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46,李翠和關萍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勃就對王吉昌道: 「那就等她明天過來考察后再說吧。對了,爸,我這裡也想到了兩個人眩兩年前李中華李伯的女兒李翠和她同學來四方找工作,借住在陳家,期間這兩個女娃娃幫陳家幹活的樣子你也是親眼看到過的...

王吉昌想到了他以前的同事,王勃這個時候也想到了兩個人,兩個女人。

這兩個女人嚴格說來跟王勃沒什麼關係,卻是跟王勃現在的鄰居陳季良一家頗有淵源。

其中一人是陳季良至交好友李中華的女兒李翠,另外一個是李翠的同學關萍。

兩年前,那時的王勃還在讀初二,陳季良的兒子陳琨也還沒去當兵。一天,李翠和他的同學關萍被李翠的父親李中華領到好友這裡,希望兩女能夠在好友這裡借住一段時間,以供她們好在四方找工作。李翠和關萍那年剛初中畢業,嫁人年齡太小,成天呆在家裡啃老也不是什麼事,於是兩人就打算下山到四方城裡找份工作賺錢。她們的老家在距離四方六七十公里的華鎣鎮,屬於山區,一來一去也不方便。李中華於是便想到了家住藍回鎮,離四方只有幾公里路的好友陳季良,於是就有了這麼一行。

陳季良當然沒問題,他家有七八間瓦房,家裡的床鋪甚多,多兩個人沒什麼打緊。陳季良告訴李中華,讓侄女和她同學放心的在這裡住,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李中華呆了一天,第二天就走了,留下女兒和女兒的同學在這裡找工作。

這幾年的四方,不像2008大地震后的四方,工作還真不好找。兩個女孩白天騎車去城裡找工作,晚上就留在陳季良家中住宿。王勃的家因為就跟陳季良的家只有一牆之隔,加上他和陳季良的兒子陳琨交好,兩人平日也經常往來,這麼著,很快的也就跟李翠和她的同學關萍熟稔起來。因為三人都比王勃要大,所以王勃分別叫三人琨哥,翠姐和萍姐。

陳季良在幾年前開始搞起了養殖業,養豬,所用的豬食除了自家種的豬草外,最要是去四方各大館子,各家屬區拉回來的油潲水,也就是幾年後全國聞名的地溝油。用油潲水餵豬,豬長得快,糧食吃得少,容易增膘,綜合算下來,比單純用糧食或豬食料餵養划算很多。

不過油潲水有一個缺點,就是臟,臭,油。油潲水不能直接給豬吃,需要用大火熬開。所以,每當隔壁的鄰居一熬油潲水,一股難聞的臭氣便會瀰漫整個院子。

借住在陳季良家的二女,為了不白吃白喝,每天從城裡找工作回來后,通常都會挽起袖子,幫陳季良一家幹活,無論是熬油潲水,還是閘豬草,有什麼活就幹什麼,一點也不嫌棄。

這讓當時的王勃十分的佩服。這麼又臟又累的活,別說是兩個花季女孩兒,換成是他,也是干不下去的。尤其是關萍,人長得漂亮,皮膚又白,特別是她臉上一笑起來就會露出的兩個小酒窩,十分的好看。後世王勃一看到某個許姓女明星演的電影或電視劇,經常便會浮現出關萍的面容。一個漂亮的,皮膚又白的十五六歲的女生,挽起袖子去舀那些黑乎乎,油跡跡,並散發著惡臭的油潲水,這一畫面,讓王勃感到不可思議的同時又給他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

李翠和關萍在陳琨家呆了半個月,就回山上去了。兩人在四方奔波了小半月,也沒找到合適的工作。期間,陳季良一家極力的邀請二女留下來幫忙,願意給她們發工資,特別是對關萍情愫暗生的陳琨,更是極力的勸說,把口水都說幹了,差點就下跪挽留了。但是,二女不知道為什麼,卻並未留下。

後來的一天,王勃和陳琨擺談,問:「關萍為啥子不留下來,你家不是要給她發工資得嘛?」

陳琨一臉沮喪的說:「別提了,我把關萍給得罪了。」

王勃當時大奇,八卦的問:「你咋個把人家萍姐給得罪了喃?」

陳琨就說,有一天晚上,他和關萍,李翠在裡屋聊天。裡屋有兩間床,李翠,關萍躺一間床,他單獨躺一間床。聊到中途,李翠突然離開,屋內只剩下陳琨和關萍。

一開始,兩人還是像剛才那樣正常的交流,但是透過細細的蚊帳,只穿著一條短褲的關萍那兩條又白又長的美腿在陳琨的眼前晃過來,晃過去,晃來晃去的,就把他壓制在心頭的鬼火給晃出來了。剋制不住內心欲,望的陳琨直接坐起,撩起旁邊的蚊帳,一隻手便朝著那白得晃眼的大腿摸去……

