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玄幻魔法

九星霸體訣 第四百二十七章 她必須死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膽相照的兄弟,和一個個紅顏知己的出現,他已經牢牢地和大家綁在一起了。 龍塵不再是一個人在與命運抗爭,在修行這條路上,他不再是一個獨行者,而是一路上有說有笑,充滿了歡樂。 可是歡樂一旦失...

「絕對不可能」龍塵臉色微微一變,冷冷地道:

「我不管殷無雙是受命也好,還是自己要針對我也罷,她的所作所為,已經觸到了我的逆鱗,我們之間的仇恨,只能用鮮血來洗刷,要麼我死,要麼她死,沒有第三個結果」

龍塵的話說得斬釘截鐵,沒有任何迴轉的餘地,讓人無法質疑他的決心,顯然龍塵這次是動了真怒。

花碧落沉默了一下,緩緩的道:「龍塵,你知道遠古世家的強大么」

龍塵搖搖頭道:「我不知道,我也不需要知道,我不管什麼遠古世家,哪怕她是諸神後裔,她也必須死,否則我無法向我死溶交代」

提到殷無雙的名字,龍塵就一陣殺意沸騰,關文南那雙無神的眼睛,一直還停留在龍塵的腦海之中。

雖然別院弟子,當初在別院爭雄的時候,產生過很多不愉快,可是在正邪大戰之中,他們早就忘記了之前的一切紛爭,成為了可以把自己的後背交託給對方的生死兄弟。

想起這些人,沒有死在正邪交戰之中,反而死在一個女人的陰謀之下,龍塵真恨不得將殷無雙千刀萬剮。

「可是你要是殺了她,她的家族如果追究下來,恐怕就連分院都未必保得住你,別院高層不會為一個弟子,而去得罪一個遠古世家的,到時候你很有可能會被當成殺人兇手交出來,來平息殷家的怒火」花碧落輕聲道。

「哈哈哈,遠古世家好大的威風,只許他們去殺別人,別人還不能反抗」龍塵冷笑道。

「你說的沒錯,遠古世家就是這麼野蠻,可是沒辦法,他們就是有這個底蘊。

雖然殷無雙不過是殷家的一個旁系女子,不過因為天賦很高,在家族裡,也是被培養的對象。

否則也不會將她送到別院這種地方來歷練,歷練結束后,殷家還是會把她接回去的。

以遠古世家的高傲,他們是絕對不允許自己的後人,被外人屠戮的,所以龍兄你要三思,為了她,把自己的命也搭上,值得嗎」花碧落的眼神有些複雜的看著龍塵,輕聲勸道。

「這無所謂值得不值得,這關係到原則問題,如果不能為兄弟報仇,我龍塵還要修為何用活著還有什麼意義

修為再強大,也是苟延殘喘的活著,我寧願快意恩仇,活上一天算一天,而在我活著的時間裡,我的敵人,就都會被我送進地獄」龍塵道。

「可是你有沒有想過,你可能會連累你身邊的人遠古世家震怒,你的朋友也要被波及,那時候你和你的朋友都要死,那時候你怎麼辦」花碧落見龍塵油鹽不進,不禁有些氣惱的道。

「我會逃」出乎花碧落的意料,龍塵竟然說出了這三個字。

「我會逃走,然後獨自修行,等我足夠強大了,我會讓他整個家族覆滅,用他整個家族的血,來祭奠我的朋友,然後我會把我的骨頭,跟我的兄弟紅顏們埋葬在一起」龍塵非常平靜的道。

可是平靜的聲音之中,透著強大的自信,聽著讓人靈魂顫慄,覆滅一個遠古世家,這是多麼可笑的一個笑話。

可這句話從龍塵的口中說出,是那麼的自然,讓人不敢質疑,充滿了剛猛霸道。

在隔壁一直監聽的夢琪等人,不禁芳心狂震,尤其當聽到龍塵的最後一句話時,她們彷彿看到了龍塵孤零零一人,在一片墳冢面前,黯然自戕的畫面,冷風瑟瑟,無盡的悲涼,一時間鼻子一酸,淚水禁不住在臉頰上滑落。

