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玄幻魔法

九星霸體訣 第三百六十五章 衝突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得一股濃郁的血腥味衝天而起,然後眼前一花,龍塵的身影已經消失了。 眾人驚駭之間,還沒明白怎麼回事呢,噗通一聲傳來,他們才駭然發現,一個人已經死了。 人頭不見了,人雖然倒下了,鮮血依舊沿...

?

原本正拉著陸芳兒向外走的龍塵,陡然間身形一動,猶如一頭憤怒的雄獅,化作一道流光直向那群人奔去。

「大膽」

殷無雙見龍塵竟然一人直奔這邊奔來,根本視她於無物,不禁怒斥一聲,手中多了一把銀白色長劍,伸前一抖。

銀光顫動,劍氣縱橫,竟然就那麼快在身前形成了一道劍網,擋住了龍塵的去路。

「滾開」

一聲斷喝,宛若春雷驚天,震動九霄,同時一把金色的長刀,斬破了虛空,帶著無邊殺意砍在劍網之上。

「轟」

殷無雙萬萬沒想到,龍塵竟然如此強大,那股浩瀚的力量,如山崩海嘯一般傳來,她竟然無法抵擋,直接被震飛。

一刀將殷無雙逼退,龍塵身形沒有半點滯留,直奔剛才出言侮辱龍塵的那個衍道者而去。

那個衍道者,感覺自己被死神盯住了一般,渾身一陣發寒,雖然有十幾個同伴在身邊,他依舊感到無比的恐懼。

「殺」

眼見龍塵撲到近前,那些弟子都大喝一聲,爆發出強大的氣勢,紛紛出手對龍塵斬來。

「噗」

那些人只覺得一股濃郁的血腥味衝天而起,然後眼前一花,龍塵的身影已經消失了。

眾人驚駭之間,還沒明白怎麼回事呢,噗通一聲傳來,他們才駭然發現,一個人已經死了。

人頭不見了,人雖然倒下了,鮮血依舊沿著脖頸狂噴而出,染紅了大地。

眾人急忙向前方望去,只見前方十丈處,龍塵右手的長刀,抗在肩膀上,左手裡拎著一顆人頭,正是剛才口出污言的那位衍道者的。

此時那位衍道者,面容扭曲,臉上還帶著無盡的恐懼之色,只是雙目再也沒有一絲神采。

「砰」

手一松,人頭掉在地上,龍塵一腳將人頭踢了出去,那顆人頭滾到了眾人面前,一時間所有人心頭一陣發寒。

「想要挑釁我龍塵隨時歡迎,我的要求不高,唯一顆人頭而已」龍塵的聲音,宛若來自九幽地獄,讓人心裡發寒。

「龍塵你找死」

殷無雙被龍塵一刀震退,等她穩住身形的時候,剛好一切都結束了,龍塵的速度太快了,她根本來不及救援。

這讓殷無雙怒不可揭,這些人雖然都是別院弟子,卻也全部都是她的忠實手下。

他們全部都是家族配給她的護衛,所以他們不稱呼殷無雙為師姐,而是稱呼她為小姐。

龍塵如此辣手的斬殺了她手下的人,那個跟抽她的臉沒什麼區別,讓她怒氣升騰,咬牙切齒。

「閉嘴,你這個白痴女人,別以為你乾的那些勾當我不知道,現在不殺你,是因為你沒有直接針對我。

如果你現在敢用你的長劍指著我,我敢保證,我會砍下你的頭顱,你如果不信,大可一試」龍塵臉色陰沉,斬邪捏得更緊了。

龍塵很想殺了這個陰毒的女人,可是整件事情龍塵並沒有完全調查清楚,並不能憑一人的口供,就認定事情的真相,那樣太過武斷。

可是如果殷無雙直接對他動手,那麼就沒有任何好猶豫的,只要你想殺我,那就做好被殺的準備。

殷無雙氣的臉色鐵青,胸口急劇起伏,雙眼死死盯著龍塵,眼中透出的怒火,彷彿能夠將鋼鐵融化。

手緊緊握著長劍,可是最終她還是沒有發出攻擊,深吸了一口氣,冷冷的道:

