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小閑人 歷史軍事

唐朝小閑人 第一千六百六十一章 對敵人的仁慈

作者:南希北慶

本章內容簡介:點頭道:「言之有理。」 韓藝輕咳一聲,道:「言歸正傳,漕運一事進行的怎麼樣?」 鄭善行也收起對於長孫延的情緒,道:「原本是進行的非常順利,可是奴婢一事出來之後,又可能會生出許多波折來,...

民安局!

「你就是狄仁傑?」

「在下狄仁傑。」

狄仁傑看著這民安局四巨頭,尤其粗獷的程處亮,說不害怕那肯定是假的,關鍵他還沒有反應過來,這官升得真是太離譜了一點。

程處亮盯著狄仁傑半響,突然搖頭一嘆,朝著一旁的韓藝道:「特派使,真不是我說你,你這純屬是在自己添麻煩。這律法一事,講究的是經驗,是老成,你找了這麼一個愣小子來,這能成嗎,我看著都害怕,要我說呀,還是應該從刑部請人來。」

韓藝道:「這人都來了,你說這些。」

程處亮道:「要不是你拿著陛下的詔令,我是肯定不會答應的。咱們可是事先說好了,他要出錯的話,責任都在你。」

韓藝不耐煩道:「我扛就我扛,還有問題嗎?」

「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

程處亮又朝著韋待價道:「警務司,你帶他去熟悉一下環境吧。」

韋待價點點頭。

狄仁傑也是尷尬的看了他們一眼,只覺兩頰火辣辣的,彷彿被人抽了兩個耳光,這種話沒有必要當著他的面說,而且根本不問他任何事,要了韓藝一句保證,那就行了,這擺明就是看不起他。但是他能說什麼,四個人都是他的長官,他就是一個小弟,他也只能憋著。

等到他們走了之後,程處亮往後一靠,道:「韓藝,我這回是說真的,這狄仁傑看著真是太不讓人放心了,你這又是何苦呢?」

李思文也道:「朝中這方面的人才不少,我也不知道你為什麼偏偏選擇狄仁傑。」

韓藝站起身來,「你們還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可如今全屋就他一個人站著的,他來到一旁的書櫃,非常自然的打開一個暗櫃,從裡面拿出一瓶酒來。

程處亮驚訝道:「你怎麼知道那裡有酒?」

韓藝回頭看了他一眼,「你這點伎倆除了能給你帶來一點心理安慰之外,還能瞞住誰?」不屑的搖搖頭,又拿起一個杯子來,倒了一杯酒。

「省點,省點,給我省點。」程處亮都開始抖腿了。

「真是累壞了1

韓藝口喝完,又倒了一杯。

「你倒是給我省點啊1

「你要再說一句,我就拿出去喝,讓皇家警察看看他們總警司平日里的作風。」

「你你喝吧,你喝吧。」

程處亮鬱悶死了。

這連利息都算不上,md,幫你背了這麼多鍋。韓藝還挺委屈的瞪了程處亮一眼。

李思文幸災樂禍的笑了笑,又道:「先把正事給說了。」

韓藝端著一杯酒,直接一屁股坐在沙發上,道:「這道理你都不明白?這我要是將盧承慶給請來,你們願意嗎?」

程處亮道:「你你要能請來,我咋不願意。」

「你得了吧。」韓藝沒好氣道:「在你手下辦事,這腦力活都能幹成體力活。長孫延是他自己推崇律法,喜歡研究律法,所以他是沒日沒夜的干,你們才能時不時的玩玩撲克。這要是從刑部、大理寺調來一個德高望重的官員來,你們還有機會玩撲克?還經驗豐富,要真是朝中的那些老司機,哦不,那些老官員,你們是一點便宜都占不到,出了事,還得你們來扛。

這狄仁傑好呀,年輕,精力充沛,關鍵是容易控制,長孫延你們得哄著,但是狄仁傑就完全不需要,咱們四個官都比他大,咱們讓他往東,他決計不敢往西,讓他站著,他是決計不敢坐著,並且又有才學,文章寫得好,更為重要的是,還有我這個背鍋的,也就是負責人,這種好事你們上哪找呀,你們要還不知足的話,那你們自己看著辦吧。」

程處亮聽得立刻臉色一變,嘿嘿笑道:「你別動怒,我不過隨便說說而已,我要真反對,早就反對了。」

韓藝呵呵兩聲,道:「你就省省吧,不過這酒倒是不錯。」

程處亮委屈道:「當然不錯,這可是我老程家多年來珍藏的,我也是從爹爹那裡偷來的。」

殊不知他這麼一說,韓藝是喝得更加有滋有味,不將這酒喝完,他是決計不會走的。

翌日上午。

韓藝站在前院,是舉首戴目,好似在等什麼人。

過得一會兒,只見一人來到門前,他急忙快步迎上前去,哈哈笑道:「我們的大功臣回來了。」

來人正是鄭善行。

對於鄭善行,韓藝一直都是哄著,捧著,因為鄭善行這人辦事很穩妥,能力又出眾,而且很多事韓藝只能交予他去做,因為韓藝的政策主要是考慮到民生,而鄭善行是打心裡關心百姓,又不是朝中那些愛擺譜的老司機,由他去執行韓藝的政策,是再適合不過了,但是鄭善行又淡泊名利,當不當這官,他真心無所謂,韓藝拿不出什麼利益可以捆住他,也只能哄著他繼續當下去。

