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九星霸體訣 第四百三十六章 偽讀心術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地方」 「竟然還有這事?」花碧落微微一驚,墨念同樣是頂尖強者,她自然知道。 而且墨念與韓天宇交過手,很多人也都知道,並不是什麼秘密,可是墨念竟然並沒有覺察出任何異樣。 「會不會...

「龍塵,那段影像你看過了吧」

花碧落拉著龍塵,離開眾人一段距離,她不是不放心龍塵這邊的人,而是擔心她這邊的人。

「恩,看過了」龍塵點點頭道。

「我想聽聽你的看法」花碧落道。

龍塵沉吟了一下道:「單以目前展現的實力來開,韓天宇略勝你一籌,不過,如果我沒看錯的話,碧落小姐氣脈悠長,招數都以防禦為主,應該擅長持久戰,攻擊並非你的強項。

所以如果要是你們兩個非要分出個勝敗的話,最終結果,誰也無法預知」

花碧落眼神之中,閃過一抹驚異之色,上次大戰,她是故意試探韓天宇的,而韓天宇也看出了花碧落的心思,故而二人,都沒有暴露出自己的真才實學。

可是龍塵依舊一眼就看穿了,自己擅守不擅攻,不由得心中佩服,龍塵的崛起,沒有一絲偶然,光這份眼力,就讓人敬佩。

「龍兄說的沒錯,我花家心法,講求的以御為攻,以防衍道,我最強底牌就是我悠長的耐力。

不過這個韓天楓也十分狡猾,看穿了我的意圖,只是隨手攻擊,本身底牌一點不露」花碧落嘆了口氣道。

這話如果被郭然等人聽到,絕對要嚇死,那麼恐怖的一戰,不過是簡單的試探,這是何等的恐怖?

「我想聽聽你對韓天宇的看法」花碧落道。

「深不可測」

龍塵臉色微微有些凝重地道:「此人出手,沒有任何鑿痕,如同羚羊掛角無跡可尋。

而且他動手的時候,雙目基本不看你的招數,而是盯著你的眼睛,不知道,你有沒有發現,你的招數,他可以很輕鬆的預判」

花碧落點點頭道:「沒錯,每次出手,他都好像知道我下一招要做什麼,早早地在那裡等著我,讓人感到泄氣,難道他會讀心術?」

想到這裡,花碧落臉上有些不自然,上次一戰,讓她信心有些受挫,韓天宇太強了。

最讓人恐懼的是,他那精準的預判,彷彿看穿了她所有套路,讓人沮喪。

「讀心術?」

龍塵微微一笑,他想起了那張禍國殃民的絕美容顏,他那個時候,也同樣說過這三個字。

讀心術是一種傳說中的神術,可以沒有任何徵兆地讀懂人的心理活動,無物可防,無術可破,是最為恐怖的一種招數。

之所以恐怖,是因為無人可以與精通讀心術的人為敵,心裡想什麼,下一招要做什麼,都被人家知道了,那還有活路嗎?

「先不說這個世界上有沒有讀心術,但是我敢肯定,韓天宇不會讀心術」龍塵笑道。

「不可能吧,因為我通過秘密渠道,聽說韓天宇在精研讀心術,好像是得到了一部骨甲,從上面領悟的。

而且跟他對戰過的人,都有一種被完全看穿的感覺,跟我與他對戰時的感覺,一模一樣。」花碧落道。

龍塵微微一笑道:「首先我不確定你的消息來源,我不好去質疑,但是我有一點可以肯定,他絕對不會讀心術。」

「你難道有什麼發現?」花碧落見龍塵竟然如此肯定,不禁問道。

龍塵道:「我是猜的,我的猜測有兩個根據,第一:墨念跟他戰鬥的時候,就沒有這種感覺,墨念是我的好兄弟,也和我談論過韓天宇,他並沒有覺得什麼奇怪的地方」

「竟然還有這事?」花碧落微微一驚,墨念同樣是頂尖強者,她自然知道。

而且墨念與韓天宇交過手,很多人也都知道,並不是什麼秘密,可是墨念竟然並沒有覺察出任何異樣。

「會不會是韓天宇故意不顯示實力?」花碧落疑惑道。

「如果他敢那麼做,我保證墨念會把他射成篩子,你應該知道,墨念的箭術,天下無雙,沒人敢在他面前,如此保留」龍塵非常自信的道。

跟墨念相處雖然不久,不過對於墨念那鼓箭術,龍塵是發自內心的佩服。

「剛才說完了第一個,現在我說第二個:他與你戰鬥的時候,一直盯著你的眼睛,我一開始也感到奇怪,後來還以為,這個白痴是個花痴」龍塵不禁笑道。

花碧落俏臉微微一紅,不禁嗔怪道:「說正經的,別嬉皮笑臉的」

龍塵收斂起笑容,正色道:「其實到了我們這個級別,與人交戰,眼睛不過是一個輔助工具,我們都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因為眼睛最容易上當。

所以高手都是憑藉精神去觀察對方的,除了精神之外,我們最相信的還是我們的靈覺和感應。

既然視覺並非第一要點,那麼韓天宇為什麼要這麼做呢?所以很多人,包括你花碧落也被他給騙了,以為他在施展讀心術,所以一直盯著你的眼睛。」

「騙了?」花碧落一驚。

「沒錯,所謂的讀心術,不過是一種騙術,瞎子算命兩頭賭,總會有賭正確的時候,一旦賭對了,對方就要嚇死了。」龍塵道。

「不對呀,可是我調查過,那些跟他動過手的人,都有被看穿一切的感覺,不可能每次都賭對吧」花碧落道。

「這個問題問得好,那麼我現在就回到第一個問題上,為什麼你調查的人,都有這種感覺,為什麼墨念沒有?

