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72,款待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 趁田芯洗澡的時機,王勃來到關萍所坐的單人沙發前問關萍:「萍姐,你們到底決定今晚上怎麼睡沒有?」 關萍抿著嘴偷笑,卻不回答他。 「你說不說?不說明天晚上就不是喝兩杯酒的事情了...

當天下午,甚至沒讓王勃提醒,王吉昌就提議晚上弄幾個好菜,慶祝田芯的到來。△,重生后的王勃看淡了很多東西,從欲,望的角度而言他目前最主要的兩個欲,望就是滿足上下兩張嘴。下面一張嘴暫時還無法滿足,那就只有先滿足上面這張嘴再說。

王勃當即贊成,馬上就說要騎車去好吃街砍半隻燒臘鴨子,再弄半隻蘸水兔。王吉昌又補充叫他整條草魚回來煮酸菜魚,再割兩斤三線肉回來炒個回鍋肉,他再炒個素菜,做個湯就差不多了。

母親曾凡玉平時相當的節約,但是每當有客人來的時候卻大方得很,兩爺子的意見她根本就不會反對,而且還補充說她還想弄個芋兒燒雞,說王勃愛吃。

天天大魚大肉,鍾曉敏覺得這生活實在是有些鋪張浪費,但今天晚上招待的不是她而是田芯,她也不好多言,只是提醒姐姐不要把菜弄多了,弄多了吃不完。

關萍的情況跟鍾曉敏差不多,對於王家的大吃大喝很是肉痛,但鍾曉敏都沒反對的立場她一個「外人」就更沒反對的立場了,也只有跟著鍾曉敏叫王勃的父母少弄一點。

反對的人只有一個,那就是被當成客來請的田芯。剛才這家人又是雞又是鴨,又是兔又是魚,直接把才來店裡,還搞不清這家人吃飯風格的她給嚇住了。田芯想,哪怕就是她家請一般的親戚家們通常也捨不得弄這麼多菜。她跟王勃一家非親非故,不過就是一才剛加入的普通員工,王勃一家就整這麼多好菜招待她,直讓田芯有種受寵若驚之感,當即連說不用這麼麻煩,平時怎麼吃,今天就怎麼吃,不用特意的為她而破費。

她的反對自然是無效的。

有好菜,有好酒,今天的營業額再次創下開業以來的新高,達到了1568元,店裡又來了個新的員工,無論怎麼看,今天都算是一個值得高興的日子。席間大家你來我往,觥籌交錯,暢談未來「曾嫂米粉」的發展大計,連不喝酒的關萍都被王勃強行灌了兩杯小舅母口中的「馬尿」,氣氛好不熱鬧。

吃了晚飯,小舅母照舊下班回家。王勃,關萍,以及新來的田芯則一行三人,騎著三輛自行車朝體育館附近的印刷廠家屬區行去。王勃騎在前面帶路,關萍和田芯兩女落在後面幾米遠的地方跟著。

「萍萍,小勃租的房子是在體育館附近嗎?」路上,田芯向先來的關萍打聽。

「嗯。就在體育館的邊上。旁邊就是枋湖公園,小區前面是好吃一條街,離大市場,百貨商場都很近,可方便了。」一提起兩人住的房子,關萍便眉飛色舞起來。這幾天,每天回家之前,王勃都會騎車領著她到附近逛一圈,讓她認認路,儘管她還沒有時間去逛,但以她對城市生活還處於初級階段的認知,關萍也能感受到王勃所選小區地理位置的方面和便利。

田芯雖然家在西雲,但在豬鬃廠工作的這幾年,差不多每個星期,她都會去一趟四方,有時是買東西,有時只是單純的逛街玩耍,對四方的了解雖比不上在四方讀過幾年書的王勃,但是比關萍這地地道道的農村妹卻熟悉多了。關萍這麼一解說,她就大致在心頭勾畫出了租房附近的地圖——公園,好吃街,體育館,電影院……田芯心下當即暗喜,覺得以後的夜生活應該不會像在豬鬃廠時那麼枯燥無聊了。

「位置那麼好,那租金恐怕很貴吧?」

「誰說不是呢!220元一個月呢!房東說什麼也不肯再少。」一想到每個月光是住就要花220元,雖然不用自己出,但關萍還是替王勃感到心痛。如果在「方便貴」和「不方便便宜」兩者間做出一個選擇的話,關萍一定會選擇「不方便便宜」,哪怕不用她出錢。

220元一個月的租金也把田芯嚇了一跳。因為這幾乎相當於她在豬鬃廠上班時的工資了。她在豬鬃長上班也才280元一個月,一天才包一頓伙食。除了伙食,到手的也就200塊錢左右。

