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26, 工商局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都會給王勃用醪糟加紅糖煮四個荷包蛋當宵夜。雞蛋是自家散樣的老母雞下的,醪糟是小舅用糯米加酒麴自己發酵釀的,只有紅糖是買的。王勃一邊吃著純天然的土雞蛋,喝著甜蜜蜜的醪糟水,一邊在燈下翻閱元素周期表,好嘛...

過去這一周的白天,王勃一家人基本上都在外面忙店裡的事,他也沒什麼時間溫習功課。只有每天忙完回家后,才有閑暇時間去翻那些讓他實在不感興趣的教科書。

經過斷斷續續一周的複習,王勃好歹將初一到高一的語文和英語,初一到初二的數學,物理複習完畢,數學和物理又做了不少習題來強化和鞏固知識點。

這個效率不算高,或者說跟他以前看重生小說所見穿越主角的學習效率比起來,簡直就遜斃了。然而又有什麼辦法呢?誰叫老天爺在他重生時不為他弄點過目不忘,理解力暴漲的異能呢?不論是前世還是今生,王勃在記憶力和理解力方面,都毫不出色,十分的平庸。他從小到大,他之所以能夠保持優異的成績,中考一度還考了個全鎮的狀元,完全是用超越常人的努力和辛苦換來的。前世,王勃覺得很值得,並為之驕傲和自豪;這一世,有了足夠人生經歷,明白所處社會現狀和運行本質的他則覺得十分的不值,且毫無興趣,驕傲和自豪更是無從談起!

所以,即便是老天爺賞他個過目不忘的本領,他都肯定不會用在教育機構所主導的學習上。主觀上,他就對這一套經歷過的東西厭倦了。

曾凡玉心痛自己的兒子白天忙店裡的事情,晚上還要,怕他身體吃不消,所以,每天都會給王勃用醪糟加紅糖煮四個荷包蛋當宵夜。雞蛋是自家散樣的老母雞下的,醪糟是小舅用糯米加酒麴自己發酵釀的,只有紅糖是買的。王勃一邊吃著純天然的土雞蛋,喝著甜蜜蜜的醪糟水,一邊在燈下翻閱元素周期表,好嘛,除了枯燥無味的知識本身,其他的,實在愜意得不行。

————————————————————————————————

第二天是個陰天,雖然看不見太陽,但空氣卻悶熱得很,即便還是早上**點鐘,給人的感覺都像是在蒸蒸籠。

「可能要下雨啊?」王勃抬頭望了望陰秋秋的天空,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

不過,天空雖然有點不作美,但卻絲毫也不影響王勃一家人的熱情。一吃完母親做的早飯,一家三口便帶著雨披,騎上自行車,興匆匆的往城裡面趕。

今天是去取營業執照的日子,不急不行啊!

「轟陋—」,「劈啪——」,一家人還未騎上大件路,陰沉的天空便傳來兩聲炸響。緊接著,豆大的雨點從空中落下,開始還是撈稀幾顆,但是很快,雨點就開始密集起來,最後連成白茫茫的一片。

在如簾的雨幕中艱難騎行的王勃暗叫一聲倒霉。一家人在開始打雨點的時候就披上了雨披,所以也沒怎麼淋到雨,但對騎自行的人來說,卻增加了不少騎行的困難。而且在雨天騎車,不論是騎車人還是開車人的視線都會受到影響,輪胎更容易打滑,安全隱患也會更加的突出。

於是,王勃把繼父叫停,讓母親從繼父的後車架上下來,改坐自己的自行車。前世繼父出的車禍已經讓他在這方面成為了驚弓之鳥,對此王勃不敢有一絲一毫的疏忽大意。

曾凡玉心疼自己的兒子,有些不願意;王吉昌則以為王勃是想盡孝,讓自己這個父親輕鬆點,勉強推脫兩句后也就順水推舟的叫妻子過去,成全孩子的一片孝心。曾凡玉沒辦法,只好答應換車。

七月的雨來得快也去得快。這陣突然而至的疾風驟雨僅僅下了半個小時,在王勃一家人如蝸牛般行駛到南門時,就開始小了下來。等三人完全進城,到了郵電大樓的時候,大街上已經能夠看到有人既沒打傘,也沒批雨披的在路上行走。於是,王勃和父親也索性停車,收起身上的雨披。

