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九星霸體訣 第四百零七章 血飲震八方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戰都太快了,並沒有使用什麼戰技,他們感受不到什麼。 可是如今韓天楓虎口被震裂,他們終於明白龍塵的力量,根本不是他們能夠想象的。 「呼」 就在所有人驚駭之際,龍塵的一刀過後,第二...

「嗡」

陡然間龍塵身後高達百丈的神環浮現,一股恐怖的威壓,輻射開來,直衝天際。`

「那是什麼技能,好強大的威壓」有人出一聲驚呼。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不是只有鍛骨境強者,靈氣凝實到了極致,才會產生威壓的嗎?龍塵不過是易筋中期而已氨

「沒有道紋圍繞,根本就不是衍道者,更不是至尊級強者,他怎麼可以如此強大,他到底是什麼怪物氨

此時龍塵站在那裡,血色長刀抗在肩膀上,周身氣息狂涌,不停地衝擊著天地,黑不停地舞動,猶如魔神降世。

「上次就說過,你是一個賤人,但還是低估了你的賤,一步一步把我逼成死敵,很好,我現在告訴你,你如願了。

從今天開始,我就正式向你們宣戰,想要殺我龍塵的就來吧,不過宣戰總需要一個儀式,那麼就用你們的血,來見證這一切吧」

龍塵的聲音,如同來自九天十里,睥睨萬古,震的群山轟鳴,更攜帶著無盡的殺意。

「嗡」

龍塵手中的血色長刀,忽然出一聲轟鳴,一股凶厲的氣息,再次輻射開來。

「你名血飲,今天開始我們並肩作戰,飲盡世間惡人之血吧」

隨著龍塵的話,他手中的血色長刀,彷彿被激活了一般,恐怖的威壓升騰而起,直接雲霄,令天地變色。

「什麼?那是先天之兵」

「沒錯,如果不是先天之兵器,不會有那種恐怖的威壓」

「原來他的威壓,源自於他手中的兵器,不過是仗著一件兵器強大而已」有人頓時明悟過來。

先天之兵,那是先天境強者的專屬兵器,上面刻畫的符文,是為先天者的專屬符文。

但那些符文,只有先天境強者,以先天之力才能夠激活,附帶著摧山毀岳的力量。`c?o?m

這種兵器只有在先天境強者的手中,才能揮出它的真正威力,沒有突破先天境,只能拿來嚇唬人而已,根本無法揮其真正的威力。

「哼,不過是用來嚇唬人而已,白痴,以為擁有一件先天之兵,就可以唬住人了?真是笑死人了,看著吧,這把兵器馬上就要換主人了」一位別院的弟子一臉的冷笑。

這裡有不少人,都是別院弟子,他們基本上都是第一別院的附屬勢力,以第一別院馬是瞻。

此時他們見龍塵,一個出身倒數第一別院的弟子,竟然擁有一把先天之兵,不禁妒忌的眼睛都紅了。

不用說,這一定是在九黎秘境哪個角落裡得到的,任何勢力,基本上都不會把這麼珍貴的武器,給後天境弟子使用的。

「只能激威壓,而無法激其技能,你不過是狐假虎威而已,謝謝你的禮物,這把長刀我要了」

韓天楓一聲冷笑,雙目之中透出無盡的貪婪,即使是他,也沒有資格得到一把先天之兵。

「死吧,落葉飛星,天羅地網」

韓天楓眉心處符文浮現,一瞬間將戰力提升到了極致,他已經等不及了,他要第一時間殺了龍塵,將寶刀奪過來。

韓天楓一抖手,漫天的劍影散落,崩碎了虛空,對著龍塵殺來,如同滾滾劍山。

龍塵冷哼一聲,對於那漫天劍影視而不見,直接一刀向前劈落,就是那麼簡單的一刀,沒有任何的技巧。

「轟」

漫天劍影消失,韓天楓被龍塵的這一刀震退了,整個人臉上浮現出一抹震驚之色。

「花里胡哨,華而不實」

龍塵臉上浮現一抹冷笑,這種戰術無非是騙小孩子的玩意兒,真正的高手,誰搭理你那些虛招,怎麼會被你這些花樣迷惑。

「討厭這種一成不變的裝逼方式」

龍塵冷哼一聲,一步跨出,瞬間跨越了百丈距離,猶如一道幻影一般衝到韓天楓面前,一刀斬落。`c?om

同樣的簡單直接,毫無花俏的一刀,可是長刀上的威壓,和龍塵的殺意,將韓天楓鎖得死死的。

韓天楓第一時間就感覺到汗毛直豎,急忙全力抵擋,可是龍塵的那一刀,彷彿一座大山一般沉重,一聲爆響,韓天楓再次被震退。

「天啊,韓天楓受傷了」

有人出一聲驚呼,他們現韓天楓的鮮血正沿著他的長劍緩緩滴落,他的手掌上更是鮮血緩緩湧出。

「被龍塵的一刀震裂了虎口,天啊,龍塵的這一刀,得多大的力量啊,連祭煉了兩根臂骨的韓天楓都無法抵擋」人們被龍塵的一刀給嚇到了。