鄭善行拱拱手,非常謙虛的說道:「這話我可不敢當,我不過就是跑腿的。」

韓藝忙道:「話可不能這麼說,要沒有你,我一個人絕對是有心無力。裡面請,裡面請。」

來到屋內坐下,鄭善行嘆了口氣,道:「真是想不到這短短几個月內,發生了這麼多事。」

韓藝苦笑道:「其實有些事是一定會發生的,只不過是早與晚的區別。」

鄭善行心裡當然也明白,道:「有件事我想請你幫幫忙。」

韓藝道:「你說得是長孫延?」

鄭善行點點頭,道:「可惜當時我不在長安,未能與他見一面,也未有來相送。長孫的為人,你我皆清楚,縱使國舅真的謀反,他也不會參與其中的,而且他能力出眾,少了他,乃是我大唐的損失,我不求你將他調回來,我只希望你能夠保他性命無憂就可以了。」

韓藝點點頭道:「這我明白,其實我也不想,但是這事我無能為力,因為陛下並未讓我參與其中,他的被貶,都是許敬宗他們在安排,我沒有借口插手。這得看長孫延自己的造化,我認為如果他真得有能力,那他是能夠躲過這一劫,而且我對此是抱有很高的期望。」

鄭善行不屑的笑了一聲,「我想得剛好與你相反,在這官場之中,若不死也只是上天的眷顧,這與個人能力的大小,道德的高低毫無關係,長孫一直以來兢兢業業的為國出力,為君分憂,可換來是什麼?」言語間滿是諷刺之意。

韓藝笑道:「還是那句話,達則兼濟天下,窮則獨善其身,在這官場中,如果你做每件事,都想著回報,那跟許敬宗之流也沒有區別,咱們能做一點是一點,但求無愧於心,至於那些榮華富貴,呵呵,還是不要太在意的好。」

鄭善行點點頭道:「言之有理。」

韓藝輕咳一聲,道:「言歸正傳,漕運一事進行的怎麼樣?」

鄭善行也收起對於長孫延的情緒,道:「原本是進行的非常順利,可是奴婢一事出來之後,又可能會生出許多波折來,因為在漕運改制的過程中,是需要用到奴婢的,不過,我不是在抱怨,我是非常支持的,我相信這也不是什麼困難,如果能夠改變奴婢制度,多付出一些努力,也是值得的。」

韓藝笑道:「你放心,這不會有什麼問題的,很快,這場風波將會得到平息,只會有少數的人,對此心生怨念。」

鄭善行哦了一聲,道:「難道這背後還有著另外的含義?」

韓藝點點頭。

「是什麼?」

「高句麗。」

「高句麗?」

鄭善行當時就愣住,這事跟高句麗有什麼關係。

韓藝便將此事的始末,告知了鄭善行。

鄭善行聽后,立刻道:「此等機密,你為何要告訴我?」

他只是一個小小的主事,而這事裡面卻包含著一個非常大的陰謀,這要是透露出去,會引起非常大的負面影響的。

韓藝告訴他當然是相信他的人品,但這也只是其次,道:「因為我需要你的幫助。」

鄭善行道:「在這事上面,我最多也就是能夠捐助朝廷一些物資而已,其餘得我哪裡幫得上忙。」

「你可以的。」

韓藝笑了笑,道:「這個計劃的關鍵,在於糧草,打仗是最耗費國力的,而如今國家正在高速發展中,如果消耗過多的國力,這將會阻礙國內的發展,那麼唯一的辦法,就是讓一些人參與進來,來分擔國庫的壓力,而高句麗所在的地區,離山東地區最近。」

鄭善行道:「所以你想讓我們山東士族帶頭,為朝廷分擔糧草的壓力。」

韓藝點點頭,道:「但這不是捐助,朝廷也會給予他們回報的。」

「奴婢1

「還有資源和土地。」

鄭善行道:「但是你不覺得這麼做,非常殘酷嗎?既然我大唐此次出兵是要要佔領高句麗,那麼那裡的子民也將會是陛下的子民,正所謂,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自古明君,可都是採取寬厚的態度去對待這些人,倘若當時先帝也是如此對待東突厥的百姓,那你認為東突厥還會如今日這般安定嗎?而且,將來與其他國家開戰,那麼那裡的百姓也一定會誓死抵抗我大唐的,此非明智之舉。」

韓藝笑道:「這只是我們兩個說說而已,朝廷當然不會這麼做,朝廷還是會一如既往的以德服人,這一切只會由商人來做,朝廷只不過對此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罷了。」

鄭善行聽著呆愣半響,隨即搖頭道:「這真是我聽過最為卑鄙的勾當。」

韓藝道:「你以前沒有聽過,那只是因為你沒有身在朝中,記得當年先帝在討論如何處理東突厥時,魏徵就曾建議先帝將他們全部殺光。」

鄭善行道:「所幸的是,先帝並沒有採納。」

「但那是出於魏徵之口,你能說魏徵卑鄙嗎?他是大唐的臣子,他當然得為大唐著想,中原在與東突厥的戰爭中,死傷多少人,這些人可都是我大唐的百姓,魏徵這麼做,只是不想咱們中原百姓再為此付出生命的代價,身為大唐百姓的你我,真心不能說他這番話有錯。而比起東突厥而言,高句麗就更加反覆無常,隋煬帝當初不就是上了他們的當,故此才會損失慘重,若是寬容對待他們,換來將會是更多中原百姓為此喪生,十萬,二十萬,這罪過,你可以負擔得起么?」

ps:求訂閱,求打賞,求推薦,求月票。。。。。。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mei222長按三秒複製!!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