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玄幻魔法

九星霸體訣 第四百零一章 一場造化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最後一兵一卒,連當代蠻神都隕落了」 「這怎麼可能,礙…」 那具骸骨忽然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怒吼,恐怖的力量散發,龍塵和月小倩立刻化為滾地葫蘆,滾出老遠,雙雙一口鮮血噴出。 此時的...

龍塵的全力抵擋,依舊止不住長刀緩緩下壓之勢,血色長刀緩緩壓在龍塵的肩膀上,鋒利的刀刃瞬間切開了龍塵的肩膀,鮮血狂涌而出。

「嗡」

龍塵的鮮血染紅了血色長刀,陡然間那把長刀,受到龍塵鮮血的影響,忽然發出了一聲轟鳴。

就在龍塵以為今日必死無疑之際,在那把血色長刀發出一聲轟鳴之後,長刀之上,那股恐怖的力量一瞬間消失了。

「熟悉的血脈之力,熟悉的氣息」

那一直瘋狂攻擊,無情殺戮的骸骨,忽然發出了聲音。

龍塵和月小倩大驚,這具骸骨竟然能夠說話,而且還能夠思考,難道它沒死?

長刀緩緩從龍塵的肩膀上移開,那具骸骨看著二人,雖然沒有眼睛,可是二人能夠感覺到,它在注視著他們。

被一具骸骨注視著,尤其是被一具強大的骸骨注視著,即使是龍塵,也感覺頭皮有些發麻,而後面的月小倩,更是嬌軀瑟瑟發抖,顯然更加害怕。

「你想要我這把刀?」那具骸骨看了半天,終於再次開口,不過聲音是從哪裡發出來的,龍塵根本不知道,因為它的嘴巴閉得死死的。

「咳咳,前輩誤會了,我是看這把刀上粘了不少灰,我這個人有潔癖,只是想幫您擦乾淨而已」龍塵打了個哈哈道。

不怕你開口,就怕你不開口,只要它開口了,龍塵就感覺多出了一絲生的希望,嘴裡在胡說八道,腦子卻飛速運轉著,看看怎麼脫身。

「再敢胡說八道,一刀殺了你」那具骸骨冷冷地回應道。

「哦!我是想要你的刀」龍塵只能硬著頭皮道。

「理由?」那具骸骨道。

「我們是同行」龍塵只能老老實實地道。

那具骸骨又陷入了沉默,不知道是不是腦子生鏽了,需要一段時間去磨合。

而龍塵和月小倩卻一動也不敢動,只能老老實實地看著它,時間彷彿進入了停滯,讓人備受煎熬。

「前輩,您睡了嗎?」龍塵小心翼翼的道。

可是等了一會兒,沒見它有半點回應,龍塵不禁臉上一喜,扭頭對著月小倩打了個眼神,月小倩終於聰明了一回,知道龍塵那意思是悄悄溜走。

兩人緩緩起身,讓自己不發出任何的聲音,可是兩人還不等邁步呢,那具骸骨開口了:

「想要我的刀,沒問題,你需要回答我幾個問題」

龍塵和月小倩身體一僵,月小倩更是差點被嚇得一聲尖叫,這個感覺太嚇人了。

「你說」

龍塵知道,今天肯定逃不掉了,大不了不就是一死嘛,為什麼要那麼窩囊呢。

如果窩囊就能撿回一條命,龍塵不介意窩囊一回,可是對於這個強大的骸骨,那根本無效。

「暗黑時代過去了嗎?」那骸骨問道。

龍塵一陣目瞪口呆,這個他回答不了,月小倩忽然開口道:「過去了八個紀元「

「八個紀元啊,那過去了很久了,那場戰爭最終結果如何?」那具骸骨嘆息了一聲,繼續問道。

「母星崩碎,化為億萬塵埃,我們現在所在的地方,就是其中的一個塵埃上」月小倩沉聲道。

龍塵聽得如同墜入霧中,紀元他倒是知道,那是遠古時代的計時單位,一個紀元是一千萬年的時間埃

在那個時代,有一種樹,名為紀元松樹,每生長千年,結出一顆松塔,當結出萬顆松塔之後,紀元松就會立即枯死。

可是到了一千萬年之後,紀元松會涅槃重生,一生一世,剛好兩千萬年,所以遠古時代,就把紀元松的壽命,視為一個時間單位,非常的精準。

可是紀元這個時間單位,在現在這個世界上,根本沒人會去用,因為太長了。

據說遠古時代,修行者的壽命,幾乎是可以達到長生不死的,而現在,普通人的壽命不過百年。

只有達到了先天境,壽元才會增至千年,可就算如此,這樣是壽命,在紀元這個時間單位面前,還是太過渺校

尤其他們口中的母星,暗黑時代,龍塵宛如聽天書一般,一句也聽不懂。

那具骸骨,身體微微有些顫抖,好像對於這個結果,非常的氣憤。

「想我封神大界,萬族林立,強者如海,何等強盛?竟然落得分崩離析,母星覆滅的下潮那具骸骨的聲音之中充滿了不甘和無盡的恨意。

「丫頭,我想知道,我蠻族近況如何?」

「這……」月小倩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說,她有些害怕地看著龍塵。

「實話實說」那具骸骨怒喝道。

「前輩,母星崩碎,萬族都遭到了毀滅性的大劫,部分人已經倒向了對方,而蠻族……」月小倩的聲音越來越低。

「怎麼樣?」那具骸骨急問道。

「蠻族死戰到底,不肯屈服,戰至最後一兵一卒,連當代蠻神都隕落了」

「這怎麼可能,礙…」

那具骸骨忽然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怒吼,恐怖的力量散發,龍塵和月小倩立刻化為滾地葫蘆,滾出老遠,雙雙一口鮮血噴出。

