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21, 黎明德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家的舊衣服舊鞋子全部給搜颳走了!有時候,她甚至還發現王勃那個不起眼的男生竟然穿著自己以前穿過的運動服和衛衣!天啊,這些都是女生穿的衣服耶,他一個男生穿在身上,就不感到害臊嗎? 「呵呵,是不是喲...

雖然在借錢的過程中出現了一點小小的波折,但好在結果不錯,甚至還超出了預期,至此,王勃那顆一直不太踏實的心總算篤定了下來。這兩天,他雖然一副安然若素,勝券在握的模樣,但內心深處還是有一種「謀事在人,成事在天」的想法,也做好了最壞的打算。畢竟,這是上千元的借款,對於像城裡大姑大姑父一家來說或許是無關痛癢的小錢,但是對於面朝黃土背朝天,靠老天爺賞飯吃的舅舅娘娘們而言,也是需要近半年的口攢肚挪,才能湊得齊的。小姑父雖然在做生意,而且還是他們村的村長,但坦白講,他那個生意,說白了也就比那些收爛荒的,收廢舊物品的人好一點點。而村長,說起來好聽,其實也沒兩個錢。老鄉們太窮了,村裡沒什麼企業,都在土裡面刨食,油水,外快之類的不能說完全沒有,但也相當的有限。小姑父這個村長跟七八年後那些位居城鄉結合部,開發區有大量廠礦和企業的村長是完全沒有可比性的。

而王勃,也再一次體驗到了什麼叫「一方有難,八方支援」,更是通過上下午強烈的對比,明白了什麼是「仗義每多屠狗輩」。人生中的很多道理雖然很多人都聽過看過和讀過,但卻不一定親自經歷過。這期間的感受和箇中滋味,那是相當的「有文。

————————————————————————————————

這天晚上,王勃的大姑父黎明德應酬完回來,便聽到女兒和妻子擺起王勃兩爺子來借錢的事。

「爸,你還不曉得,我那個表弟我以前還真是小看了他!成熟慘了!而且很有想法,根本就不像還在讀書的中學生!媽,如果王勃沒吹牛真能弄出一碗文米粉的話,我覺得咱們應該支持一下。四中邊上那個『圓圓蛋糕店』我見過,位置絕對算得上是一個黃金位置,只不過那老闆兒的定位出了問題,不應該去賣蛋糕。」

今天的王勃可以說讓黎君華刮目相看,完全顛覆了他在黎君華心目中的固有印象——木訥,寡言,靦腆,跟其他那些農村親戚們的小孩兒差不太多。在王勃和小舅舅離開后,她又將跟王勃見面的情形前前後後的回憶了一遍,越想便越覺得那小子有些不簡單。

特別是黎君華原本認為的,在看見自己的父親在大姑那裡吃了憋后,為了他的前程,王勃肯定會卯足力氣,費盡口舌的去遊說自己的老媽,等到了最關鍵的時候,自己就出場,幫他說兩句好話,送他個順水推舟的人情。但那小子的反應卻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叫上小舅,直接告辭走人了。

「他不是來借錢的么?錢沒借到,開不成米粉店,他以後讀大學的學費就懸了。看那小子那副滿懷豪情,志在必得的樣子,應該全力以赴,破釜沉舟的去爭取才對啊!不應該這樣虎頭蛇尾啊?1黎君華想了半天,也猜不透「那小子」的想法,「莫非,真的如他所說,大姑這裡借不到,就去找他的那些舅舅娘娘借?但萬一還是借不到呢?五千元,對那些農民來說可不是小數啊1

因為自己的父親和母親都是從農村裡面出來的,黎君華自然有很多農村的親戚。她十分清楚這些農村親戚們都是一副什麼德行——一個二個,無不想巴結,討好自己全家!平日里,看似殷勤的給自家送點什麼蔬菜,雞蛋,大米之類的農產品,其實卻想以小博大,從自己家拿回更多的東西:

好吃的,捨不得買或者根本就買不起的煙酒,水果,糕點;自家淘汰的傢具,家電;不穿的舊衣服,舊鞋子。比如自己那小舅舅,幾乎就把自己一家的舊衣服舊鞋子全部給搜颳走了!有時候,她甚至還發現王勃那個不起眼的男生竟然穿著自己以前穿過的運動服和衛衣!天啊,這些都是女生穿的衣服耶,他一個男生穿在身上,就不感到害臊嗎?