「龍塵,我今天不殺你,我要你死在我天宇哥哥的手上,你死在我的手中,沒有任何意義」

「呼」

龍塵將手中的斬邪一甩,上面粘黏著的血液,被摔落半空,冷冷一笑道:「我隨時奉陪,如果韓天宇脖子痒痒,我會成全他的」

「你……」

殷無雙大怒,龍塵的話太狂妄了,竟然敢對正道第一天才韓天宇說這樣的話。

在殷無雙身後的那些弟子,也都一臉的憤怒,他們也想說點什麼,可是想起之前被龍塵斬殺的那人,到了嘴邊的謾罵,又硬生生地給咽回去了。

「我龍塵一向奉行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本人從來不惹事,但也從來不怕事。

想要對付我龍塵,就光明正大的來,別盡玩一些見不得人的齷齪勾當。」

龍塵冷哼一聲,看都不看殷無雙等人一眼,就那麼拉著陸芳兒在眾人的注視中,緩緩離去。

「真是氣死我了,這個龍塵,我一定會讓你不得好死」

眼見著龍塵的背影消失,殷無雙咬牙切齒道,她剛才幾乎到了暴走的邊緣,可是最終還是忍了下去。

「小姐,您為什麼不殺了他氨一個衍道者疑惑的道。

別人不知道殷無雙的恐怖,可是他們追隨了殷無雙很多年了,比別人更加清楚,這位小姐的強大,同代天才里,除了韓天宇之外,他們不認為有人可以擊敗殷無雙。

「不行,現在不能殺了他,否則一切努力都白費了,如今龍塵惡名纏身,人人得而誅之。

這都是我們好不容易營造出來的,我之所以要讓天宇哥哥親手殺了龍塵,一方面,是警告那些白痴,我們第一別院的威嚴,不是什麼人都可以冒犯的。

第二個嘛,天宇哥哥殺了龍塵,龍塵身邊的那兩個女人,就應該沒臉硬貼上來,纏著天宇哥哥,無形中去了兩個勁敵。」殷無雙道。

「小姐英明」

殷無雙身邊的那些弟子,不禁臉上浮現出讚歎之色。

「這個龍塵,就是我的一個棋子而已,我如果殺了他,等於是自毀棋局,非智者所為。

所以我儘管十分憤怒,還是需要剋制自己,就讓那個龍塵再多活一段時間又何妨?」殷無雙冷笑道。

「走吧,我們就當沒見過這個傢伙」殷無雙說著話,就帶著眾人向遠處走去。

「小姐,他……」有人指著地上的屍體提醒道。

「就扔這裡吧,哼,連人家一招都擋不住,把我的臉面都丟盡了,死了活該,就讓他曝屍荒野好了」殷無雙臉上浮現一抹厭惡之色,加快腳步離開這裡,向暗幽森林深處進發。

龍塵拉著陸芳兒一路向前走著,二人都不說話,氣氛有些尷尬。

「芳兒姐姐,你說我是不是太心軟了」龍塵嘆了口氣道。

「心軟?我看不出來」陸芳兒差點一個趔趄。

龍塵殺人的時候,眼睛都不眨一下,辣手無情,讓人神魂顫慄,她身為夥伴,都感到有些害怕。

而龍塵忽然冒出這麼一個問題,讓陸芳兒有些不知所措,怕回答錯了,龍塵會生氣。

「其實我一直相信我的直覺,我敢肯定,針對我的計劃,都是這個女人制定的。

可是面對她的時候,我竟然無法狠下心去擊殺她,我非要找個理由才能殺她,所以我忽然覺得我有點白痴」龍塵有些無奈的道。

「我明白你的意思,雖然龍塵你殺人的時候辣手無情,但是你憤怒的時候,大多數都不是為了你自己。

你可以輕易原諒傷害過你或者算計過你的人,但是你絕對不允許有人傷害你身邊的人,你天生就有著一顆守護之心。

嘻嘻,忽然覺得夢琪真的沒看錯人,你這樣的人才是真正的男子漢,從來不計較個人的得失,卻把身邊的人,放在第一位。」陸芳兒笑嘻嘻的道。

龍塵微微一愣,看著陸芳兒道:「聽你這麼一說好像真的哦,平時那些算計我的人,我一般抽幾個耳光,踢兩腳就算了。

可是有人對付不了我,而去陷害我的親人,我就會恨到骨子裡,甚至殺了他們以後,那股仇恨也很難消除。

我一直以為我的心裡有一隻邪惡的魔鬼,一旦我產生仇恨的時候,就會變得異常狂暴。

這讓我有時候很害怕,我害怕在仇恨之中迷失自己,因為在仇恨之中的我,會化身成為一個惡魔,一個毀天滅地的惡魔。

所以我一直克制著自己的情緒,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不管我怎麼謙讓,都會有無數人衝過來要至我於死地。

如果他們沖著我來我不怕,可是他們傷害不了我,就會想方設法的傷害我身邊的人,那樣我會變得痛不欲生。

進入秘境之後,我就發誓,我再也不要忍耐了,我發現保護身邊的人,最直接有效的方法就殺。

殺到屍骨如山,殺到血流成河,殺到他們心驚膽顫,殺到他們不敢對我動歪心,那麼我身邊的人就安全了」

聽到龍塵的這些話,看著龍塵臉上,那與之年齡不符的成熟,陸芳兒心中微微一痛。

龍塵他身上背負的東西太多了,人們只看到了他冷血無情的一面,卻看不到他至情至性的一面。

「龍塵,不管你是做一個頂天立地的英雄,還是做一個滿手血腥的惡魔,我跟夢琪,都會一直守在你身邊的」陸芳兒拉著龍塵的手輕聲道。

「嘿嘿,謝謝你芳兒姐姐,只是我不知道,夢琪知道了我的事情后,會不會……」龍塵有些靦腆的道。

陸芳兒哪裡還不明白龍塵的意思,白了龍塵一眼道:「誰讓你那麼花心?」

龍塵臉色有些發燙,可是這也沒辦法呀,感情這東西,根本控制不住的,本想求陸芳兒在夢琪面前美言幾句的,此刻卻不知道怎麼開口好了。

見龍塵憋得滿臉通紅,陸芳兒不禁一陣好笑,嗔怪道:「你傻啦?修行界跟凡俗間又不一樣,又不是生兒育女,傳宗接代,夢琪怎麼會吃那麼大的醋?

不過我可提醒你,以後身邊的女人多了,如果不能和平相處,可就要亂成一鍋粥的,到時候大家都無法安心修行,可就麻煩大了」

聽陸芳兒這麼一說,龍塵倒是放心不少,自己身邊的女子,都是蕙質蘭心,應該會很好相處的。

一天過後,二人逐漸進入了暗幽森林的核心邊緣,忽然間遠處傳來一聲爆響,同時一股強大的氣息升騰而起,讓龍塵臉色微微一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