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2,生財之道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然也就沒辭職一說! 而母親死後,如果自己有錢,妻子也不會因生活的拮据,生活水平的下降而離開,她肯定會跟手握自己工資卡時一樣:賢惠,持家,忍讓,體恤人!而當自己一辭職,妻子手中的工資卡變成廢卡后...

王勃回到了1999年的夏天,即高一結束準備升高二的暑假。

對於自己重生這件事,王勃從最初的震驚,到興奮,到平靜的接受大概用了三天時間。

三天後,王勃從連續的興奮和狂喜中平靜了下來,變得表裡如一。當然,這只是表象,內心中的激蕩恐怕還得持續很長一段時間。畢竟,這種小說中的事情活生生的發生在了自己身上,任誰都不會當像沒人事兒一樣。

而在無數情緒中,最重要的一種便是感激,無數的感謝,感謝上蒼,感謝老天,感謝上帝,感謝菩薩……感謝所有的八方神靈能夠讓自己重活一次,讓自己有機會彌補上一世無數的遺憾,改寫憋屈潦倒的人生!

現在想來,讓自己上一次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憋屈得不得不自殺以結束這悲哀的一生,其中肯定有無數的因由,但說一千道一萬,最重要的一點還是一個字:

錢!

如果自己有錢,有一套自己的房子,在母親提出過年後想來雙慶給自己煮飯,照顧自己和妻子時,自己當時就不會因為丈母娘那尖酸刻薄的話而猶豫讓母親多等上一個月,而沒有這一個月的等待,那不靠譜的繼父就沒機會載著母親去走親戚,如果不去走親戚,母親就不會摔死!

相依為命的母親不死,自己也不會抑鬱,不會失眠,不會精神恍惚,自然也就沒辭職一說!

而母親死後,如果自己有錢,妻子也不會因生活的拮据,生活水平的下降而離開,她肯定會跟手握自己工資卡時一樣:賢惠,持家,忍讓,體恤人!而當自己一辭職,妻子手中的工資卡變成廢卡后,她身上一切優良的美德也因此而慢慢作廢。

由此,王勃明白了一個很深刻的道理:在現實的社會中,女人的「美德」和「品質」是跟男人身上的金錢成正比的!

而在這逐漸變得金錢化和庸俗化的社會中,愛情也好,婚姻也罷,光靠甜言蜜語,只靠遷就忍讓,能夠維繫一時,但維持不了一世!最終,還是要靠兜里的「米米」說話!

————————————————————————————————

對於重生人士而言,就如同敞開了一扇金光閃閃的大門,想要發財已經不是一件什麼難事了!問題是發什麼財,發多大的財!

按照通常的生財之道來說,有買彩票中大獎的,有買股票買黃金買房子,坐等升值的,有開公司當老闆搞各種投資的,還有寫小說,寫歌,搞出版,賣版權賺錢的,五花八門,各顯神通。

先說買彩票,重生前王勃福利彩票的雙色球他倒是買過不少,但中得最多的也就五塊錢,十有**都是打水漂。至於那些五百萬上千萬大獎,上億甚至幾個億的巨獎的中獎新聞,他倒也偶爾關注,但其中的期數跟號碼,卻是沒那閑工夫去記了——中都中了,記這些中獎號碼有什麼用呢?他又不知道自己會重生。如果他未卜先知知道自己有一天會重生,他肯定會將雙色球開彩以來的所有大獎,巨獎記在腦中,以便等未來時機一到去檢驗一下中國福彩的「公平」、「公正」和「公開」性!

不過據說這玩意兒的水很深,所謂的大獎,巨獎不過是福彩自導自演的戲碼,逗一幫想發橫財的底層民眾玩兒的。

股票黃金和房子,特別是06、07年和2014年底,2015初兩個時段的股票,以及2012年之前的房子,都是百年難遇的發財良機,這種全民狂歡的財富盛宴,王勃是絕不想幢然,前提是需要一筆雄厚的啟動資金,不然也只有乾眼看別人發財。

開公司也不錯,比如說房地產公司,在隨之而來的十幾年中,絕對是搶錢的行當。除此之外,還有外貿公司,可以說是王勃以前的老本行,只要有一定的啟動資金,知識儲備和經驗都在那裡,隨時都可以啟動。

而投資對於重生人士來說更是一本萬利。201,國外的gaf在中國和全球的影響力。如果在這些公司早期甚至起步階段買點股票的話,得,這輩子什麼也別干,開始享受人生吧!

