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63,稀客3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吉昌里啪啦,也沒什麼好隱瞞的,眉飛色舞的開始向陳季良講起了他的「創業史」。 實際上,剛才的那段「創業史」王吉昌已經講了不下十遍,但他並不因此有絲毫的厭倦,反而興緻勃勃,百說不厭,特別是在陳季...

今天米粉店迎接的第三波客人也只有一個人,和他家一牆之隔的鄰居陳季良。陳季良騎著一個人力三輪車,在張靜離開后不到十分鐘,便載著幾個油嘰嘰,黑乎乎,臭氣熏天的潲水桶停靠在了米粉店前。

「陳哥來了呀,快進來坐1還是坐在門口的曾凡玉最先發現了陳季良,急忙熱情的打招呼。

「還不曉得你們在這裡開了一個米粉店。呵呵,開了好久了哇,曾凡玉?」陳季良從三輪車上跳了下來,一口濃口水朝人行道樹根上一吐,笑呵呵的朝店內走去。

「沒開好久。也就才幾天。」

「陳哥,快進來坐。凡玉,快給陳哥拿瓶汽水喝。」這時,王吉昌也發現了陳季良,急忙走出來打招呼,一支「天下秀」順手遞了過去。

陳季良接過王吉昌遞過來的香煙,夾在耳朵上,一邊朝米粉店走,一邊打量「曾嫂米粉」,特別是王吉昌和曾凡玉兩口子身上怪模怪樣的工作服和頭頂上扣的戳戳帽,讓陳季良看了好幾次。

「生意還好三?」

「呵呵,還將就1王吉昌嘴上謙虛,但一臉的爛笑卻分明透露出米粉店的生意不僅僅是將就那麼簡單。

走進店內,陳季良看見埋在一張桌子上「聚精會神」看書的王勃,「王勃,在學習哇?」

「啊,陳伯伯來了。稀客稀客,快坐1王勃的臉上適時露出「意外」和「驚喜」的表情,然後就又將注意力落在了手裡的代數上。他對陳季良沒什麼興趣,兩人之間也沒什麼共同的話題,也就不宣兵奪主,讓自己的老漢兒去應酬好了。

「我還是昨天在肖三娃店子上打牌的時候聽謝德翠說你們在四方開了個米粉店,你和曾凡玉咋想起開米粉店了喃?」落了坐,陳季良便開始向王吉昌問起他關心的一些問題來。

「哪裡嘛,王勃的一個同學,他媽老漢兒在兩路口開了家米粉店,王勃去耍過幾次,就向他同學打聽這米粉是咋個冒的。這同學和跟他關係好,也就一五一十的告訴了他。然後王勃回來就跟我和曾凡玉商量,要不我們也在四方找個鋪面開一家,我一想……」王吉昌里啪啦,也沒什麼好隱瞞的,眉飛色舞的開始向陳季良講起了他的「創業史」。

實際上,剛才的那段「創業史」王吉昌已經講了不下十遍,但他並不因此有絲毫的厭倦,反而興緻勃勃,百說不厭,特別是在陳季良這個曾經初中畢業,又會算命,現在搞養殖又賺了錢的文化人面前,王吉昌的心頭更是有一種他無法形容的舒爽。

陳季良昨天聽自己的老婆說王吉昌兩口子開了個米粉店,儘管這很出乎他的意料,但在他的意識中,不過也就以為這兩口子在哪個旮旯犄角寫了個十來個平方,兩三張桌子的小鋪子,小打小鬧而已。雖然昨晚老婆一直強調說那兩口子的生意好,打擁堂,但是小鋪子,面積有限,一次性只容得下那麼多人,在吃早飯的高峰期,多來幾個客人打擁堂也並不是什麼稀罕事。在他拉潲水的不少餐館中,就有這種十來個平方,看起來很不起眼的米粉店。

可是,今天過來一看,這兩口子搞的名堂卻遠遠超出了陳季良的估計!先不說花里胡哨的招牌,怪模怪樣的服裝,單就是兩個同樣著裝的員工就大出陳季良的意料!

狗日的,什麼時候王吉昌這弔兒郎當,二不掛五的破落戶都開始有幫傭了?而且一請還是兩個,比自家都還多了一個!而且,自己請的也就是一個月幾十塊錢,五六十歲沒人雇的糟老頭子,王吉昌請的卻是正當壯年的婦人,還有一個是漂漂亮亮的年輕妹兒……咦,不對,這年輕妹兒怎麼這麼眼熟呢?這……這不是李翠她同學關萍嘛!她怎麼會在這裡?

