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俗人一枚 都市言情

重生之俗人一枚 1616,《大學篇》之終章

作者:瞎半身

本章內容簡介:別說這種話了,再說我……我要笑斷氣了1溫小涵用粉拳錘了他一下,上氣不接下氣的說。 「你也別說人家,小勃!你有時候,還不是」蘇夢瑤正想揭王勃的老底,一旁的宮靜和溫小涵齊齊捂住她的嘴,大羞。...

ps:4000字,二合一:)

這天晚上,王勃陪著三女,先是在七樓的某間教室上了約莫兩個小時的「自習」,一直到晚上十點,教學樓關閉的鈴聲響起,這才離開。

之後,又按照原定計劃去夜遊校園。

教學樓旁的小花園,體育館旁邊的草坪,經過學校商業街到時候,蘇夢瑤說她餓了,於是,眾人又去小賣部買了些灌裝啤酒,真空包裝的鹵翅膀,鹵腳腳,兩包酒鬼花生,然後提到c外的戀愛聖地「野豬林」,找了一塊空閑的草坪,鋪上宮靜帶的報紙,席地而坐,邊吃邊喝。

這時,已經快十一點,學生宿舍也快關門了,原本來晚了就沒有「位置」的野豬林倒是頗為安靜,看不到什麼人影。畢竟,不是所有學生都有那閑錢在校內校外租房子,租了房子的情侶們,有了溫馨的小屋,大多也不會選擇去四面漏風,甚至還有可能被人偷窺、打望的林子卿卿我我。

正好便宜了夜遊校園的一男三女!

因為幾乎就只有他們三人,林子內闃寂無聲,偶爾傳來兩聲蟋蟀的蟲鳴。抬頭仰望,濃密的枝葉遮蔽了夜空,漫天的繁星消失了一大半,偶爾一兩顆,也只是在粹葉中閃現。

四人一邊吃喝,一邊小聲閑聊。

宮靜見剛才走在前面帶路的蘇夢瑤和溫小涵似乎對這個她耳聞很久,但大學四年從來沒有來過的「野豬林」頗為熟悉,便問:「夢瑤,小涵,你們經常來這裡呀?」

「哪裡經常來!也就來過兩三回罷了。怎麼,靜靜,你從來沒有來過野豬林?這裡可是戀愛聖地喲1蘇夢瑤說。

「沒……沒有……我一個人來幹嘛?」宮靜不好意思的道,聽蘇夢瑤說她和溫小涵來過這裡幾次,心頭便有些羨慕,因為二女不可能單獨跑到這裡來,那也太奇怪了,肯定是跟王勃一起過來。至於來這裡幹什麼……宮靜想到前不久在教室內發生的那一幕幕緊張刺激,讓她面紅耳赤,心臟狂跳不止,她也親自參與了的狂亂場景,呼吸頓時便是一滯。

「啊,真沒來過呀?那真是可惜了1蘇夢瑤說,隨後將目光看向身旁的王勃,打趣道,「子安,你幹嘛不帶宮靜來見識一下呀?這可是你這個男朋友的不對哦1

王勃還來不及反駁,溫小涵便替王勃回答:「子安和靜靜不在一個班呢,若讓外人看到他倆走在一起,難免會有閑話。」

宮靜也急忙說:「沒事兒!小勃曾經提過一次,是我自己不願意來。」

「呵呵,我忘了你倆不是一班的哈!平時見面是得小心點。」蘇夢瑤恍然大悟,呵呵一笑,隨後一把將旁邊的宮靜推向王勃,大度的道,「沒關係!亡羊補牢,猶未為晚!今天晚上就讓子安這傢伙好好補償你這幾年來的遺憾好了。我和小涵待會兒就不跟你搶了,還幫你站崗放哨,你說要不要得?」

「嘻嘻,要得!我和夢瑤待會兒給你站崗,順便打望。」溫小涵一聲嘻嘻,也開始調笑起宮靜來,連不離嘴的普通話也不說了。

「要不得要不得!這哪裡要得嘛?我們還是回家好了,深更半夜,黑漆麻拱,四面漏風,感覺好恐怖哦1見蘇夢瑤和溫小涵一起為她安排起來,宮靜又羞又急,又驚又懼,同時也有些隱隱的好奇跟嚮往,連忙拒絕。

