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玄幻魔法

九星霸體訣 第四百三十九章 為兄弟報仇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過華雲宗的歷史實在太悠久了,悠久到人們都忘記了它曾經經歷過什麼,反正只知道華雲宗的底蘊非常的深厚,別人的弟子是以萬來計算的。 而華雲宗的弟子,是無法計算的,因為太過龐大了,而今天鄭文龍敢無視丹...

「跟一群小販子結盟,龍塵你真的是走投無路了吧」一個嘲諷刺耳的聲音傳來,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一個身穿火紅色長袍,身上著一個精緻小塔的男子,出現在眾人面前,一臉鄙夷的看著龍塵等人。

「火無方」

不論正邪兩道強者,都發出一聲驚呼,就連一直閉目打坐的虯髯漢子,也緩緩睜開眼睛,看了火無方一眼,然後繼續閉目打坐。

火無方來自丹塔,不管正邪兩道,都不敢得罪丹塔,因為他們的丹藥,都是從丹塔購買的。

丹塔屬於中立勢力,即使邪道強者屠戮無辜百姓,可是煉藥師公會,他們都會遠遠避開。

可以說,火無方是這裡所有人之中,後台最強硬的存在,無人招惹的起。

「我們華雲宗是小販子,你們丹塔不過是一群道貌岸然的騙子,大家半斤八兩,誰也別說誰」鄭文龍冷笑道,並不買火無方的賬。

說到華雲宗,很多人並不知道,不過說到華雲閣,幾乎沒有人不知道的。

因為華雲閣拍賣行,遍及世界各地,有句話叫做,有買賣的地方,就會有華雲閣的存在,這就說明華雲閣的勢力有多強了。

丹塔幾乎壟斷了整個丹藥市場,可是這是幾乎,那麼就不是全部,因為還有一成的丹藥,是從華雲閣流出的。

而華雲閣這種行為明顯是搶了丹塔的飯碗,可是這麼多年下來,華雲宗卻一直屹立不倒,耐人尋味。

「你說什麼?誰是騙子?」火無方大怒。

「算了吧,有些話說穿了就沒意思了,難道非要我揭開那層遮蓋嗎?」

鄭文龍繼續道:「所以做人,嘴巴不要那麼毒,除非自己沒幹過任何缺德事」

「你……」火無方臉色一沉。

鄭文龍懶得理會火無方,別人怕他們丹塔,但是唯獨華雲閣不怕。

「龍塵,怎麼說?我手舉著有點酸了」鄭文龍正舉著手笑道。

「啪」

龍塵的一掌結結實實地拍在鄭文龍的手掌上,完成了擊掌為誓,笑道:「沖你鄭兄的這份豪情,這個買賣我做了,我相信只要我龍塵不死,你這筆買賣絕對賺的」

龍塵現在越來越喜歡華雲宗了,雖然他們口口聲聲稱呼自己是生意人,凡事看利潤,可是他們骨子裡的豪氣,龍塵能夠感覺得到,他們是真漢子。

尤其鄭文龍身後的那些強者,鄭文龍做這麼大的一個決定,他們連眼睛都不眨一下,這確實值得敬佩。

「哈哈哈,那龍兄你可要多活些年頭,讓兄弟們多賺點」鄭文龍哈哈一笑道。

「抱歉,恐怕他活不了那麼長時間了,你的買賣註定要賠本」

一直被晾了半天的韓天宇,此時終於有機會插上一句話。此時的韓天臉色有些冷,因為他被無視了,這是他無法接受的。

「哦?我不這麼認為,我從七歲加入華雲宗,無依無靠,全靠這雙眼睛幫我走到今天,我不認為我的眼光會看錯」鄭文龍微微一笑,不過這笑容之中,透出強大的自信和傲意。

這是華雲宗弟子最驕傲的地方,他們不需要跟任何人祈憐,全憑自己的能力,才有今天的成就。

相比那些全靠家族培養,宗門栽培的天才,他們更加強大,更加自信,所以,他們對華雲宗充滿了感恩和崇敬。

剛才火無方只不過說他們是一群小販子,這並沒有什麼,可是火無方要是敢侮辱華雲宗,他們立刻會瘋狂的反擊,哪怕不是對手,就算是死,他們也絕對不容許有人褻瀆他們的宗門。

所以說對於宗門的感情,恐怕沒有幾個宗門,能夠跟華雲宗相比,雖然他們被稱為小販子,但是沒人敢質疑華雲宗的強大,否則怎麼敢跟丹塔對著干?

