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42,姜梅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兒面前示弱有些損自己的顏面,正想張嘴反駁,卻被站立在一旁的姜梅一眼給瞪了回去。 「張小軍,你亂說啥子?!這種事能夠張起嘴巴亂說的嗎?」姜梅面露寒霜,瞪著自己的丈夫,馬山又雲銷雨霽,臉露微笑,轉...

王勃肯定的回答讓張小軍臉上的神情變了數次,最後勉強擠出些笑容,言不由衷,酸氣十足的道:「恭喜你們喲,王勃。你們這下要找大錢了哈1

「哈哈,承你吉言,軍哥!現在才開張,生意還算不錯。以後生意好不好還不曉得。」王勃「哈哈」一笑,算是皮笑肉不笑的回了兩句。張小軍和他是平輩,年齡比他大了七八歲,儘管心頭不願意,他也只有喊張小軍一聲「哥」。

「你們那生意還叫不錯啊?排隊的人聽說都堵到人行道上去了!四方人也是怪哈,又不是吃啥子山珍海味,米粉而已,還要排隊,真是奇了怪了。你們那米粉就那麼好吃嗦?是不是放得有鴉,片殼殼喲?」

這話就說得簡直有些欠抽了!王勃當即就把臉冷了下來。

「軍哥,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我們做米粉的主材和調料,都是在林園路市場買的,隨便哪個都可以去打聽!以後我再聽哪個說我們的米粉是加了鴉,片殼殼的,我就真去買兩斤,喊我老漢兒給這狗日的灌下去1

王勃的繼父王吉昌雖然窮得有鹽有味,但是在藍回鎮的六大隊五隊,要說找一個最有名的人,除了隊長和婦女隊長,剩下的那個就是他了。不為別的,就為年輕時候的王吉昌有次跟隊上的人爭灌溉用水起了衝突,回家提把菜刀就朝人家頭上砍——當然沒砍著,只是嚇——但他的這一不要命的動作卻把對方嚇個半死,兩股顫顫,直接下跪求饒!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這件事之後,隊上的人都曉得王吉昌這個當過兵,打過爛仗的人惹不得,不能惹,一惹就跟你拚命。

王吉昌這種光腳的不怕穿鞋的,敢打敢拼的作風很是讓隊上的人忌憚,一般的人,不論男女老少,都有些怕他,張小軍自然不例外。發跡前的張小軍看見王勃一家就點頭哈腰,討好賣乖,除了窮,腰桿軟,還跟王吉昌的「凶名在外」不無關係。

張小軍見王勃將王吉昌擺了出來,臉上明顯有些畏懼,但馬上又覺得自己堂堂一個娃兒都可以打醬油了的成年人在一個十幾歲的小崽兒面前示弱有些損自己的顏面,正想張嘴反駁,卻被站立在一旁的姜梅一眼給瞪了回去。

「張小軍,你亂說啥子?!這種事能夠張起嘴巴亂說的嗎?」姜梅面露寒霜,瞪著自己的丈夫,馬山又雲銷雨霽,臉露微笑,轉頭看著王勃道,「勃兒,你莫聽你軍哥的,他剛才就是跟你開玩笑呢。」

張小軍還是有些不甘心,但卻實在畏懼王勃的老子王吉昌,況且現在人家在四方開了米粉店,生意據說火爆得很,那富起來也就是時間早晚的問題,所以只能將心頭的不忿、妒忌,眼紅等等情緒強行壓住,嘴裡咕咕噥噥的說:「你瞪我幹啥子?這話又不是我說的,我還不是聽人家說的……」

張小軍的咕噥王勃聽到了,但是對方欺軟怕硬的本性他剛才也試了出來,所以也不在乎了,此時的王勃,差不多已經完全被張小軍的老婆姜梅所吸引。

有一詩是怎麼說的來著?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二十四五歲的姜梅自然沒那麼大的魅力,但是在這大媽大嫂居多的大市場,姜梅剛才的那一笑,如同寒梅綻放,一下子吸引了王勃所有的目光,讓他暫時忘記了跟張小軍之間的齟齬。王勃一邊打量著眼前這位嬌俏的少,婦,一邊笑著道:「呵呵,梅姐,我看得出來。我剛才也是跟軍哥開個玩笑哩。」

「就是,勃兒,你千萬別往心裡去。你軍哥就是一憨子,說話經常不長腦殼的。」姜梅用手理了理額角的頭髮,撇往一邊,亮出光滑好看的前額。

她今天穿了一條紅色的t恤和修身的藍色牛仔褲,腳下穿著便於工作的黑色運動鞋。雖然幾年前生過小孩,但身材卻完全沒有走樣,前凸后翹,顯得更加的豐滿。

王勃的目光,則頗有些肆無忌憚的在姜梅胸口那兩團將紅體恤頂得突起的r房和被藍色的牛仔褲裹得渾圓的翹臀上來回徘徊。

「真是便宜了這狗才1王勃心頭不忿的叫了句,收回遊離的目光,看著姜梅白皙無暇的臉龐,渾不在意的說,「鄰里之間,開開玩笑,哪能往心裡去呢?梅姐,你和軍哥今天的生意還好哇?」

