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58,孤男寡女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半的時候,王勃和關萍互道一聲晚安,各自進了自己的室。 王勃睡的是三個房間中最大的那個有空調的主。他原本還打算假吧意思做做秀,讓關萍睡大屋,他睡小屋;但對方早在下午做清潔的時候就選了 ...

在這個年代,有一輛七變速的直把山地車不亞於後世開對方開奔奔,你開賓士,對方開馬自達,你開寶馬那種感受。跟所有的優越感一樣,這種感覺不在於車子本身能夠帶給擁有他的人多麼舒服的感覺,而在於通過跟周圍其他人的對比所產生的一種比較性優越感,更多的是一種心靈上的滿足。

好車有了,如果後座上再搭一美女,這給騎行車所帶來的用戶體驗,絕對是終身難忘的。現在的王勃,便體會到了一種「如芒在背」的快,感!無數路人的目光,在給他帶來些許的不適之外,更多的卻是一種無法言喻的爽感和優越感!

「這種快樂,還真是膚淺吶1一邊享受著路人的注目禮,王勃一邊在心中做著自我剖析,「不過我喜歡!老子是俗人,也就好點這俗人的快樂了1

吃過晚飯,兩個婦女,加一個少女,三個女人協力收拾了碗筷,將后廚打掃一新,鍾曉敏就照例下班回家,而王勃一家的忙碌才剛剛開始,炒臊子,熬老湯,都需要花費大量的人力和時間。

關萍自然想去幫忙。母親就讓關萍去剝兩把大蒜,王吉昌卻很警覺,叫關萍去廚房外面玩耍。關萍有些不知所措,這時,王勃就上來打圓場,對關萍說:

「萍姐,炒臊子讓我爸媽來就行了。走,我帶你去逛逛夜市,陪你買點床上用品。」

「我,我帶了一床被子的。」關萍一直覺得今天自己沒幫店裡做多少事,大量的時間都花去干自己的事情去了,所以心懷愧疚,她哪裡清楚這一家人是在防著她「偷學秘笈」。

「不是還沒床單,枕頭嘛。我帶你去買床單和枕頭。」

「就是,關萍。你讓勃兒帶你去夜市買床上用品。這裡有我和你王伯就行了。」在王吉昌的示意下曾凡玉明白過來了自己剛才的「失誤」,也連忙改口。

一家人熱情的「關懷」讓關萍感動莫名,差點又要流淚了。關萍趕緊仰頭眨了眨眼睛,讓泛出來的淚花流了一些回去,激動的說:「王伯,曾娘,等工資一發下來,我立刻把你們給我墊的錢換給你們。」

「這個以後再說啦,走吧1王勃怕再說下去這裡就會上演「賣娃兒娃兒還幫你數錢」的戲碼,也不管什麼男女之防了,直接拉起關萍的手就朝外走,一邊走,一邊還有閑心評論掌心中的手感:粗糙,不光滑,和下午握田芯小手時的觸感差遠了!

「唉!看來,要想讓關萍的這雙糙手恢復舊觀得等上一段日子了。」一個有戀手戀足癖的人心頭髮出一聲滿是遺憾的嘆息。

「對了,勃兒,鋪蓋和被子你乾脆多買一套嘛,今天晚上你就在城裡陪你萍姐。把她一個人留在城裡,我和你老漢兒都有點不放心。」這時,王勃的母親曾凡玉又補充道。

什麼?讓我留在城裡陪關萍?跟她孤男寡女,同在一個屋檐下?

曾凡玉的這一提議直接讓王勃的心臟幾乎快要跳出胸腔,興奮得幾乎快要暈過去。他不是沒想過立刻就搬到城裡來住,但是關萍一個十七八歲的女孩子,跟他一個十六七歲什麼都熟了的男孩子單獨的呆在一起,以他一個三十幾歲的成年人的觀點來看,怎麼都覺得不太合適。他不是擔心關萍有什麼想法,會反對之類的,而是怕父母的反對。所以,王勃最初的打算是讓母親這幾天住城裡陪關萍,他和繼父回鄉下去睡,等過幾天再招一個女員工給關萍作伴就把母親換回來。而那時,他也可以順理成章的搬過去。到時候,家中有兩個女生,加他一個十幾歲的中學生,任何人知道了都不會說什麼閑話。

但王吉昌和曾凡玉顯然沒有王勃想得那麼深,也沒有他那麼多的花花腸子,只是覺得關萍一個十幾歲的女娃娃住城裡不太保險,萬一出了什麼事他家可負不起這個責任。叫自己的兒子去照看一下,做個伴也就成了應有之議。

還有一個理由就是兒子住城裡,早上也就用不著起那麼早,晚上也可以早點睡。這段時間王勃跟兩個大人一起早出晚歸,晚上還,曾凡玉看了心疼得不得了。即使是自私自利,以自我為中心的王吉昌,也覺得對繼子有些歉疚。

「要得,媽。你們放心,萍姐就交給我了。我會照顧她的安全的。對了,明天你們過來的時候把我書桌上的那摞書還有卷子包括文具盒全部給我帶過來,再給我帶幾件換洗的衣服,以後大部分時間我就住城裡了。」王勃按耐住心中的興奮,平靜的對父母說道。

「要得。就是書跟衣服嘛。明天我給你帶過去。關萍,你過來,我給你交代個事。」曾凡玉對自己的兒子說完,朝關萍招了招手。

「搞了半天,還是不信你兒子的定力嗦?」王勃心中腹誹,看見母親把關萍拉到一邊嘀嘀咕咕的吩咐,關萍不停的點頭,還時不時的笑著看一眼自己,王勃幾乎不用猜,就知道母親肯定說些讓關萍注意保護自己的話。

