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玄幻魔法

九星霸體訣 第三百六十九章 遠古血脈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讓她整個人,顯得極為高貴,宛若神祇。 最讓人感到恐怖的是,那種來自於血脈的壓制,甚至令人感覺會爆體而亡,這讓人怎麼跟她戰鬥。 在這股奇異的氣息面前,就連那兩個站在遠處的至尊級強者,臉色...

殷無雙雙目一寒,眉心處一道血色符文亮起,狂暴的氣息,瞬間爆發。

那道血色符文亮起后,一股古老的氣息,從殷無雙的體內升騰而起,在場的人,有一個算一個,都感到陣陣的心悸。

跟普通的威壓完全不一樣,那是一種來自於血脈的壓制,修為較弱的人,頓時感覺自己的血液好像要從身體里迸出來了一般,一臉恐懼地向遠處退去。

就連那些強大的衍道者,也感受到了身體的不一樣,臉色大變,急速向遠處退去,逃出那股恐怖氣息籠罩的範圍。

「你這隻卑賤的螻蟻,今天就讓你見識見識,遠古血脈的力量,讓你死的安心」殷無雙眉心亮起那道血色符文後,整個人氣勢都變了,變得更加盛氣凌人。

周身血色光芒浮現,若晨曦映照,讓她整個人,顯得極為高貴,宛若神祇。

最讓人感到恐怖的是,那種來自於血脈的壓制,甚至令人感覺會爆體而亡,這讓人怎麼跟她戰鬥。

在這股奇異的氣息面前,就連那兩個站在遠處的至尊級強者,臉色都有些蒼白,那是發自內心的恐懼。

「竟然是遠古血脈」

有人不禁心頭大駭,相傳在修行界,有著一些極為古老的勢力,他們的血統是從古代延續下來的。

在他們的先祖中出現過恐怖的強者,血脈經過數萬年而不衰,一旦激活血脈之力,會對人產生極為恐怖的血脈威壓。

這是一種無法抵擋的壓制,除非同樣具有遠古血脈,或者有抵擋血脈壓制的秘法和寶物,否則根本無法跟這種人相抗。

很多人都聽說過,殷無雙的來頭很大,可是誰也沒想到,她竟然身具遠古血脈,那她肯定來自於神秘的古老世家了。

楚瑤和陸芳兒也承受了極大的壓力,雖然那股威壓針對的是龍塵,她們不過是遭到了波及而已。

可是兩人依舊感覺到體內的血液,不停地被壓制著,尤其陸芳兒,臉色蒼白如紙。

楚瑤急忙伸出一隻手,輕輕地按在陸芳兒的背上,渾厚的能量,注入陸芳兒的身體里。

得到楚瑤的輔助,陸芳兒頓時感覺不再那麼難過,對楚瑤報以感激的一笑。

同時也震驚於楚瑤的強大,竟然可以抵擋住殷無雙血脈威壓的同時,還有餘力相助自己。

「這回,你知道我們之間的差距有多大了吧」殷無雙冷冷地看著龍塵,就像一個神祇俯視著凡人。

「差距?」

龍塵微微一笑,在殷無雙展開自己的血脈威壓之時,龍塵的血液立刻發生了變化。

原本龍塵體內的血液,好像受到了某種挑釁,如同火山一般,即將噴發出來,就要釋放出自己的血脈威壓。

龍塵從未遇到過這樣的現象,也從來不知道自己也具有血脈威壓,更不知道,怎麼去運用這股力量。

可是受到了殷無雙的影響,龍塵的血脈之力,竟然自動被激發,彷彿一位帝王,受到了一個乞丐的嘲笑,而散發出了自己的威嚴。

不過龍塵還是在第一時間,將血脈之中的那股能量給硬生生的壓制了下去,雖然不明白什麼是血脈威壓,可是他不想暴露。

對於自己的身世,他一無所知,不過殷無雙身上的血脈威壓,讓他確定了一件事,那就是自己同樣也來自於遠古世家,而且一定比殷無雙更加強大的世家。

殷無雙的血脈之力,可以壓制別人,而對於龍塵來說,沒有任何的威脅。

所以殷無雙說到差距,龍塵就笑了,龍塵確實意識到了和殷無雙的差距,真的是天差地遠。

見龍塵臉上浮現不屑的冷笑,殷無雙心中怒氣升騰,之前她只想以精妙劍法擊殺龍塵。

是因為她不想拿出實力,可是如今她成名劍術,竟然無法奈何龍塵,只好召喚出了家族血脈。

可是這樣一來,就等於是抬高了龍塵的身價,等於承認龍塵有資格跟她平起平坐了,在殷無雙認為,這是一種侮辱。

而如今龍塵卻擺出這麼一副神情,讓她心中更加的憤怒,手中長劍一揮,空中發出一聲撕裂錦布的聲音,空間都好像被她的這一劍割破了。

「死」

召喚出遠古血脈后,殷無雙的氣勢瞬間攀升到了一個極致,一劍揮出,天地顫慄,恐怖的劍意,將龍塵鎖死。

龍塵臉上浮現一抹冷笑,足下風府星運轉,體內的靈氣,如同開了鍋一般,瞬間沸騰。

