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33, 火爆1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的意思。 「好的。一碗肥腸——清紅湯——1王勃高聲唱了一個喏,好讓后廚的父親聽個明白,「大媽,請您稍等片刻,馬上給你端過來。」王勃朝自己的母親努了努嘴,示意她去端米粉。 只要熱好底湯...

今天是「曾嫂米粉」開業的日子。一大早,天還沒見亮,王勃和父母就騎車朝城裡的米粉店趕。

到了米粉店,燒水,熱湯,打作料,好一通忙活。四方人把米粉當早飯吃,一天當至少有一半的銷量,都仰仗早上七點到九點這個時段。

王勃對三人的工作進行了分工:繼父在後廚負責冒米粉,母親端米粉,收拾客人用餐后的桌子並負責洗碗,他自己則在大堂負責迎客並收錢。最初,他的打算是讓母親負責冒米粉,繼父收拾桌子,但是後來覺得前堂的服務員還是讓和藹可親,臉上永遠帶著笑容的母親來做比較好。而通過這幾天的培訓,繼父在把握放作料的多少,冒米粉的時間這兩個關鍵流程上已經算得上是得心應手,王勃也就放心的將冒米粉的重任交給了他。

「勃兒,今天生意會好嗎?」曾凡玉已經站在店門邊朝外瞧了幾次,發現一個人都還沒來吃,不禁有些心焦。

「媽,放心吧,生意會好的。現在連七點都還沒到,那些上班的人可能才起床。咱們今天也算是起早了,明天可以晚半個小時。」王勃安慰母親說。第一天營業,一家人也沒任何經驗,本著早起的鳥兒有蟲吃的道理,凌晨五點,一家人就起了床,匆匆洗漱后就朝城裡面趕。

「老闆,你們這裡有些啥子米粉喃?」正說著,一個提著籃子的大媽進了店,看到穿著紅襯衫,黑西褲,頭上還扣了頂「不倫不類」的「戳戳帽」的兩個一老一少的營業員明顯一愣,但也沒說什麼,只是上上下下打量一番。

「大媽請進來坐。我們有紅湯的牛肉,肥腸,排骨,鱔魚,雞雜以及清湯的雞汁米粉,二兩一塊五,三兩兩元,你吃哪一種嘛?」見有客人登門,王勃連忙結束了和曾凡玉的對話,趕快迎了上去。

「那來一碗肥腸嘛1大媽道。

「那你吃得辣不辣喃?」

「清紅湯嘛1清紅湯在四方就是「一般辣」的意思。

「好的。一碗肥腸——清紅湯——1王勃高聲唱了一個喏,好讓后廚的父親聽個明白,「大媽,請您稍等片刻,馬上給你端過來。」王勃朝自己的母親努了努嘴,示意她去端米粉。

只要熱好底湯,燒開開水,提前打好作料,冒一碗米粉也就是十幾秒的事情,非常快捷。王勃的話音剛落不久,一碗熱氣騰騰,鮮香麻辣的肥腸粉就被曾凡玉端了上來,放在大媽的面前。

「請慢用哈1母親對大媽說了句。這當然是王勃教的,是他這幾天對母親培訓的一部分。四方賣米粉的店子雖然多,但是服務態度好的卻少得可憐,先不說各種禮貌用語,光是一個待人熱情就不多見。很多人完全沒有「顧客是上帝」的意識。王勃從後世而來,他的目的也不是僅僅在四方開一家生意火爆的米粉店,而是要以此店為母版,迅速的擴張出去,打造他的連鎖集團。所以,除了店鋪和自己一家人的外在形象他十分的看重外,內在的服務品質,也就是所謂的軟實力,更是他關注的對象。他之所以把面熱的母親和面冷的父親做了個對調,也是基於這個理由。

「哦,好的好的1大媽的心情看起來似乎很不錯,一掃剛進店時的謹慎和拘謹,此時的臉上也有了笑容。她吃了幾十年的米粉,這種賓至如歸,被人捧著,抬著的感覺還從來沒有感受過。今天卻是長見識了。