關萍的出現可把陳季良「嚇」了一跳。

兩年前,這關萍就和自己好友的女兒李翠到自己家裡借住過一段時間。自己那不成器的小子還對關萍這女娃有想法。這女娃撐撐展展,模樣俊俏,皮膚又像牛奶一樣的白,人才那是沒得挑!特別是幹活利實,一點也不偷奸耍滑,給陳季良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要是這女娃能成為自己的兒媳婦,陳季良是千肯萬肯,不會有任何反對意見的。

可惜自己那混賬小子不曉得怎麼的,把人家給得罪了。這女娃第二天就跟李翠收拾東西離開了家裡,任自己和妻子如何挽留也挽留不祝問兒子兒子也支吾不說,問起火了還朝自己和他媽發脾氣,愣是讓陳季良可惜可嘆,徒呼奈何。

卻不想兩年不見,關萍竟然出現在了王吉昌的米粉店,王吉昌是如何把關萍招進來的?

「呵呵,這不是關萍嘛?關萍,你還認得到我沒有哦?」陳季良笑呵呵的朝站在店門口關萍招呼道。

關萍早就發現了陳琨他老漢兒陳季良,可是出於兩年期陳琨對自己乾的那件事讓關萍下意識的不想和陳季良照面,所以,從陳季良進店后關萍就有意無意的。但是米粉店畢竟就這麼大,到底還是被陳季良從側面認了出來。

「陳伯伯。」關萍不情不願的來到陳季良的跟前,喊了聲陳季良。

「呵呵,又長高了。關萍,你這兩年還好三?陳琨一直念叨著你。你曉不曉得,你從我們家走了不久,他就去江x當兵去了。要是不能轉志願兵的話,再過兩個月也就要復原回來了。」陳季良仔細的打量著眼前的關萍,越看越是滿意,似乎比兩年前更加標緻了。

說來也怪,這紅黑兩色的工作服穿在王吉昌兩口子身上陳季良是怎麼看怎麼彆扭,但穿在關萍身上,他就覺得看起來十分的舒服。哪怕是那頂最讓陳季良看不慣的戳戳帽,此時在陳季良的眼中,也有了一種別樣的意味。該用一個啥子詞來形容呢?初中生陳季良搜腸刮肚的想了半天,終於想到了一個詞:

洋氣!

「嗯!還好,陳伯伯。」關萍點點頭,應付著陳季良的提問。陳琨怎麼樣她根本就不關心。

「有空到我們屋頭去耍三?反正四方離我們屋頭又近。對了,你有沒有住的地方喲?沒得的話就住我們屋頭嘛。你曉得的,我們屋頭的床鋪多。」陳季良向關萍發出邀請。

但他不知道的是,他的話卻讓關萍打了個寒顫。關萍立刻擺手搖頭:「謝謝你,陳伯伯,不用了。我找到住的地方了。」

關萍的話讓陳季良有些懷疑。她家在四方沒親戚陳季良是知道的,不然兩年前就不至於借住在自己家裡了。但關萍既然說找到了,那肯定是有了住的地方,他也就不好再在這個問題上堅持下去。

「哦。那就好。那有空到我們屋頭來耍嘛?你鄒娘也很想你的。」陳季良繼續打感情牌。這個時候,他靈機一動,突然想到關萍有沒有可能住在王吉昌的家中?

這麼一想,陳季良還覺得真有可能!

既然就住在附近,近水樓台,以後還有的是機會。

「嗯,要得。陳伯伯。我有空會去看鄒娘的。」

此時的關萍,就像身上有無數個螞蟻再爬,全身難受,且異常的彆扭。她很想就此離開,但陳季良一直在和她說話,家教甚嚴的她會覺得如果離開會很沒禮貌。

就在這時,一個三十幾歲的中年婦女走進店來,關萍終於大鬆了一口氣,對陳季良道:

「陳伯伯,有客人來了,我去招呼一下。你好好休息。」說完,關萍如蒙大赦般轉身逃離了這讓她尷尬得不得了的會面。

————————————————

感謝要做好人,tintingh兩位兄弟的打賞!/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