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48,如此老子2(第一更)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他說的完全不一樣。 「李伯肯定搞錯了。關伯,這300塊錢的工資是包吃包住的。我們一天管三頓伙食,頓頓都有肉吃。每天清早三兩米粉就是兩元,中午一葷一素一湯,至少三元,晚上跟中午一樣,同樣是一葷一...

看到關萍被她老漢兒領了過來,王吉昌就準備跟關永祥談談關萍上班的事。這時,王勃就朝自己的繼父使了個眼色,示意他先不要說,自己來講。

「關伯,萍姐隨時都可以在店裡上班。至於待遇問題,我不知道李伯跟你講沒有?」王勃大馬金刀的坐在了關家父女的對面,對於關永祥這種人,他也不想繞什麼彎子了,直接開門見山的道。

「呵呵,提過。老李跟我提過一些。」關永祥有些奇怪既然王吉昌在旁邊,他兒子怎麼宣兵奪主,搶他老子的話?招人這種事,不是應該由一家之主的王吉昌來談么?但是現在是在人家的店裡,而且人家的老子也沒開腔,似乎是默認了讓他兒子來跟自己談,雖然不解,關永祥也不好多說什麼。

「那我現在就把萍姐的待遇詳細的給關伯你說一說。

「首先,店裡有兩個月的實習期。實習期間,工資一個月200。轉正之後,工資300。店裡包吃包祝一個月有兩天的假,過年有五天的年假。基本的薪酬待遇就是這樣。如果關伯覺得可以的話,隨時可以讓萍姐來上班。」王勃三言兩語,將福利待遇縮減了一小半的薪酬制度拋給了關永祥。他甚至懶得問關萍了,有她這樣的老子在面前,哪裡有她說話的份。

「不是……不是說只有一個月的實習期,實習工資300,轉正之後450嗎?」關永祥一臉的愕然,王勃嘴裡的待遇跟李中華給他說的完全不一樣。

「李伯肯定搞錯了。關伯,這300塊錢的工資是包吃包住的。我們一天管三頓伙食,頓頓都有肉吃。每天清早三兩米粉就是兩元,中午一葷一素一湯,至少三元,晚上跟中午一樣,同樣是一葷一素一湯,又是三元。這一天的伙食費就是八元。一個月三十天,三八二百四十元,加起來就是540元。萍姐在四方城裡上班,店裡就需要在城裡租套房子給她祝現在四方租套房子的房租基本上是200-300。我們只算200好了,加上前面的540是多少?740元!店裡招一個員工,需要每個月為此付出740元!一年付出8880元!關伯,這樣一算,你覺得還少嗎?」王博里啪啦的一通細算,直接將關永祥算得目瞪口呆,嘴巴張成了一個鴨蛋!

「我的乖乖!頓頓吃肉?天天都可以吃米粉?包吃包住?而且還住在城裡?這可是樓上樓下,電燈電話的四方城啊1此時的關永祥,已經完全忘了關萍的工資被王勃砍下150的事實了。他很想問王勃他們店裡還招不招人?他和他婆娘都想過來上班。

自然,關永祥只能在心頭想想,不可能問出這種愚蠢的問題。人家點名要的是她的女兒,可沒表現出對他兩口子有任何興趣的樣子。

「呵呵,不少了!已經不少了1關永祥搓著手,樂呵呵的笑著。在他的心目中,別說三百,能有兩百,他就已經心滿意足了。昨天晚上聽李中華說有人出450一月點名要關萍,關永祥激動得一夜沒睡,五點不到就把女兒喊起來,早飯也沒吃直接趕最早的一班車上了四方。此時的他,也怕自己多說幾句后又生出什麼其他的變卦,趕緊把打著燈籠也難找的工作定下來再說,於是急忙道,「那就這樣,從今天起,關萍就在兄弟和弟妹店裡上班。她如果敢不聽話,你們只管給我打,給我罵1說完后,關永祥又把目光看向站在一旁垂手而立的女兒,極其嚴肅的道,「關萍,以後在店裡,手腳要勤快點,不要木戳戳的像個木頭人,戳一下,跳一下。要主動!要勤快!要聽你王伯和曾娘的話!要是我聽到王伯和曾娘反應你敢偷奸耍滑的話,看老子捶死你!聽到沒有???」

說到最後,關永祥已經是滿臉的凶神惡煞,彷彿一頭蜇人而噬的老妖怪。

「知,知道了,爸1關萍戰戰兢兢的回答,顯然是怕極了關永祥。

「那兄弟,弟妹,我就把關萍交給你們了。她要是以後敢不聽招呼,你們就給我——」

王勃見關永祥一點面子也不給女兒留的似乎還要重複一遍他的「打殺之道」,趕忙打斷道:「關伯,你就放心讓萍姐留在店裡上班吧。我爸和我媽會把萍姐當成女兒來照顧的,我也會把萍姐當成我姐姐來看待。」

「關大哥,你放心,我們會好好待關萍的。我們一家都不是刻薄的人。」母親也有些看不下去,在一旁幫腔道。

「呵呵,放心!哪能不放心呢?」關永祥一臉的爛笑,提起放在桌上的一個布包,就準備告辭了。

王勃一家和雙眼通紅的關萍將關永祥送到門口,這時,關永祥突然停住,神色突然變得忸怩起來,有些猶豫。

「關伯,你還有啥子事情嗎?」王勃早就想讓關永祥走人了,禁不住問。

「這個……這個說起來有些不好意思哈,就是……就是關萍的工資什麼時候能夠發下來喃?」

「工資每個月的月底扎賬。關伯,你還有啥子不清楚的嗎?」王勃的語氣中已經滿是不耐煩。

「啊!沒有了!那就好!那就好!那到月底的時候我再進城來領!兄弟,弟妹,勃兒,你們不送!我這就走了。關萍,你要聽你王伯和曾娘的話哈,不然老子捶死你……」

關永祥走了,只剩下眼睛紅紅,但卻大鬆了一口氣的關萍。

而一待關永祥離開米粉店,也不管關萍就在旁邊,心直口快,有些好打抱不平的小舅媽終於忍不住爆發,開始義憤填膺的批判起天下竟有如此老子的關永祥來。王吉昌和曾凡玉也極其看不慣關永祥把關萍不當人看的做法,很快加入了批判的行列。三人一邊討伐著關萍那不是人的父親,一邊安慰著可憐的關萍,說些讓她安心的在這裡上班,不用害怕,沒人會欺負她之類的云云。

面對親生父親和幾個才接觸不久的陌生人對待自己那千差萬別的態度,此時的關萍,百感交集,委屈,傷心,丟臉,難堪……強忍了半天的眼淚再也無法忍住,嘩嘩的順著眼角流了下來。

關萍趕忙用手背去揩,這個時候,王勃才注意到關萍的一雙原本修長,潔白的雙手不知什麼時候已變得極其粗糙,也沒了以前的光澤,而呈現出一種不健康的蠟黃。

王勃心中一陣嘆息,很想知道原本開朗活潑,健康快樂的關萍在過去的兩年究竟發生了什麼,以至於讓她變成了現在的膽小,畏懼,臉上幾乎看不到任何高興的表情。

王勃很想親自問一問她,問她過去兩年的遭遇。不過王勃也知道,現在的場合跟時機並不合適。

幸好,關萍留下了,他有的是時間去打聽發生在關萍身上的故事——一位他打算當成嫡系培養的女孩。

————————————

感謝好人!

今天兩更,下午還有一更,大家多收藏,多投票哈,成績真的很差!/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