「陳琨,你把關萍……上了?」當時王勃雙目圓睜,興奮的問。

「我倒是想哦。但是,她不幹得嘛1

「咋不幹喃?房間里不是只有你們兩個人得嘛?你直接按上去三1王勃記得當時自己是這麼問的。

「我也按了呀!但是她摔起的板得嘛1

「板她的三!她力氣又沒你大,你難道還按不過她嗎?」王勃興奮的起鬨,一副看熱鬧不嫌事大的做派。

「但是……但是她要叫得嘛!她威脅我,說再不下去就她就要叫了1

「那你就下去咯?」

「不下去囊個辦嘛!我那個時候興奮得要死,緊張得要死,更害怕得要死!我生怕她大喊大叫,把我媽老漢兒引過來,那我就完了1陳琨一副又懊惱又不甘的表情。

就這樣,王勃才得以明白關萍和李翠為什麼沒留下來的原因。

「所以,心急是吃不了熱豆腐的呀1現實中的王勃回憶著多年前記憶中的點點滴滴,幸災樂禍的感嘆了一句,禁不住暗自在心頭得意的道:

「坤哥,我得感謝你,如果不是你當時的猴急,想霸王硬上弓,恐怕現在萍姐得變成萍嫂,我還哪裡去找這種一不怕臟,二不怕累的好員工喲?」

雖然前世的記憶讓王勃很中意李翠和關萍這兩個品行純善,不怕苦不怕累的大山妹子,但那畢竟是兩年前的事了。現在這兩人在不在四方,找沒找到中意的工作甚至婆家,他心頭甚是沒底。

但不管怎麼樣,叫父親去問一問總沒壞處。

因為王勃鄰居陳季良的這層關係,王吉昌和李中華也算是比較熟悉。李中華每次下平壩到陳季良家來耍,見著了,兩人都會擺談幾句,扯幾句家常。臨走時還大力邀請王勃一家上山去他們家玩。

一個小時后,王吉昌興高采烈的騎車回來,車還沒挺穩,就開始大聲的報喜:「勃兒,成了!田芯說她明天就過來考察一下。只要明天她過來,看到咱們生意火爆,肯定會動心的。」王吉昌自信滿滿的道。

考察?又不是搞項目,就是端盤子抹桌子,有啥子考察事?王勃一聽王吉昌的話,就覺得田芯這城裡人多半不靠譜。看來,在這篳路藍縷,連他這個老闆都要親自上陣的起步階段,嬌生慣養的城裡人靠不住,還是得靠老實憨厚,捨得吃苦的農二哥們。

王勃雖不看好田芯,但也不想打擊王吉昌那莫名其妙的自信心。等王吉昌下車后,王勃就對王吉昌道:

「那就等她明天過來考察后再說吧。對了,爸,我這裡也想到了兩個人眩兩年前李中華李伯的女兒李翠和她同學來四方找工作,借住在陳家,期間這兩個女娃娃幫陳家幹活的樣子你也是親眼看到過的。怎麼樣,還不錯吧?」

「你是說李翠翠?那女娃娃不錯,人勤快,捨得累。她那個同學也不錯,一看就是在屋頭吃過苦的人。咋個嘛,你準備喊她們到我們這裡來打工嗦?」

「有這個打算。」王勃點了點頭,「爸,撿日不如撞日,你今天乾脆再跑一趟華鎣,去李伯家,問他家李翠和李翠那個叫關萍的同學願不願意過來上班。你把我們這裡的待遇給他們講清楚,著重突出四百五一個月,包吃包住這兩點。」

「啥子?包吃就不說了,還給她們包住?」王吉昌一聽包吃包住,自私自利的小農思想立馬就冒了出來。

「老漢兒,人家住在華鎣,離四方五六十公里,未變你喊人家下班后回家去住嗎?現在在四方租一套房子也就一兩百塊錢一個月,又不貴。這點錢你都折不起嗦?」

「哦喲,米粉店才開了幾天,你的口氣倒是越來越大了!一兩百塊?想當初你老子我幫人家守門的時候一個月也才七八十塊錢,一兩百,那可是——」

王勃一聽王吉昌又要擺他那些他耳朵都已經聽起繭巴的陳年舊事,趕緊打斷王吉昌的話,道:「好了好了,老漢兒,不說了,你說的那些我都曉得。你快點去喊人吧,早點去也早點回來。」

「啥子?你喊我現在就去?現在都幾點了喲!現在騎車去華鎣,到了那裡天恐怕都要黑了喲。要去也要等到明天三1

王吉昌身上的很多毛病王勃都很厭煩,但做事拖拉,疲沓肯定要排前三。王勃不耐煩的擺了擺手手,說:「老漢兒,哪個喊你騎車子嘛!你不會打的嗦?你直接打個車,通知完后再打車回來。」

「啥子,打車?那……那好費錢哦?」王吉昌嘴裡說著費錢,但臉上那副躍躍欲試的表情卻出賣了他。對他來說,能夠坐上四個輪子的小車子絕對是又拉風又張臉的美事。

「要好多錢嘛?來回最多五十塊錢。不要再磨了,快點去吧,我們等你回來吃晚飯。」說完,也懶得再理他這個時不時就愛一驚一乍的老漢兒,王勃從書包中拿出紙筆,鋪在桌上,開始設計起已被他看成是囊中之物的旁邊這家「紅紅中餐館」的裝修改造圖來。

————————————————

謝謝好人兄的多次打賞!非常感謝!/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