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7, 在縣城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言,這是一種深深的,永遠無法彌補和挽回遺憾! 王勃的動作將女孩從興奮中驚醒過來,她這才意識到眼前的鄰家哥哥剛才摸了自己的頭,還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女性的矜持讓張靜那張五官秀美的俏臉頓時便染上...

原本應該是枯燥,悶熱的一段騎車旅程因為王勃主動和積極的靠近而變得多姿多彩。經過一段時間的交流,不論是王勃還是張靜,都變得更加的自然,真誠。王勃少了一些刻意,多了些坦率和發至內心的關懷;而張靜,則完全拋棄了初次交流而帶來的緊張和不適,甚至主動向王勃提了幾個學習方面的問題。

王勃自然是以一種過來人的姿態有問必答,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最後乾脆主動提出和張靜一起去星星書店幫她選一兩本適合她的參考書。

前世的王勃在c外念的就是英文系,並且考過了代表中國英文專業學生最高等級的英語專業八級考試。加上畢業后他乾的也是國際貿易,平日也經常瀏覽國外的英文網站,諸如bbc和n,他總體的英文水平並沒有像他的那些畢業后從事完全跟英文不相關的同學那樣一潰千里,目前據他估計還能夠保持七八層的功力。所以,應付張靜這種初二學生完全是順手拈來,小菜一碟。

而張靜,則是越和王勃聊,越覺得眼前這位和藹可親的學長、鄰居深不可測,不論什麼問題,似乎都難不倒他,而且,他的回答總是那麼出人意料,新穎巧妙,且不乏幽默和風趣,這完全顛覆了張靜對王勃一直以來的那種深居簡出,書獃子般的印象。

「不愧是藍回鎮的中考狀元吶1騎行間,張靜在內心感嘆一聲。

二十分鐘后,王勃領著張靜來到星星書店,大略轉了一圈,很快的就為張靜選了一本語法方面的參考書以及一套適合初二學生的真題。

「張靜,這本語法方面的參考書,你趁這個暑假好好的看一下,對你系統的理解整個初中語法還是有一定好處的。裡面有不少知識點是你要到初三才會涉及到,不過你可以跳過這部分,只看你們老師講過的。

「至於這本真題,沒事的時候你可以做一做,對提高你的解題能力和考試應該幫助不少。

「而不論語法方面還是真題方面,如果遇到任何搞不懂的問題,你都可以過來問我。反正咱們兩家挨得近,現在又是暑假,你直接過來就行。」

王勃的主動邀請讓張靜驚喜不已,張靜抬起頭,盯著王勃的臉,不敢相信的問道:「勃哥,我真的可以過來請教你么?不會打擾你么?」

王勃平靜的注視著眼前這個上輩子完全沒有任何交集的,但是不知為什麼在他獨自在外漂泊間卻時不時會出現在他腦海的鄰家女孩,幾乎自然而然的抬起手,摸了摸女孩兒的頭,笑著道:「有啥子打擾的。我爸經常說他跟你爸是發小,小時候經常在一起耍,兩人的關係好著呢。現在是暑假,我也沒什麼事,大部分時間都呆在家裡,也挺悶的,你過來,咱們正好可以討論學習問題。」

王勃的話很有技巧,而且將張靜的父親跟自己父親是發小的關係扯了出來用來打消女孩潛在的顧慮。王吉昌和張繼發是發小不錯,但那都是哪輩子的陳年舊事了。兩人長大后卻沒什麼交往和走動,平日里遇到了也僅僅是點頭之交,最多不過相互髮根煙罷了。所謂貧在鬧市無人問,富在深山有遠親,張繼發一家因為在城裡的農貿市場租了一個攤子賣點殺鴨,家中的小日子過得很是不錯;而王吉昌卻是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好吃懶做的典型代表,兩家的經濟狀況完全不匹配,所以即便兩人曾經是發小,長大后也是走不攏的。

張靜卻不了解這裡面的彎彎繞,還以為自己父親跟王勃的關係匪淺,聽王勃這麼一說,馬上把心頭唯一的一點顧慮拋到了九霄雲外,連王勃正在摸自己的頭都忘記了,興奮的說:「那好。勃哥,以後有什麼不懂,我可真來請教你這個高材生咯?」

