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18, 回娘家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舅媽顯然十分的意外。心直口快的小舅媽直接就向姐哥王吉昌詢問因由,王吉昌閉著嘴,不開腔,只是用手指著王勃,意思是問你的外甥去。 「呵呵,小舅媽,恕我先賣個關子,等大舅二舅三舅,二娘娘他們到了之...

「你不是會說得嘛?在我面前嘴巴那麼溜,怎麼在你大姑面前就啞巴了?」剛一走出大門,早就按耐不住的王吉昌再也忍不住自己的嘴巴,開始朝王勃抱怨。

「這下好了哈,你那三百塊錢終於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了哈1王吉昌繼續抱怨。

「可不可惜喲1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

「……」

王勃不吱聲,一直等王吉昌發泄完了之後才開腔:「爸,大姑不借錢就算了。我和媽去找舅舅娘娘他們借。」

「啥子?找你那些舅舅娘娘借錢?你恐怕打錯了算盤哦!你們舅舅他們靠得住,恐怕母豬都能夠上樹1王吉昌癟癟嘴,眼裡是無盡的諷刺,「怎麼,你還不信?王勃,我就把話撂在這裡了:你要是從你們舅舅舅媽那裡借到錢,我手板心上給你煎魚1

對於妻子的娘家人,王吉昌除了跟王勃的二舅關係還不錯之外,跟其餘幾個兄弟姐妹都打不攏一堆,彼此間隔膜甚重。舅舅娘娘們是厭惡王吉昌懶惰成性,一點也不擔負起作為父親的責任,他們為自己的姐姐感到不值,為自己的外甥感到可憐。心頭懷有這種芥蒂,舅舅和舅媽們在言語上就不可能對這個好吃懶做的姐哥有多麼的尊重。王吉昌,則因為這種多多少少的輕視對他們自然就不怎麼喜歡,怨氣也頗多。

前世母親被王吉昌摔死後,母親娘家人對王吉昌的怨恨達到了頂點,特別是他在自己的姐姐去世不到三個月就再次結婚這件事上對他更是耿耿於懷。後來沒多久,雙方之間就沒了什麼來往。

「爸,這個就不用你操心了哈!借得到借不到,我和媽先回娘家借了再說。」王勃根本不理繼父的酸話,因為在他的心中,王吉昌在他的整個謀划中已經是一種可有可無的角色。

說句不好聽的話,以後如果繼父識相,知好歹,他會帶著他一起玩,讓他和母親共享榮華富貴;如果不識抬舉,自己不知道自己有幾斤斤兩,那麼對不起,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咱們就色eyougoodbye了!

————————————————————————————————

回到家,母親正在吃飯。

「你兩爺子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錢借到了沒有?」曾凡玉放下筷子,看著進門的王勃和王吉昌。王勃笑嘻嘻,臉上一副雲淡風輕,有好事的樣子;而王吉昌則陰著個臉,彷彿誰欠了他錢不還的模樣。兩爺子不同的表情讓曾凡玉有些摸不清狀況。

「你去問你這個兒子去1王吉昌黑著臉道,用力拉開椅子,一屁股坐了下去,「在我們面前不得了的了不得,歪歪道理一籮筐;一在他大姑面前,就囁了!屁都不放一個1

「錢沒借到嗦,勃兒?」曾凡玉沒理一臉怨氣的王吉昌,問自己的兒子。

「大姑不借!媽,大姑不借就算了,下午我們去趟外婆那裡,把舅舅二娘娘姑爺他們都喊過來,我親自找他們一家一家的借。你現在幫我和爸舀碗飯,我們吃了晌午飯就走。」王勃對母親說。

「要……要得嘛1出師不利,丈夫又是一副氣鼓鼓的樣子,曾凡玉一時間也沒了主意,只有聽王勃的安排。一絲憂色浮現在了她的臉上,懷著對未來的隱憂,曾凡玉轉身去廚房給丈夫和兒子舀飯去了。

