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12,李桂蘭和張繼發

作者:瞎半身  |  更新時間:2015-09-17 20:29  |  字數:3390字

本周沖榜,求推薦和收藏:)

——————————————

可惜的是,無論是從現實中的任何方面來看,讓他這個父母「引以為傲」的,將來很有可能要成為大學生的中考狀元退學去做生意,都沒那個可能!

怎麼可能嘛?什麼道理?什麼理由?好好的大學你不考,你要去做生意,你腦子有毛病不成?

所以,「棄學從商」的想法儘管很誘人,但王勃只要考慮到父母和周圍親朋好友的反應,他就不得不放棄了這一「不切實際」的想法,儘管在他看來這一想法很實際,很接中國大陸的地氣!因為下個世紀的中國社會就是一個物慾橫流,有錢就是大爺,沒錢就是孫子的社會,一個婊,子立牌坊,笑貧不笑娼的社會!至於其他的,都是tmd的假打,空得吹!

其他人,包括王吉昌的反應他都可以不乎於,不care,但是母親的感受卻不能不考慮。在王勃看來,從小就聽話,懂事,成績好的自己一直是母親的驕傲。把自己供上大學也是母親最大的一個心愿。他不願意讓母親失望,他準備實現母親的期望!

對於重生人士來說,只要不行差踏錯,自己找死,金錢已經不是什麼問題了。在這樣一種前提下,滿足母親的願望,讓母親開心,快樂就是王勃更為看重的事。

所以,高中是「坐牢」,那也不得不坐;大學是「監外執行」,那該考的大學還得考。

儘管多年前曾學過,曾經中考他數學考的還是滿分,但光是初一的數學就花了王勃粗粗兩個小時才看完。而且通過學習王勃還發現,不論是他的記憶力或者理解力,並沒有因重生而有所提高。那些小說中的主角因重生而帶來的學習能力突飛猛進,身體素質大幅度提高的種種神奇並未落在他的頭上。王勃微微有些遺憾,但也僅僅是遺憾罷了,畢竟,跟重生比起來,什麼異能都要相形見絀。

王勃又花了一個小時看了看從初一到初三的英語,這個對他來說就幾乎等於是成年人看小人書了。前面看數學他需要一行一行的精讀,現在則是一目十行的瀏覽。因此,到晚上十二點的時候,整個初三的英語教程,從辭彙到語法,到各種習語,他都滾瓜爛熟,全部印在了腦海。

「差不多該睡覺了。」他瞟了眼書桌上的鬧鐘。現在的他還沒什麼睡意,不過考慮到明天還有正事,他也就熄燈上了床。

————————————————————————————————

距離王勃家兩百米外有一個院子,叫張家院子,這裡住的都是姓張的人,彼此間也沾親帶故。

張家院子的幾戶張姓人家因為都在城裡的農貿市場賣鴨子算得上是隊上先富起來的一批人。比如,對於現在的農村家庭還不是很常見的冰箱、彩電、洗衣機,張家院子差不多家家都有。不需要燒柴,一扭開關就冒火的煤氣灶也是最先由張家人帶頭使用。而更奢侈一些的座機從去年開始也在張家院子中普及了起來。至於他們所騎的讓隊上的人羨慕流口水的摩托車,對於張家人來說則差不多算得上是標配了,家家都有一輛。

九十年代的嘉陵70,全部辦下來至少要七八千個大洋。

跟往常一樣,張繼發和李桂蘭賣完鴨子收了攤子後就騎車朝家中趕。李桂蘭騎三輪車在前面開路,而騎嘉陵70的張繼發則在後面提供動力,具體的做法就是在騎摩托車的同時用一隻腳蹬在三輪車的貨廂上,藉助腿的傳導來提供動力。

這種做法雖然能讓前面騎車的人省力,從安全形度上說卻是既危險又不符合交通規則。但在九十年代的三線城市,誰又把交規當回事兒呢?所以,在機動三輪開始普及的七八年前,四方滿大街都能這種人力三輪和兩輪摩托組合而成的「組合式機動三輪」。

也算是老百姓無奈之下的一種智慧吧。

到家後,兩口子並未閑著。張繼發繼續為明天的生意忙碌,李桂蘭則跑去廚房開始做一家人的晚飯。在李桂蘭麻利的操持下,很快,一個回鍋肉,一個虎皮青椒,一個蛋花湯就被端上了餐桌。

「靜靜,你今天去新華書店買到參考書沒有嘛?」吃飯時,李桂蘭問張靜。

「買到了媽,買了兩本,一本語法,一本真題。不過不是在新華書店買的,而是在電影院旁邊的星星書店買的。一共用了十一塊五。」張靜一邊吃飯一邊回答她媽的問題。

「星星書店?你咋個跑到星星書店去買喃?新華書店沒得嗎?」在李桂蘭的意識中,新華書店才是最權威的。

「勃哥給我介紹的。媽,你不曉得,星星書店好安逸哦,好多學慣用的參考書,從語數外,到數理化,各種學科都有,而且每一科還有很多種,我以後還要去買。」張靜的臉上露出一副大開眼界的神情。

「勃哥?哪個勃哥?」問話的是張繼發。

「就是王伯伯家的兒子王勃,勃哥嘛!」張靜有些不太高興。

「王勃?他咋個給你介紹喃?」

「是這樣的,今天我不是去新華書店買書嘛,騎到水泥廠的時候就碰到了進城去買東西的勃哥……」張靜開始噼里啪啦,眉飛色舞的說起她和王勃一起去城裡買書的事情。

李桂蘭和張繼發聽著女兒打機關槍一樣的發言,從女兒的發言中,明顯感覺那是一件很開心,甚至有些驕傲的事。兩口子面面相覷,一直等張靜敘述完畢,過了好一會兒,張繼發才開口,吐了四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