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54,黃澤元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館,叫黃澤元想辦法打出去,兩口子拿一筆轉讓費後去g州投奔自己的哥哥。黃澤元也不是沒想過轉租出去,但問題是要有人接盤埃上個月,他在自己的店門口貼了一個月的廣告也沒幾個人來問。問的那幾個人一聽自己報出的轉...

還沒收藏的兄弟別忘了要收藏喲:)

——————————————————————————————

黃澤元這兩天一直都有些患得患失,心神不定。他有些不太明白,既然隔壁的「曾嫂米粉」想轉租自己的中餐館,怎麼就派一個員工過來問了一下價后就沒下文了?是對方找到了新的鋪面不想租了,還是只想吊自己的胃口?如果是後者倒也罷了,但如果是前者……

那情況還真有些不太妙了!

這「紅紅中餐館」是黃澤元一年之前租下來的,當然,以前肯定不叫什麼「紅紅中餐館」,是租過來后重新取的,因為她老婆的名字中有一個紅字,為了討好老婆,他就取了個「紅紅中餐館」的名字。

餐館開了一年多,除了學生娃娃開學那幾個月還勉強看得外,七八月份和學生放寒假那一個月,中餐館的生意那怎是一個慘淡了得,不僅不賺錢,除了水電氣和服務員的工資,還要倒虧錢!即便是全年整個一年綜合算下來,也沒什麼賺頭。兩口子辛苦一年,還不如那在g州賣燒烤的大舅子兩口子掙得多。

妻子很久就在抱怨這倒死不活的餐館,叫黃澤元想辦法打出去,兩口子拿一筆轉讓費後去g州投奔自己的哥哥。黃澤元也不是沒想過轉租出去,但問題是要有人接盤埃上個月,他在自己的店門口貼了一個月的廣告也沒幾個人來問。問的那幾個人一聽自己報出的轉租費,連房租都懶得打聽,搖搖頭直接就走了。後來,一天晚上颳風下大雨,把他貼在店門口的轉租告示吹到了不知哪個旮旯犄角,黃澤元也懶得再寫了。

半個月前,隔壁賣蛋糕的劉光美把蛋糕店轉了出去,幾天之後,蛋糕店變成了一家賣米粉的。當時的黃澤元心頭便是一個咯:

操!這米粉店一開張,等開學后老子的生意豈不是要大大的受影響?

然而,隔壁的米粉店沒讓黃澤元等到開學,對中餐館的影響在開業的當天他就深刻的體會到了。就在那天,「紅紅中餐館」的營業額比平時至少降低了三成!

這還不算,隨著「曾嫂米粉」一天比一天火爆,中餐館的生意卻是一天比一天的蕭條,因為他看見了不少平時在自家餐館吃飯的老顧客,都被隔壁那火爆的生意給吸引了過去。

「麻辣隔壁的!這米粉難道是熊掌燕窩做的?就有那麼好吃?」操手站在飯館門口的黃澤元一臉陰沉的看著門庭若市的「曾臊米粉」,又反觀自家的門可羅雀,直接罵了出來。

懷著羨慕嫉妒恨的複雜心情,黃澤元讓手下的服務員去打了兩碗米粉過來,拿起筷子一嘗,然後,黃澤元沒話了,只是默默的把米粉吃完。黃澤元明白,即便是沒有那抓人眼球的招牌,以及讓很多人議論的服務員身上那身怪模怪樣的工作服,就蝶剛才吃下肚的米粉,這『曾嫂米粉』火遍四方城那也是遲早的事。

但自家中餐館生意的蕭條卻是近在眼前的事。隨著隔壁鄰居生意的持續火爆,紅紅中餐館的生意那是一個直線的下落,三成,四成,五成,六成……就在今天,館子的生意已經下降到不足平日的三成了。

餐飲這個東西,是火的越火,淡的越淡,搞了一年餐飲生意的黃澤元這個道理還是明白的。

「黃澤元,趕快給老娘把這爛館子給打出去!有隔壁那家人跟咱們抵起,你一輩子都別想翻身!既然他們想租,咱們租給他們算了,正好丟了這個包袱去投奔我哥1昨天,等兩個服務員下班走人後,黃澤元的老婆朝他吼道。

「我曉得。我這不是想拿捏他們一哈兒嘛!這家人生意好得爆,肯定想擴大面積。咱們正好可以趁機小賺一筆。」黃澤元對妻子說出了自己的打算,不料,卻被妻子嗤之以鼻:

「你拿捏人家?你憑啥子拿捏人家?全四方就只有你一個鋪子轉讓嗎?就憑人家那碗米粉的味道,開到那裡不能火,非要高價接你這個鋪子?黃澤元,你不要偷雞不成倒蝕把米,我給你說1

想著昨天晚上妻子的話,看到隔壁那家人隔了一天了都不派個人過來談,此時的黃澤元,心頭就彷彿裝了七八個吊水桶,七上八下的。他一方面擔心對方在吊自己的胃口,另一方面又害怕對方去其他地方物色店面,將自己的「紅紅中餐館」徹底的排除在外,若真發生了后一種情況,昨天的自己那就是在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

「麻辣隔壁的!老子漫天要價,你也可以就地還錢嘛!租不租老闆兒總要過來談一下三,派個服務員過來算啥子?」罵罵咧咧的黃澤元用力的吸了口手裡的「天下秀」,直到煙火快燃到了過濾嘴,才一把仍在地上,用涼鞋尖捻滅。

黃澤元一口吐出肺里的煙氣,抬腳就準備朝隔壁的鄰居走去。

「黃老闆兒,生意好哇?」就在這時,一個男聲響起,黃澤元抬頭一看,就見一個比他起碼高一個頭的年輕人笑嘻嘻的朝自己的飯館走來。年輕人看起來十分的年輕,估計連二十歲都沒有,穿著紅襯衣,黑西褲,頭上扣頂怪模怪樣的戳戳帽,正是隔壁「曾嫂米粉」的員工所穿的工作服。

「好啥子喲好!哪個有你們生意好喲1黃澤元走出櫃檯,跟來人寒暄,同時拿出煙盒,給對面的年輕人遞了過去。

年輕人當然就是王勃了。

「謝謝黃老闆兒,不過我抽不來。」王勃擺了擺手,「黃老闆兒,我聽說你這飯館打算轉租?」

「你聽哪個說的喲?」

「哦,原來你這館子不轉租嗦!那算我白跑一趟1王勃也懶得應付這傢伙的裝腔作勢,轉身就走。

「哎哎哎!小弟娃兒,你不要走三!我這館子是有轉租的打算。哦,對了,你們昨天有個女的是不是來問過的喲?」

「那是我小舅母。」王勃迴轉身,停住自己的腳步,但卻是站在原地,一副馬上又要走的架勢。

「進來坐嘛,小兄弟,咱們坐下談。小張,快給這位兄弟倒杯茶。」黃澤元害怕眼前這小鬼豆子拔腿又走,趕緊把他叫進自己的店裡。不管租與不租,在自己的地盤上談總比去對方的地盤要好一些。

王勃「不情不願」的進了黃澤元的飯店,第一次有機會細細的打量:

面積大倒是大,足有三個自己店鋪那麼大,但裡面的裝修就有些慘不忍睹了,毫無特色不說,清潔也做得極不到位,東一坨黑的,西一坨污的,坐在這裡,除非謂可以讓人忽略周圍的環境,否則王勃是沒什麼食慾下筷子的。

——————————————

感謝要做好人,搖搖欲墜,睡醒那天三位兄弟的打賞!/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