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61,稀客1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舅舅們提出的「合理性」要求。比如要求想來上班這件事,在他同意了小舅母后,就已經算開了個口子。他不可能在同意了小舅媽的前提下去拒絕其他的舅舅舅媽們,他不能在父母的幾個兄弟姐妹中搞雙重標準,至少明面上不能...

第二天,王勃的米粉店來了三波讓他比較意外,但卻又在意料之中的「稀客」。

第一波是二舅舅曾凡佑和二舅母解明芳。兩人來的時候是早上八點半左右,這個時候算是米粉店的高峰期。王勃一家也沒什麼時間來陪這兩口子,一直到上午九十點鐘,店裡的生意緩和了下來,王勃才有閑心過來招待自己的舅舅跟舅母。

「二舅舅,二舅母,你們也太客氣了。空手來耍就行了嘛,還背這麼大一背菜來。」王勃看著眼前的一筐茄子豇豆黃瓜辣椒,心頭是既高興又擔憂,因為昨天小舅才送了一大筐差不多一模一樣的菜過來。兩大筐菜,就店裡這幾個人也不知道要吃到猴年馬月。

「哎,都是地里種的,又不值兩個錢。曉得你們現在恐怕也沒得時間種菜得,就給你們背點過來了。前幾天我們也忙,沒得時間進城得。」曾凡佑道。

「那就謝了,舅舅。媽,把這筐菜拿到廚房放起,給舅舅把背騰出來。萍姐,快喊我爸冒兩碗肥腸米粉,兩個三兩,紅湯,臊子多挖點。」王勃開始指使自己的母親和關萍。

「好的。」關萍微笑著點點頭,曾凡玉則端起背,進了后廚。

「冒啥子米粉喲!勃兒,快喊你老漢兒不要冒,我和你舅母吃了飯的。」曾凡佑開始客氣。

「就是,我們吃了早飯的,不要冒。」解明芳也客氣著附和,跟著用手指了指關萍的背影,小聲的問,「勃兒,這個是哪個喃?你們新請的人嗦?」

「哦,他是關萍,我班主任的一個親戚。開業那天,班主任在我家吃米粉,看我家生意好,就直接把她親戚介紹了過來,推都不好推得。」王勃的謊話也是張口就來。今天一早小舅母鍾曉敏給他說了昨天晚上幾個舅舅聯袂來拜訪她的事,王勃就預見了可能會有的這麼一天。

「哦,原來是你班主任介紹的嗦?這……確實是不好推哈。他畢竟是你班主任。」二舅舅沒什麼心思,直接相信了王勃的話。

「就是三!我還要在他手底下混兩年,把他得罪了,以後在班上有好果子吃嗦?」王勃兩手一攤,做出無奈狀。

但解明芳明顯沒有自己丈夫那麼迂腐,她顯然看到了剛才生意的火爆。

「但是勃兒,你們這生意確實不錯喲!剛才外面還有那麼多人排隊,我看你們一家人忙得喲……我覺得你們還應該再招一兩個人,這樣你們一家人也還輕鬆些。」

「呵呵,咋個嘛,二舅媽,未變你想來幫我嗎?你要是想來的話,我舉雙手雙腳的歡迎1王勃笑著調侃道。

鍾曉敏今天早上將昨天晚上他們幾個兄弟妯娌的談話一擺,王勃就預料到了遲早會有這麼一天,然後整個早上,他一邊忙著收錢算賬,一邊在心頭捉摸著如何應付的事情。

首先可以肯定的一點就是王勃根本就無法完全拒絕舅舅們提出的「合理性」要求。比如要求想來上班這件事,在他同意了小舅母后,就已經算開了個口子。他不可能在同意了小舅媽的前提下去拒絕其他的舅舅舅媽們,他不能在父母的幾個兄弟姐妹中搞雙重標準,至少明面上不能。

既然無法拒絕,那就只有同意,而且現在的情況是隨著店面的擴大他也的確需要人手,與其找些莫名其妙,心性難辨的外人,還不如讓自己的親戚進來,這也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其他幾個舅舅,特別是舅媽,雖然不像小舅,小娘那樣對自己巴心巴肝,沒有任何計較,而都有些小心思,愛計較一些小得失;但是人無完人,誰又不計較,誰又不自私?他自己一天到晚就在就算得失,利弊,又怎麼能要求其他人「毫不利己專門利人」?畢竟,像小舅一家,以及小娘那樣將他當親生兒女看待的,在當下的社會中,算是異類了!

