」王勃忽然身體前傾,探頭問道。

田芯下意識的後仰,跟著連忙搖頭擺手:「不用不用!我手裡有錢呢。」

「娘娘」找「侄兒」借錢,說出去還活不活了?

「有錢?ok!那就先交一百塊錢的服裝費吧。」王勃戲謔的看著田芯。

「藹—」田芯嘴巴大張,但一看王勃臉上的表情馬上就意識這小屁孩在玩弄自己,頓時氣不打一出,摘下頭上的鴨舌帽,朝王勃揚了揚,嘴裡「憤憤」的道:「要錢沒有,要命一條,沒錢1

「芯姐,你可違規了喲!按照店裡面的懲罰條例,你是要被罰款的喲1看著對自己「怒目而視」的田芯,王勃沒有絲毫的害怕,彷彿在看一條被關在了籠中的母老虎。

「藹—」田芯臉上的表情一下子凝固了下來。

王勃也不解釋,直接從田芯的手裡扯過鴨舌帽,理了理,然後一下扣在了田芯的頭頂上,右手不期然的一挑田芯耳邊的頭髮,一個有著完美輪廓的耳朵便再次出現在了王勃的眼前,儘管只有不到一秒鐘的一閃現,卻也足以讓他**不已。

田芯知道自己又中了這小公這次卻沒生氣了。這小鬼就如同她的剋星,自己的反應越是激烈,他反而會越覺得爽快。看著雙目放光的王勃,田芯面無表情的道:「你講完沒有?講完了我要出去做事去了。」

「咳咳1王勃收回了剛才那副色授魂與的豬哥相,假咳兩聲,說,「還沒呢。ok,剛才說完了著裝,現在我們來說一下接人待物方面的一些原則和技巧……」

半個小時后,田芯逃也般的離開了王勃,第一件事就跑去找關萍,問她上班的第一天是不是也被這小鬼想法設法的折磨來著。

「沒啊,勃兒就是在工作間隙提醒了我幾句。」關萍如實的回答,對於兩人剛才發生了什麼全不知情。

「王勃——」田芯咬牙切齒的喊著王勃的名字,利劍一般的目光射向王勃所在的方向,卻發現那兒哪裡還有那傢伙的鬼影子,早不見人了。

就如同他當初觀察鍾曉敏,關萍一樣,整個上午,王勃一邊忙著收銀,一邊忙裡偷閒的用餘光瞟著新人田芯,在心中給她打著分數。

或許是從來沒做過什麼家務活的緣故,跟差不多一上來就可以上手的小舅母、關萍比起來,新來的田芯卻要笨拙得多。關萍和小舅母端米粉是一手一碗,且大步向前;田芯卻只能一次一碗,如同穿和服的日本女人,小心翼翼的踩著小碎步向前。收拾一張桌子的碗筷並將整張桌子打整出來,前者大概只要十幾二十秒就完成了;輪到田芯的時候,一分鐘過後,都還能看到她在那裡辛苦的抹著桌子。至於工作中的其他小細節,小錯誤,那就更多了。比如端米粉時將碗里的湯汁撒出來啦,擦桌子時將桌上的垃圾掃到客人的衣服上啦,諸如此類,不一而足,直看得王勃搖頭不已,很有一種叫田芯靠邊站,自己親自動手的衝動。

幸好田芯是一個人見人愛的美女,即便犯了些小錯,一般的食客也不會怪她。

王勃當然不會去幫田芯,更不會給她調整崗位。一來他要考慮到員工之間的公平,二來也算是對她心性的一種考驗。關萍和田芯算是他非常好看的員工,是他準備以後當成自己的班底來培養的。如何最快的了解一個人的人品和心性?簡單!對王勃而言就是將他扔進勞動人民的大熔爐中熔煉一番,是人才還是庸才,是偷奸耍滑之輩還是踏實肯干,很快就看出來了。

同甘共苦,苦都不肯一起共,你又怎麼能奢望他能跟你一起享受甘甜的美好?

————————————————————————

感謝霪雨霏,黃河青石,沉醉1977,三位兄弟的打賞!/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