此時的那具骸骨,像是一頭暴怒的雄獅,渾身充滿了殺氣。

「我不信,你撒謊,偉大的蠻神,是不可能隕落的」那具骸骨衝倒二人面前,血色長刀指著月小倩怒吼道。

月小倩被恐怖的氣勢一衝,又是一口鮮血噴出,俏臉蒼白如紙,雙目之中全是恐懼之色。

「你特么夠了」

龍塵忽然怒吼一聲,擋在月小倩的身前,指著那具骸骨破口大罵道:「對著一個柔弱女孩子逞什麼威風?你要是真的威風,也不會像現在這樣人不人鬼不鬼了」

「小子,你找死」那具骸骨立即暴怒,手中長刀指向龍塵。

「找死又怎麼樣?總比你一個只知道亂髮脾氣的懦夫強吧,連事實都不敢接受,你也特么也算是個爺們?我呸1龍塵知道今天必死無疑,也豁出去了,狠狠地吐了一口口水。

即使是在這個遠古時代的恐怖強者面前,龍塵骨子裡的驕傲,也不容許他低頭,被它當成一個螻蟻一般藐視,龍塵靈魂深處的驕傲,終於忍不住爆發了。

「不對,你身上有我蠻族的氣息,你應該接觸過我蠻族之人,你們敢騙我?」

那具黃金骸骨骨爪一伸,龍塵連躲避的機會都沒有,一把抓住了龍塵的喉嚨,將龍塵拎了起來。

「說,到底是怎麼回事?」那具骸骨怒喝道。

「混蛋,你鬆開龍塵」

見黃金骸骨就那麼抓著龍塵,月小倩像發瘋了一般,上前就扑打那具骸骨。

「滾開」

那具骸骨手臂一揮,月小倩立即倒飛了出去。

「你才滾」

龍塵怒氣衝天,神環出現,雙目之中星辰浮現,拚命地攻擊那條手臂。

可是那條手臂,比鋼鐵還要堅硬,龍塵根本無法撼動,反倒把自己的手臂震得要斷裂了。

「呼」

可是讓龍塵吃驚的是,那骸骨竟然緩緩鬆開了龍塵,向後退了一步,忽然舉起了血色長刀,對著自己的一條手臂斬去。

「嚓」

那具骸骨竟然以自己的長刀,將自己的一條手臂斬斷:「冒犯九星傳人,自斷一臂,以謝褻瀆之罪」

龍塵和月小倩都看傻了,他們不知道這個骸骨,到底在發什麼瘋。

那具骸骨對龍塵道:「請原諒我之前的冒犯之罪,我很想知道,我蠻族之人的消息」

龍塵這個時候心還砰砰亂跳,如果說不怕死,那是扯淡,只不過不能憋屈的去死而已。

「可是我真的不知道,你說的蠻族之人」龍塵無奈的道。

「你仔細想想,你身邊有什麼樣的人,符合我蠻族特徵,我的感覺不會錯,雖然你身上的氣息很淡,但是非常的真實」那具骸骨十分認真的道。

「難道是阿蠻?」龍塵忽然想到了阿蠻,不過貌似只有身高上有些相似,這有些牽強吧。

龍塵趕忙將阿蠻的事情,說了一遍,不管是不是,只要不去觸怒這個反覆無常的傢伙就好。

「哈哈哈哈,我就說嘛,我們蠻族有神靈庇佑,是絕對不會滅絕的,他就是我們蠻族的一顆種子,哈哈哈……」那具骸骨聽完,不禁仰天長嘯,聲音之中充滿了歡愉。

「之前的事情,對不起了」那具骸骨向月小倩道。

「沒……沒事」月小倩有些害怕地往龍塵身後一躲,她真的很害怕這具骸骨。

「身為一名蠻族戰士,我已經死去了很多年,雖然我當初傷勢極重,不過我卻把神魂隱藏在飲血之中,我知道雙翼魔人有死後復生的能力。

這樣只要他們復活了,再次攻擊我,我受到感應,會再次跟它們激戰,哼,活著能殺它們一遍,死了,我同樣可以再殺它們一遍。

可惜這樣的狀態下,我的靈魂處於懵懂之間,全憑經驗殺戮,如果不是你的血腥之氣喚醒了我,我還會繼續沉淪下去,我要謝謝你們」那具骸骨道。

「這都是小事,不打不相識,大家可以交個朋友,對了,前輩在這裡這麼鬱悶,不如跟小弟出去轉轉吧」龍塵感覺沒什麼危險了,立刻轉動了壞心眼子。

如果把這個恐怖的骸骨忽悠出去,整個秘境還不是橫著走?那些恐怖的五階魔獸,還不是當小雞一樣殺?

那具骸骨搖了搖頭,嘆了口氣道:「我的靈魂之力,很快就要消散了。

不過在我消散之前,我送你一場造化,算是我之前對閣下無禮的一種補償吧」

那骸骨說完,帶著龍塵向深淵的深處走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