三人騎車進了小區,在車棚停好車,上樓開門進了租屋。

一踏進門,田芯就不由打量起房子來。這一打量,卻讓田芯的眼睛越看越亮。在進屋之前,她以為租房內能有一些簡單的傢具就不錯了,電視,冰箱,洗衣機之內的電器她根本就沒奢望過。

但進了屋一看,不僅傢具家電齊全,連房子的裝修也很新穎,顯然這房子房東也才住了沒兩年。而且所有的家電都是牌子貨,至少比田芯家裡那些用了七八年的老家電要上好一兩個檔次。

「難怪一個月就要220呢1田芯心裡對於這天價一般的房租總算有些釋然了。

田芯一家三口都是居民戶口,住的房子是鎮上分的兩室一廳,套內實用面積有個四十個平方左右。家中除了空調,所有的傢具家電都算齊備,只不過很用了些年頭了。她們家的這種條件,雖然不能跟鎮上幾個當官的比,但是跟那些在鎮上做生意的屋頭一比,就顯得要整潔和講究多了。至於和家住農村的親戚們一比,那更是沒得比。對於不少農村親戚們來說,就是一台冰箱,都是傳說中的事物。

但是今天,當田芯踏入王勃給她們這些員工租的租屋時,不由自主的,她就想到了西雲鎮自家那個四十多平,一度讓父母在親朋好友面前昂著脖子,時不時就要拿出來炫耀一下的房子,跟這個租屋比起來,此時的田芯想起了她母親經常嘲笑鄉下窮親戚的家,叫做「狗窩」。她現在覺得自家才有點真的像狗窩——

狗窩一般大小!

回到租屋后照例是先洗澡沖涼。還是由洗得最快的王勃先洗。輪到第二個的時候關萍和田芯二人又重複了一遍下午的戲碼,看得王勃好笑。最後,田芯實在是是客氣不過關萍,只好帶著自己的換洗衣服進了浴室。

田芯一進浴室,王勃自然而然幾乎出於一種本能,便將意,淫的對象從前兩天的關萍轉移到了田芯的身上。當然,前兩天的他或許還真有把意,淫變真淫的機會;現在,他也就只有意,淫、意,淫,在幻想中過過乾癮了。

趁田芯洗澡的時機,王勃來到關萍所坐的單人沙發前問關萍:「萍姐,你們到底決定今晚上怎麼睡沒有?」

關萍抿著嘴偷笑,卻不回答他。

「你說不說?不說明天晚上就不是喝兩杯酒的事情了。至少是一瓶1王勃做出一副威脅的表情,嚇唬關萍。

關萍還真被王勃給唬住了,委屈的小聲說:「芯姐,芯姐不讓說的。」

「那你是聽我的話還是聽田芯的話?」王勃直視著關萍,繼續「逼問」道。

關萍一副為難的樣子,心頭處於一種劇烈的鬥爭當中,白白凈凈的臉蛋因為喝了啤酒,紅彤彤的,小模樣又委屈又可憐。

王勃忽然覺得自己有些殘忍,他不該太過逼迫這個從小到大一直就被父母逼迫著的女孩。王勃忽然一笑,伸手揉了一下關萍的頭髮,笑著道:「好啦!萍姐,剛才跟你開玩笑的,別太在意。」說完,就回到自己的雙人沙發上躺了下去,打算看看無聊的電視,打發無聊的時間。

過了一會兒,大概有一分鐘的樣子,一個聲音忽然響起:「芯姐說晚上我和她既不睡床,也不睡沙發。她說我們一起打地鋪,反正天熱,涼快。」

「啊,打地鋪?我喜歡!那你倆在哪裡打地鋪?你們房間還是客廳?啊哈,你們房間那麼小,地鋪肯定是打不下了,那就是要在客廳打地鋪咯?萍姐,不介意我也加一個三?三個人,熱鬧,咱們還可以擺農門陣1關萍的話當即讓王勃喜出望外。他已經可以想到兩個女孩白胳膊白大腿,橫七豎八的躺在客廳地板上那誘人流鼻血的情景了。

「咯咯,只要芯姐沒意見,我也沒意見。」關萍咯咯一笑,跟著便有些緊張的看了浴室的方向一眼,低聲說道,「勃兒,你可別跟芯姐說是我告訴你打地鋪的喲!不然,她得說我沒義氣了1

「哪裡會?放一萬個心好了1獲知了兩女秘密的王勃腦子轉得飛快,想著今天晚上能不能一親芳澤。若不能一親芳澤,那就退而求其次,看能不能開開玩笑,摸摸搞搞。如果連摸摸搞搞都不能搞,那就占點口舌之利吧。

面對兩個如花似玉的花姑娘,不當禽獸,但也不能禽獸不如吧?

————————————————————————————

感謝距離夢想有點遠,沉醉1977,部香魂聊,tintinghj,要做好人幾個新老朋友的打賞!/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