丹塔的實力,是明擺著的,而華雲宗的實力,卻是被隱藏起來的,只不過華雲宗一直非常低調的發展商道,很少與人爭鋒,他們一直緊守著和氣生財的格言。

不過當有人要斷他們財路的時候,他們就會亮出自己的獠牙,因為斷人財路,等於殺人父母,那是血仇。

不過華雲宗的歷史實在太悠久了,悠久到人們都忘記了它曾經經歷過什麼,反正只知道華雲宗的底蘊非常的深厚,別人的弟子是以萬來計算的。

而華雲宗的弟子,是無法計算的,因為太過龐大了,而今天鄭文龍敢無視丹塔,再次證明了他們的強大。

連丹塔都不在乎,更別說是小小的韓天宇了,雖然韓天宇的實力擺在那裡,不過鄭文龍不懼他。

龍塵這邊相繼有花碧落、墨念和鄭文龍的加入,實力迅速膨脹了起來,讓整個場面竟然一下子成了三足鼎立之勢。

邪道弟子臉色微微有些變化,因為這樣一來,好像邪道這邊,跟正道比起來,要吃上很大的虧。

而正道弟子那邊,臉色也不太好看,他們沒想到龍塵竟然有這麼大影響力,拉走了這麼多人,站在他那邊。

有人不禁心中暗恨龍塵,如果沒有龍塵的出現,怎麼會有那麼多事情發生,現在早就集中力量把邪道殺得落花流水了吧。

「人的眼光總有失誤的時候,人畢竟是人,不是神,失誤是不可避免的」韓天宇搖搖頭,淡然道。

「我承認我有失誤的時候,不過那要看什麼人令我失誤,閣下么,好像還不夠格吧」鄭文龍笑道。

鄭文龍的話,說的極不客氣,讓韓天宇臉色一冷,實際上他並不想多方豎敵,可是鄭文龍擺明要跟他對著幹了。

「韓天宇是吧,我代表丹塔支持你」火無方來到韓天宇面前道。

「如此多謝火兄了,韓天宇不勝感激」韓天宇微微一笑道,火無方代表著丹塔,尤其丹塔背後有丹谷支撐,丹谷那可是至高無上的存在。

之前韓天宇也想跟火無方打招呼,不過一直沒有機會,此時火無方主動支持,讓他心情好上不少。

「哼,一個卑鄙小人,拉上幾個狐朋狗友,就妄想稱王稱霸了?真是可笑。

雖然我丹塔一向不參與正邪之爭,不過本人看不慣這樣的人耀武揚威」火無方冷笑道,眼睛始終盯著龍塵。

龍塵看著火無方,知道這個傢伙,一定是記著上次奪取紫羽鳳雀內丹的仇,這個時候故意跳出來。

不過對於火無方,龍塵根本不感冒,當初龍塵已經讓出一步了,將內丹內的能量,大家各分一半,大家都能夠得到獸火。

這個白痴偏偏不肯,非要獨吞,擺出一副不交出獸火,就要滅了你的架勢。

對於這樣的人,就應該用大耳光狠狠地抽他,不能慣他那個毛病,免得他蹬鼻子上臉。

韓天宇對火無方一抱拳,緩緩向龍塵這邊走來,隨著他的動作,整個場面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韓天宇走到龍塵前方百丈的距離站定,看著龍塵,有些惋惜的道:

「你身為正道強者,卻心地不凈,做出那麼多傷天害理之事,本來以你的修為,我應該將你擒下,交給分院處置。

可惜你千不該,萬不該,殺了我的弟弟,今天我要為我兄弟報仇,我要給我弟弟討還公道,給那些死在你手下的無辜強者一個公道,給全天下一個公道」

韓天宇的聲音,正氣凜然,說到後來,聲音一浪高過一浪,震動長空。

「殺了龍塵,給天下正道一個說法」

「殺了龍塵,給天下正道一個說法」

「……」

隨著韓天宇的話落,正道那邊有不少弟子高聲叫喊,隨著他們的帶動,整個正道弟子也都揮舞著兵器大喊,聲震九霄。

「這群白痴,都特么是傻逼么?」郭然看著那些群激情亢奮的正道強者,不禁呀呀切齒的罵道。

什麼狗屁公道,什麼無辜?殷無雙勾引了那麼多強者,圍攻第一百零八別院弟子,那死去的一百零八別院弟子無辜不無辜?

韓天楓與殷無雙二人磨盤山上激戰唐婉兒,如果不是龍塵及時趕到,唐婉兒已經香消玉殞了,唐婉兒無不無辜?

第一百零八別院弟子,前往磨盤山與龍塵匯合,遭到無情殺戮,他們死的無辜不無辜?

看著那些群情激奮的人,郭然等人恨不得,把他們砍成肉醬,這群傻逼太恨人了,竟然去相信韓天宇這個偽君子。

「看到了嗎?你的行為已經觸犯了眾怒,今天你要是不死,天理難容,自作孽不可活」韓天宇冷冷地道。

「韓天宇,不要假惺惺的樣子,其實你就是一個偽君子……」花碧落冷笑一聲,剛要繼續,卻被龍塵阻止了。

「碧落小姐,我忽然改變主意了,不需要為我證明什麼,我今天要殺了他」龍塵淡淡的道。

本來按照計劃,花碧落出來給龍塵作證,證明這一切都是殷無雙搞的鬼,龍塵是被冤枉的。

龍塵本來打算,先殺殷無雙,如果韓天宇阻攔,再與韓天宇一戰,可是韓天宇一上場,就把所有矛頭指向了他。

那就說明,針對龍塵的不光是殷無雙,還有韓天宇,那麼別院弟子慘死的仇,還有韓天宇一份。

那是不死不休的大仇,既然都不死不休了,再去爭清白不清白,已經沒有什麼意思了。

「廢話不要多說了,你要為你兄弟報仇,剛好我也要為我兄弟報仇」龍塵的殺意緩緩提升,雙目之中一片冰冷。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