至於寫小說,寫歌,老實說,辭職后的王勃的確寫過一段時間,兩本vip,上架是上架了,可惜一天連一包煙錢都賺不了,嘗試過幾本之後,他也就放棄了,自認不是吃這碗飯的料。

不過,現在不比十幾年後,很多題材還沒出現,先不論文筆,單就創意而言,王勃自信如果自己剽竊幾本後世的紅書,火書,賺錢是沒什麼問題的,說不定一不小心就成了開創流派的大神都有可能。不過這裡有一個問題:網路小說的繁榮要到05年後才會出現,而現在才1999年,時間上有點趕不上了。

而且,如果可能的話,王勃絕不想將自己變成一個寫手,即便成為什麼大神他也不願意。他當過寫手,深知這個行當對寫手精神和身體的摧殘,那不是區區金錢可以換取的。很多寫手都很宅,長時間的孤獨自處讓他們的性格都趨向於孤僻,不太喜歡跟人交流,也無法跟外界進行有效的互動,朋友圈越來越狹窄,很少接觸到女性。所以,很多寫手收入頗豐,但在尋找自己的另一半上卻出現了問題。

這還只是性格方面的影響,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久坐讓寫手不同程度的都會患上寫手的職業病:腰椎,頸椎,尾椎,視力都會出問題。重活一世,王勃不希望自己如此的悲催——有錢了,卻沒有時間去享受。錢他會想辦法去賺,但是不到萬不得已他不會用自己的快樂和健康去換。

簡單的這麼一想,王勃就發現無論是買股票,炒房子,或者發財后開公司搞投資都需要一筆啟動資金,通俗的說法就叫第一桶金。沒有第一桶金,後面的一切都是鏡中花水中月,看得見摸不著。

「那麼,我的第一金到底怎麼去挖呢?」坐在寫字檯前的王勃一邊轉著筆,一邊絞盡腦汁,苦思冥索。

第一桶金說起來簡單,但超過百分之九十想創業的人通常都死在第一桶金上,特別是對於一窮二白,毫無任何背景的平頭百姓而言更是如此,哪怕他們的想法再好,點子再美妙,都因缺乏啟動資金而坐視機會的白白流失。

很不幸的是,王勃的家庭就是屬於那種一窮二白的類型,一窮二白到什麼程度?從他十歲的時候母親帶著他嫁給繼父開始,一直到他20歲去雙慶讀大學,他就只穿過三套新衣服,一套是小學時母親用別人送的料子叫裁縫做的,一套是初三時母親領著自己去城裡買的,最後一套便是高中時學校要求必須買的校服。在他大學期間能夠自己打工賺錢之前,他的小學五六年級,整個初中和高中所穿的從上到下,從裡到外的所有衣服,都是繼父從他城裡面的姐姐那裡討來的他表姐和姑父不穿的舊衣服。所以,在王勃的整個青少年時代,他所穿的衣服,不是偏女性化,就是顯得特別的老氣和成熟。

另外一個能夠說明王勃家一窮二白的例子便是繼父「竭盡所能」,也只能夠給他交齊初中兩年,高中一年的學費,如果命運不做任何改變的話,兩個月後王勃升高二,六百多塊錢的學費王勃是沒法交了。中學多少還交了一點點,到了大學則完全需要國家的助學貸款了。所以,無論是小學,中學,還是大學,王勃身上的另外一個標籤永遠都是同一個:

品學兼優,需要補助的特困生!

對於一個體面一點的新衣服都無法給自己的孩子買一套的家庭,要談什麼第一桶金,跟痴人說夢沒什麼區別!/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