「必須的1王勃稍微用力的拍了拍女孩的肩膀,豪邁無比的說。不論是重生前還是重生后,這都是他第一次跟一個十四五六的花季少女進行身體方面的接觸。女孩的肩膀略顯瘦弱,但卻彈性十足,帶著夏天的溫度。這是一種十分罕見,從未有過的體驗,一度甚至讓王勃這個三十好幾的過來人從內心深處泛起了一股不為人知的漣漪。因為王勃能夠百分之百的肯定,眼前的少女,跟處於她這個年齡段的無數農村少女一樣,純潔得就如同一塵不染的水仙花,沒有被任何少男或者熟男「污染」過。而王勃,雖然畢業后也有過幾次或短或長的戀愛經驗,但戀愛的最好時機已經錯過,在他接觸過的所有女性中,包括他上世的前妻,無不是已經倒了很多手的n手貨。

對一個天性上追求完美的人而言,這是一種深深的,永遠無法彌補和挽回遺憾!

王勃的動作將女孩從興奮中驚醒過來,她這才意識到眼前的鄰家哥哥剛才摸了自己的頭,還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女性的矜持讓張靜那張五官秀美的俏臉頓時便染上了一層血樣的緋色。她迅速的低下頭,用大概只有她自己才能夠聽清楚的聲音說道:「勃,勃哥,你等我一下。」說完,如同一隻受驚的梅花鹿,抱著兩本參考書的女孩飛一樣的跑了。

王勃一愣,以為自己剛才的動作太過孟浪,於是暗自後悔,告誡自己現在不是連小學生都能夠公然耍男女朋友的十幾年後,對方更不是那些葷素不忌,玩笑任開的女同事,而是一張白紙!

真正的白紙!

「看來以後還是要多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行,別把人家小姑娘給嚇跑咯!嘿,不過剛才的手感好像蠻不錯的嘛,讓我聞聞有沒有香氣。」這麼一想,王勃順勢將摸過女孩頭和肩的右手拿到鼻端一聞,立刻,一股洗髮香波的味道便湧入鼻孔。

就在王勃在內心進行不誠心的道德檢討的時候,旋風般逃走的小鹿又跳了回來,手裡卻多了兩罐百事可樂。

「勃哥,我請你喝可樂,給1臉蛋依舊泛紅的張靜將一罐冰凍可樂遞到王勃的眼前。女孩仍舊低著頭,不敢看王勃的眼睛,看來剛才的影響還在。

「謝謝你,靜靜。」王勃大方的接過來,對女孩的稱呼也變了,換成了比較親密的,記憶中張靜母親對她的稱呼。如果換成是前世的王勃,他即便敢跟張靜說話,也萬萬不敢這麼隨意的叫人家「靜靜」的。時間改變一切,年齡帶來優勢。

說起這百事可樂,前世的王勃一想起便覺有些心酸。他生平第一次喝可樂還是高一元旦晚會的事。當時的班長經過申請用班費給班上的每個同學買了一罐百事可樂。王勃至今記得第一口可樂進入口腔時的滋味——那冰涼的液體對口腔的刺激,那舌尖上氣泡的跳躍,讓當時的王勃完全傻住了,根本無法理解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好喝的東西,簡直堪比傳說中的神仙水!

從那次喝過可樂之後,王勃過年時的願望便多了一個,那就是買幾罐百事可樂藏起來偷偷喝個夠!

兩人在書店門口喝了一陣可樂,又聊了些兩人共同的母校藍回鎮中學發生的趣事,王勃一看遠處大樓頂端的報時座鐘顯示的時間已經到了下午三點,於是就準備向張靜告別。

「靜靜,時間差不多了,那我們就在這裡分別吧。你先回家,我去農貿市場買點東西。」王勃對張靜道。

張靜看了王勃一眼,略顯猶疑,提議道:「勃哥,乾脆……乾脆我陪你一起去農貿市場採購吧。買完后咱們一起回去。」來城裡的路上,王勃已經告訴了張靜自己進城的目的。

「這樣礙…那你下午還有沒有事嘛?我買的東西有點多,全部買齊的話要一個吧小時。如果回家晚了張伯和李娘會不會擔心你?」

「不會的,勃哥。平時我都是一個人在家。我媽和我爸在農貿市場賣鴨子,要六七點才會回來。」見王勃同意,張靜高興的笑了起來,歡快的說道。到了這個時候,她已經差不多和王勃完全熟稔了起來,橫在兩人之間的陌生感,已經完全不翼而飛了。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