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49,自行車後座的女孩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時間不多了,我們得搞快一點,所以我的車速會比較快,你要注意了。」 王勃這是在說鬼話,他當然是故意的。 關萍是第一次坐一個男生的車,王勃又何嘗不是第一次用自行車載一個陌生的女生,而且還是...

第二更,求收藏!

——————————————————————

從這天起,關萍便留了下來,成為了王勃年輕團隊中的一員,開始了她的打工生涯。

王勃讓小舅媽把她的那套空餘的工作服先讓關萍穿著,等為關萍定製了她自己的工作服后再還給小舅母。關萍的身高有一米六五,跟王勃的表姐黎君華差不多高矮。小舅媽一米五八,自己的母親曾凡玉只有一米五五,王勃自己一米七五,王吉昌一米六九,看起來似乎王吉昌的身高跟關萍最為接近。但王勃不願意讓關萍一個女孩子穿自己老子穿過的衣服,選來選去,也就只有穿小舅母的衣服了。

襯衣,西褲,穿起來都短了一截,看起來有些怪異,不過,先湊合著吧。

小舅母鍾曉敏穿過幾天母親的衣服,現在關萍又開始穿小舅母的衣服,王勃考慮是不是以後店裡出一個政策,那就是新近員工都要穿一穿老員工的工作服,好讓新老之間增加一下感情。四方有句流行的俗語,叫「好得穿一條褲子」,王勃打算將這一俗語變成自己的一條店規。

先記在本子上,容后再議吧。

進來了新人,照例是應該培訓一番再上崗的。但目前王勃的班子也就是一個草台班子,當然沒必要搞得過於嚴格,所以培訓的事就在實踐中進行了。

關萍初中畢業,年輕,不論是記憶力還是理解能力,都比沒什麼文化的小舅母和母親好了一大截。王勃為「曾嫂米粉」所理的幾條簡陋的店規,關萍只用了不到半個小時就背得滾瓜爛熟。至於接人待客方面的幾句簡單套話和問候語,那更是小菜一碟,看到小舅母做過幾次后,很快也就會了。一個小時后,關萍無論從內到外,已經看不出任何新手的痕,變得跟小舅母鍾曉敏沒什麼兩樣。

不,甚至在一些細節方面,關萍甚至還要做得更好。

「曾嫂米粉」有一條很重要的店規,那就是微笑待客。

母親的笑是和藹可親的笑,一看就讓人覺得她心善,願意與她親近,最自然。

小舅母鍾曉敏的笑呢,呃,怎麼形容才好呢,就是她的笑能夠讓你笑。你多看她兩眼,你不笑也得笑。

而關萍的微笑則讓人感到如沐春風,配上桃兒臉上的兩個小酒窩,讓人百看不厭,看了一次還想看第二次。

王吉昌的笑呢,用兩個字來形容最貼切,傻笑。一笑,滿嘴的大板牙一個不漏的全露了出來。

至於說王勃的笑,也可以用兩個字來形容,那就是假笑。這不是別人覺得,而是他自己覺得,他的笑經常讓他自己都覺得假得不得了。

這也是王勃為什麼將自己的小舅母推上前台去迎客的原因。現在關萍來了,當然也得加上她一個。

關萍第一天上班的當天中午——確切的說應該是下午兩點一刻——她就親自體會到了王勃嘴裡「包三頓伙食,頓頓有肉」的含義。早上的二兩牛肉米粉自不用說。中午的這頓王吉昌炒了個青椒肉絲,一個蒜薹炒肉,一個青椒炒茄子,外加一個豌豆尖雞蛋湯,二葷一素一湯,比王勃說的一葷一素一湯還多了一個葷菜。累了大半天的五個人——確切的說只有四個,不包括收銀的王勃——吃得很開心,很香甜。關萍也體會到了一種久違的名叫「幸福」的感覺,因為吃飯期間,除了王勃不斷的給她夾菜外,包括小舅母鍾曉敏在內的所有人,都給她的飯碗里夾了不少菜。這種待遇,是她在自己的家中從未體會過的,除了她那早逝的弟弟。

下午三點,客流開始稀疏起來,於是,王勃便提出帶關萍出去找房子。王勃的家中只有兩個寢室,他父母一個,她一個,自然就不方便讓關萍住自己家裡。

「租個兩室或者三室的嘛,萬一以後還要招人,也免得再找房子。」王吉昌對王勃道。

「我曉得,老漢兒。那我和關萍走了,店裡面的事你們注意一下。走,萍姐,我們一起看房子去。」

關萍還有點擔心自己才來上班就開始脫崗是不是有些不好,特意看了眼王勃的母親。曾凡玉卻笑著對關萍道:「關萍,你就跟勃兒去吧。他也是第一次租房子,你幫他合計一下也好。」

王勃可不是第一次租房子,前世在買房子之前起碼換過三四個房東,但這話沒法對所有人講,於是就只有附和曾凡玉的話,道:「就是,萍姐。你幫我參謀一下。以後這房子也是你住,我如果滿意,但你不滿意,那也沒什麼意思。」

「挺好的。只要是房子都挺好的。」關萍急著分辨,她見王勃的母親同意,也就放心下來,跟著王勃出了米粉店。

王勃騎上自己的那輛女士二手自行車,載著關萍開始在四方的幾大小區轉悠起來。現在才是1999,中國接入國際互聯網還沒幾年,後世的什麼租房網,趕集網,58同城之類的東東更是不見蹤影。四方因為城小,流動人口也不多,租房的和有房要租的也相對少見,所以要想在四方租房,唯一的一個辦法就是一個小區一個小區的問,問守門的大爺,或者去看小區內的消息欄。如果有房子想出租的,通常會把租房的信息發布在小區裡面的消息欄上。

關萍第一次坐一個男孩子的自行車,一開始很彆扭,雙手都不知道朝哪裡放。最初她抓著後車架,但王勃幾個突然的加速和轉彎讓她差點從后架上摔下來。情急之下,一把抓住了王勃紅色的襯衣,這才穩住了身體的重心。正想放開,就聽前面的男孩說:

「萍姐,你就抓著我的襯衣嘛,這樣穩當一點。現在已經是三點過了,留給我們找房子的時間不多了,我們得搞快一點,所以我的車速會比較快,你要注意了。」

王勃這是在說鬼話,他當然是故意的。

關萍是第一次坐一個男生的車,王勃又何嘗不是第一次用自行車載一個陌生的女生,而且還是一個漂亮的女生?前世的他,等待了一輩子,也沒等到一個願意坐他自行車後座的女孩;這一世,卻在機緣巧合之下讓一個他有好感的,放在前世無論如何也輪不到他來載的女孩坐上了自己的自行車,而且還是一輛只值得到二十塊錢的二手女士自行車,這對於時不時愛傷春悲秋,多愁善感一下的王勃而言,心頭的那種些許的激動和些蟹芤簿馱誶槔碇中了。

雖然不是直接圈住自己的腰,僅僅是用手,而且只有一隻手輕輕的捏著自己襯衫的一角,單從身體感覺上來說,其實也沒什麼感覺,但王勃卻不得不承認,心面產生的感覺,卻是相當的不少,且妙。

你在後世騎一輛破破爛爛,只值二十塊錢的二手自行車,還是女士的,去載一個美女試試,看她願不願意上你的車。

只這麼一想,王勃就覺得很滿足,很得意了。

有些東西,有些情懷,只有隨時間的逝去,你才會明白它的珍貴。而往往當你明白它珍貴的時候,你才會發現已經晚了,它已經永遠的消失在了你的生命中,除了越來越淡的回憶,什麼也不剩。/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