因為之前三人的對戰都太快了,並沒有使用什麼戰技,他們感受不到什麼。

可是如今韓天楓虎口被震裂,他們終於明白龍塵的力量,根本不是他們能夠想象的。

「呼」

就在所有人驚駭之際,龍塵的一刀過後,第二人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再次殺來。

「一起上,他的長刀重量驚人」

韓天楓收斂了之前的囂張,一臉的謹慎,不敢硬擋龍塵的長刀,向後退去,同時與殷無雙聯手對付龍塵。

「殺」

龍塵大喝一聲,殺意不減,今天他徹底動了殺心,要將二人全部擊殺。

這樣的人,你根本沒辦法跟他們講道理,跟他們最有效的溝通方式就是殺。

只要殺到他們痛了,殺到他們怕了,他們才會生出敬畏之心,否則他們就像一群垃圾一樣圍著你,殺不了你,就向你身邊的人下手,讓你痛不欲生。

龍塵手中長刀,大開大合,對著二人瘋狂斬擊,就像是一個絲毫不會修行的人,在胡劈亂砍一般,漏洞百出。

可是每一刀都帶著無盡的殺意,帶著一往無前的意志,雖然身上漏洞無數,可是有人要是攻擊他的漏洞,必然會被他的長刀給砍死。

「轟轟轟」

血色長刀不停地與二人的長劍相撞,出陣陣轟鳴,讓所有人驚駭的是,即使是二人聯手,韓天楓與殷無雙依舊被龍塵擊得連連後退,大地上暴起漫天的煙塵。

「這龍塵太強大了吧」

所有人都傻眼了,韓天楓是誰?那是正道第一強者韓天宇的弟弟,資質只比他哥哥略遜一籌而已,那也是絕世強者一個級別的。

那殷無雙更不比韓天楓差,來自遠古世界,身具遠古血脈,對於同階強者,有著極大的壓制,很多人連跟她動手的勇氣都沒有。

可是就是這麼兩個強者,竟然在龍塵面前,沒有一絲還手之力,還被打的節節敗退。

「祭骨之力」

見全力進攻,依舊被龍塵逼的狼狽後退,殷無雙和韓天楓同時一咬牙,整條手臂光,一股龐大的氣息狂涌而出。

「轟」

殷無雙和韓天楓的長劍,死死地頂住了龍塵的長刀,龍塵對所有人驚濤駭浪一般的攻擊,終於被終結。

「龍塵,你真的以為,鍛骨境就這麼弱嗎?你太天真了」韓天楓的長劍死死地頂著龍塵的長刀,咬牙切齒的道。

雖然口中說龍塵天真,可是他自己已經驚駭欲絕了,龍塵的戰力,遠遠地出了他的想象,不得不使出了祭骨之力。

通常祭骨之力是需要達到四祭的鍛骨境強者才能使用的,因為只有祭煉了四根以上的骨頭,才能夠讓骨骼形成一個類似於存儲器一樣的能力。

平時可以將大量的靈氣存儲在祭煉的骨頭內,存儲在骨頭內的靈氣,經過長時間的滋養和壓縮,可以爆出更加強的能量,這是一種極為強悍的能力。

「哼,韓天楓和殷無雙二人使出了祭骨之力,嘿嘿,龍塵的死期到了」一位第一別院的弟子,非常自信的冷哼道。

不過別人聽了這句話,不禁微微一撇嘴,再也不敢輕易表態,一句話也不坑。

「天真?」

龍塵臉上浮現一抹淡淡的嘲諷:「當我還是凝血境的時候,就激戰過八祭鍛骨的祭骨之力,你們這點能力,在我眼中,那就是個——屁」

「轟」

龍塵身後的神環劇烈抖動,竟然開始緩緩旋轉起來,無盡的天地能量注入龍塵體內,龍塵手中長刀之上的力量,猶如潮水一般暴漲。

經過一番試探之後,龍塵已經摸清了這兩人的路數,再也沒有任何保留,全力爆。

一刀兩劍,都死死地壓著對方,三人腳下的大地終於承受不住那股恐怖的力量,紛紛爆碎,三人的身影在人們的視線之中急下沉。

「轟」

一聲爆響,韓天楓與殷無雙終於承受不住,龍塵那無邊無際的力量,被震飛出去。

「殺」

龍塵足下一點地,人已經飛出,一劍對著二人斬落。

「砰」

二人只來得及勉強格擋一下,就被一刀震飛,漫天灰塵之中,兩道身影倒飛而出,鮮血狂噴,灑落長空。

外圍觀戰者們,出一聲驚呼,他們萬萬想不到,明明使出了祭骨之力,戰力提升到了極致,依舊這麼快慘敗了。

「呼」

一道血色刀光,衝天而起,切開了天地,猶如一掛血色長河,對著二人無情斬落。

「噗」

雖然極力躲避,依舊沒能全部躲過,殷無雙的一條手臂,被恐怖刀氣斬中,直接爆碎成血霧。

殷無雙出一聲凄厲的慘叫,那一刀不光震碎了她的手臂,同時也震碎了她的臟腑。

而那邊韓天楓也沒有躲過一刀之厄,恐怖刀氣斬碎了他的一條大腿,同樣的一聲慘叫。

龍塵一刀擊出,沒有片刻停留,猶如一道鬼魅一般,出現在殷無雙的身前,一刀對著她的脖頸斬落。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