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60,反應2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為借錢的事情一直拉不下這個臉,有些推三阻四。 第二天,兩人還是沒去,王吉鳳仍舊過不去心頭的那道砍。黎明德倒是上班的時候特意的從四中門口過了一下,發現小舅子米粉店的生意確實如女兒所說,生意好得不...

覺得還行的話別忘了收藏和推薦喲!

————————————————————

「今天在肖三娃店子上聽謝德翠擺,說是王吉昌和曾凡玉兩口子在四方開了個米粉店,而且生意還很火,你說,這兩口子咋會想到去四方開米粉店的喃?還有,他們冒米粉的手藝又是從哪裡學來的喃?」和王勃家一牆之隔的鄰居,陳季良的老婆鄒家芝吃晚飯的時候問陳季良。

「嘿嘿,你才笑人得,這個問題,你問我,我又去問哪個喃?」陳季良「嘿嘿」一笑,露出一嘴被煙熏得漆黑的爛牙,繼而大感興趣的說道,「我說這兩口子這段時間一直沒看到人,連一天到晚呆在家中看書的王勃都不見了,還以為這家人到哪裡去耍去了,原來跑到四方開米粉店去了嗦?」

「霉了喲!去耍?能夠一耍十幾天不見鬼影子嗎?」鄒家芝白了丈夫一眼。

「我這不是亂猜的嘛?不過你說得也是哈,狗日的,王吉昌兩口子竟然還有這個頭腦,想不到,我是真的想不到1陳季良搖頭晃腦的說。

「哦,就只准你餵豬,就不準人家曾凡玉他們賣米粉嗦?你以為這個世界上就只有你得行?就只有你陳季良有本事?」有時候,鄒家芝十分看不慣丈夫陳季良那種目空一切的自大。

王勃家的鄰居陳季良一家是王勃他們建好瓦房后第二年搬過來跟王勃一家當鄰居的。當時,王吉昌通過他那個當村長的戰友的關係,用自己的水田換了隊上一個靠馬路的廢棄果園,在果園上建了四間瓦房和兩間偏房。這幾間房子,連同一個後院,大概佔了果園四分之一的面積,剩下四分之三王勃的母親則將其闢為菜園,種一些時令蔬菜供自家一年四季的食用。

就在王吉昌建了新房半年後,陳季良過來遊說,說願意用自家的自留地來置換一半果園的面積,他們原來的宅基地太小,而且不當道,想跳出來重新建房。王吉昌幾乎沒怎麼考慮就同意了。

就這樣,陳季良一家就跟王勃一家做了鄰居。他們很快在屬於他們那一半的果園上破土動工,開始建房。先是學王勃建了四間正房和兩間偏房。但不久,隨著陳季良打算搞養殖業之後就開始在前院和後院大興土木,不僅建了七八個豬圈,還用圍牆將整個屬於他們的那一半果園全圍了起來。

陳家這樣一搞,可把王勃一家給害苦了。冬天還好點,一到了夏天,那數不清的蒼蠅蚊子,四處亂飛。陳家熬制油潲水時所產生的臭氣,燒煤時所形成的煤煙氣,終日不散。而陳家所養的那些豬所排的豬尿,豬屎,更是沒有做任何處理的直接通過一條明溝沿著他們所砌的院牆排到了後院所挖的一個大糞坑。

ok,其實這也沒什麼,對於不太講究,也無法講究,天天都要跟露天茅坑中的黃白之物打交道的農村人來說這些都並非什麼大不了的問題,王勃一家對此也沒什麼抱怨。

在王勃重生的這一年,經過幾年的發展,陳家的養殖業已經發展到年產肉豬六十餘頭,一年的利潤達到兩萬餘元的規模。陳家有了彩電,安了電話,請了一個常年幫工的老頭,和張家院子那些賣水平鴨的一樣,都算是隊上最早富起來的一批人。

「不是我諒視他王吉昌,就他那個腦殼,還賣米粉,賣白,粉他都賺不到錢1陳季良鄙視的道。

陳季良的鄙視也是有根據的。當年,見到陳家搞養殖賺了錢,王勃的繼父王吉昌也開始跟風搞了兩三年的養殖,結果是什麼名堂都沒搞出來,在一次豬瘟病害中,七八頭豬死了個乾乾淨淨,賠了個底掉天!被周圍的好些鄰居暗中笑掉了大牙。王吉昌的養殖之路,就此終結!

