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4, 賣米粉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儘管,這種鼓勵絕大部分時候僅僅停留在口頭上的隨口一說。 「我曉得爸。對了,爸,我們今天晚上吃米粉吧。」王勃點點頭,他剛才也就為討繼父高興隨口一說,怎麼可能去給不務正業的王吉昌抱膀子? ...

「爸,今天戰況如何?」王勃飯快吃完的時候,父親和母親才一前一後的回家。

如果放在以前,恨父不成鋼的王勃肯定會碗筷一扔,就跑回自己的房屋,眼不見心不煩。現在再世為人,生理年齡雖然只有十六七歲,但生理年齡卻已經三十幾的他不會那麼孩子氣了。

王吉昌有點意外繼子的反應,他知道繼子是非常反感自己去小賣部打牌的。以前每次打牌回來,繼子都不會給自己什麼好臉色,今天卻是怎麼了,開始主動關心自己的戰況?而且還是一副喜笑顏開的樣子?

真是怪事!

「呵呵,今天手氣不錯,贏了八塊多!如果不是你媽喊我吃飯,我肯定還要贏!那時候手氣正好1繼子不給自己臉色看,王吉昌自然高興,也就笑呵呵的應道。

「手氣好?那應該乘熱打鐵三!沒得事,爸,一會兒吃了午飯繼續再戰!到時候咱爺倆一起上,咱們一起大殺四方!我給你抱膀子1王勃一拍桌子,大聲的說道。

王勃的反應讓王吉昌的心頭更加犯嘀咕了,有點搞不清狀況,不過他也不願意多想,繼子既然不反對自己打牌,那不是更好,於是順口說:「要得!等吃了飯再去贏那幾個龜兒子的錢!不過,我一個人去就行了,你還是呆在家裡多。現在雖然放假,也不要太過放縱,這馬上就高二了,多花點時間在學習上1

王吉昌的身上儘管有多種多樣的毛病和性格缺陷,但有一點卻是讓王勃不得不佩服,甚至說感激的那就是從頭到尾王吉昌都鼓勵王勃好好學習,爭取能夠脫掉身上的這身「農皮」,成為像他姐夫那樣的城裡人。王勃之所以發憤圖強,除了主觀方面的想改變現狀外,也跟王吉昌時不時的鼓勵教育有關,儘管,這種鼓勵絕大部分時候僅僅停留在口頭上的隨口一說。

「我曉得爸。對了,爸,我們今天晚上吃米粉吧。」王勃點點頭,他剛才也就為討繼父高興隨口一說,怎麼可能去給不務正業的王吉昌抱膀子?

「吃米粉?」王吉昌一愣,隨即恍然,心想,怪不得這小子剛才那種態度,原來是想吃米粉。也罷,反正今天手氣好,那就給他兩塊錢讓他去冒二兩米粉。

王勃一看王吉昌的表情就知道他誤會了自己的意思,於是趕緊解釋:「是這樣的爸,我下午想去街上買點干米粉,買點豬肉和調料回來,我們自己炒臊子,自己熬老湯,自己弄米粉吃。你放心,我不要你出錢,我用自己的私房錢去買。我請你和媽吃。」

王吉昌「哦」了一聲,這才知道自己誤會了繼子,有些不好意思的搓搓手,哂笑著說:「那你肉不要買多了,割個一斤左右就行了。我今天下午也早點收工,回來炒臊子。」

好吃懶做通常是連在一起的,王吉昌除了懶之外,還好吃,家裡面一年到頭出的錢,至少有一半被他花在了吃上。他一聽晚上有好吃的整,心頭一樂,當即同意。

「勃兒,吃啥子米粉嘛!你把你自己的錢留著,以後讀大學用。」勤儉節約的母親一聽王勃打算花自己的錢請家裡人吃米粉,趕緊阻止。

「沒事兒,媽!我好久沒米粉了,想吃。自己弄,花不了多少錢。」王勃笑著對母親說,繼而轉頭催促繼父,「爸,你快點去吧,去慢了可能沒位置了。趁手紅,打燈籠,趁你今天手氣好,多贏點回來。」