可是,即使同意親戚們進來幫自己,王勃也不想答應得太輕鬆。四方有句話叫做「送上門的沒好貨」,一個東西太容易得到了,他就會認為是理所當然,就不會珍惜,更不會感恩。

出於報恩的心理,機會王勃會給,但不會是簡單的給,總需要讓親戚們明白這一機會的「難能可貴」。

「呃,我倒是想哦!可是,我要給你舅舅和蓮蓮煮飯得嘛?我過來了,哪個來給她們煮飯喃?」解明芳的臉上一副又嚮往又遺憾的表情,跟著便道,「不過,勃兒,我倒是可以給你推薦一個人。」

「哪個?」王勃有些好奇。

「我那個侄女,解英!你記得到沒有嘛?你小時候,我那哈兒還在跟你二舅舅耍對象,他把你帶到解英家去玩過,你還有沒有印象嘛?」解明芳道。

二舅媽這麼一說,王勃倒是記起了一些東西。在他幾歲的時候,也就大概三四歲的樣子,他二舅去給岳母家送過端午節的皮蛋和粽子,隨便就把他帶了去。王勃對解明芳娘家的那些人現在全沒印象了,唯獨倒是對解英有點點記憶。因為那個時候,只有解英是個孩子,比他大幾歲,而且還帶他去小河邊捉過螃蟹。解英的臉上好像有塊淡淡的,從娘胎中帶來的胎記,當時的王勃一直都很好奇,覺得對方跟自己不一樣。

「解英姐啊?咋個沒有印象喃!我記得小時候她還帶我抓過螃蟹。她的臉上是不是有個胎記嘛?」王勃做出一副興緻勃勃的樣子,他對解英其實沒多大印象,是美是丑都搞不清了,但話當然不能那樣說。

「勃兒的記性就是好,難怪能考上四中校1解明芳笑著對王勃一陣誇獎,「就是你解英姐。她初中畢業后東一下西一下的,一直沒找到一個穩定的工作。你娘娘他們一直想送她去學理髮,但這女子學了一陣,也不想學了,說自己不是吃那行飯的料。這不,一直在家中閑起在。不過勃兒你放心,你解英姐勤快得很。手腳利索,家屋頭啥子活路都要幫著她馬老漢兒干,就是栽秧子打穀子也沒得問題。」

這個王勃倒是不懷疑。他這個年齡以及比他大的那些農村娃娃,哪個沒幫父母做過家務?他自己在初中的時候就開始幫父母割麥子打麥子,栽秧子打穀子了。也只有到了高中,功課開始緊張,一天到晚作業都做不完的時候王吉昌才沒讓他下地的。王勃這代人,跟後來他見到的那種讀小學四五年級了每天都還要父母接送的「新時代好兒童」是完全沒法比的。按照後世城裡人那種對子女全方位的「關愛」,他經常「慶幸」自己當初被父母放羊管理,獨自去大河裡游泳沒被河水淹死,玩火沒被燒死,耍電沒被電死,從七歲開始騎個自行車滿大街亂奔沒被汽車撞死是多麼大的一個「幸運」!

「這個我絕對相信,二舅媽。讓解英姐過來幫忙也不是不可以,但是這裡有兩個問題:

「第一個就是我這裡的工資雖然開得比較高,其他福利也不錯,但是管理是相當嚴格的,工作時間也長,而且很累。違反了我定下的店規,到時候是要扣錢的。這個你可以問下小舅母。第一天光是笑就把她的臉都笑爛了,第二天都還是一臉的麻木。解英如果想來,這個你要跟她說清楚。

「第二個就是這次招了人後,恐怕以後相當長一段時間店裡不會再招人了。二舅媽,你現在把這個機會讓給了你侄女,你以後如果想來,恐怕就不一定有位置了。這個我要給你說清楚。所以到底是你過來,還是讓你侄女過來,這個你回去也好好想一下,不要匆忙的做決定。」

————————————————

感謝好人!/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