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13,先下手為強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的陰溝里,他屁事沒事,卻把坐在後座的母親的右手腕摔斷了。 所以,當一年後王吉昌玩膩了他的新玩具想要進一步升級成摩托車的時候,王勃是堅決的反對。 可惜的是,即便是他反對,固執己見,屢教不...

本周沖榜,求推薦和收藏,瞎半身謝謝大家咯……

————————————————————————

第二天,吃了早飯,王勃便催促著繼父進城。昨天晚上加上今天早上被王勃各種畫餅,各種許願洗了一番腦的王吉昌也有些迫不及待,兩爺子一撂筷子,連嘴也來不及揩一下就出了門。

王吉昌騎的是一輛男式自行車。從王勃十歲開始跟著王吉昌的時候他騎的就是這輛自行車,八年過去后,自行車已經破舊不堪,但是苦於家中沒錢,他也沒錢換。在前一世,一直要到王勃大學畢業工作開始賺錢后,花了兩千多給他買了一輛電瓶車,王吉昌才算鳥槍換炮,過上了省力的日子。

然而,得意忘形的王吉昌在有了新車不到一個月,在一次訪親回家的路上,就把電瓶車連人帶車翻到了大件路邊的陰溝里,他屁事沒事,卻把坐在後座的母親的右手腕摔斷了。

所以,當一年後王吉昌玩膩了他的新玩具想要進一步升級成摩托車的時候,王勃是堅決的反對。

可惜的是,即便是他反對,固執己見,屢教不改的王吉昌還是偷著從朋友那裡搞了一輛二手摩托車回來「玩格」,一玩,就把母親的命給玩掉了,也間接的毀了王勃的整個人生。

通常而言,如果一個人在犯下了如此不可原諒的,足以令有良知的人悔恨終身的錯誤后,恐怕在他今後的餘生中再看到摩托車時心裡都會有一種抹不掉的陰影而對摩托車敬而遠之。

然而,狗改不了吃屎的王吉昌卻在母親去世后不到三個月,就把曾經當著所有親朋好友的面對王勃發誓,「保證不再碰摩托車」的誓言忘到了九霄雲外。他又開始騎起他的第三任妻子的前夫留下的摩托車來。

半年不到,王吉昌再次翻車,這一次,他摔斷了自己的腿,在床上躺了三個月後,才開始下地一瘸一拐的走路。

又過了一個月,感覺到自己的腿腳好得差不多了的王吉昌好了傷疤忘了痛,再次跨上了摩托車,繼續開始他的悲劇人生……

至此,王勃對王吉昌是徹底的絕望了。他也懶得再說什麼好了,只是遺憾,為什麼摔了三次都沒把這個不知教訓為何物的男人摔死!

「王吉昌,這輩子你就老老實騎你的自行車把,別想再碰摩托車一下!你買一輛老子燒一輛,看你有好多錢來買1看著王吉昌的自行車,王勃在心頭暗暗的發誓。

王勃自己騎的自行車卻是一輛和他不相匹配的適合女人騎的女式自行車。這當然不是王吉昌給他買的,而是王吉昌的姐姐王勃的大姑作為他考上四中的禮物送給他的。車子也不是新車,只是一輛六七成新的二手車,而且是女式的。小時候的王勃並沒想那麼多,長大后才明白這個禮物估計也是大姑把不知道是誰不要了的一輛舊車借花獻佛,獻給王勃當禮物。不然,如果真是像大姑說的那樣在二手車市場給王勃挑的,何不挑一輛男式車?這輛小車對已經有一米七五的王勃來說實在是太矮了,坐在上面的他得時刻蜷著,連腳都伸不直。

當然,王勃並非抱怨,只是簡單的陳述事實。他心頭對大姑也很感激,大姑的這輛二手車也算雪中送炭,要是沒了的話,他恐怕就要早上五點起床晚上十一點才能回家了。

大姑送的這輛車實際上是他用過的第二輛自行車。第一輛是他讀初中時二娘送的,是二娘陪嫁時的嫁妝,騎了也有五六年了,破舊得很,拿過來時還換了不少零件。二娘的這輛車風裡來雨里去,只堅持了兩年半就徹底垮架,之後王勃走了半年的路,一直堅持到大姑的禮物送來他才又重新步入「機械化時代」。

前後兩台自行車,都是別人送的,而非王吉昌為自己買的,所以,每當想到此處,特別是那一個個上學途中自行車因為老舊而經常拋錨的艱難時刻,些許的怨氣自然而然的就會在王勃的心頭勃發出來。