「要得!我這就去。說好了哈,今天晚上的米粉我弄,你們吃現成。」王吉昌興沖沖的去肖三娃店子打牌去了,只留下愁眉苦臉的母親和坐在一邊笑得有點莫測高深的王勃。

「勃兒啊,你咋個想起了要請我們吃米粉喃?你存點錢多不容易的。這再過兩月就要開學了,你的學費還沒有著落。兩年後萬一你考起大學,那又是一大筆錢。我和你爸還不曉得這錢從哪裡出。唉,真是焦人1母親嘆息一聲,緊鎖著眉頭。王勃完全能夠理解母親的憂慮,實際上,自從嫁給繼父之後,母親就沒有一日沒為錢焦慮過。但她僅僅只是一個沒有任何文化,除了農活和家務活,也沒任何賺錢技能的的農村婦女。在沒跟父親離婚前,母親女主內,父親男主外,兩人齊心協力攢下一份在周圍鄰里看來還不錯的家業。

可是現在的繼父除了兩天打漁,三天曬網,做點零工掙點錢外,家裡再沒了其他的收入來源。母親倒是想弄點副業來干,比如餵養些雞鴨,或者買兩頭豬仔,然而,哪怕是買雞苗鴨苗和買豬仔的錢家裡也拿不出來。

王勃本想等晚上讓父親和母親嘗過自己的手藝后再告訴兩人自己的發財大計,但母親臉上的焦慮讓王勃心痛不已,於是他決定提前透露自己的賺錢計劃。在他的賺錢計劃中,父親是靠不住的,屬於有他不多,無他不少的角色,主要還是要靠吃苦耐勞的母親。

「媽,你先不忙收拾,你聽我講。」王勃站起來,繞到母親身邊,按著母親的肩膀讓其坐下,「你剛才說的我也考慮過,媽,兩個月後的學費,要六百多。兩年後你兒子不是『萬一考上大學』,而是肯定會考起大學。大學的費用我打聽過,一年要至少要五六千,這還不連生活費和住宿費,你覺得,以我們目前這個家庭來說,出得起出不起這筆費用?」

王勃的話讓曾凡玉更加的憂愁,他不等母親張嘴,馬上又道:「如果爸從現在開始努力掙錢的話,興許能夠攢夠我讀高中和上大學的錢,但他是啥子人這麼多年了你又不是不曉得。讓他打牌可以,二十四小時不吃不喝都沒問題;讓他做活路,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所以,如果我們不想其他的辦法,指望我爸,兩年後即使我考上大學,我也沒錢去念1

「想辦法,哪裡又有啥子辦法去想啊1曾凡玉搖了搖頭,「實在不行,到時候我拉下臉找你那些舅舅借1

「借錢是一個路子,但也不是長久之計。況且,我們借的不是三五兩百,而是幾大千!而且要連續借四年!舅舅們肯定也拿不出那麼多錢。即便拿得出,你覺得舅母她們會同意?」母親臉上憂慮的表情讓王勃十分的不忍,但是他知道,這是讓母親同意自己計劃必須走的一步,不把問題給母親講清楚,不把事實的殘酷剖開擺在母親的面前,母親很難下定決心跟著自己干。

「如果你舅母他們不同意,我就下跪去求,給他們磕頭讓他們借錢1曾凡玉激動起來,叫道。兒子的話讓她第一次清晰的意識到這個家庭兩年後所要面對的困難和挑戰。平日的她也不是沒想過這個問題,但那又有什麼用呢?見識有限,心胸和魄力更有限的她也沒辦法啊!曾凡玉也知道要錢的那一天遲早會到來,也曉得那會用很多錢,但到底有多少卻是沒一個明確的概念。現在聽兒子說一年就要六七千,甚至更多,她的心幾乎涼透了,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下意識的就叫了起來。

見火候已到,母親完全明白了事情的急迫性和經濟性,王勃抓起母親樹皮一樣的皸裂的手,緩慢而又鏗鏘有力的說道:

「媽,咱不用給誰下跪,也不用委曲求全的向人借大筆的錢。咱們自己去賺。賺錢的法子兒子已經想好了,那就是去賣米粉1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