「呵呵,是不是喲?吉昌那兒子還有那個手藝啊?看不出來得哇!不過他又是從哪裡把這個手藝學來的喃?」黎明德「呵呵」一笑,用紙杯給自己泡了杯別人送的龍井茶,一屁股坐在客廳中央的皮沙發上,舒舒服服的靠在了上面。

「吉昌說是王勃他一個開米粉店的同學母親教他的。但我覺得不太可能。這個東西,一般人哪個教你哦!除非花錢去學!但是哪怕花錢去學,一般人也不得把真本事教給你,壓箱底的看家本領肯定是要留一手的。不然教會徒弟,餓死師傅,人家還吃啥子吃?」王吉鳳搖了搖頭,說道。今天上午,王吉昌和王勃兩爺子不吃而別,讓她這個當姐姐和當大姑的感到有些過意不去,但不是因為借錢,而是因為沒讓兩爺子留下來吃中午飯。在借錢這一問題上,王吉鳳並不覺得自己有任何的過錯。

「媽說得也是哈。非親非故,哪個會輕易的把真傳告訴你喲1穿著一件黃色t恤,套著條女式粉色短褲,露出一雙修長雪白大腿的黎君華蜷縮在沙發的一角,介面道,「不過媽,說不定是人家王勃自己研究出來的喃?這傢伙今天給了我太多的驚奇,我倒是有點看不透他了。」

「研究?就當是做題嗦!秘方是有那麼好研究的嗎?」王吉鳳駁斥女兒的話道,「我看,很有可能是王勃的確是有個開米粉店的同學,人家也的確告訴了他一點東西。但他如果指望就憑這點皮毛就可以在四方城裡頭混,那他還差得遠!城裡面不比農村,這兒的人嘴刁得很,味道不好吃,哪個買你的賬喲1直到現在,她還是覺得自己弟弟想去開米粉店太過兒戲,簡直就是想當然。

「對頭,四方人嘴巴刁得很,味道不好沒得好多人去吃1對這一點,從小一直生活在四方的黎君華絕對有發言權,不過跟自己的父母唱反調一向是她的愛好,「但是媽,既然舅舅開了口,而且王勃還跟著來的,你一口就將人家拒絕了,你是不是做得也太……那個了?你不給舅舅面子,也要給人家王勃一點面子三!你今天這個義正言辭,毫無商量的態度,人家王勃聽了咋個想?爸,你說是不是?」黎君華將目光看向他父親黎明德。

「呵呵!嗯!對!你媽在這個事情確實有些欠考慮!太過武斷了!不管人家的生意最後成不成,既然開了口,看在曾凡玉的面上你多少也應該表示一下的。」黎明德還是一臉笑呵呵的,黎君華是黎明德的掌上明珠,從小就寵愛非常,在黎君華面前,黎明德很少有不面帶笑容的。

「就是嘛,媽,一千兩千,多少你還是應該表示一三!一毛不拔,太不近人情了1黎君華附和他爸的話道。

「耶,你兩父女今天晚上是咋個了?開批鬥會嗎?我還不是為他們好!不想他們把錢拿去糟蹋了,這難道也有錯嗎?」見兩父女都在針對自己,王吉鳳開始不滿了,頗感有些委屈。她原本就對沒把弟弟和侄子留下來吃飯感到有些歉疚,晚上還被丈夫和女兒一致的「聲討」,把心一橫,乾脆的道:

「你兩父女站著說話腰不疼!好,既然你們想充大方,想當好人,我明天就去取五千塊錢給王吉昌拿去1

黎明德也就就事論事的說說,哪是真想拿錢出來,他怕妻子賭氣之下真去取錢,趕忙站起來勸道:

「你看你,我和華華不過是就是論事的說說,你還當真了!聽了你們講了那麼多,老實說,我也覺得開米粉店這事不怎麼靠譜——你弟弟連作為農民的本分種莊稼都種得一塌糊塗,你叫他去做生意,那跟把錢往火里扔有什麼區別?」黎明德開始附和妻子的意見,然後又補充了一句,「不過,既然吉昌親自來開了口,而且王勃也跟著一起來了,我看他們一家人肯定是下定了決心的。他們即便不在我們這裡借,也會向其他親戚朋友開口。五千元就不必了,那是害他們。就一千嘛,就當是你這個當姐姐的心意1

「這個我同意1黎君華舉手附和,「不過媽,你也不要明後天就去取錢,先等一段時間,我估計舅舅向他們的那些親戚朋友借錢也不是那麼好借的,等過段時間他們到處碰壁后,你再把錢送過去。」

「華華的這個意見好!吉鳳,你就按照華華的意見辦!一個星期後,給你弟弟把錢拿過去1黎明德一錘定音,做了總結陳詞。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