王勃見三女相互玩笑,也插了一腳進來:「喂喂喂,你們三,當我是空氣嘛?也不問問我的意見就開始安排?要知道,離了我,你們想玩的遊戲可是玩不轉的哦……嘿嘿1

「shut/up!」迎接他的,卻是齊齊的叫他閉嘴。

「今晚沒你的發言權1

「討厭!誰想玩……玩遊戲啊?」

「就是1

四人一陣笑鬧。

半個小時后,買的四罐啤酒,幾包滷味和酒鬼花生便被四人吃了個乾淨。王勃用塑料袋把四人製造的垃圾裝袋,起身,走去小徑邊的垃圾桶扔掉,正準備轉身,就在這時,卻發現有兩個影子,鬼鬼祟祟的朝林子裡面鑽。

這倒是讓他感覺有些意外,因為這個時候男女宿舍都關了門,校園內已經看不到什麼學生了。

「莫非也是即將離校的大四學生?」王勃心想。這時,他倒不急著回去跟三女匯合了,見垃圾桶旁邊有棵稍大的樹,便躲在了樹后。

在王勃的注視下,這對男女走進了野豬林,東瞅瞅西看看,顯然是在尋找著合適的戰常不久,終於在一片小草坪上站定。

「還是……還是回租屋吧,江流,我……我有點怕1稍矮的女人說,機警的瞅來瞅去。

「別怕,小蘭!現在都快十二點了,哪裡還有人?」稍高的男人一皮鼓坐在了草坪上,順手將叫小蘭的女人拉了下去。

「這裡有哪裡好嘛?沒個遮掩,萬一被人發現,羞都羞死了。」叫小蘭的女人又說。

「放心啦,不會被發現的。即使發現,黑乎乎的,別人也不知道我們是誰。小蘭,我們就在這裡做一次吧,求你了,我實在是太想在野豬林跟你做那事。」叫江流的男人哀求著說,一邊說,一邊去解身前女人衣服的扣子。

「那……那你快點。這裡黑洞洞,實在是嚇人。真不知道有什麼好的。」女人終於妥協。

「嘿,要的就是緊張和刺激……放心,小蘭,現在我激動得很,肯定很快!你稍安勿躁哈1

這是兩人間的最後一句交流,不久,王勃便看到那叫小蘭的女人和那叫江流的男人一起倒在了草坪上,很快上下重疊在了一起。

「你跑哪兒」

「噓」

蘇夢瑤正想問王勃跑哪兒去了,扔個垃圾扔半天,剛張嘴,就聽王勃一聲噓。「別開腔,仔細聽1王勃壓低聲音沖四女說。

「礙…難道有……有人?」宮靜一驚,立刻有些緊張,本能的朝王勃的身邊靠。

而蘇夢瑤和溫小涵倒沒什麼緊張,蘇夢瑤的臉上更是躍躍欲試,閃著興奮的光,一下子跪了起來,抓著王勃的胳膊,小聲的問:「真有人進來啊?你在哪裡看到的?垃圾桶那裡?」

王勃點了點頭,順勢把一臉緊張的宮靜摟進了懷裡,嘿嘿一笑,道:「你們要不要去看戲?很精彩哦1

「不去1宮靜把頭埋在王勃的匈口,想也不想的說。

「這種事有啥看頭嘛?」溫小涵附和說。

「沒勁!還想有人陪我去瞧瞧西洋景呢1見兩位好姐妹都表示不去,蘇夢瑤也不可能一個人去,只有訕訕的重新坐回王勃的身邊。她第一次跟王勃正兒八經的聊天便是在英語角,隨後兩人脫離眾人,漫步到日語系旁邊的小花園,就在這裡,她和王勃躲在幾株芭蕉樹後面,看了一場讓她熱血沸騰,四年過去了,但卻一直難忘的西洋鏡。過去幾年中,王勃領著她一起尋求刺激,在校內外尋找特殊的尋歡作樂之地,她一點也不排斥,甚至心頭充滿了渴望,不得不說跟那次偶遇的西洋鏡對她的衝擊和影響不無關係。

隔壁既然有人,而且還在干著那事,四人也就不再說話,開始側耳諦聽。

一開始,並沒什麼動靜,但僅僅過了不到兩分鐘,便有飄飄渺渺,時斷時續,時高時低,且極力壓抑著的聲音傳來。這聲音,早已是過來人的三女當然不陌生。王勃頓時便感到被他摟在懷中的宮靜身體一顫,呼吸一緊;而坐在他兩旁的溫小涵和蘇夢瑤也幾乎同時挪了挪部,朝他靠了過來,一人抓著他的胳膊,一人從後面摟著他的腰。

四人都沒說話,一起聽著隔壁男女演奏的異響。

異響越來越急促,越來越高昂,就像一首歌到了高朝,到最後,完全是連綿不斷,有種不管不顧的架勢。而且,在單音調的女音中,更是加入了男人的低吼。

這時,王勃便明顯夠感覺到,不論是坐在他前面的宮靜,還是坐在兩邊的蘇夢瑤和溫小涵,三女的呼吸,都開始紊亂起來,時而輕柔像羽毛,時而粗重若喘氣。三女抓著他胳膊,摟著他頸子和腰部的手,也是越來越重,越來越緊。