「萍姐,我媽到底對你說了什麼?」去夜市的路上,王勃問坐在後座上的關萍。

「呵呵,曾娘給了我些錢,叫我買些東西。」身後的關萍笑著道。

「買東西?買啥子?防狼器?」王勃開著玩笑。

「什麼?防狼器?那是什麼?」關萍不解的問。

關萍的話讓王勃明白自己的母親肯定不是讓關萍買兇器來預防自己了,那就是跟關萍自身有關。

「我曉得了。『麵包』!我媽是不是喊你買『麵包』?」

「啥,麵包?不是才吃了飯嗎,買麵包幹啥?」關萍還是一頭霧水。她發現王勃嘴裡的很多辭彙她都不太明白。

「笨吶!你們女娃娃墊在內褲裡面的,四四方方的,軟軟的,是不是像麵包嘛?」

「才……才不是呢1關萍的臉刷的一下就紅了。

「哈哈哈!開個玩笑1

等進到一個小超市,關萍在生活區挑選雞蛋,紅糖和醪糟的時候,王勃終於明白母親叫關萍買的是什麼了。一股暖流如涓涓細水般流過他的心間,讓他的鼻子莫名的便有些發酸。

這天晚上,當然是什麼都沒發生。

吃過關萍煮的荷包蛋,又說好說歹,幾乎快親自動手灌了,才終於讓關萍也吃了兩個荷包蛋。兩人看了會電視,在牆上的時鐘劃過十一點半的時候,王勃和關萍互道一聲晚安,各自進了自己的室。

王勃睡的是三個房間中最大的那個有空調的主。他原本還打算假吧意思做做秀,讓關萍睡大屋,他睡小屋;但對方早在下午做清潔的時候就選了

最小的那間客房,行李什麼的都搬進去了,讓他的親民秀沒了施展的機會。

而從這件小事兒上,王勃也在一定程度上看出了關萍的人品:這是一個知本分的人。

關萍這天晚上睡得如何王勃不清楚,但是他卻難得的失眠了。失眠的原因很簡單,想女人了。

女人這個東西,不嘗不知道,一嘗忘不了,食髓知味,如同吸毒。王勃身體是少年,是未經人事的處,男;但心靈上,記憶中對於男女之間的那點事卻熟得不能再熟。

掐指一算,自從重生后,差不多也有半個月時間了,王勃也當了半個月的和尚。期間,孤枕難眠,思想跑火車的時候他不是沒有想過擼一管來瀉火,實際上,前世的他就經常干這種全天下男生差不多都會幹的事。妻子跟他分居之後,他幾乎全靠擼,管看片,看片擼,管來打發,消解那一個又一個孤苦伶仃的漫漫長夜,其中的心酸跟無奈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重生后的王勃,在發誓這輩子要「立大志,找大錢」之後,所發的第二個宏願就是:

老子這輩子,絕不當擼,管男!

「奶奶的,不當擼,管男,那當強,奸犯的可能可是會直線上升的啊!要不現在直接摸到關萍的床上?求交,歡?」王勃將把著管的右手從內褲中掏了出來,雙手交叉,枕在腦後,腦海開始跑起了火車。管子早就堅硬如鐵,王勃右手握著管子也握了好一會兒,但就是無法說服自己擼下去。他不想輕易的打破自己的誓言。

連自己發的誓言都能輕易打破的人,即使是重生者,怕最後也不會有多大的出息!

他是這麼認為的。

「孤男寡女,又沒有其他人在,她就是喊破喉嚨也沒人理啊!再說,女人不是都有那麼一次嘛,進去之後,摩擦摩擦也就舒服了。舒服了之後也就不計前嫌,以身相許了。要不要過去啊?」

「但是這樣來強的,是不是有點不地道啊?格調不高哇!tmd太低端了吧?!這是在侮辱『重生者』啊!不行不行!像陳琨那樣霸王硬上弓也太tm下作了!自己要不了多久就要發財了,就要當成功人士了,成功人士就要有成功人士的派頭,哪能玩下九流的人才玩的把戲呢……」

「硬的不成那乾脆就上軟的?甜言蜜語,山盟海誓,畫大餅,許大願,讓你吃香喝辣,讓你穿金戴銀,讓你住別墅,讓你開寶馬……動心不?願意不?願意就趕緊給哥把腿張開三,夾那麼緊幹啥子?」

「可是有個問題,老子一直都是一諾千金的人吶!這輩子在女人面前就很少說慌的哇!一個唾沫一個釘,說出去的話,必然要兌現的啊!ok,就為了日一b,就要給金山銀山,就要給別墅住,給馬寶開,我靠,老子有那麼傻b么?把b賣了也值不了那錢啊1

「那硬的不行,軟的也不行,那就只有搞精神談戀愛咯?可是從牽手,kiss,再到上下其手,最後本壘打上床,對這年代的女孩來說,那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完成的啊!緩不應急,瀉不了當前的火啊1

「……」

在思想的曠野中,王勃騎著一匹脫韁的野馬,任其自由自在的飛奔,直到濃霧般的睡意慢慢的在其活躍的腦海中劃過,一點一滴的打濕,浸染,最後一鼓作氣的將其拖入沉沉的夢鄉。

這天晚上,王勃做了個酣暢的美夢,醒來后,就發現自己的內褲濕得一塌糊塗,黏得一塌糊塗。

————————————————

感謝要做好人,不冷的北風,部香魂聊,不是機鋒四位兄弟的傾情打賞!/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