就連花碧落都不禁心中一痛,因為按照龍塵的性格去做,恐怕真的會出現這個結果。

「真的沒有迴旋的餘地嗎」花碧落道。

「謝謝你的勸告,我跟殷無雙之間的仇恨,你是無法理解的,我身邊的人,不是我的棋子,而是我的生死兄弟」龍塵嘆了口氣道。

龍塵這句話,讓花碧落微微有些惱怒,不過臉上的怒色,剛剛浮現,卻又被一股黯然之色給取代。

「能夠做你的朋友,真的很幸福」花碧落嘆了口氣道,在人心險惡的修行界,竟然還有龍塵這樣的人,真的是太少見了。

俗話說人死燈滅,而活著的人,還需要繼續活下去,還沒聽說過,誰願意為了死去的人復仇,而連自己的性命都不要了,最起碼花碧落沒有聽說過。

在修行界,講求的都是利益,而死去的人,不管他生前有多大的價值,一旦死去了,就沒有任何價值可言了。

龍塵的這個想法,深深地觸動了花碧落的內心,她第一次體會到,這個世界上,還有這種至真至純的情感,還有龍塵這種至情至性的人。

「我倒不認為他們有多幸福,反而要做我龍塵的朋友首先需要命大,否則在我身邊,太危險了」龍塵雙目之中浮現著一抹黯然。

龍塵對於情感是非常保守的,他不怕危險,他怕身邊的人遇到危險,他不怕死,可他怕身邊的朋友一個一個隕落,那比死還要讓人難受。

這也是為什麼,龍塵進入別院的時候,就是一個玩世不恭的模樣,勵志要做一個大混蛋。

就是因為他想孤身一人,無牽無掛,想幹什麼就幹什麼,龍塵的構想是非常好的。

可是隨著身邊那一個個肝膽相照的兄弟,和一個個紅顏知己的出現,他已經牢牢地和大家綁在一起了。

龍塵不再是一個人在與命運抗爭,在修行這條路上,他不再是一個獨行者,而是一路上有說有笑,充滿了歡樂。

可是歡樂一旦失去,就會變得痛苦,龍塵非常珍惜身邊的每個人,所以他要變得更強,要把大家都變得更強。

「就不能等等嗎既然你有信心成長起來,為什麼現在就要跟她對上呢」花碧落道。

「這不是等不等的問題,如果我不殺了殷無雙,她也不會放過我,我很了解這個惡毒的女人。

還有就是,就算我忍讓了這個殷無雙,那麼馬上會跳出第二個殷無雙,甚至是第三個第四個。

我現在把殷無雙幹掉,那麼剩下的那些殷無雙,就會害怕,會被掐死在萌芽之中,所以殷無雙,我是必須要殺的。」龍塵沉聲道。

花碧落玉手輕輕捏了捏光潔的額頭,有些頭痛的道:「看來我是無法說服你,暫時放棄擊殺殷無雙了」

「嗯嗯,所以你就不要白費力氣了,如果我沒猜錯的話,碧落小姐也是遠古世家的人吧」龍塵道。

「嗯,我跟殷無雙一樣,都是出身遠古世家,而且我們兩家關係比較一般」花碧落微微一笑道。

龍塵心中一陣無語:比較一般真不愧是世家之人,說話都這麼含蓄,就不能直接說,你們兩家關係比較差嗎

「我被家族送入別院,與其說是歷練,倒不如說是一場較量,一場跟殷無雙的較量。

殷家看了韓天宇的天賦,故意把殷無雙送來,就是要把韓天宇打造成別院至強者,然後在別院大比上,爭奪第一。

當有了這個光環之後,殷家會出面,邀請韓天宇入贅殷家,因為現在的韓天宇,論到資歷,還不足以進入殷家,所以他必須奪得別院第一的資格才行。

以我們兩家的關係,我當然不會讓她如願,所以我這次要在秘境之中,壓制韓天宇一次。」花碧落道。

龍塵道:「碧落小姐所說的壓制是指什麼」

「全方面的,不光是武力上,還有勢力上的,因為我答應第二別院的掌門,這次幫他爭奪第一別院的頭銜。

現在的我,在秘境之中,已經收攏了不少勢力,跟他們結盟,起碼在人數上,我不能輸了氣勢。

至於戰力上,小妹雖然不能說勝過韓天宇,但是起碼可以保持不敗,不過如果有龍兄相助的話,我們的勝算可以達到八成。

不過龍塵一定要殺殷無雙,這下把小妹的計劃,全部打亂了,因為就算我們花家跟殷家不對,可起碼明面上,並無火氣。

可是如果這次爭鬥,龍兄把殷無雙斬殺,那麼就不是暗鬥的問題了,這個矛盾會變大,這就超出了小妹的控制。」花碧落嘆了口氣道。

即使花碧落出身遠古世家,可是要是跟龍塵聯手后,龍塵擊殺了殷無雙,那麼她花碧落也逃脫不了責任。

殷家倒是不能拿花家怎麼樣,可是這超出了花家的計劃,花碧落的這個舉動很有可能引起家族的不滿,那就得不償失了。

本來這次歷練,就是為了打壓殷家,但是花家絕對不想把事情搞大,如果殷無雙死了,事情的性質就變了。

所以花碧落此時也犯了難,不知道如何應付眼前的局勢,到底還要不要跟殷無雙爭鬥,還是乖乖退出

但這個時候要是退出,那麼之前做的努力都白費了,等於這次歷練,沒有一點打壓效果,會令家族高層不滿。

龍塵也陷入了沉思,他了解花碧落的難處,可是讓他放棄擊殺殷無雙,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我還是決定退出這個計劃」花碧落沉思了片刻,嘆了口氣道。手機用戶請訪問piaotian.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