大媽臉上的放鬆讓王勃知道了自己和母親剛才熱情和藹的待客之道起了作用。但這只是第一步,最重要的還是米粉的吳才是關係到王勃的「曾嫂米粉」能否真正火起來的關鍵,更是他的曾氏餐飲連鎖集團能否壯大的關鍵。

於是,從大媽剛一拿起筷子,王勃便在距離大媽不遠的地方,不聲不響而又心懷緊張的觀察著大媽的表情。

還好,沒有皺眉,沒有變臉,更沒有停筷,整個吃米粉的過程,都顯得十分的專註,臉上的神情放鬆而愉悅,這是對米粉比較滿意的一個表情。

至此,王勃的心頭大定!

「小弟娃兒,你們這個米粉的味道不錯。我吃了幾十年的米粉,還從來沒有吃過你們這種味道的。對了,你們可不可以打包喲?我孫女馬上要起床了,我打二兩給她回去當早飯吃。」大媽放下手中的筷子,又拿起桌上的餐巾紙揩了揩吃得滿嘴流油的嘴唇。

「咋個不可以打包喃?你打包還是要清紅湯的肥腸哇?」王勃瞥了眼大媽桌前的米粉碗,發現連湯帶水,全被眼前的大媽喝得乾乾淨淨,只剩下點碗底的一點辣椒米米,王勃的心頭一陣心花怒放,歡喜得不得了。

「我孫女喜歡吃鱔魚,你給她冒二兩鱔魚嘛。還有,她吃得比較辣,你給她冒紅湯的。」大媽說。

「要得!那您稍等片刻。馬上就好。二兩鱔魚——紅湯——1王勃再次大聲的唱起諾來。

很快,用打包帶打好包的米粉就被曾凡玉提了出來,交到了大媽的手上。大媽付過錢,走了。

「勃兒,你看,剛才那位大媽連湯湯水水都喝了,這是不是說明咱們的米粉很好吃?」收拾碗筷的曾凡玉看著被大媽吃得乾淨的米粉碗,一臉的歡喜。

「肯定好吃三,媽!不然她幹嘛連湯湯水水都喝乾凈了嘛1王勃笑著道。

「老闆,你這裡有些啥子臊子喲?」一個中年男人走進店內。

「叔叔請進來坐。我們有紅湯的牛肉,肥腸,排骨,鱔魚,雞雜以及清湯的雞汁米粉,二兩一塊五,三兩兩元,你吃哪一種嘛?」

「……」

自從第一位老大媽進店之後,王勃一家人就沒了歇息的時間,僅僅一個「好」字還不足以形容生意的火爆,而是「很好」,「爆好」!在前堂,王勃一共安放了六張桌子,每張可以坐四個人,四六二十四,一次性可以同時接待二十四個人,不算少了。

可是即便如此,在生意最好的那個時段,也就是上班的高峰期八點過的時候,二十四個位置已經全部坐滿,不夠用了,以至於不少客人只有站在外面等候,而有些趕時間或不願意等的客人則直接離開,跑到其他地方吃去了。

此番情景,讓王勃既心喜又心痛。上門的生意卻因為生意太好而不能做,王勃除了苦笑,還能做什麼呢?

「看來需要考慮擴大營業面積或者籌備分店了。」白白流失的客人讓王勃意識到自家的這個米粉店還是太小,生意稍微一好,就面臨著客人流失的境況,這是他絕不願意看到的。

然而,讓王勃操心的還不僅僅是這一點。隨著生意的連續火爆,光靠曾凡玉一個人收拾餐桌、洗筷洗碗,已經有些忙不過來。為此,王勃不得不幫著母親收拾。

直到九點過,幾個舅舅和娘娘抬著兩個大花籃過來,人手不足的情況才得以暫時緩解。在娘娘們的幫忙下,好歹將早上的這一波洶湧而來的吃早飯的客人應付了過去。

————————————————————————

特別感謝「要做好人」兄的再次打賞!/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