「還行!對了,勃兒,我們還剩了一隻鴨子,你拿回去吃吧。」姜梅笑著道,隨後彎腰,在鋪子檯面下的箱櫃中一通翻找,很快拿出一隻已經裝在塑料袋中的鴨子,遞給王勃。

姜梅彎腰的時候,王勃的視線不自覺的就又朝那兩半被牛仔褲勾勒出來的半圓看去,圓潤,挺翹,形狀十分的完美,以至於王勃完全無法抑制嘴裡唾液的冒出,「咕嘟」一聲,喉結鼓動,十分艱難的將溢滿的口水噎了進去。

「真是便宜了這狗才1不忿的聲音又一次在王勃的心頭響起。

「這……這怎麼好意思,梅姐?」看著姜梅遞過來的鴨子,剛才才在心頭意,淫了人家一把,一時半會兒,王勃實在有些無法面對姜梅那純凈,熱情的目光,不得不低下了頭。

「就一個鴨子,值不了多少錢,有啥子不好意思嘛?想當初,你軍哥經常在曾娘哪裡摘菜吃,你軍哥咋個沒有不好意思喃?」姜梅莞爾一笑,也不等王勃接手,直接把鴨子塞在了他自行車前面的行李框中。

既然對方已經把話已經說到了這個地步,王勃也就不矯情了:「那行。謝謝了哈,梅姐,我就不客氣了。梅姐,你和軍哥有空過來吃米粉嘛,我親自給你冒。」

「要得!很多人都說你們的米粉味道巴適得很,是四方第一好吃的米粉,有空的時候我和你軍哥就過來嘗一哈兒。」姜梅爽快的答應了下來。

「要去你去,我不得去哈1張小軍小聲的咕噥,帶著明顯的情緒。咕噥完后,似乎又覺得有些不妥,抗拒的意味太過明顯,馬上又補充了一句,「你又不是不曉得,我只吃面,不吃米粉的。」

這種想說狠話又不敢說的做派,如果姜梅不在這裡,王勃恐怕就直接笑出聲來了。他本想說自家馬上也準備賣面,但想了想,看在他婆娘的面子上,還是不刺激這傢伙好了。

————————————————————————————————

張繼發兩口子對於王勃和張小軍之間這短暫的言語衝突倒是沒太在意,兩人最好奇,也最感興趣的還是王勃家的米粉店。因為誰開米粉店他們都不會覺得吃驚,唯獨王吉昌開米粉店則讓他們吃驚不已。況且,聽剛才張小軍和姜梅的話,這個取名叫「曾嫂米粉」的好像生意還很火爆。

「王勃,我也沒啥子給你拿的,那就和你梅姐一樣,給你拿個鴨子吧。」見王勃跟張小軍兩口子的交流告一段落,等了半天的李桂蘭終於插話進來,一邊說,一邊將早就用塑料袋包好的鴨子如同姜梅一樣,直接放在了王勃自行車的行李框中。

「李娘,你這……我都不好說啥子了。梅姐送,你也送,我們哪裡吃得完嘛?」瞧著裝在行李框中的兩個水平鴨,王勃一邊說著場面話,一邊心想,今天還真是不虛此行。待會兒去農貿市場稱幾斤土豆,買包火鍋料,直接紅燒,晚上的下酒菜就有了。

「才好多嘛,有啥子吃不完的?況且你們現在做生意,鋪子里應該也有冰櫃,吃不完放冰櫃里冰起就好了。」

「那……就謝謝李娘了哈。李娘,張伯,你們跟梅姐和軍哥一樣,有空到我們店裡來吃米粉嘛,過來嘗哈兒謂時候我親自給你們冒。」王勃也適時向兩人發出邀請。

「要得!哪個時候我和你張伯過來嘗一哈兒。」

「行。隨時恭候你們的光臨。那李娘,張伯,我就走了。店裡還忙著在,我還要回去幫忙。還有就是告訴張靜,讓她下午到我們店裡來嘛,到時候我和她一起學習。」王勃也不忘提醒兩口子將話傳給張靜那個讓他很有好感的鄰家小妹。

「這個,你們在做生意,不麻煩啊?」李桂蘭有些不確定的問。

「我們也就早上和中午有點忙。中午一過兩點,就沒得啥子生意了。即使有也不多,我媽老漢兒和我舅母也能夠應付。一般下午兩點之後他們就不讓我幫忙,讓我看書去了。」為了打消兩口子的顧慮,王勃不得不把自家的生意說得慘淡一些。他倒不是非要自找麻煩的給張靜補習,而是人家張靜當初幫過他的忙,他又吃了人家兩個鴨子,這人情,說什麼也要找機會還的。

母親一輩子用身體力行教給王勃很多處事為人的道理,其中一個便是:

別人對自己好,要記住,並儘快的還掉。什麼都可以忘,就是不能忘恩。

——————————————————

感謝「要做好人」的支持!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