這就產生了一個疑惑,韓天宇的算命術,到了墨念身上怎麼就失效了?

我現在就用一個大膽的猜測,韓天宇精通各種武器,可根據任何細微的動作,比如眼神、肩部、腰部、肘部等一些微小動作,判斷出別人攻擊的位子。

而偏偏墨念並非近戰者,他用的弓箭,近用弓擋,遠用箭射,這樣的攻擊方式,花樣最多,無法讓人捉摸」龍塵道。

「難道說……」花碧落恍然大悟。

「十有八/九是這樣的,韓天宇精通各種武器,唯獨不熟悉弓箭,因為修行者中,用弓的人,太少太少了」龍塵道。

花碧落沉吟了半晌,雖然有些難以置信,可是龍塵的推斷,沒有半點瑕疵,無限接近於答案。

「如果龍兄說得是真的,那麼這個韓天宇真的是太可怕了,這需要多麼恐怖的實戰經歷氨花碧落嘆息道。

「強者之所以稱為強者,是因為他有著一顆變強的決心,有了這顆決心,什麼樣的招數都能夠想得出來。

有一點你說得很對,這個韓天宇非常的可怕,他故意營造出自己會讀心術的秘密,實際上,他是為了掩飾他的最終殺人手段」龍塵道。

「終極殺人手段?那是什麼?」花碧落大吃一驚。

龍塵搖頭道:「我這麼可能知道,我又不會讀心術,不過你想啊,隨便弄出了一個花樣,就連你這樣的天驕都被騙了。

我相信這個花樣不知道騙了多少人,韓天宇為什麼要在這個騙術上,下那麼多苦工?

還不是不想暴露他真正的實力?只以一招假讀心術,就能讓無數人退卻,不戰而屈人之兵,這才是最高明的戰術。

而他最強大的手段,除了他自己以外,恐怕就只有一種人知道了,」

「什麼人?」

「死人」龍塵吐出了兩個字。

雖然只是輕輕兩個字,卻讓花碧落骨子裡微微有些發寒,這兩個字,飽含了太多的東西。

如果龍塵的推斷是正確的話,這個韓天宇的心機太可怕了,竟然用一個騙術,就騙倒了所有人,包括她在內,就連她也相信韓天宇,擁有讀心術一類的技能。

這本身就是一種打擊,懷著這樣的心態,與韓天宇戰鬥,本身戰力就弱了三分,還怎麼能夠戰勝他,韓天宇的心思太過深沉,深沉的可怕。

那麼也就是說,到現在,還沒有任何人知道韓天宇的底牌是什麼,而知道的人,就是龍塵口中的那些死人了。

想到這裡,花碧落感覺頭皮陣陣發麻,天底下怎麼會有如此心機深沉之人,同時對龍塵的智慧,花碧落更是佩服得五體投地。

韓天宇已經隱藏得夠深了,可是僅僅通過一場戰鬥影像,龍塵就將韓天宇的意圖,都揭露了出來,龍塵的智慧,簡直如同汪洋大海。

跟韓天宇和龍塵這樣的人相比,她和殷無雙二人使用的那點小手段,簡直像小孩子的玩意,讓人感覺幼稚可笑。

「我們過去吧,兩邊好像都有強者出現了」

龍塵和花碧落返回隊伍的時候,正道和邪道出現了不少新的面孔,邪道那邊有四個人與血無涯站在一起,不禁讓龍塵心頭微微一凜,顯然,他們應該都是一個級別的,就算有差距,也不會太大。

而正道這邊,也出現了不少強者,身上氣息流轉,令空間不安地抖動,氣勢強悍至極。

不過其中一個虯髯大漢,引起了龍塵的注意,那人身高八尺,虎背熊腰,在他背上背著一把跟身高相仿的闊劍。

行走之間,腳下的大地在不停的顫動,恐怕這個人背後的闊劍,分量驚人。

最讓龍塵吃驚的是,在那個大漢身上,龍塵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但是龍塵敢保證,從未見過此人。

此人獨來獨往,不跟任何人接觸,另外他身上帶著無盡的煞氣,像是從地獄里殺出來的殺神,讓人不敢靠近,只是一個人在那裡閉目養神。

「這個人好恐怖,怎麼從來沒聽說過,還好他是正道弟子。」花碧落看了那人一眼,雙目之中全是震驚之色。

龍塵剛要說話,忽然間,邪道那邊爆發出一陣歡呼,龍塵急忙轉頭看去,臉上浮現一抹怪異表情。

「他終於來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