吃飯的時候,曾凡玉告訴王勃說上午九點過的時候,張靜到家裡來過,還提了一個鴨子過來。

「張靜來過啊?還送了我們一個鴨子?那不錯,等會兒正好提到外婆那裡去打牙祭,我們也好少買點菜。對了,她送完鴨子就走了嗦?你沒喊人家在屋頭耍哈兒嗦?」王勃隨口道。

「我咋個沒喊喃?你又不在屋頭,人家跟我一個老婆子有啥子好擺談的嘛。哦,張靜父母讓她送鴨子過來,我想肯定是想你以後給張靜輔導功課。勃兒,你以後可要好好教人家張靜,不能馬虎。」曾凡玉教育兒子道。

「我曉得媽,這個不用你說。就是人家不給咱家送鴨子,張靜過來問我,我還是會用心教她的。咱們又不是看在人家鴨子的份上。送鴨子是情誼,不送也是本分。這個我懂。」王勃一邊吃飯,一邊陪母親絮叨。今天的氣氛跟往常不一樣。要是往常,十句話,起碼有八句都是王吉昌在侃,今天在自己姐姐那裡吃了癟,倒是安靜了。

「你懂就好1

吃過飯,王勃拿出最後壓箱底的幾十塊錢,提上張靜送的鴨子,載著母親朝化龍橋駛去。那裡有個集市,王勃打算再買條大草魚,割兩斤豬肉,稱一斤滷雞爪,再買點小菜,弄一桌子招待未來的債主也就差不多了。

繼父王吉昌原本不想去妻子娘家的,他覺得平時去了都受「歧視」,現在跑去借錢,那更不是要看那一大家子的臉色?但賴不住王勃的再三勸說,還有就是得知繼子要把自己的私房錢拿出來辦招待,有好吃的整,嘴饞的他便「不情不願」的跟在了後面。

不過他也事先跟兩娘母打過招呼,他這次去就只吃飯喝酒,不說話,借錢的事他是不會開口的。

王勃也沒指望自己的繼父開口,他開口反而壞事。之所以叫上繼父,不過是湊個人數,壯壯陣勢,蝶和母親,他還是覺得單薄了一點。

————————————————————————————————

下午三點的時候,一家子騎著兩輛自行車,王勃載著自己的母親,王吉昌帶著幾袋食材,包括昨天晚上燙好的米粉,牛肉臊子和冒米粉的底湯到了臨,縣的外婆家。距離也不遠,也就十來里路,跟王勃騎車去城裡上學差不多路程。

外婆一共生了七個兒女,四男三女,所有的兒女都已成家立業。外婆也沒讓其他幾個兒女輪流供養,一個人跟著老,也就是小舅生活。

因為外婆挨著小舅,所以母親三姐妹逢年過節回娘家的時候就都直接去了小舅家,王勃這幾個外甥,外甥女也一樣,每次去外婆家玩的時候都是住在小舅的家中。

對於大女兒一家人忽然提著一大堆禮物上門,外婆,小舅和小舅媽顯然十分的意外。心直口快的小舅媽直接就向姐哥王吉昌詢問因由,王吉昌閉著嘴,不開腔,只是用手指著王勃,意思是問你的外甥去。

「呵呵,小舅媽,恕我先賣個關子,等大舅二舅三舅,二娘娘他們到了之後,我再來告訴你們原因。」王勃笑著對小舅媽道。

「啥子?你們還喊了你二娘和小娘?耶,看來真的是有事嗦1王勃的話讓小舅媽等人更為吃驚,不明白他葫蘆里賣什麼葯。

「對頭,是有事,不過是好事。剛才在化龍橋那裡給他們都打了電話,娘他們現在應該在路上了吧。好了,小舅媽,外婆,你們先和我媽一起整一下菜,我去喊一下大舅,二舅和三舅他們。」說著,王勃也不理好奇心越來越重的小舅母等人,一溜煙出了大門,跑去喊人去了。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