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30, 底氣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了,「對了,你寶寶和寶娘他們難道你不通知一聲?你還是要通知一下人家三!你不通知,到時候人家曉得你開店了,不是要慪你的氣?」 「請請請!老漢兒!今天你就負責請人,想請哪個就請哪個,ok?」...

有了營業執照,稅務登記證和衛生許可證用一句後世流行的話叫做自行補腦的汪秀明主動擔了過去,一家人最大的擔心完全消失了,當天就跑到農貿市場一通大肆的採購,將賣米粉的原材料和各種作料全部買齊,拿到米粉店放好。這樣一來,萬事具備,連東風也不欠了,最後只剩下什麼時候開業一個很簡單的問題。

王吉昌建議說最好還是找人看一下黃曆,挑選一個黃道吉日來開業。王勃一聽心頭就不太喜歡。前世,王吉昌迷信了一輩子,身體一旦不舒服就要去找神仙婆化水,結果卻是頭婚離異,二婚死老婆,死孩子,一輩子過得凄凄慘慘,有福難享。他的悲劇在於他那「不撞南牆心不死」,「撞了南牆也不回頭」的性格。他越是各種迷信,生活中的各種不幸反而越多的降臨到他的頭上。

母親曾凡玉則看著王勃,意思很明顯,這次她準備聽王勃的意見,不再唯丈夫馬首是瞻。近段時間兒子的表現充分證明了兒子已經長大,已經能夠在家庭大事上做主。

「撿日不如撞日,不等了,明天咱們就開業!媽,今天下午我們兩個辛苦點,把老湯熬起,幾鍋臊子炒起來。爸,你馬上給小娘,二娘打個電話,告訴他們我們明天開業。然後跑一趟小舅那裡,通知一下舅舅他們,喊他們明天都過來耍。」王勃對父母說道。一寸光陰一寸金,他是一天時間都不想耽擱,哪裡會浪費時間去看那什麼勞什子黃道吉日?

繼子沒聽從自己「看日子」的意見,妻子也不再一味的附和,這讓王吉昌有些不快,感到自己在家中的權威越來越小,越來越沒存在感。

「你難道就不喊你大姑他們?你大姑對咱們那麼好,你開業難道連你大姑都不請?」王吉昌沖王勃說道,語氣頗有些責備的意味。

王勃知道他又一次讓自己這位繼父不爽了,但是這個家要想有所改變,而且是朝好的方向改變,就只能按照自己的意志前行。照他最初的想法,大姑一家他是不準備請的,這倒不是他還在生大姑不借錢給自己一家的氣,還是那句話,人家借錢是情分,不借是本分;與之相反,他這是完全出於好意,站在大姑的角度上考慮,才不打算去請他們的。道理很簡單:大姑不支持,也不相信自家能開起米粉店。現在沒借她一分錢,米粉店卻開起了,而且有模有樣,自己再喜氣洋洋的請人家來,心胸稍微狹窄一點的恐怕就會以為在打他的臉了。

但現在繼父卻完全理解不了王勃的好意,硬要去觸他姐可能會有的霉頭,那就只有讓他去觸算了。王勃掌擊額頭,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你看,爸,這一忙起來,把大姑他們都搞忘了。這樣,爸,你直接騎車去大姑家先請大姑,讓他們明天有空到店裡來耍。你順便還可以用他們家的電話給小娘和二娘打電話。之後你再去外婆那裡通知舅舅他們,這樣安排要得三?」

「要得1王吉昌滿意的點頭,心想,這還差不多。要是明天全是妻子娘家這邊的人,自己這邊的親朋好友一個沒有,那也太不像樣子了,「對了,你寶寶和寶娘他們難道你不通知一聲?你還是要通知一下人家三!你不通知,到時候人家曉得你開店了,不是要慪你的氣?」

「請請請!老漢兒!今天你就負責請人,想請哪個就請哪個,ok?」

「我又不是隨便哪個都請!我還不是得分人?你以為我是個人就請嗦?」

————————————————————————————————

王吉昌騎車請人去了,王勃則和母親呆在店裡準備熬老湯和炒臊子。這次不是他以前的小打小鬧,而是一次要準備六種供數百人消費的大鍋臊子,王勃也不由得謹慎起來。為了保證萬無一失,他除了去工具店買了把手持型測溫槍用來監控油溫,以及一台精確到克的台秤精確配料外,更打算親自操刀,讓母親還是給自己打下手,學習炒臊子的流程,工藝和火候。上次母親全程參與了一次炒臊子的經過,雖然她自己說差不多會了,但王勃還是不太放心。賣吃的跟賣其他的不一樣,第一碗惡了人家的舌頭,以後想讓人家再次進店那幾乎就不太可能了。