「那人家王吉昌咋個賺到錢的喃?聽謝德翠說,曾凡玉他們那個米粉店生意好得不得了,有時候要吃米粉還要打擁堂1鄒家芝道。

「你聽謝德翠說!謝德翠那個聽風就是雨雨的吹吹匠,是一要給你說成一百,她的話都能信嗦?」陳季良根本就不相信謝德翠的話。

「又不是謝德翠說的。是張小軍告訴她的好不好?而且也不只謝德翠一個人在說,跟張小軍一起賣水平鴨的李桂蘭和張繼發兩口子也在說。」

「是不是哦?難道他們都去看了的哇?」聽妻子這麼一講,陳季良倒有幾分相信了。李桂蘭和張繼發兩口子說話還算比較靠譜。

「這個就不曉得了。你明天去四方拉潲水時順便去看一下三?他們說就在四中邊邊上,叫啥子『曾嫂米粉』的,裡面的服務員包括曾凡玉兩口子都戴了頂怪模怪樣的戳戳帽,應該很好找。」鄒家芝慫恿陳季良說,「到時候還可以跟王吉昌談一談,喊他把他們的潲水留給我們三。」

「要得嘛1陳季良點了點頭,「我明天就去會一會王吉昌嘛!狗日的,幾天不見,都賣起米粉,當起老闆兒來了!風水輪流轉,難道王吉昌一家從此真的要走運了嗎?」

————————————————————————————————

「吉昌這小子,看來是要翻身了哈?」回到家中的黎明德跟老婆王吉鳳開著玩笑。

「這個也說不準。很多生意都是一開始好得很,過段時間就開始走下坡路,越來越撇。你在四方生活了這麼多年,這種事情未變你還見少了嗎?」王吉鳳回應丈夫道。

「咋個嘛,聽你的口氣,你們弟娃兒米粉店生意火爆感覺你不是很高興喃?」

「我咋不高興喃?你哪裡看到我不高興了?我這是告誡他不要得意忘形,不要因為生意稍微一好點,屁兒就翹上天1

「人家屁兒又沒有翹上天!今天我們過去,你們兄弟兩口子還不是多熱情的?」

「你聽不懂人話就算了,我懶得跟你說1王吉鳳有些冒火,連平日愛看的電視劇也不看了,直接回了室。

當幾天前女兒黎君華回來說舅舅米粉店前人山人海,生意好得不得了后,黎明德和王吉鳳兩人最初的反應是吃驚,覺得自己的女兒在說反話,後來見女兒臉上的表情不像開玩笑,還說了很多具體的情況,啥子招牌顯眼,舅舅一家還穿了新潮得不得了的工作服,兩人才相信了。

當天晚上,黎明德就慫恿妻子第二天去瞧瞧,畢竟這小舅子邀請過自己的,頭天找借口推脫就算了,第二天再不去看一眼也不好得。但王吉鳳因為借錢的事情一直拉不下這個臉,有些推三阻四。

第二天,兩人還是沒去,王吉鳳仍舊過不去心頭的那道砍。黎明德倒是上班的時候特意的從四中門口過了一下,發現小舅子米粉店的生意確實如女兒所說,生意好得不得了得很,簡直是在打擁堂。而且,通過騎車時的匆匆一瞥,黎明德發現這「曾嫂米粉」不論是那誇張的招牌還是員工那怪模怪樣的著裝,都跟四方的其他米粉店不一樣,怎麼說呢,顯得十分的「異類」。

晚上下班時黎明德把白天看到的情況跟妻子一擺,王吉鳳就有些坐不住了,心頭火燒火燎,於是,兩人便約定第二天下午抽個空去小舅子的米粉店坐一坐。

到了米粉店,王吉鳳和曾凡玉兩口子對他們這個城裡人姐哥,姐姐的態度是一慣的熱情,周到,但看在王吉鳳和黎明德的眼中,卻總覺得有些什麼地方不對。

幾人一番寒暄,黎明德也趁機詢問了這米粉店裝修設計的創意,名字的由來,包括幾人身上那怪模怪樣的工作服是誰設計的,曾凡玉和王吉昌自然毫無保留的將兒子給「出賣」了。黎明德心中一陣驚嘆的同時嘴裡也只有隨著兩人的語氣,好好的將王勃誇獎了一番。

自己弟弟的米粉店生意火爆,王吉鳳覺得自己應該為此而感到高興,但不知道為什麼,她今天就是高興不起來。她的老公黎明德雖然從頭至尾都是一臉和善的笑容,時不時還調侃她幾句,但就是從這調侃的話中,王吉鳳卻明白老公黎明德臉上的笑容其實也比較虛偽。

「我應該為吉昌感到高興的,不是嗎?但為啥子就歡喜不起來喃?」回到室的王吉鳳喃喃自語,小聲的說著。

——————————————————

感謝要做好人,tintinghj,super突破,部香魂聊,四位朋友的傾情打賞!

老瞎拜謝!/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