突然,兩聲猶若猛虎的低吼響側整個野豬林,然後,便什麼聲音都沒有了。天地再次恢復了萬籟俱寂。

「這就沒了?總共也就兩三分鐘吧?還真是一位快槍手啊1王勃扁了扁嘴說。

「撲哧」一聲輕笑響起,「討厭,別那樣說人家嘛1說話的是溫小涵。

「哈哈」蘇夢瑤忍不住哈哈一笑,「波」的一下親了王勃的臉,有些驕傲的說,「還是我們老公厲害1

「呵呵,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你們這下知道你們老公的厲害了哈1王勃立刻打蛇隨棍上,開始王婆賣瓜。

「切1蘇夢瑤一聲「切「!

「稀罕1溫小涵給了他一個白眼。

「有什麼好自得的?巴不得你快一點,我們好少遭一點罪……咯咯咯……」懷裡的宮靜也輕輕打了他一下,口是心非的說,隨即,便咯咯咯的捂嘴笑了起來。

「你們呀,還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喲1

「……」

四人小聲逗樂打趣,等待著那對快槍手,野鴛鴦,演戲演半場的男女離去。聽了一場虎頭蛇尾的戲,不論是王勃還是三女,都有些心猿意馬,蠢蠢欲動了。不過,四人可不想有人來聽他們的壁角,沾他們的便宜,哪怕只是聽覺上。

可惜,事與願違,沒多久,那斷斷續續的女聲竟然又飄了進來。

三女一愣,臉上明顯帶著疑惑。作為過來人的她們對男生的生理情況已然十分的了解,完事之後,就是一條死蛇,很難在短短的一兩分鐘內重整雄風。

王勃卻是氣不打一處來,怒道:「狗曰的,竟然作弊.兄弟』不行上道具!過分了哈1

三女愣了愣,你看看我我看看,過了好幾秒鐘,才明白王勃話中的意思,然後便再也忍不住的發出齊齊的爆笑:

「哈哈哈哈……」

這爆笑,跟前面壓抑的偷笑相比,起碼高了好幾個數量級,簡直是穿絲裂帛,震耳欲聾。三女笑了好一陣,這才想起隔壁「梅開二度」野鴛鴦,頓時捂嘴。

剛剛捂嘴,還沒來得及歇口氣,就看到一男一女,急匆匆的朝外沖,女人在前,嗚嗚的「哭泣」,男人在後,苦苦道歉加哀求。

這情景,再次讓坐在林中的三女發出齊齊的爆笑。

「小勃,你太壞了。幹嘛講笑話逗我們笑啊1

「就是,這下那男的估計會在心頭形成心理陰影了。」

「女的估計也嚇壞了吧?」

面對三女的「責怪」,王勃聳了聳肩,兩一探,一臉「無辜」的說:「這哪裡怪我?是他自己不行得嘛?不行就不行嘛,還用道具作弊,這就叔可忍,嬸嬸不能忍了1

「咯咯咯……」又是一陣「咯咯」的笑聲。

「討厭!別……別說這種話了,再說我……我要笑斷氣了1溫小涵用粉拳錘了他一下,上氣不接下氣的說。

「你也別說人家,小勃!你有時候,還不是」蘇夢瑤正想揭王勃的老底,一旁的宮靜和溫小涵齊齊捂住她的嘴,大羞。

「不準說1

「你倆一個男流氓,一個女流氓,真的是湊一堆了1

「就是,靜靜,我們現在回家,不理這兩流氓了。」

「要得,我們馬上走。」

說著,溫小涵和宮靜就作勢起身,打算離開。

但王勃哪裡准,兩手一用力,便將二女,連同蘇夢瑤一起推倒在地。王勃跪在地上,一邊脫衣服,一邊氣呼呼的沖並排躺在地上的三女道:

「不準走,一個都不準走!哼哼,氣死我了,竟然敢懷疑你們老公的本事,還說你們老公是流氓。今天晚上,咱們以天為被,以地為席,就讓你們看看老公的真本事,讓你們見識一下什麼是真正的大流氓1

幾分鐘后,無人的野豬林內,響起了悠揚悅耳的低吟。這低吟,一朝響起,便連綿不絕,沒有盡頭。

在這低吟和歡哥的伴奏下,夜色,卻更加的安詳和靜謐了。

ps:第三卷,《大學篇》終。

敬請期待第四卷《社會篇》。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