兩娘母從上午十一點忙到下午四點,六大盆米粉臊子和一大桶老湯才熬制完成。紅湯的牛肉,肥腸,排骨,鱔魚,雞雜和清湯的雞汁,一溜六個不鏽鋼盆子,依次排列,光是看這紅潤靚麗的顏色,聞這撲鼻而來的香味,就能讓人食慾大動。

六盆臊子,每盆差不多可以舀一百碗,六盆全部賣完的話就是六百碗,可以賣九百塊錢!毛利潤則在四五百。

「勃兒,咱們一次性整怎麼多臊子,要是緊都賣不完,到時候咋整啊?」跟王勃看這幾大盆臊子就如同看人民幣不同,從沒做過生意的曾凡玉卻是心頭打鼓,擔心一旦生意不好幾天都賣不完的話,臊子在這七月的夏天存放不久,很可能就壞掉了。

說實話,不論是上輩子還是這輩子,王勃開門做生意也是花姑娘上轎第一遭。儘管他對自己秘制米粉的味道很有信心,絕對可以秒殺90%的同行;但是做生意講究的是天時地利人和,並不意味著你的味道好,價格優,你的生意就一定比那些味道次,價格高的同行做得紅火。前世作為「好吃狗」的王勃在雙慶逛悠,尋找味美食物的時候經常會發現這樣的一個現象:

兩家都是賣火鍋或者賣串串的店,不論從味道,價格還是服務品質,兩家其實都是半斤的半兩,差不多,但蹊蹺的是其中一家的生意就是要比隔壁的火!哪怕隔壁降價,打折,經過的路人也少有去光顧而直接彎都不拐的走進生意火爆的那一家!

為什麼呢?

王勃的分析是中國人愛湊熱鬧,愛隨大流!包括他自己有時也是這樣,面對兩家都未吃過的店鋪,通常而言,他也會選擇人多的那家,隨大流,盲目的從眾,下意識的認為群眾的選擇總是對的。

但群眾的選擇總是對的嗎?他們的眼睛都是雪亮的嗎?

不見得!很多時候群眾的無意識才是常態!

現在的情況是四方這個總人口僅有四十萬人的縣城,城裡面賣米粉的米粉店幾十上百家,每一家都有自己的固定客戶。而人是很奇怪的一種動物,一旦他們經常去一家店鋪消費,如果沒什麼其他的變化,一般很難改變自己的消費習慣。

所以,現在的問題來了:王勃的「曾嫂米粉」憑什麼讓那些已經有了自己固定吃米粉地方的居民改換門庭,跑到他這裡來吃?

第一,當然是吳個他有信心。十幾年後人們的生活水平普遍提高,吃得起,也越好吃,越好吃,嘴巴自然也就越挑。他研究的米粉既然能征服十幾年後的那些饕餮們,他不相信征服不了現在這些要求還沒那麼高的「土貨們」。

第二,價格。他的定價是隨的四方的大流,不太高,也不太低,中等。

第三,廣告。好酒還怕巷子深。他的米粉味道再好,但是人家不來吃,他也只有乾瞪眼。針對這個,王勃也沒什麼太好的辦法,只有在裝修和服飾方面打主意了。比如,他那別具一格的招牌,店內牆上的小故事,顯得「高大上」的英文翻譯,以及最引人注目的,絕對是四方米粉界獨一份的統一著裝。這些都是廣告,都能吸引人的眼球,招來路人的好奇心,並成為他們嘴裡的話題。有過後世經歷的王勃當然明白「眼球經濟」的原理。他之所以要把「曾嫂米粉」在外觀上搞得與眾不同,就是要在四方的市民之間弄出話題,讓他們口口相傳,幫自己打廣告。

危而且絕,價格也合理,更有了吸引人的噱頭,那自己還怕什麼?怕個卵啊!就這樣還不能成功,還打不響名氣,那就是老天爺拉偏架,故意不讓自己發財!

經過一番思緒的整理,王勃心頭的底氣頓時高了不少,他站起來拍了拍母親的肩膀,安慰的說道:「媽,放心,咱家米粉店的生意會好的。我估摸著啊,咱們這六盆子臊子,最多三天就可以賣完1

————————————————————————————————

感謝「要做好人」,「了圍繞加強」兩位兄弟的打賞,謝謝了喲!/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