晉陞到了易筋境后,浩瀚如海的靈氣,在體內力來回奔涌,讓龍塵的身體充滿了力量。

眼見著殷無雙一劍斬來,龍塵大喝一聲,手中斬邪,對著殷無雙劈落,速度之快,宛若一道閃電。

「轟」

殷無雙的銀色長劍和龍塵的金色斬邪狠狠地撞在一起,發出一聲爆響,恐怖的氣浪席捲八方。

楚瑤早有準備,不等氣浪到來,玉手急速結印,身前無數木樁騰空而起,在二人身前形成了一面高達百丈的巨大木盾,同時將身邊的小雪和身後的七心海棠也保護了起來。

氣浪席捲八方,龍塵二人腳下的大地崩碎,二人都被對方的力量震退了十幾丈的距離。

龍塵腳剛剛沾地,一步跨出,雙手握刀,力灌雙臂,斬邪劃過一道玄奧的弧線,對著殷無雙斬落。

「轟」

殷無雙沒想到,龍塵的反應如此迅速,等反應過來的時候,長刀已經斬到了面門,急速舉劍格擋。

一個全力一擊,一個倉促迎戰,結果殷無雙被龍塵的一刀,震得向後倒飛出去。

雖然一刀將殷無雙擊飛,可是龍塵心中依舊震驚,這一刀他沒有任何留手,殷無雙雖然退的狼狽,可是並沒有負傷。

要知道,龍塵晉陞到了易筋境后,全身的力量不知道暴增了多少,除了那幾個變態的傢伙外,幾乎沒有人可以接住他的全力一擊。

龍塵吃驚,可是殷無雙更加吃驚,雖然她不擅長力量,但在血脈加持之下的她,幾乎可以秒殺同階。

可是竟然連龍塵的一刀都擋不住,雖然沒有再次被震的手臂發麻,可是她整個人還是被震飛老遠。

龍塵一刀將殷無雙震退,卻得勢不饒人,手中長刀急舞,將殷無雙逼得節節倒退。

長刀飛舞,如龍蛇饒天,龍塵的每一刀,都附帶著極為恐怖的力量,二人兵器相交,爆響震耳,令天地變色。

「轟」

又是一聲爆響,在龍塵如同狂風暴雨一般的攻擊下,殷無雙被逼退千丈開外,終於抓到一次機會,一劍震退了龍塵。

「哼,你到是很多情啊,竟然這個時候,還想著照顧那兩個女人」殷無雙一擺手中的長劍,臉色陰沉的道。

她沒想到,龍塵不光力量恐怖,就連招數也極為精妙,剛才猝不及防之下,被龍塵逼的手忙腳亂。

此時一口氣緩過來,發現龍塵是故意拉開距離,故而出言嘲諷。

「哼,就算你不拉開距離,我也會拉開距離的,我也害怕震壞了寶物。

你這樣做非常好,那就先殺了你這個淫賊,再去對付那兩個賤人1殷無雙一臉的嘲諷。

不等龍塵回話,手中銀色長劍上,忽然無數紋路亮起,一股恐怖的氣息,令空間不停地扭曲,對著龍塵斬去。

當銀色長劍上符文亮起的那一瞬間,龍塵立刻發覺有一股極為濃郁的威脅感,在心中升騰而起。

「轟」

龍塵的長刀再次跟殷無雙的銀色長劍,撞在一起,火星四濺,龍塵虎口巨痛,竟然情不自禁地向後倒退了數步,再看手掌,居然被震裂,鮮血此刻正緩緩流下。

龍塵心頭一凜,發現殷無雙確實強大,難怪敢口出狂言,聲稱能夠擊殺自己。

殷無雙的那一劍,附帶著一股奇異的力量,龍塵的手掌,竟然抵擋不住,受了傷。

「這個女人的長劍有古怪」

龍塵感覺到,就算殷無雙再強大,畢竟是女人,在力量上絕對無法勝過自己。

尤其在龍塵觸碰到那把銀色長劍的時候,龍塵吃驚的發現,自己的一部分力量,被反彈了回來。

「這回讓你知道,你跟我之間的差距,不過你沒機會後悔了,死將是你唯一的選擇,乖乖滴去死吧1

殷無雙一劍逼退龍塵,雙目之中浮現淡淡的嘲諷之色,手中銀色長劍,再次對著龍塵斬來。

所有人都吃了一驚,他們搞不明白,為什麼之前還大佔上風的龍塵,會在一瞬間負傷。

因為距離遠,他們根本看不清銀色長劍上的紋路,對於這個逆轉,感到極大的錯愕。

這樣下去不行,那把長劍有古怪,會反彈我一部分攻擊,強攻我會很吃虧。

龍塵很想召喚出神環加持神力,可是龍塵不確定,那把長劍到底是什麼情況。

萬一那把銀色長劍的承受力,強過自己的力量,很有可能會讓他被自己的力量震碎手腕,那就太蠢了。

龍塵此時終於明白,背景強大的重要性,不管是韓天楓,還是眼前的殷無雙,都有著成出不窮的寶貝,跟他們相比,龍塵就是一個乞丐。

而且龍塵還發現,剛才一擊之下,斬邪又被崩出了一個花生粒大小的缺口,說明斬邪的材質,明顯不如對方,如果不是因為厚重,恐怕都有被長劍斬斷的危險。

眼見殷無雙一劍再次斬來,龍塵深吸了一口氣,根本不去抵擋她的長劍,手中的長刀,直奔殷無雙的心口要害攻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