這場只下了半個小時的夏日急雨,只能算是這天中的一個小插曲。一家人收拾好雨披,便又急不可耐,火燒火燎的朝目的地駛去。

幾分鐘過後,來到了縣工商局。王勃和父親在大樓前面的壩子架好車。王勃用手理了理頭上的亂髮,曾凡玉則站在王吉昌的面前,一手用手帕擦拭著丈夫臉上的雨水,一手幫丈夫整理著衣領。

稍微的收拾妥當,王勃帶頭,王吉昌和曾凡玉居后,跨過前面的幾階台階,三人進入了工商局的辦公大廳。

熟門熟路的來到辦理個體戶營業執照的窗口,王勃拿著母親的身份證,遞了進去,告知對方自己是來領營業執照的。

坐在櫃檯後面的是一個二十幾的年輕人,抬頭掃了一家三口一眼,態度不冷不熱。年輕人低頭看了眼王勃遞過去的身份證,然後就開始翻閱桌上的登記簿,翻了幾下,就開始在一個厚厚的文件夾中翻找。透過前面的玻璃,王勃能夠看到那個厚厚的文件夾,夾著的便是已經做出來了的一份份營業執照。

兩分鐘后,年輕人合上手中的文件夾,面無表情的對站在櫃檯外的三人道:「哦,我剛才找了哈兒,你們的營業執照還沒有下來。回去等著吧,下個星期再來1

年輕人的話讓王勃頓時就愣住了,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辦個個體戶的營業執照而已,怎麼可能一個星期都辦不下來?

「不好意思,我們是上周就過來登記了,這都一個星期了,你能不能麻煩一下再幫我們找找?」王勃對坐在櫃檯后的年輕人道。

「找了!你沒看我剛才找了半天嗎?回去等吧。下次再來1年輕人開始不耐煩。

對方的態度讓王勃心頭頓時火起,但想到自己現在是有求於人,人在屋檐下,也就只有壓抑著心頭的怒火,勉強擠出一副笑臉,盡量以一種低姿態的語氣對年輕人說:

「哥子,我們是開小吃店的,這個營業執照對我們真的很重要,沒這個執照,我們就辦不了——」

王勃的話還沒說話,裡面的年輕人忽然臉色大變,直接打斷他的話:「哎,我說你這個人到底是怎麼的?聽不懂人話嗦?叫你回家等你就回家等,費那麼多話幹啥子?快點走快點,不要拄在那裡耽誤後面的人辦,證。」年輕人揮著手,彷彿掃垃圾一般。

王勃心中勃然大怒,當即就打算翻臉。前世他活了三十幾歲,與「人民公僕」打交道也有十幾二十次,態度有好的也有不好的,但最差的也不至於像眼前的年輕人這麼不可一世,就差指著手指罵娘了。王勃從未受過這種鳥氣,氣憤難耐,心火難平的他當即就把臉馬了下來,打算撕破臉皮,好好的用語言教育一番「人民公僕」的「為仆之道」。

緊站在王勃後面的王吉昌一直在關注著失態的發展。當對面的年輕人說執照還沒下來的時候,他也感到有點意外,覺得這時間也太長了點,但也僅此而已,並非像王勃一樣難以理解和想不通。

而當那年輕人的語氣變得極不耐煩讓自己一家人回去的時候,王吉昌就打算勸王勃聽對方的話,回去等算了。因為在王吉昌的腦海中,吃公家飯的對於農民出身的自己來說永遠是不能惹也惹不起的。

所以,當他發現王勃進一步的解釋惹得對方「勃然大怒」時,沒等王勃繼續開口,趕緊拉住自己的繼子,開口勸道:

「王勃,算了!莫去爭!走,我們回去。既然人家叫我們再等幾天,我們就再等幾天好了。你爭啥子嘛爭?」王吉昌一邊拉住繼子,一邊又點頭哈腰,臉露媚笑的朝櫃檯內的道歉,「對不起啊,我兒子太小,不懂事!對不住哈,你不要和他一般見識1

母親曾凡玉也被雙方之間的衝突嚇住了。她害怕自己的兒子得罪這些「當官的」以後要吃什麼虧,也趕忙和丈夫一起拉住王勃,同時忙不迭的給對方道歉,讓對方原諒,不要放在心上。

「我說你們兩口子也是,也不看哈兒這是啥子地方,是你們順便撒野的地方嗎?走走走!趕快把你們這娃娃拉起走!不要擋著後面的人。」年輕人不耐煩的揮揮手,讓這家人趕快離開。

——————————————

感謝「翻翻揀揀」的打賞!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