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20, 攤牌

作者:瞎半身  |  更新時間:2015-09-17 20:29  |  字數:3809字

「舅舅舅媽,娘娘姑爺,剛才你們也吃了甥娃子給你們冒的米粉了。你們覺得這個米粉拿出去賣,賣得脫沒有?」等所有的親戚都吃得差不多了的時候,王勃終於開始言歸正傳,準備回到今天的主題上來。

「賣得脫!咋個賣不脫喃?這麼好吃的米粉,我還從來沒有吃過!肯定賣得脫!」二娘最先開口道。

「賣肯定賣得脫!問題是你在哪裡賣!在你們屋頭賣還是在你們街上賣,肯定是不一樣的!」小姑爺道。

「耶,勃兒,你們家莫非真的要開米粉店嗦?」問話的是二舅媽,問完後,不經意的瞟了一眼自己的丈夫,大概是意識到了什麼。

「就是勃兒,你們真打算開米粉店嗎?到時候誰來賣喃?姐姐和王哥賣啊?」小娘說道,一副大感興趣的樣子。

「你們猜對了,我們家就是準備開家米粉店!但不是在屋頭開——開在屋頭哪個來吃嘛——我們準備在四方城裡面開一個。鋪子我和我爸今天上午已經看好了,就在四方中學邊邊上,位置好得很。我定金都交了,準備過兩天就去簽合同。現在的問題是家裡面還差點錢,想懇請各位舅舅舅媽,娘娘姑爺們支持外甥一把。這個米粉店對外甥很重要!說生死攸關也不過分!因為再過兩年外甥就考大學了,憑我的成績考個重點大學基本上沒啥子問題得!但是上大學的話,一年的學費就要幾大千,還不算住宿費和生活費。而我們家的這個現狀,你們也曉得,到時候肯定是交不起的!如果有了這個米粉店,那我們一家的生活,包括我以後上大學的學費,也就不用愁了。」

鋪墊了那麼多,最終,王勃向自己的親戚們「攤了牌」,接下來,便是看效果的時候了。此時,他忽然感到自己的心跳莫名的快了起來,心頭頗有些緊張,這種情況,即便是上午在城裡大姑家面對錶姐的時候,也未曾有過的。

王勃的話還沒說完,氣氛便開始有了變化,變得有些沉悶起來。最初還嘰嘰喳喳,有說有笑的親戚們都沉默了,一時之間,都不說話了。

這種沉悶,讓人略感壓抑的氣氛讓王勃的母親曾凡玉焦急起來,揪心不已的她就打算開口,求下一自己的兄弟姐妹,但卻被王勃用眼神給制止了。母親的性格王勃十分清楚,一旦開口,很可能變成一種哀求。前世是不得已,這一世,王勃決不讓母親去懇求誰。

「做生意?現在的生意恐怕不是那麼好做的哦!搞不好就容易折本。」第一個開腔的是大舅媽。

大舅媽一開腔,馬上就有人接腔,二舅媽立刻接著道,「就是!現在的生意哪有那麼好做喲!姐姐是老實人,又算不來賬,王哥的性格又是那種大大咧咧的性格。這種性格去做生意,很容易吃虧的。」

三舅媽因為才嫁給離異的三舅沒多久,不好發言,但一聽說涉及到借錢,臉色還是變了變,儘管很輕微,但還是被攤完牌後就一直注意觀察親戚們反應的王勃注意到了。

王勃又將目光看向幾個舅舅。

大舅舅和二舅舅在吸煙,臉上仍舊帶著笑,表情倒是沒多大變化。小舅舅剛才上廁所去了,不在,只有小舅母在。小舅母也沒說話,卻是一臉詭笑的看著王勃,還朝他眨了眨眼睛。王勃的回應則是聳了聳肩膀。兩人在其他人都沒注意的時候完成了一次無聲的交流。

王勃的四個舅舅,除了經常在外打工的三舅舅,其餘三個都是地地道道的農民,勤勞,節約,為人老實,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起碼有三百天都在田裡忙碌。他們說不出什麼大道理,唯有以誠待人,可惜的是,因為性格方面的原因,家裡的財政大權,自然就旁落到了舅媽們手裡。

兩個娘娘和兩個姑爺也沒開腔。二姑爺的話本來就不多,而小姑爺則一直在喝茶,大概在想些什麼,或者單純的在等其他人發言。

沒有人發言,沒有人接王勃的招,讓原本還信心滿滿的他心頭也不禁開始打鼓。

「難道我把舅舅娘娘們想得太好了?即便大舅舅,二舅舅和三舅舅那裡比較懸,小舅,兩個娘娘那裡也應該有點反應啊?現在的默不作聲是什麼意思?不想借?」王勃暗自思忖。

前世在自己的姐姐去世後,小舅舅,小娘以及二娘完全就把王勃當成了自己的兒子,不僅經常打電話噓寒問暖,而且多次詢問王勃差不差錢,差的話就開腔,不要自己扛。特別是沒有子女的小舅,對待王勃更是巴心巴肝,沒有任何的計較。在那無數個寂寞孤苦的深夜,想到去世的母親,想起舅舅娘娘們對自己的好,王勃都會眼眶泛紅,淚水漣漣。

不過,不論是前世還是今生,王勃本人都從未找自己的親朋好友借過一分一毫的錢,哪怕在他最困難的日子,他也從沒開過口。和自己的母親一樣,他是屬於那種寧願別人欠自己,也不願自己欠別人的性格。世間萬種情,唯有人情對他來說最難消受。他從母親,從舅舅娘娘們身上繼承了勤儉持家的品行,從小便養成了存錢的習慣,也正是因為這一習慣,生活對他來說儘管不是一帆風順,甚至可以說多災多難,王勃還是依靠著自己的力量,用著在豐年時存上的不多的儲蓄,一個人在外地打拚,堅持了十幾個春秋。

如果不是知道自己以後一定會發達,有機會十倍百倍的報答舅舅和娘娘們,依照王勃「萬事不求人」的本性,弄死他他也不會開口找親戚們借錢。「人親財不親」,「親兄弟,明算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