————————————————————————————————

上午九點,王勃和繼父王吉昌騎車到了「圓圓糕點房」,一張醒目的寫有「轉租」字樣的白紙貼在了糕點房門臉旁的牆柱子上。糕點房的大門開著,一個三十來歲的中年婦女坐在櫃檯內,顯得有些百無聊賴。

「爸,看見沒有?就是這個門面。前面五十米就是學校,距離四方廣場也只有不到兩百米,周圍的居民小區也不少,做生意的也多,位置巴適得很。走,咱們進去打聽一下她要如何轉租。」王勃對王吉昌道。看見了牆上的那個「轉租」字樣還在,王勃也鬆了口氣,這意味著那文具店的老闆還沒下手。

但此時王吉昌卻有些裹足不前了,面帶猶豫的說,「這就去問啊?要不,咱們……咱們再等一哈兒……」

王勃一看王吉昌的表情就知道自己這繼父也就是一個葉公好龍的貨。平日在他和母親面前經常吹噓他這輩子走南闖北,全中國都跑了一大半,見識無數,不得了得很;可一旦需要他真刀真槍頂上去的時候,土農民膽小怕事,畏縮不前的天性就顯露無疑。

王勃沒理會王吉昌的臨陣怯戰,在人行道上架好自己的自行車,徑直走向了蛋糕店。

「老闆兒你好,你這門面要轉租是不?咋個一個轉租法喃?」王勃開門見山,直接沖裡面的女人道。

女人抬頭,見跟自己說話的是一個中學生模樣的少年人,身上的衣著也顯得十分的土氣,一看就不像做生意的人,懶洋洋的問:「你要租?」

王勃心想,就憑你這狗眼看人低的態度生意能夠好起來那倒真的怪了,但不管是現在還是未來,以貌取人是人的通病,所以王勃也並不生氣,仍舊面帶笑意,十分肯定的說:「肯定三!不然我問你幹啥子喃1

「轉租費兩千!以後每個月八百,押一付三。」女人給了個數。

「那我們是跟你簽合同還是跟房東簽合同?」

「跟我或者跟房東簽都可以。」

「那你跟房東簽了幾年合同?」

「三年!我只開了半年,還有兩年半。」

「老闆兒,自我介紹一下,我叫王勃,四中的學生。那個是我老漢兒。」說著,王勃用手指了指站在人行道邊,一直望著這裡卻又有些不好意思進來的王吉昌,「爸,你過來三。」王勃沖裹足不前的王吉昌喊了一句,又繼續對女人道,「我是前幾天看見你貼在牆上的轉租告示的,我和我爸這段時間都在城裡找門面,準備做點小生意,今天就是來問一下。」

「哦,你們準備做生意嗦?準備做啥子喃?」女人聽王勃說自己是四中的學生,微微有些吃驚。四中是全四方最好的中學,考進四中,一隻腳就已經邁入了大學的門檻。大學生在四方這個縣城目前還是一個十分牛逼的身份,面對未來可能的大學生,女人的態度不覺間便有些重視起來。

「準備開個文具店或者小吃店什麼的。」王勃模稜兩可的道。

「那生意肯定不錯!你看,我這個門面就挨著你們四中,又當道,周圍還有很多小區,不管是開文具店還是小吃店,以後生意肯定好。我是準備干點其他的東西,不然位置這麼好的門面我才捨不得轉租呢。」意識到眼前的父子不是跟自己開玩笑而是真的有可能會租,女人的態度立刻變得更為積極,開始了生意人慣用的「王婆賣瓜,自賣自誇。」

干其他東西?恐怕是生意不好才不得不轉租吧!王勃心想,他自然不會去揭穿這點,而是不以為然的搖了搖頭,笑著道,「要說位置好,還是好吃街那邊的位置才好,人氣更旺。這幾天我們也看了很多家,就是想找一個性價比最高的,所以,老闆兒,你就不要說那些虛的了,直接給我們一個實價吧。如果我們覺得合適,可以,現在就可以給你交定金,三天之內就可以簽合同。」

兩人相互試探,各自誇張,不說真話,嚴守各自的底線,你來我往,最終,費盡九牛二虎之力,王勃將價格砍到了轉租費一千二,月租六百的地步。

為了以防萬一,王勃不理身後的王吉昌一直給他使眼色,直接拿出自己存了七八年的私房錢除開昨天開銷剩下后的三百大洋拍在女人的前面當了定金。他和女人約定,三天之內過來簽合同。

離開前,王勃沒忘將女人貼在牆上的轉租告示撕掉,心中慶幸不已的暗道:「對不起咯兄弟,你來晚了一步。去別的地方開你的文具店吧,歡迎你來吃米粉1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